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父,徒儿知错了 > 魂无音:我只是想帮皇兄坐稳这天下

魂无音:我只是想帮皇兄坐稳这天下

        魂无音晃了晃扇柄,微微一笑道:“就是你知道的那些啊。”

        舒卿歌道:“魂无音,你想做什么?”

        魂无音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的目的:“我只是想帮助皇兄坐稳天下。”

        舒卿歌冷笑:“你们魂家的天下,与我舒卿歌何干?”

        魂无音坦然道:“有没有干你心里清楚的很,魂无释野心勃勃,人尽皆知。”

        舒卿歌声音冰冷:“魂无释也姓魂,你们的家事却要牵扯到我这个外人?”

        “错了。”魂无音当即反驳:“魂家的事就是天下的事,魂家亦是天下。舒卿歌,若是魂无释当真造反,天下黎明再受疾苦,你又于心何忍?”

        “舒某是江湖中人,朝野的争斗一概不懂。”

        “国事即是天下事,还区分什么江湖朝野?”

        “就算如此。”舒卿歌抬眸冷冷淡淡扫了他一眼,那眸子,无情无欲,波澜不惊:“那又如何?”

        魂无音眼睛微眯:“神医当真冷血,这番话,岂不愧对神医之名?”

        舒卿歌毫无愧色:“舒某从不认为要为这虚名担什么责任。”

        一番话,已将彼此的态度挑明的清清楚楚。

        魂无音收敛了外泄的情绪,沉声道:“神医是打定注意要帮我六哥了?”

        舒卿歌面无表情:“舒某还是这句话,你们的事,与我无干。”

        魂无音一扬眉:“如此甚好,希望神医勿忘今日说的话。”

        舒卿歌眸光微动:“如若有一天,谁再触犯舒某底线,那么,不管那人是不是姓魂,排行第六还是第九,亦或是掌握天下兵马,位居高位之上,舒某前仇新债,定一并相算。”

        雪袖一扬,对面的人早已不见踪迹。

        魂无音看着一桌未动的酒席,牵起唇角,颇似感叹:“浪费了一桌好酒菜啊。”

        “爵爷。”一道黑影闪过,黑代身形如同鬼魅,出现在魂无音身后。

        方才房内的情景,他候在屋顶,同样看的清清楚楚。

        “爵爷,舒卿歌是个后患。”他建议道:“需不需要出动青卫……”

        魂无音一扬手,打断了黑代未完的话:“你不是他的对手,冒然出手只会白白送死,舒卿歌,绝对不是一个能被低估的对手。”

        黑代不屑的挑起唇角,杀手出生的他,总是能凭第一感判断对手的强弱。显然他第一眼判断的舒卿歌,还列不上高手的行列,真不知道为何爵爷会这般忌惮他。

        黑代记起他们手中的另一个筹码:“那要不要继续利用那个小丫头?”

        魂无音的脑海蓦然闪过云在在胖嘟嘟的笑颜,眉峰一皱起。

        “先静观其变。”天真可爱的孩子,谁都不忍心伤害。

        可惜……可惜啊……

        胸口蓦地传来一股剧痛感,刺骨的冰冷从胸口蔓延向四肢百翰,魂无音捂住胸口,一口黑血不受控制,从喉头涌出,溅在了地上。

        “爵爷。”黑代脸色一变,看了眼那滩黑血:“有剧毒。”

        他猛地提高音调:“是舒卿歌?”

        魂无音脸色苍白,微微颔首。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73/15200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