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296开战4

296开战4

        而且这支骑兵的数量也令浅田有些发懵,上万人,真的是上万人!浅田之前还对喜欢夸张的华夏人报以希望,上万的骑兵得需要多少粮草来养活,所以号称上万骑兵,肯定是虚数,是华夏人恫吓的策略。¤,.可当侦察兵报告,对方层层叠叠,以千人为一个方阵,一眼望过去就能看到四五个方阵后。浅田有些后悔了,若是之前就不听上级的命令,率队突围,现在就不会被人给堵死在城里了。虽然肯定会遭到空中的突袭,但至少也能保存些大炮下来,不用像在城里,被空中的战机当成固定靶,一处处摧毁。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赵云站在蓟县城内一处茶馆的二层,轻抚栏杆,望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轻声叹道。

        浅田最终还是退出了通县,不过那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事情了,第一天晚上赵云的拆迁队硬是拆了半座城市。第二天白天,四千杀入城中的营地士兵对上了三千挑选出来,视死如归的日军敢死队。

        若是他们是在保卫自己的祖国,赵云或许还会赞许一句,勇士。可惜这是在距离他们的祖国千里之外的邻国,那他们的身份就变成了侵略者,那么就死的丝毫不让人怜惜。

        面对着三千报着效忠天皇念头的日军,营地士兵还是保持着那一贯的无情和冷漠。浅田在发动这场逆袭之前,还抱着利用这些敢死队将进入城市的敌人赶出城外,争取据城多守几日,静待电报中,那虚无缥缈的援军。可惜,他错了,当一名营地双手剑兵,在四五名日军刺刀入体的那一刻还机械式的挥舞着手中的重剑,将一名浅田支队的军曹拦腰截断,浅田心下微微一惊,目光中亦闪过一丝惊诧。

        倒不是说他被这些顶盔冠甲营地武士的卖相给唬住了,事实上,浅田只是发自内心地偏爱武人罢了,越是实力高强的武人,便越发深得他欢喜。或许这与他从小在旧武士的父亲教授武艺下、幼年混迹在旧武士子弟的出身中有关。

        “从小只知道,华夏人善内斗,对外胆小怕死,确不想其中还是有着诸多有血性的猛士,或许这次登上大陆,是选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罢,若是等华夏内斗的更厉害,帝国才会有机会,轻而易举的拿下这个古老腐朽的国度!”望着眼下倒下的营地武士,浅田的双目中竟流露出了一副轻蔑。

        “蓬!”一阵弓弦声,从城外传来,瞬间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天空便被从地面升起的无数火星所笼罩,“是火箭!”这火箭可不是海战中的舰载火箭炮,而是普通的弓箭手所射出的箭头带火焰的箭羽,但仅仅这些看似古董的武器在巷战中也令浅田吃饱了苦头,看到火箭的落点,“不会吧……”那里华日两军已经不分敌我的厮杀在了一起,“这是无差别攻击!”想到这里,浅田抬起头,再次将注意力投注在远处的天空中。

        果然,这箭雨不是试探性的抛射,而且也不是射完一波就了事,一波接一波,硬是将城内的许多木质建筑都点成了火把,箭雨攻击才算消停。

        这样的抛射或许对穿着盔甲的营地武士没有多大影响,但对于身着日军夏季作战服的日军士兵来说,那就是悲催了。

        尝过箭支苦头的日军知道,通常对手的箭支上都带着腐蚀性的毒素,一旦沾染,必须把肉给挖掉,否则就会扩散,最终连命都保不住。所以当那些箭羽飘飘洒洒的落下来时,日军出现了集体走神。眼睛在也不能一直盯着对手,时不时得朝下着雨的天空中瞄上两眼,避免挨上这种自由落体式的无差别射击。

        “又是这些招数么?”指挥室内,浅田脸上浮现出几分淡淡的嘲讽和无奈,招数虽老,可浅田还真没有啥可以破解的办法,对着通讯兵大声喊道,“通知作战的队伍,加大攻击力度!把城内的敌人给逼出城外。”

        与此同时,指挥室的大门被撞开了,“报告!”一名通讯兵犹如水中游鱼般灵活穿过狭小指挥室的众多军官,来到了浅田身侧,附耳对他说了几句,只听地浅田双眉一抖,旋即紧紧皱起。“什么?大量的骑兵在准备进城?”

