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223明争暗斗1

223明争暗斗1

        在苏俄大饥荒开始后,苏俄国内动荡不安,人心惶惶,工厂、机构大量倒闭,军工领域许多专家、教授失业,收入锐减。特别是一些尖端行业,大量一流的工程师陷入赤贫,英、美、德、法等国科研机构纷纷派出专家前往俄罗斯、乌克兰,以优厚条件招揽人才。

        美国的人才计划卓有成效,乌克兰专家只要联系美国驻乌使馆,就可以拿到签证和船票,并提供一个月工资。工资报酬没有统一标准,视专家本人资历和贡献大小。

        而没有美国财大气粗的华夏由于有了先手,也加入了这一轮人才争夺,采用的招揽方法类似美国,用重金聘请。虽然华夏的名气和美国没的比,但是得益于远东地区白俄和华夏的地理渊源,一些已经流亡到了远东的白俄贵族、学者通过学术交流、个人友情联络等多种形式,从乌克兰请到了不少苏俄的顶级专家。

        在乌克兰内乱,苏俄和波兰扶持的两方政府打的难解难分的这段难得的时期,华夏主动出击,目的明确,直奔军工领域的基础技术,通过个人关系转让其技术成果。据后来的学者形容那时的工作说,华夏人坐一个星期的火车,从满洲里出去,穿过西伯利亚,取道莫斯科,再到乌克兰等地区,进行摸底、契合,很快知道了对方有哪些技术可以进行合作;之后,马上就有大批的乌克兰专家赴华,介入具体项目。华夏当时的基础技术比较落后,什么都需求,对于各项基础技术,那是来者不拒,统统吸收。刚开始双方还属于试探性的接触,毕竟华夏在欧洲的名声,并不彰显。所以双方技术交流的层次比较低,规模也比较小。后来,华夏用海量的步枪等乌克兰军队来不及生产的轻武器,以吨为单位来交换先进设备和技术,然后安排乌克兰专家和设备从之前打通的土耳其通道,通过海运大规模赴华。这些专家大多是沙俄时代的老学究,本身在改朝换代的浪潮中过的并不如意。所以到了华夏后生活要求不高,工作严谨,有问必答,技术、材料很爽快地提供,甚至掏心掏肺。

        但好景不长,两个月后,坐山观虎斗的英、美、德、法,醒悟了过来,挥舞金钱大棒插手进来,双方交往起来就不那么顺利了。“有些技术材料绝对不给你,想要必须有些手段。”据“中间人”说,有人用一箱二锅头或华夏的小土特产私底下交换一些东西,但像过去那样在实验室里正儿八经挑选实验品,是不可能了。乌克兰的专家要价越来越高了,欧美的迅速插手,导致乌克兰专家“后来干脆只谈钱,没钱门儿都没有”。

        不过机会难得,为了招揽苏俄的军工人才,华夏的南北政府为此达成了一致,加大了这项“抄底工程”的资金和人才,专门引进苏俄的人才和技术。据说,南北两个政府达成一致的一条重要原因就是:这是一批穷十年之力都无法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对我国而言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不能错过。当然乌克兰等地区的头头脑脑一开始还看不起华夏,扭扭捏捏,但因经济窘迫,而且都是基础技术,并不是莫斯科严令禁止的欧美所看重的“高档货”,所以在莫斯科的眼皮子底下,乌终于同意转让全部技术。通过官民并举,多渠道、多层次地开展“抄底工程”,从内斗严重的苏俄大约引进上万名专家,2000多个基础技术项目。当然乌克兰是“抄底工程”的重点地区,每天都有大批专家、学者应邀赴土耳其讲学或从事科研,然后转道前往华夏。

        “兄弟啊,你有能力让这些“老油条”为您效命,真是羡煞旁人啊。”王有贵为了“抄底”人才的事情忙碌了数月,可“成绩”,那里比得上吴佩孚等大牌军阀用金钱、用名利砸出来的“成绩”,所以辛辛苦苦的干了数月连邓老头的表扬也得不到一句。自然对于赵云无需指挥,下属就妥妥的把事情办好,而且各路军阀还争相比较的献媚,羡慕的一塌糊涂,说出来的话也是酸溜溜的。

        赵云对于王有贵的嫉妒,还能说什么呢,这些下属这次可是真正的干了件好事,总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吧,于是岔开话题,找找王有贵的“茬”了“王大哥啊,我记得你是汉人吧!怎么来参加一个婚礼,还穿成这个样子?”赵云指了指王有贵身上的清朝官服,一面的疑惑。那群满清的遗老遗少留个辫子,穿个“节日装”的官服,就随他们去了,可这王有贵又是抽的哪门子风啊!

