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雪战(一)

第一百四十二章 雪战(一)

        在库伦,伊万诺夫上校快抓狂了。

        最近一个月内,东面车臣汗的大军连续出动了两次,而每次库伦接到消息后都是严阵以待,可每次都没有等来蒙古的军队,他们就半道折返了。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打法,令伊万诺夫上校头发都掉了不少,那光秃秃的头顶颇有些,风吹鸡蛋壳的感觉。

        其实这都是因为外蒙古实在是太大了,入蒙的苏俄军队那有限的兵力显得十分的捉襟见肘。所以伊万诺夫上校才会这么的坐立不安!

        目前入蒙俄军的作战指令是西征,中路主力由苏俄骑兵第5师师长皮萨列夫指挥骑兵第5师,步兵第35师第103旅和蒙古各骑兵团,以及左翼斯列坚斯克骑兵第2旅的目标是先消灭库伦以西至唐努乌梁海的蒙古反抗势力,再回头收拾东面的蒙古大部落,车臣部!

        而原本应该驻守库伦等地的右翼部队现在却是人心惶惶,右翼原本是由步兵第105旅附骑兵第35团,以及人民党军的谢京金骑兵游击支队和乔巴山骑兵支队组成。

        但为了西征消灭蒙古反抗势力,就把战力不错又熟悉地形的谢京金骑兵游击支队和乔巴山骑兵支队给抽调到了中路,将中路的两支在之前战斗中损失较大的蒙古骑兵团调到了右翼,就地征召新兵行进补充休整。

        可做为先锋南下的骑兵第35团和两支蒙古人民党军在数月之前,突然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这个乐子可开大了,迷路了?还的被歼灭了?都是大问题,那可是几千人的队伍啊!

        步兵第105旅伊万诺夫上校左等右等,又可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如果说有大股敌人袭击了他们的话,那这大股的敌人肯定是不会放弃外蒙古的中心,库伦的。可苦等了一个多月却是没有半点消息,苦思冥想下伊万诺夫上校只能硬着头皮打报告给自己的老上司,步兵第35师师长涅伊曼。

        涅伊曼一听也麻爪了,这事可大可小,但大军都到乌里雅苏台了,不说那些山川河流,就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都超过了千里,挥军回援是肯定来不及了,只能火速将此事上报第5集团军司令马季亚谢维奇,同时申请让步兵第35师部队留在俄蒙边境附近的步兵104旅迅速南下支援步兵第105旅。

        向上面打报告的时候,涅伊曼也给步兵第105旅伊万诺夫上校下了死命令,哪里都能丢,库伦不能丢,以防御为主,不管是哪股势力前来进攻都不许出城,依城而守等待国内的援兵。

        至于边境附近的买卖城,涅伊曼根本就没去考虑有人会进攻那里,只要保住库伦,就是保住了此次入蒙的最大功劳!

        涅伊曼现在最担心的是库伦东面的车臣部,据闻这个部落最近几个月可是厉兵秣马,枕戈待旦!

        涅伊曼的计划是不错,可是外蒙军团的大军根本不按套路来。

        第一次,外蒙军团的大军都走到半路了又折返回去杀了个车臣汗内部的亲库伦份子一个措手不及,几乎全部被擒。

        结果在库伦城的伊万诺夫上校就是漫长的等待,但没等待外蒙的大军,等来了暴风雪以及两路冒雪而来的步兵旅,中路主力的步兵第35师第103旅和留在俄蒙边境附近的步兵104旅。

        第103旅本来就是负责西征途中的粮草辎重,远远的坠在西征大军的后面算是离库伦最近的一支成编制的正规军了,所以第一时间就被第5集团军司令马季亚谢维奇给调了过来。如果库伦丢了,这支部队也是全军覆没的面孔!

        而当援军到达的好消息传遍了库伦城时,车臣汗部的内应又用猎鹰发来了第三次大军出城的消息,大雪连天,根本无法判断他们的攻击目标,只能下令所有控制地区全部戒严,各部不得擅动。

        可是坐等了几天后,一直没有反应,就派出了侦骑,但是一向无往而不利的侦骑也没有报来什么有用的信息。

        更可气的是从一周前开始,就有侦骑出城后不但没有任何情况报来,还和城中失去了联络。

        然后越来越多的侦骑失踪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十支队伍了。整整一个百人队了,而且还都是最精锐的。漫天的大雪把一切的痕迹都掩盖了,在茫茫的外蒙大漠找个十几人的小分队还真是大海捞针。

