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272初次交手

272初次交手

        这些都不是赵云去头疼的地方,要不然赵云早就跳到前台去了,还轮得到你们在高位上指手画脚的?

        排上赵云议程的事情,是那的两个月宽限期终于到期了。

        这两个月赵云东奔西走没少忙活,那么作为协约的另一方,日本,最近在忙什么呢?

        面对华夏突如其来的强硬态度,日本人最初也措手不及了一段时间,华夏此次的强硬态度,可不是表现在喊喊口号,组织一下民众游个行,这种流于表面的形式文章。在蓟县给日本外务省下达宽限期通知的同时,华夏军队就围堵了日本在华的各个租界,这个举措可是令各国在华租界好一阵紧张。不过,华夏此次抛出了“失地”的感念,对此欧美各国除了增派一些军队入驻租界外,更多的是抱着隔岸观火的心态。

        欧美各国的壁上观,日本人早就心知肚明,这些列强所希望是日本人来当这个马前卒,如果再次把华夏打败,那么这些列强又会扑上来,嚷着要各种利益。不过,日本此次的举动却是令各国列强看傻了眼,没等华夏找上门,日本国内已经掀起了一番反贪风暴。

        华夏和日本虽然在7月7日,双方的代表还是依旧“礼貌”的坐到了谈判桌前,但双方的代表都知道,双方的谈判基本已经破裂。7月3日,日本东京开往大连的邮轮“日向丸”号在大连近海触雷,船上273名乘客,失踪了一半,仅有112人获救。日本媒体初步认为,这是华夏为了封锁大连海域,而进行了秘密的布雷。

        7月5日,驻守大连的日军陆军少佐树下有三获知自己的母亲,为了到华夏来看望自己,乘坐的正是“日向丸”,在焦急等待了两天后,名字已经出现在了失踪者名单中。当即悲愤欲绝,当晚命令自己麾下部队中的两门75山炮向华夏阵地炮击。

        因为7月7日,即将临近,围困“旅大”的华夏军队为了防止日军突然袭击,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在遭到炮击,一分钟后就开始了还击。这对于华夏国内的军阀队伍来说已经属于超常发挥了。

        其一是因为,王怀庆的队伍是整合了北方汉人武装后组成的,军中老兵极多,而炮兵这一块很多都是阎老西培养出来的。

        什么样的师傅,带出什么样的徒弟,这群山西炮兵在教徒弟的时候,把山西人的精打细算也教给了徒弟。在赵云敞开了供应炮弹下,没有学会赵云交待的“地毯式”炮击战术,却把单发炮击的精度给练了出来。其二是,便是华夏方的统兵大将乃是北洋常青树“马桶将军”王怀庆。

        “营外何事吵闹?”已经扎营,进驻中军大帐的王怀庆正在整理自己的案头,近来生平从未统帅过二十万兵的王大人可是压力颇大,对于“旅大”一战,曾为直隶提督聂士成部下中军的王大人可是对日军的战力有着直观的印象。但正是如此,王怀庆对于日军是十二万分的提防,步步为营,把旅大附近几乎都变成了工地,各处壕沟、暗堡,那是不计成本的投入,为的就是怕自己打败仗。

        可虽然是身处一片大工地,却都知道这位养尊处优的王大人,为人最好“风雅”,所以没有哪个敢打扰到王大人的清净。但刚刚明显是听到了自己的帅营门外,一片吵杂。

        看看天色已暗,暂时无所事事,王怀庆所幸领着一帮亲卫走到帅营门前,看个究竟,却不由皆是一愣。

        原来,帅营之前,不知为何,竟聚集了一批骑马的哨骑,看样子想要进入帅营禀报些什么,但又不敢入内,领头之人正在与帅营的守卫们商议着什么。

        “去看看到底有什么事要在这个时候禀报?”王怀庆马鞭一指,一名亲卫就跑上前去。

        另一边,见到王怀庆一众人等后,帅营门口处的一位守卫少尉面现喜色,匆匆赶到那名亲卫面前,对着行过军礼后,看了看四周向着亲卫耳语了些什么。

        听到该人的耳语后,亲卫面露惊讶之色,然后来到王怀庆身旁,一脸的正色,轻声说道:“老爷,日本人……杀过来了!”

        王怀庆经过这些日子统兵二十万,俨然有了些煞气,结合多年以来的官场历练,本以为自己已是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了,但此时听及此言,依旧不由的把随身带着的马鞭给掉了。

        吞了吞口水,看了一眼帅营门前的那些哨骑,王怀庆向亲卫沉声问道:“日本人杀过来了?是哪个方向?是谁的阵地?那些兔崽子们有没有还手?”

