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仓鼠行动5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仓鼠行动5

        至于食物方面,现在又是春季,属于青黄不接的时段,日托米尔一地也是靠着城内库藏内的存粮勉强供应城内百姓,又哪里有余粮来供给这股浩浩荡荡,一望无际的难民。

        终于有些人继续向西,前往波兰,有些人走不动了,就地驻扎,在城外搭起了窝棚。

        日托米尔是乌克兰西北部日托米尔州的首府。在第聂伯河右岸支流捷捷列夫河畔,东距基辅165公里。该城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九世纪,是铁路和公路的枢纽。以亚麻纺织为主,次为木材加工业。特产乐器,此城出产的手风琴在整个俄罗斯都非常出名。

        六天后,城外的难民越聚越多,人数已经达到了数十万,在吃光了周围一切可以吃的东西后,开始壮着胆子组织起来,准备攻城抢粮。

        要知道,这些难民中,有好些曾是乌克兰地区军队的将领,亦或是政府人员,只因自己的是俄国旧人,也就是白俄。或者是因为触犯了苏俄政府的各类条例而被逼得走投无路,这才离开家园想求条生路。

        但眼前不说能不能到达描绘中的东欧,只是路上的吃食就困住了这些人。如果他们分开走还能够有一半人到达欧洲,但是数十万人聚在一起,沿途还不断的有人加入,那数量就太大了,就像是一群蝗虫扫荡了沿途的一切。

        原本是俄国旧人的他们,心中还是念着俄国沙皇的好,对于刚刚成立的苏俄认同感不强。当然他们也是知道,如今的状况是肯定不会顺利走到东欧的,莫斯科决不会让他们平安的离开苏俄,估计身后的追兵已经不远了。为此,在一些有心人的鼓动下,事态开始慢慢失控。

        当然,在引导他们的人中,协约国和波兰“功不可没”!

        本来还是有些人站出来制止这样惹恼苏俄高层的行为,但是日托米尔紧闭城门的做法,断送了他们唯一的希望,城内日日飘出的食物香味,使得这些饿了数日的难民开始了躁动。

        终于,三月上旬,乌克兰地区最大规模的暴动爆发了,在一些俄国旧式军官、官吏的指挥下,近三十余万百姓砍伐城市周围的林木制造攻城器械,大规模攻打日托米尔。

        至于他们的武器,自然是有人提供,协约国和波兰那是一个热情啊,但难民们实在是太多了,武器在数量上还是远远的供应不上,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人拿到了武器。好吧应该说是热武器,其他人拿草叉的,拿木棍的都有,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按理来说,日托米尔驻扎有一个正规师,近万守备军,附近又有捷捷列夫河天险,可谓是易守难攻。

        但这个是从赵云的眼光来看,在赵云的印象中,一般守城的都是华夏军队,当然如果在这里的真的是华夏军队,那么挡住三十万难民那是肯定没问题的。

        要知道华夏军队善守,那是出了名的,从古至今都是,就连纵横欧亚的蒙古军队也被华夏军队挡在了城外足足半个世纪。

        可是遇到一根筋的欧洲守将的话,他们的选择一定是进攻,强有力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于是他们放弃了城市,一脑门子的冲出来野战。

        好吧,必须承认他们是冲散了十余倍他们的敌人,但是围着他们的可是数十倍的敌人,最终还有数十余万被饿疯了的乌克兰百姓冲入了城中,将城市中的粮食全部吃光,再次裸挟着城市中的百姓,向下一个城市出发。

        但是这次他们没有向西,而是折返向东。因为在基辅的粮仓中,还有着供应数十万远征西伯利亚大军足够吃半年的粮食。

        他们已经是抱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态了,为了活下去,这支由叛民升格为叛军的队伍,在获得了日托米尔的军备后,战力直升。在向基辅进军的途中,遇到了几股前来追击的队伍,都是一口吃下。

        随后不久,因为无与伦比的“熟人”优势下,在内外夹击中,基辅亦告失守。有人有粮,武器又有人“热心”的提供,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基辅的城墙上又升起了双头鹰的大旗。

        从最初的叛逃行动,演变成横跨乌克兰重要产粮区的重大叛乱,使得莫斯科再也无法坐视不理,从而放弃了远东的大规模增援,抽调了莫斯科周边地区的主力军队前往乌克兰平乱,自此展开了长达两年的乌克兰之战。

