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父,徒儿知错了 > 舒卿歌: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舒卿歌: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一别两年,没想到此生还能见到神医,这两年过的好吗?”少妇进了屋沏了一杯茶,递给舒卿歌。

        舒卿歌接过却没打算饮,沉默看了她一会,这才道:“安好。”

        少妇笑了笑:“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何当年堂堂焰灵教木护法如今会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大腹便便出现在这儿,还有了几个孩子。”

        “你三个小孩不是你生的。”舒卿歌挑明。

        少妇不置可否,收敛了笑意,认真看着舒卿歌:“邱思婵只问你一句,当年你说的那句话,可还当真?”

        舒卿歌未有丝毫犹豫便答:“舒卿歌向来一言九鼎。”

        邱思婵点了点头,略感疲惫的抚了抚隆起的腹部,脸上牵起的苦涩,即便在人皮面具的遮掩之下也看的分明:“我的确不是三宝的亲生娘亲,我脸上的这块皮是从她娘脸上撕下来的。”

        舒卿歌沉默,方才近距离看她的脸便已经确定那确实是活生生从人脸上撕下来的皮肤,不然,普通材质做的易容效果不至于连他都差点没发觉。

        邱思婵此刻已经沉浸在了回忆里,她的声音纤细柔软,与记忆中那名温婉贤淑的少女慢慢相符:“差不多大半年前,我在无意中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你知道焰灵教的规矩,教中女子与男子私通者所要承受的代价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舒卿歌忽然记起当年偷偷进入焰灵教时亲眼看到过的残忍一幕,那么多鲜活的生命被无情推入毒蛇窟,哭喊求饶发毒誓全都没用,最后万蛇啃食,没一个留下全尸的。

        不禁拧起了细眉。

        邱思婵的故事还在继续:“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并不甘心就那么死了。我悄悄逃了出来,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叶西雨遣了很多教徒追杀我,我与他们多次交手,好几次差一点就被抓获。”

        “你把他们全杀了?”似乎除了这个之外没有任何可能可以解释了。

        邱思婵一声冷笑:“他们都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疯子,我太清楚落到他们手中我会是什么下场。有一次,我伤的重极了,尽管我用了全部的内力护住肚里的孩子,但坠痛感还是止不住袭。来。万幸,我遇到了进城补货秋儿夫妇。”

        清秀的染上一抹浓重的悲戚:“遇到他们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过,我的幸运带给这对善良夫妇的居然是杀生之祸。呵……救了我,他们便成了与焰灵教对抗的敌人。那些疯子残忍的杀害了他们,我赶到的时候,秋儿已经奄奄一息了。”

        讲到这儿,邱思婵的声音已经带着哽咽,舒卿歌发现,她的眼眶忍的通红。

        “秋儿握着我的手,我便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还清自己身上背负的罪孽了。可那个傻姑娘竟宁死都没有告诉那些人我在哪里,她只求我了两件事。”邱思婵闭上眼,一行清泪从她的脸上划过,泪珠儿很快低落,脸颊上留下一道水纹。她伸出手将它们擦干。

        剩下的事不必说舒卿歌也猜到了,定是那对夫妻死前请她帮忙照顾自己年幼的孩子,邱思婵为了掩人耳目,干脆狠心撕下她的面皮躲避于此。

        他沉声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两年前,舒卿歌曾欠了她一个极大的人情,那日便许了她一个条件。有生之年,只要他舒卿歌办得到的,一定帮她办一个件事。

        ps:今日五更毕。某只复习考试内容去。明日继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73/15200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