        伊万诺夫上校相信他们都已经遭遇了不测。

        可是即使派出一个团出城去搜查,也会遭到袭击,挨几下黑枪,若是下令追击,等追击的队伍一被拉散了,又遭到了伏击。

        这样的搜查,可谓是非常辛苦。

        在徒劳无功的追击了三四次后,第105旅内部开会统一了意见,选择了听从上面的意见不管敌人怎么样,就是闭门守城,等待来年,春回大地,冰雪消融再找车臣汗部算账。

        “到时一定要把车臣汗乌尔格全部抢光!”伊万诺夫上校在心中狠狠的想到。

        瓦连京男爵、维塔里耶男爵、鲍里斯男爵这几天又被苏俄军队追的鸡飞狗跳。不过现在他们的心情可不是太糟糕,反而担心身后的队伍跟丢了。

        这里是乌兰乌德(上乌金斯克)和赤塔之间南部的山林中,三位男爵身后的追兵一部分是苏俄军队,一部分是远东共和国的人民革命军。

        远东共和国是在俄共远东局的领导下,1920年4月6日,在后贝加尔州宣布成立的。

        是苏俄以共和国的形式在远东发展壮大的力量,虽在建立之初就对外声明它是一个区别于苏维埃政权的独立的民主共和国,但实际上它接受苏俄政府领导。而且政府成员大多是布尔什维克党人,国家的一些外交措施和原则都要经过俄共(布)中央或外交人民委员会的核准。等于是苏俄开的一个外挂。

        所以在对外关系上,它基本遵循苏俄的对外政策。主要任务是利用其非苏维埃形式,建立和发展同外国,例如英美等国的经济贸易关系。同时利用各种形式打击日本,因为沙俄曾和日本在争夺中国东北地区的战争中战败,丧失了在东北的部分权益,割让南库页岛,失去了苦心经营很久的太平洋唯一的不冻港——旅顺。在俄国内战之时,苏俄在远东的势力收缩,日本进行了武装干涉,并占领苏俄远东地区大片领土,虽然不久即被红军驱逐出境,但两国的关系很僵。而远东共和国就是为了两国之间设置一个缓冲地带。

        远东共和国拥有与苏俄军队相同类型的人民革命军和人民海军。初期拥有兵力一万人,炮13门,飞机30架。至1921年8月在苏俄内战基本平息后,已拥有步兵21800人,骑兵9800余人。

        而进入外蒙的苏俄军队大部分就是从远东共和国出发的,可以说外蒙的苏俄军队的后勤补给基本都是从这里获得的。

        当地土著民族布里亚特蒙古人,也有巴尔虎蒙古人。

        巴尔虎蒙古人分部的范围非常广,随着草场不断迁徙,曾分散到贝加尔湖的东部和南部。清康熙年间,有一部分巴尔虎蒙古人被编入八旗,驻牧在大兴安岭以东布特哈广大地区,还有一部分成为车臣汗诸部的属部。

        因为有共同的祖先,所以进入远东共和国的车臣汗部的蒙古人也获得了不少的地形和一些其它信息。

        这次尾随三位男爵而来的军队一共有七千多人,分成四个团。苏俄军参战的只有一个团,就是那个奉命南下支援的步兵104旅中的一部,其余的步兵团都南下增援去了,这个主力团的存在,不是为了打击盗匪而是监工,因为其它三个都是远东共和国的人民革命军。

        说是人民革命军但是成分还是大不同的,其中一个团是民团改编的,战力实在是不咋样,另两个团都是由收编的白俄军临时组建的,其中的白俄军占70%以上,所以战力尚可但是忠诚度很值得怀疑。

        但归根到底还是三位男爵在附近搞的动静太大了,虽然屡屡没有成事,可是随着苏俄国内的各地沙俄的支持者越来越少,在西伯利亚还有大股的匪患存在,这极大的影响了西伯利亚军区领导的政治地位,所以在大量的机动兵力南下入蒙的同时,又东拼西凑的抽调出了四个团的兵力来围追堵截。

        现在一个团驻扎在乌兰乌德,一个团负责辎重,两个团负责搜山,包夹瓦连京男爵他们。

        “团长!这次这支白俄匪军那是逃不了了。竟然一头钻进了咱们设的口袋,东面有远东共和国的人民革命军的一团,两千多人。在西面我们团全部满员又有两个主力骑兵连入编,每个连都有近两百人,还有远东共和国派来配合我们的人民革命军的一个步兵营,加加起来我们的人马比他们的六倍还多。现在就是看我们什么时候进山去剿灭他们了。”