        其实平心而论,倒不是说这股叛军究竟有多么地厉害,正儿八经的白俄军队都被苏俄给赶出了国境,还在乎这支七拼八凑的乌合之众。但是苏俄这些年来先是在一战中连连吃瘪,随后又是连续数年的内战,实在有些元气大伤,因此才有了裁军的计划。而且此次先是被“仓鼠行动”搞得征调军队的粮食都有了捉襟见肘的感觉,同时又担心他们到处流窜,无法在四周大规模地抽调军队与叛军作战。就连在乌克兰驻扎的大军也是动弹不得,毕竟弗兰格尔率领的14.5万白卫军及其家属是乘船集体出逃土耳其,难保他们不会再次折返回来。

        有人在欧洲大肆调度邮轮的事情,苏俄也是早有耳闻。但这通风报信的人,在赵云探子的接触之下才发现,“德国?!”赵云差点脑袋当机,怎么会是德国给苏俄通风报信?

        后世一提到苏德,就会令人想起那个二战,二战之中,这两个国家可是没少死掐,可这会德国竟然还和苏俄处于蜜月期,双方不仅在情报上共享,互补不足,就是在军事上苏俄也为在欧洲受到排挤的德国提供了试验和生产场地。

        好吧,赵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历史学的的确是够差的,一开始想对付苏俄的时候,赵云在第一时间想到的伙伴就是德国,所幸当时没有付诸实施,否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但不管苏俄高层是否知道这些邮轮是将弗兰格尔的大军调往远东的,目前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按兵不动,而且还得巩固乌克兰的黑海沿岸。

        眼看着事态进一步扩大,莫斯科也只能舍近求远的从莫斯科周围调来大军了,但这又是时间。而赵云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时间。

        外蒙、欧洲纷纷扰扰,远在华夏的赵云到是过了几天好日子。

        在外蒙和老毛子干了一仗,还打赢了,赵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至于“仓鼠行动”,也完成了一大半,老毛子准备派往西伯利亚的军队大部分又被抽调了回去,随军的粮食也拉了出去。换成了两个二线的劳动集团军还在往西伯利亚赶,据说是为了稳定西伯利亚局势的。

        什么稳定西伯利亚?赵云对此嗤之以鼻,不就是因为在外蒙吃了败仗,老毛子摸不清蒙古人手里到底有多少兵力,一时担心吃到嘴里的肉再吐出来而已。

        至于在远东闹腾的日本人,老毛子暂时反而不怎么担心,为什么?因为日本大军正在天天哭天喊地呢!

        是赵云把他们怎么了?还是老毛子把他们怎么了?都不是,而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倒了。

        有“日本近代陆军之父”称呼的山县有朋于大正(1922年)11年2月1日挂了。这位对近代日本历史影响至深的“皇军”大头目在小田原古稀庵中去世。

        对于他的去世,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忧愁的是日本的军人,喜的是日本的天皇。

        没错,他是长洲藩士出身,早年参加“尊王攘夷”活动。历任陆军卿、参军、参谋本部长、内务大臣、农商大臣和内阁总理大臣(首相)。

        同时,他是的倡导者和制定者,主持由镇台变为师团,使日本陆军由旧式军队发展成近代陆军。

        也是他于1890年抛出所谓“主权线”与“利益线”的侵略扩张理论作为施政方针,并强调以军刀作后盾,大力推行军国主义路线,主张出兵侵略华夏和朝鲜。从而形成了日本近现代史上的大陆政策。成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奠基人。

        他的功劳的确很大,在日本军政界,当时能与他匹敌的只有政界牛人伊藤博文公爵了。但那位伊藤在1909年却被韩国的刺客,哦!不,是宇宙第一大国的英雄,安重根给搞死了。山县终于成了日本军政界的头号巨头。

        过分的权力,会导致什么,什么的。“头号巨头”就是一手遮天,什么都可以管,包括天皇。当然,山县有朋虽不像伊藤博文那样老谋深算,但也不是平庸之辈。他性情沉稳且有些神经质,办事慎重而果断。明治天皇在位时他还老实点,(有点像**见小蒋)到了大正天皇时期他就无所顾忌了,就连皇太子裕仁选妃他都得管一管。虽然这事关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但这也使得大正天皇特烦他,见到他那副老脸就腻味得茶饭不香。1922年2月1日,这位对近代日本历史影响至深的“皇军”大头目终于走了。他培养的那些“皇军”后辈们继续在日本军政界活跃着、疯癫着……

        他可是取得了近现代史上第一次“黄克白”(黄种人打败白种人)战争的胜利,不过日本军队的事情还没完,陆军挂了一个大将,海军也不甘示弱,很快打过甲午战争,镇压过台湾人民起义的海军元帅,桦山资纪也紧随其后病故。“威震世界”的“皇军”一阵士气低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8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