        浅田的双眉紧紧皱了起来,在他看来,对方的指挥官这几天的指挥风格十分多变,但速战速决的意图十分明显,对方应该不是白痴,“华夏人……是想用骑兵来打巷战么?”浅田呐呐自语道,不经意间竟然把手中的指挥棒都给折断了。

        能让各路侦察兵都通报有大股骑兵靠近的信息,那至少这些骑兵当得上铺天盖地这个词,而铺天盖地的骑兵无疑表示,那支朝着此地迅速靠近的骑兵部队,人数上至少上万。

        浅田忍不住再次询问通讯兵,各路侦察兵所汇报的细节,他实在很难想象,华夏人在拥有城外这么一支万人以上骑兵的同时,竟然还要再调另外一支骑兵同等数量的骑兵前来干嘛?

        突然,从通讯兵汇报的细节上,浅田想到了什么,面色不是太好看,仿佛是被什么心事所困扰着,在足足沉默了数十秒后,浅田微微叹了口气,这才以叹息的口吻吐出一个名词,“借刀杀人!”

        “哈?”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指挥室内的军官下意识地愣住了,都诧异地望着浅田。浅田看着这些人投来疑惑的目光,问道,“之前和我们交战的满蒙两个团,其中的满洲人几乎报销了,那剩下的蒙古人呢?”

        “那些蒙古人?他们不是炮灰吗?”

        “没错,他们的确是炮灰!”浅田望了望窗外,外面的天色阴沉,看不出时辰。“不过,是进攻的炮灰!”

        “这……炮灰不是正应该用在冲锋的时候吗?现在我军人困马乏,对方应该一鼓作气投入精锐把我们歼灭啊!怎么在这个时候用炮灰?”有人疑问道。出去反击的三千日军,经过大半天的消耗,许多人都已经失去了联系,估计杀敌千余人,伤敌两千余人,不过日军的损失也很大,成建制还保持联络的就只有八百多人了,按照阵亡的比例算,差不多是2:1。这在登陆大沽口以来是从来没有的伤亡比例。

        “我们的伤亡很大,对方的伤亡也不小,我估计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华夏哪位大佬的嫡系,所以战力惊人。不过他们有着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是私人的财产,他们背后的人不舍得他们损失的太多。”浅田走到窗口,望着城中那尚未退却的营地大军,以及那些面对着狂热日军,神色漠然的营地武士,默默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指挥室内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谁都知道,等这波炮灰消耗掉,那么这些华夏人的精锐又会扑上来。而且是休息好后扑上来,日军则只能用疲兵去对付这些可怕的杀人机器。

        “我们必须杀退他们,不过不是让他们退回来路,而是要让他们向城外的那队骑兵方向退。”浅田望了望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

        “城南?那里可是有上万的骑兵啊!”有人质疑道。

        “没错,所以我们需要这些蒙古炮灰!我们和他们裹在一起,趁乱向南。就算那些华夏人会向自己人攻击,那我们也等于是多出了数千名炮灰,比起我们自己单独向外冲,好了许多。”浅田勉强地笑了笑。

        “华夏人的骑兵来了!”指挥室外,有人惊呼道。

        有军官正打算追问,忽然东北面尘烟大起,“踏踏踏”的马蹄声不绝于耳,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

        隐隐约约地,浅田仿佛听到了几阵怪叫。“嚯——!嚯——!嚯——!”

        “欧洲骑兵!”

        “欧洲骑兵!”指挥室内有人沉声重复了一遍,浅田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些打马横冲直撞的欧式骑兵,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不是驻守蓟县附近的那些蒙古骑兵!不是那些反对车臣汗的蒙古王公的手下。”

        若是此刻有熟悉白俄内情的日本人在,肯定会大吃一惊,这不是在西伯利亚纵横千里的翼骑兵吗?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军队制铠甲,配以带有双翼的战马,而那些蒙古王公拼凑起来用来对付车臣汗的蒙古骑兵队伍别说旗帜乱七八糟,就连军中骑兵的穿着亦是各不相同,有的穿皮甲、有的穿铠甲,而有的,竟然以生牛皮裹着身体,从感官上就可以分辨出这是两支完全不同的骑兵队伍。这支浅田并不熟悉的翼骑兵如狼似虎地西征掠寇苏俄,在短短数月内,覆灭了当年苏俄组建的西伯利亚军区,还攻下了整个西伯利亚,此后兵指乌拉尔山,一度将战火烧到苏俄欧洲的门户,秋明。数以百万计的俄国百姓被战火牵连,甚至于,就连欧洲各国也被这支骑兵所震慑,一战后商议取消骑兵建制的各国也都重新考虑本国是否应该保留骑兵建制的问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1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