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吞下江南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吞下江南

        朱希这会正巧和赵云他们在城外相遇。赵云部队现在打的是镇江守军的旗号,朱希知道镇江守军的战斗力,也知道他们驻扎在镇江的作用,认为他们是一股守卫南京的强兵。

        只是镇江军队和苏常镇不属同一个镇军管理,不知道他们来自己的地盘做什么?难道是齐督军派给自己的生力军,想想这也是有可能的,于是不疑有他,调转马头,先不进城,而是亲自前来接收。他刚刚靠近,还没开口就被赵云手下匈奴骑兵蜂拥而出,用绳套套马驹一样给拽下了马。

        不过这朱希和前面赵云遇到的几位官员不一样,不论是为官,还是为人都可圈可点。

        于是赵云就让朱希暂任江宁总兵,直到邓老头来接任为止,可没两天邓老头却来信说,自己在皖南那也打的很hight,宣城周边的几个地区都被他给拿下了,皖南那里也需要他亲自打理,所以就不来当那个江宁镇军了。

        邓老头竟然不想来参与赵云的战后盛宴,那刚刚被赵云捡回来的朱希,就顺理成章的被扶正了。

        而一直跟在赵云身边的宜兴守备周罗,则出任了苏常镇的镇军。

        有了这两个原本就是直系的家伙出来撑场子,赵云发现他们办事比起自己强多了。

        华夏人自古就有个“熟人效应”,有过一面之缘也比完全不认识的要好交流的多。这两个直系出身的老行伍初一到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宣传赵云过往的光辉事迹。

        有了这两位的出力,江宁和苏常等地所辖县纷纷归附,毕竟大家都看得清形式,这赵云连南京这样的大城都攻的下,何况自己的这些破破烂烂的小县城。

        至于朱希和周罗说的是真是假,江南就那么大点地,随便跑一趟打听打听不就知道真假了。

        经过一番游说,攻克南京后不到三天的时间,所有苏南的地界都姓了赵,赵云从形势上和齐督军等于是划江而治。不过这个治理,还需要一些人点头,比如说浙江的卢督军。

        这不,在江南的另一座重镇苏州,赵云就象征性的驻扎了一支500人的队伍。

        此时还顾不到赵云的卢督军立刻心领神会,也从嘉兴撤走大量军队,同时向赵云讨要了一笔“军队行军费”。

        “军队行军费?”赵云看着面前的孙副官,一阵狐疑。赵云在攻下南京后就没在那个是非之地多待,扔下许胖子处理政务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巢,宜兴。

        而宜兴离浙江极近,刚刚没几天,卢督军的特使就前来拜会。

        身为此次浙江特使的孙副官,先是传达了卢督军的恭贺,又将卢督军此次派来的重要目的汇报给了赵云。

        “卢督军本想趁着赵老弟西征南京之际,一举拿下苏州等地,然后吞下苏南这块膏脂之地,但是南方却出了些状况,而西边的江西也有了异常,所以卢督军打算暂时还不和赵老弟撕破脸!”孙副官呷了一口,明前茶缓缓说道。

        “南方出了状况?难道是广州?”赵云听到南方两字,第一个念头就是孙大炮,难道这位大佬又举旗了。

        “没错,就是广州!”仿佛的看出了赵云心中所想,孙副官也不卖关子,一股脑的把最近的情况都说了出来,“自从袁世凯称帝后,海军开始和北洋政府离心离德,经历过张勋复辟之后,海军更是分为南北两支。

        北路以这两艘巡洋舰而勉强保住了海军的牌子,而南路则以程璧光程将军带领的海军“海圻”、“飞鹰”、“同安”、“永丰”、“豫章”、“舞凤”、“福安”七舰,加上原本就在广州的“海琛”、“楚豫”、“永翔”三舰和原在厦门的“肇和”,拼拼凑凑的组成了舰队总吨位占到全国海军的一半以上的护法舰队,虽然是由各路人马拼凑起来的,但却集中了华夏国内大部分的新式军舰,实力远超北路。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18年2月程璧光遇刺身亡之后。南路舰队少了一名强有力的领导人,舰队内部开始有些人心涣散。在加上广州政府财政因难,发饷时有些不及时,以及一些其他原因,舰上闽籍官兵渐有些背心离德,最近又频频闹事。

