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父,徒儿知错了 > 叶若:快喝下去!

叶若:快喝下去!

        “啊!”云在在微微张大了嘴。

        叶若已退开了去,走至桌案边,案上有一只瓷碗,她取出匕首,在自己白净的手腕上轻轻割了一道,手指按在肘部的穴位上挤压,殷红的血液破皮而出,泊泊流淌下来,滴在碗里,很快便有了半碗的容量。

        叶若面不改色,案上有一早备好的白色膏药,她抹了一点在伤口上擦拭,破皮的伤口很快止住血。

        云在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自残行为,整个过称都被她表现出非常人的从容淡定深深震撼住,云在在仿佛已经预感到了接下来的血腥画面又黄又暴力,小胖腿一抖,哆嗦着悄悄跳下了床,挪动小步子往门口方向小心翼翼前进。

        “站住。”叶若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云在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知逃不过,扁着嘴哭丧着脸同她打商量:“在在能不能不要割……”

        叶若端了瓷碗走到她面前蹲下,面无表情:“喝掉。”

        “哈?”云在在愣住了,血腥味霸道的在口鼻间萦绕,云在在一闻到这个气味,就忍不住想起最后一眼见到的高涂村,小脸霎时一白,小胖腿如同安装了马达,爬起来就往门口跑去。

        没跑出几步,后颈子就被叶若拎起来,丢在了床·上。

        叶若皱着眉,已没了多少耐心,把碗口对准云在在的嘴巴,冰冷道:“快喝下去。”

        云在在犹犹豫豫的看了一眼碗中腥红的液体,又看了看门口,盘算着,她如果大叫,师父冲进来的几率会有多大。

        叶若一眼就看穿了她在想什么,几言两语就打消了她的小计划:“你说,你师父既然把你交给我,还会进来救你吗?”

        不会。云在在小脑袋里下意识的浮现这个答案。

        叶若又道:“你不是很讨厌每日的药澡么?喝了这个,你就可以不用泡药澡了。”

        真的么……喝着碗东西好处真的那么大?云在在有些心动了,但一低眸瞥到那液体,一股无法言语的恶心感就从心里窜出来。

        叶若微微挑起唇,神情笃定自若。

        这个小白痴难道当真不知晓,若不是舒卿歌每日花大量的灵药为她续命,她哪能活这么久,忘川的毒性,除却那唯一的方法,任何人必死无疑。

        云在在瞳仁闪烁着悠悠的光,倒映着淡淡的红光,小眉头打着结,锁得死死的。

        叶若干脆一把扣住了那胖嘟嘟的下巴,碗口凑近嘴巴,强制性灌了下去。

        云在在瞪大着眼,什么都来不及反应,只觉得下巴剧痛,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开,令人作呕的液体涌进了嘴巴,强迫她一口一口的吞咽下去。

        想吐却吐不出来,叶若封了她的穴道,云在在无法动弹。

        眼泪一滴一滴从眼眶中滴落下来,豆大的泪珠砸在叶若的白净的手背上,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等到云在在将碗中的血全都喝了下去,这才松开了她,解了穴道。

        云在在几乎是一能发音就迫不及待的哭了出来,趴在床沿上撕心裂肺的干呕。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73/15200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