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216十面埋伏6

216十面埋伏6

        “马特维耶夫!”涅伊曼在心中默默的念叨,同样身为西伯利亚军区的师级干部,涅伊曼和马特维耶夫在军区的作战会议上还有过一面之缘。可是眼下已经上了赵云这条船,涅伊曼就再也没有想过回去,莫斯科对自己的处理,令涅伊曼的心如西伯利亚的冬天一样寒冷。涅伊曼很清楚,自己不单单只是一名苏俄军队的高层,更是一名有战斗经验,指挥过万人以上军队的将领,而这,正是赵云眼下最缺的。

        赵云麾下不缺兵员,抛开营地的那以百万计的军队,从三位男爵、外蒙古军往下数,光是17家白俄贵族的武装力量加加起来数就以十万计,但如此多的贵族中却没有一个个人实力超群的将领。在西伯利亚和远东,赵云军中懂得兵阵的指挥型将领,数来数去也只有那么几个,骑兵团长罗科索夫斯基、哥萨克首领波雅尔科夫、蒙古军吉雅赛音,甚至连那三个男爵也不过是初出茅庐的菜鸟而已,其余类似蒙古人的那种将领,充其量只不过是崇尚蛮力、只会冲锋陷阵的莽夫罢了。

        “达口阿赤、满拉都、那顺,你们三个务必牵制住马特维耶夫,要是再让他突出去救援其它的部队,军法从事!”涅伊曼看了看战场,发现整个战局已经打成了一锅粥,很多地方,白俄军攻不进去,苏俄军也冲不出来,战局陷入了相持阶段,只能动用赵云从外蒙抽调来的蒙古骑兵来打破僵局了。

        三位外蒙古将领也二话没说,喊了声“得令!”抱拳领命而去。

        “嘟——!!”,周围又传来了一阵牛角号声,三长一短,下一刻漫山遍野突然出现了数不胜数的羽毛。羽毛?没错,蒙古人在满清时就已经习惯了在帽子上插羽毛,而且根据各种不同的插法,还能辨别出各个部落。做为之前涅伊曼一直留作预备队的蒙古骑兵,在现在混乱的情况下,冲向了马特维耶夫这支苏俄军。

        得知了这支军队是苏俄军头头马特维耶夫军的本部,三位蒙古汉子也不敢大意,只是远远的打马绕圈,寻找破敌之策。

        可就是他们不急不忙的打马绕圈,却急坏了马特维耶夫。在这个时代,可没有移动电话,连步话机都没有,就连电台也是大块头,在远东地区连师部都未必能够有一台,通讯基本还是靠信鸽、通讯兵来传递。

        而此时,由于苏俄军已经被分割,在苏俄军队阵地的外围都被白俄军所控制,马特维耶夫这支苏俄军也就成了瞎子、聋子,无法指挥其它的部队,使得白俄军可以放心大胆的调动兵力,消灭几处关键上的苏俄远东联军,扩大各个阵地之间的距离,在这样的情况下,马特维耶夫当然心急如火了。

        仗打到这个程度,有人会说,为什么是马特维耶夫去四处救火,其它的军队就不能向马特维耶夫靠拢拧成一股呢?这还要从苏俄联军的兵力来源上说起,眼前的这支队伍,原本是由数支护路军组成的,从官职上来说,都属于平级。法伊季诺夫不过是因为从欧洲来,麾下战力又排名第一这才获得了总指挥一职,而马特维耶夫则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因为法伊季诺夫不在,所以法伊季诺夫留下的队伍面对马特维耶夫的指挥有点“听调不听宣”的味道在里面,他们只顾自保,积极防御,但对两路侧翼,另外四个远东师的生死漠不关心。

        你想手下最强大的战力都这副德性,这仗能打好才怪!所以马特维耶夫只能四处冲杀,先把自家的队伍给拉起来,再来联络法伊季诺夫留下的队伍。

        作为马特维耶夫的对手,涅伊曼的情况和马特维耶夫的差不多。由于涅伊曼指挥的白俄军,主要是由17家白俄贵族联合起来组成的,另外还有一些富农和土匪组成的杂牌军。所以兵员成分就不用说了,武器也是天差地别。更让人头疼的地方,同样是“听调不听宣”。作为贵族的私人武装,保护主人是第一法则,所以如果这个贵族不想在战场上拼命的话,那么他麾下最精锐的武士是不会动的。

        在蒙古骑兵加入之前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双方作战的主力,白俄贵族看到现在是僵局,担心自己的损失过大,不愿付出;苏俄军队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搞得两方一边六万人一边两万四千人,硬是打成了一个平手。