        团长戈沃罗夫听到后不以为然,说道:“瓦连京三人都是狡猾如狐,善于钻山,前几次都被他们给逃脱了,并不全是领兵的无能,咱们第五集团军也曾围剿过他们,但也让他们三人给跑了。

        不要小看他们,他们三人的本事可不小,我们初次交战一定要一网成擒,万一再让他们跑了,就算下次逮到我们脸上也是无光。”

        顿了顿,“传我命令,各营连排指战员一定要严防白俄匪军趁机逃跑,日夜严密守好岗哨。所有岗哨派双人岗!还有传我手令,请人民革命军索科洛夫斯基团长,加紧搜山,催促他们一定要把白俄匪军给找出来。同时为了加强两军的联系,防止白俄匪军从山林小路逃跑,一旦遇见白俄匪军,昼燃狼烟,夜点红灯,以便两军互相接应。”

        “这些俄军还在等什么啊?怎么还不进来?”吉雅赛音用望远镜看着山窝里那雪白的积雪,蹲守了半天可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怎么等的急了?那你去逗逗他们啊?”

        “你们懂什么?人家这叫谨慎!”罗科索夫斯基最后一个开口道。

        罗科索夫斯基和吉雅赛音、达口阿赤已经领着外蒙援军在山里待了好多天了。

        幸好只有几百蒙古骑兵需要点火做饭,所以目标不大。但是每天都飞机来上空转两圈,让所有的人都非常郁闷。

        苏俄军队只围不攻,就是在比两支队伍的耐力了。本来苏俄军队认为白俄军窝在山里没有给养,憋不了几天。可他们忘了苏俄军队的给养需要从很远的赤塔或是乌兰乌德运来,在耗了一周后,苏俄军队还没有把三位男爵的败兵给耗出来,自己就有些吃不消了。

        “来了来了,听说今天有搜山队从东面进山了。”达口阿赤兴高采烈的冲进了山洞。

        “真的,总算是有仗打了。”金钱豹也在这给憋坏了,没有目标的等待,最是考验人的意志力。

        “这整天待在山里吹冷风,都冻僵了,现在终于能活动活动了。哎!团长你在想什么呢?”吉雅赛音拍了拍身边的罗科索夫斯基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几个人已经打成了一片,毕竟以后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想去看看地形。”罗科索夫斯基站起身来。

        “怎么想你老战友了?”达口阿赤大刺刺的问道,罗科索夫斯基的身份在这几人中根本就不是秘密,当然对外就宣布他为国捐躯了。

        “因为契卡的存在,苏俄内部也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罗科索夫斯基谈谈的回答到。

        “契卡那是什么东西?”达口阿赤疑惑道。

        罗科索夫斯基神情落寞并没有回答,“就是明朝的锦衣卫!”吉雅赛音给出了一答案,令达口阿赤这样的蒙古大汉也不由的浑身一颤。

        大明朝对于蒙古人来说那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尤其是他们的锦衣卫即使在数百年后,他们可能不知道明朝的皇帝是谁,但是对潜入各个部落的锦衣卫还是心有余悸!

        暮色苍茫,天色昏暗,月亮在薄薄的云层后时隐时现,一会会天上已经是繁星点点。

        四人带上警卫,牵过战马,出营后看清附近地势后,有心趁月色偷窥苏俄军营,就一路向苏俄军队驻扎地附近的山岗奔去。

        走走停停,待到月上枝头,一行人才达到山岗上。

        立马高处眺望,只见俄军营内灯火熠熠,人影闪动,阵阵谈笑声随风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俄国人那特有的手风琴声。

        “嚯!他们的战马真不错!”达口阿赤拎着望远镜一眼望去就看到了不少的战马。

        众人都在静静的查看,凝思对策,突然一阵急促纷沓的马蹄声自远而近,众人立刻警觉起来。

        月光下,映照着白皑皑的雪地,看得分明,原来是一名苏俄骑兵正在岗下奔驰。

        “谁上?”吉雅赛音刚刚发问。

        “我去!”达口阿赤就接了过去,口中的话还没讲完,胯下的战马就已经蹿了出去。

        其余数人也不敢让这个“马大哈”一人前往,连忙让人包抄赶上。截住这个苏俄骑兵的去路。

        苏俄骑兵警惕性非常高,一发现有人追赶,当下狠狠的抽了两下马鞭,胯下坐骑加速前进。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8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