        说起来,赵老弟你还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索。去年广州聚财购买拿骚级战舰“中山号”的消息传到那些闽籍官兵的耳中,他们认为广州有钱购置新舰却无力发放军饷,是歧视他们这些闽籍汉子。于是陆续发生了一些闽籍官兵闹事的案子,孙大炮知道后认为必须及时掐断这个苗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今年3月,在北方直奉两系摩擦日渐火星四溅的时候,广州发生了著名的“中山”号夺舰事件。广州军政府以小船偷载忠于孙大炮的士兵上舰,经过一轮枪战后,夺取了“中山”舰。其间击毙闽籍士兵达二十余人,然后又相继夺占各舰。将全部闽籍官兵解除武装,遣返福建。

        但是现在福建内部还在忙着争权呢,他们的督军立场十分不稳,对直系隐隐示好,所以卢督军也没敢放心的将这些海军官兵放回福建,全部招揽到了浙江。可是浙江的军舰就那些小鱼雷艇,哪里能够摆得下这些大爷。所以就有了卢督军向赵老弟讨要行军费的事情,以便筹资购置军舰。”孙副官娓娓而谈,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购置军舰?”赵云眼睛一亮,略一思索问道,“这些人大概有多少?”

        “卢督军出面招募而来的,大概有3000多,4000不到,这些人中70%以上都在国外待过的经历,有些人甚至还远航过英国,可谓是华夏海军界的精英。”孙副官看样子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功课,对赵云的提问是有问必答。

        “这么牛叉!”赵云十分惊讶,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厉害,华夏海军中竟然还有这些宝贝,心中动了挖墙脚的念头。

        “当然牛叉啦,他们中的一些人还都是大清时期的海军军官,但现在华夏海军是日益没落,他们也只是随着军舰一块锈蚀罢了。”孙副官说到前面还是洋洋自得,仿佛自己也是海军中的一员,但是说到后面那就已经是一阵惋惜了。

        “我这里新到了一批货,正好有几艘还是看得过去的军舰,要不就那这些来抵那个行军费!”赵云诱惑道,这些人留在卢督军的手里不过就是明珠暗投,仅凭卢督军那贩卖鸦片赚的钱,装备得起这样庞大的一支舰队,那都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这个感情好,你是不知道,现在浙江缺钱啊!就快揭不开锅了。”孙副官对着赵云继续爆料。

        赵云一开始以为卢督军是讹自己一笔,敲打敲打自己,但没想到浙江已经缺钱,缺到这个地步,“你们浙江也算富裕,缺钱?不至于吧?”

        孙副官之前就得了赵云的恩惠,对于赵云那是知无不言,“赵老弟是不知道,卢督军大人这次没对你下手,那是因为他对别人下手了,暂时还顾不上你。

        卢督军这次撤军不是撤回浙江内部,而是奔赴前线。这个前线不是南下去福建平定福建内乱,而是准备西进去江西,和盘踞在那里的孙传芳会会。毕竟浙江和福建内部的不稳都是由这位搞出来的,只要把这位赶走,那浙江和福建地界上就能获得一段时间的太平了。”

        孙副官一针见血的评论出了江南地界上最不安稳的一个因素,孙传芳。目前看来除了赵云之外,江南地界上很多的腥风血雨都是这位搞出来的。

        至于赵云和孙传芳这两个不安稳的因素,哪个重要,卢督军的心里是很清楚的。留着赵云在苏南,至少也是给卢督军保住了浙江的北部的安宁,让他抽出手来好好和孙传芳“谈谈”。

        为了稳住这位卢督军,也为了拉拢这些海军精英,赵云又抛出了一艘拿骚级战列舰,还拿出了自己辛辛苦苦一直珍藏的“蚊子船”。

        其实相对于拿骚级战列舰来说,赵云更重视“蚊子船”。这“蚊子船”不是二战敦刻尔克大撤退中的“蚊子舰队”,而是一种军舰。

        “蚊子船”是一种船身较小、安有巨炮、能击穿铁甲的浅水炮船,为一种近海防御型炮舰。因船身极小,故称之。

        光绪初年,洋务派的大臣认为洋人的蚊子船“轻快灵巧,迥异寻常”、“用以防守海口,操纵自如,且足以洞穿敌人铁甲兵船,诚为海防第一利器”。因而福建、直隶、山东、广东各省相继向外国订购。所以在华夏海军中也算得上是较为平常的一种战舰。

        1867年,英国设计师乔治·伦道尔创造出了这种新型军舰,在小舰体上加装当时只有主力舰才装备的大口径火炮,因此被称为伦道尔炮艇。

        这种船的实际用途并不是出海打仗,而是当作海上可以运动的炮台,即移动水上炮台。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8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