        而突然加入的蒙古骑兵则打破了这个平衡,有他们来牵制战场上最活跃的马特维耶夫本部,那么涅伊曼就可以抽出空来,重点打击了。

        “就打他们!”那三个师长仗着人数众多,不断收拢溃兵,手头的队伍如吹气球一般,很快就超过了万人。已经威胁到了涅伊曼的本部,

        于是涅伊曼先派遣那些联合的白俄杂牌军,全力进攻这三个师的苏俄联军,接着集合起自己的部队,做为主攻部队。涅伊曼就是要那些杂牌纠缠住这支军队,不说打散他们,至少也要让他们无法再聚集其它的苏俄溃兵。

        而那些不知情的白俄杂牌军,为了抢夺苏俄军那令他们垂涎的军资,就在那几门老式火炮的配合下,毅然投入到对这股苏俄联军营盘的攻打。乱拳打死老师傅,他们这没有主攻和辅攻的打法,打得三个远东军的师长是手忙脚乱,只能摆了个三角阵,一人看住一个方向。而苏俄联军往日里引以为傲的火炮,由于运输炮弹的牛车被牛群冲击时不知道带到哪去了,陷入了有炮,没弹的囧境,只能在营盘中默默的忍受着对方的蹂躏。

        “怎么样?都集合好了吗?”看到那个人数最多的苏俄联军营盘内鸡飞狗跳,涅伊曼催促道。

        “野牛只收集到了四百多头,刚刚冲锋过后,牛群都跑散了。直属马队集合完毕,可步队还有三成没过来!”一名亲信将领答道。

        “不等了,再让牛群冲一次!他们现在正好混乱,机不可失啊!”涅伊曼下令道。

        虽然涅伊曼这次只收集到了少量的野牛,和赵云花费近两个月的时间收拢到的牛群规模上没的比,可有道是,一招鲜,吃遍天。火牛阵依然在苏俄联军的边缘打开了一道口子。只听到远处拦截的地方传来了一阵机枪的“吐吐”声。接着,被无故卡壳,弹药不济这两大毛病困扰的苏俄机枪阵地就成了摆设。面对越来越近的牛群,先是一个两个,接着是成群结队,溃败的苏俄联军向着自家的本阵中心溃散而去。涅伊曼的直属马队有他们做引路先锋,一路杀入了苏俄联军的内部,出现在了苏俄士兵的身后。

        于是刚才还在拼死搏斗的苏俄联军士兵,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手持着武器对外,就稀里糊涂地看着自己的身后窜出了一群横冲直撞的牛群,没一会儿,又见到几千装备精良的骑兵冲入了战场,追着被牛群冲散的苏俄联军士兵大砍大杀。

        看到人数占苏俄联军一半的营盘被白俄军攻破,马特维耶夫立刻放弃了前往收拾残局的想法,心中又惊又急,挥手下意识喊道,“撤!撤!撤回大营去!”

        不怪马特维耶夫如此着急,毕竟他很清楚,这次败局已定,战场已经被白俄军所主导,被牛群冲散,散落各处的苏俄联军士兵,士气严重衰减,若不是退出战场收拢残兵,重整旗鼓,甚至会全军覆没在此。

        然而……刚刚喊出口,马特维耶夫就知道不妥了,现在在自己的外围还有一支拥有着四条腿的队伍呢。

        “该死的蒙古骑兵!消灭他们!”马特维耶夫恶狠狠的说道。

        “副总指挥,我们现在怎么办?究竟是撤退还是突围?”身边的一名中校小声问道,其实他是想说撤退还是消灭敌人的,可一想如果这样说了,这不是质疑领导刚刚发布了两条内容相悖的命令吗?万一领导选了第二条,那耽搁了时间,所有人都得交待在这,于是中校嘴上一滚,把消灭敌人变成了突围,反正不管是撤退还是突围,都是跑路的节奏!

        “这个……”听闻身边中校的这番话,马特维耶夫脸上原先的凶狠之色退散地无影无踪。

        怎么办?究竟是撤退还是突围?

        倘若撤退的话,自己麾下可有不少还陷在白俄军的围困中,还有对方骑兵的追杀,势必也会导致己方伤亡惨重,最后退到大营,能剩下一万都算不易……一万人!届时还得被围在大营内等待救援,谁知道有没有人会来救援,自己这支队伍就已经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最后的一支机动部队了。

        对!不能撤退!撤退就等于是让白俄军围攻,事已至此,唯有强行突围!

        马特维耶夫稍作打算,就向全军大吼道。“全军向前,目标腾达!”白俄六万大军既然已经出现在了腾达城南,那么只要穿过无人防守的腾达城,一路向北就可以进入无人驻守的中西伯利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