        一旁的亲卫悄悄捡起地上的马鞭,凑过来连忙解释道:“老爷,暂时还是炮击。被炮击的地方是距离日军六公里的前哨阵地,我们前天在那里开始建造三道防炮壕沟。至于到底是谁的阵地,这群前来报信的兔崽子们也不清楚。不过,从地理位置上算,应该是咱们的老底子。依照老爷您的吩咐,死守,那他们就肯定是死守,不会向后退一步的。”

        “死守!?”王怀庆心里那个悔啊,命令是自己下的,可当时自己也不能说遇到日本人进攻就跑吧!

        “那个离日本人那么近,建造壕沟的命令是谁下的?”王怀庆此刻心里已经有了万一自己老底子受损就把出这个馊主意的参谋给弄死的想法。

        “是您亲自下的命令。”亲卫看王怀庆好像不记得了,又补充道:“前两天有记者来采访,问您有何御敌良策,您就说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所以就派出了队伍抵近日本人的工事,建造前哨阵地。为了怕日本人炮击,您还特意嘱咐,就造防炮壕沟,其余的地面工事一律不准造。现在看来,果然是老爷有先见之明啊!”

        “原来如此啊!”王怀庆摸着脑袋,挠了挠,自言自语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虽然王怀庆这么说,但心中此刻已经是七上八下了,自己家的事情,自己知道,手下的这群小兔崽子“服从”性是绝对没问题的,但是那个战斗力就是很成问题了。万一日军以这个前哨为突破口,自己的这支老底子,怕是保不住了。而遇敌首战,主帅的嫡系就被对方给吃了,不光自己的面上无光,恐怕手下的那群其他派系的丘八也不会再服自己的管教了。

        “让那个兔崽子过来,我有事亲自交待。”就在两人说话间,那帮哨骑们已是发现了王怀庆的出现,稍后领头之人带着一副担惊受怕小心翼翼的神色,心惊胆战的向着王怀庆走来。

        如今王怀庆可是北方三王之一,在军中风头正劲,大权在握,而他的脾气向来不怎么样,王怀庆亲自来询问军情,对他的部下而言可不是一件好差事。

        见到那哨骑被带到跟前,王怀庆轻哼一声,吩咐道:“告诉你们家长官,这是国战,也是我军首战,败,斩连长、营长、团长,我一个个全砍咯!若胜,老子给你们个个官升三级!”

        说完,王怀庆也不理那哨骑,自顾自的在一众亲卫的拥护下,进入了帅营深处。

        当晚的交手,双方相互炮击了近半小时,互有伤亡。到了第二天,王怀庆这边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庆祝阵地没有被日军突破,而日军一方,挑事的树下少佐不仅没有受到旅大警卫司令部的处分,反而纠集了一波助拳的“青壮”派军官,再次和华夏军队开始了炮战。

        这次炮战已经从山炮等营团级的支援火炮开始变为75野炮等师一级的战术火炮了。但让欧美奇怪的是,双方的高层都已经知道了前线的战况,可是双方似乎都遗忘了,发一份宣战申明。

        真实的情况也很简单,此次触雷事件,根本就不是华夏军队干的。众所周知,日本在华夏的情报机构,几乎是无孔不入。而华夏原本的情报机构,由于连年内战,对外收集情报的能力则弱了很多。在赵云出现后,借助营地的僧侣,才开始四处撒网,算是初步构建了全球情报网络。十天之后,7月13日,一份关于此事的详细报告,就交到了赵云的案头。而日本人则是在谈判桌上被华夏人用一沓厚厚的文件,甩了脸之后,才发现了这个名为“高丽西海道义勇军”的高丽民间反日组织。

        这份文件,把日本人唬得不轻。重点不在文件本身,而是日本一直看不起华夏,突然发现华夏的情报网竟然已经密布日本国内,这才是令日本心惊胆战的原因。自此之后,日本人在谈判桌上的声音瞬间小了八度。

        当然,这不是赵云真想吓唬日本人,这次是真无奈。

        华夏的那些海军自从甲午后就没爬的起来。虽然,赵云一直扩充海军的武备,但赵云也知道,日本人强的就是海军,一时还不想用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的去碰日本海军,被日本海军牵扯大部分的精力。虽然有些泄气,但可以说,华夏海军还是一支“绿水”海军,守守港口,不让日本海军沿着黄河、长江,溯江而上,这才是目前他们该干的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