        “兄弟我是大清光绪年间出生的,当时流行捐官,所以家里就给我捐了个玩玩。官不大,也就是从九品,不过你看这可是铜胎珐琅顶,那是八品官才能戴的哦!偷偷告诉你,这可是我家私下花钱买来的。”王有贵一脸炫耀的神态。

        “你还能更像“满遗”吗?”赵云看到今天吃饭时,出现了这么多的“特殊”服饰,正觉得不爽,听到王有贵的一番说辞,更是翻了他一个白眼心里暗骂道,“穿着从九品的官服,带着八品的官帽子,你这是混搭吗?你小子现在的手下早就超过千人了,就算是什么正七品的武官把总,也不是你现在的地位可比的,为什么还要去捧前清的场?”

        看到赵云翻了翻白眼,王有贵疑惑的问道,“兄弟我说错什么了吗?”

        得,赵云这个白眼白翻了,心里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赵云耐着性子,顺着王有贵的介绍,问道,“八品?我只知道有个七品县太爷,那么你那个从九品是什么官职?”

        王有贵对此显然是做过研究的,张口就来,“我这是额外外委武官!这是最好捐的官了,比起那些未入流——京、外县典史、驿丞、河泊所所官的文官,我这可是有品级的了。”顿了顿,拿起桌上的茶杯,小抿了一口,滔滔不绝的介绍道:“正七品——文官翰林院编修、各部院七品笔帖式、顺天府学教授、训导,京县县丞外县县长、各府学教授。武官把总。从七品——文官翰林院检讨、中书科中书、内阁中书、国子监博士、直隶州州判、州判。武官盛京游牧副尉。正八品——分文官太医院御医、各部院八品笔帖式、外府经历、外县县丞、州学正、县教谕。武官外委千总。从八品分文官翰林院典簿、府、州、县训导。武官委署骁骑尉。正九品分文官,各部院九品笔帖式、县主薄。武官么外委把总。

        从九品的文官有翰林院侍诏、邢部司狱、州吏目、巡检。包括我这个武官的额外外委。”

        看到王有贵兴高采烈的一口气叙述完毕,赵云强烈鄙视之。“王大哥,你好歹也是统领千人的头头,到在安徽,特别是皖南地界上多少也是个人物吧?在皖南,多少地主士绅家也是把你当爷供着吧?你偏偏喜欢给满清当跟班,这叫什么?兄弟,现在可是民国了!”其实赵云在心里还有一个比喻,那就是穿着可乐的宣传衣服,在派发百事的传单,这不是要人老命吗?让满清融入华夏大家族可以,但是让这些民国将领的骨子里,从满清的优越感中脱离出来,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赵云着重语气强调的最后一句,让王有贵当即惊出一身冷汗,不是赵云所提醒他的过失,而的赵云说的这种话可是对皇帝大不敬啊!虽说现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皇帝了,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皇宫,现在是皇帝大婚时期啊!

        皇帝是一般的人嘛?华夏千古以来就将皇权神化了,大家可参考日本,即使天皇宣布自己是凡人后,在短时间内他在日本的号召力依然是无人可比,同样,满清的皇帝虽然宣布退位了,但时日尚短,民国初年到1922年才过了多久,现在这会带兵的,掌权的,那个不是生在清朝时期的,再说皇帝“大婚”盛会期间穿了件“应景”的衣服,那也不叫献媚,顶多是“跟风”,对,就是“跟风”!能够穿着这件衣服出场,对于官家子弟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殊荣了。

        “兄弟慎言啊!大哥我,在十里洋场算是开过洋荤了,可你看那些洋鬼子哪个不以爵位、官职为荣,就算是皇帝被废之后,他不还是大肆奖赏功臣嘛,那些已经是民国官员的人,得到爵位后哪个不是欢天喜地的,虽说后来这个权利也被民国政府给废了,可显得满清爵位、官职的珍贵啊,这种荣誉感,兄弟你还没领悟到!”王有贵语重心长的说道,见到王有贵依然执迷不悟,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赵云也知道他的想法代表了一群人的想法,所以决定将这个风气给刹住,既然眼前有只“鸡”,为什么不杀了,然后给其他“猴“好好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0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