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父,徒儿知错了 > 云在在:在在什么都没看到

云在在:在在什么都没看到

        邱思婵咽气的时候,面容很平静,大抵是初为人母的喜悦令她苍白的脸色泛上一层微末的红光。怀里的小宝宝躺在母亲的怀里安安静静,闭着眼不吵不闹。

        “师父。”云在在端着一个几乎比她人还大的脸盆,摇摇晃晃。

        小脸红红的,眼睛肿肿的,估计又偷偷哭过了。

        “这是姐姐的宝宝?”她蹲下来,温温的掌心贴了贴婴儿的脸颊。

        “嗯,小名叫做不弃。”舒卿歌淡淡道。

        “不弃乖。”云在在很有做姐姐的自觉,捏捏婴儿粉嫩嫩的小手,同是稚气的小脸凑近她:“不弃不怕,姐姐会照顾你的。”

        ……

        ……

        离开高涂村,天已经黑下来,舒卿歌怀中抱着云在在,云在在怀里又抱着不弃,小家伙在他怀里睡的迷迷糊糊的,还不忘照顾怀里的小妹妹。

        舒卿歌有些哭笑不得。

        行走在黑漆的山路间,这样的组合让人见了着实是有些奇怪。除了睡的最香甜的不弃身上是干干净净的,师徒二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沾了些血气。

        舒卿歌并未往回路走,他想到半山腰上聚了一滩泉水,干脆先去净洗一番。

        将怀中的两个孩子小心放在了草地上,他脱了外衣走进泉水里。

        轻风吹过,吹散了浓墨重彩的黑夜,上弦月光影射下来。云在在被月光轻柔的抚摸弄醒,睡梦惺忪的睁开眼,她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处草地上,一侧还睡着皱巴着小脸的不弃。

        “师父。”她朦朦胧胧的唤了一声,看看四周,不见师父。

        听到附近有泉水流动的声音,她爬起来顺着水流声的方向走去。

        她看到。月光下,师父闭目浸润在水中,面如冠玉,胸口一大片白皙的肌肤泛着羸弱的荧光。云在在呆住了,僵硬在原地。

        舒卿歌感到一道呆滞的眼神长久停留在自己身上,微微睁开了眼。

        不期然看到了岸上小徒儿红通通的小脸蛋。

        被发现了?!云在在感到一股热气从耳根处传递过来,挠的她心底痒痒发烫。

        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她嘟囔着:“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在在什么都没看到。”边说边晃动小胖腿跑到不弃身边,重新躺下,假装睡着。

        她刚刚躺下不久,便听到身下的草地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是师父走了过来。

        她紧张的捏了捏不弃的小手。

        舒卿歌好笑的看着小徒儿,心中道,小家伙今日怎么知道害羞了,伸手便抚过她红红的小耳朵。

        云在在假装不舒服的动动脑袋,甩掉耳上恼人的羞意,将小脸埋在了不弃的襁褓上。

        随即听到师父轻轻叹了一声,虽是极轻,仍是不急不缓落入了她的耳中。

        “这小丫头,又梦游了。”

        原来师父是以为她在梦游,云在在心底偷笑,笑师父笨笨。鼻尖嗅着小宝宝身上的奶香,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梦中,依旧有师父温暖的怀抱。

        ps:非特殊情况。此文日更。日五千保底。只多不少。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73/152003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