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枪艳血 > 第八章 蛇宴

第八章 蛇宴

        巴鲁的动作很快,先手起刀落一刀剁掉蛇头,再轻轻一划,唰一拉,一张蛇皮干干凈凈,完完整整被剥下来,再一刀,轻轻划开蛇肚,挑出蛇胆,接着,整条蛇去骨剔脏,再将它放入温水中洗净,捞出后,放入砂锅中煮,又,晚饭很快就弄好了。一股肉香味顿时间弥漫了整个屋子。

        众人很快就开始吃饭。对于巴鲁这个奴隶,老胡算是满意,不过巴鲁并不敢跟两父子同在一桌吃。

        一边早已被两父子养成了熟食习惯的阿黄津津有味的舔食着热汤,里边除了蛇肉还有一些素食。

        正吃着饭的阿黄突然间跐溜的窜了出去。很快一个声音传来:“阿黄!啊,别舔我!”却是克丽丝过来了。

        胡汉山走出去,笑道:“克丽丝,你来了!快进来!蛇肉热着呢,刚好吃。”

        克丽丝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有些喘着气道:“亲爱的胡汉山,刚才酒馆有两人酒疯了。”

        胡汉山眉头一皱:“制服了没有?我记得你和约翰大叔的武艺不是很好么?”

        克丽丝惊慌道:“制服倒是制服了,不过他们扬言要来报复!”

        胡汉山笑了笑:“哈,说说而已嘛!吃了饭再说,一会我过去看看,来,先喝点蛇汤,这可是美容的绝品。”

        拉着克丽丝进入屋里,克丽丝叫了声胡伯伯。巴鲁早已帮忙乘了一碗蛇肉过来。毕竟是第一次在对方父母前吃饭,克丽丝有些脸红的接过了。

        老胡笑道:“克丽丝快吃吧,别在意!胡汉山如果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揍他!”

        “嗯!”克丽丝应了声,低头吃东西。喝了几口,克丽丝渐渐的自然开来,开口道:“真是好吃。”

        胡汉山笑道:“这还是简单的煲蛇,吃蛇做法很多:蒸、卤、煎、炸、炒、熬、煲。各种吃法各有不同的风味,可惜,蛇太难抓,否则,这个蛇肉简直就是天下第一美味。  ”

        众人惊奇的看着胡汉山。

        “呃,我这是听别人说的。”胡汉山感觉自己表现太过了,赶紧的补救。

        克丽丝轻笑道:“我听邻居说那几个官兵在路上嘟嚷,说为啥你们不留他们下来吃饭,不是说胡家很热情的么,到了吃饭时间都会挽留别人吃饭,感情是这个蛇肉太好吃了,不想给别人吃。”

        胡汉山好笑道:“呃!怪不得可以等一个下午的时间咧,原来是想蹭饭吃。”

        老胡道:“说起来,这蛇最补的还是蛇血,可惜,蛇血流光了,巴鲁,蛇胆没有丢吧,蛇胆其实也是好东西。”

        巴鲁赶紧道:“老爷,蛇胆还跟剩余的蛇肉放在一起。”

        老胡道:“拿来给汉山吧。”巴鲁赶紧的去了。

        胡汉山一脸愁容:“老爹,你不会想让我生吃吧,虽然有这种吃法,可是感觉似乎太恶心了,而且,我听说蛇胆中含有小虫子,人在食用后很容易引起中毒,我看还是蒸熟了再吃吧。”

        老胡嚷道:“男子汉大丈夫,吃个蛇胆难道都不敢么。”

        胡汉山推辞道:“啊,汉山记起来了,老爹,这个蛇胆可是延长寿命的功效,老爹你来吃吧。”

        老胡坚决道:“废话少说,家里不是还有烈酒么,伴着酒吃就成,我一个老头子吃太浪费了。”

        巴鲁很快将蛇胆用木碗取了来,胡汉山只好从墙壁上拿下一个装着烈酒的酒囊,倒了些到木碗,然后闭上眼睛,大嘴一张,囫囵吞枣的吞了下去。又忍住恶心,赶紧多喝了两口热汤。

        老胡喝道:“好,这才像个爷们嘛!”

        吃了蛇胆,似乎胃口已经饱了,肚子里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幻想所致,竟然觉得一股热气慢慢的散开到四肢,然后头脑竟然有些喝醉的感觉。

        胡汉山心中大骂:“靠,不是吧,说中毒,还真的中毒啊!”放下碗,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肚子好热的感觉,我出去走走。”

        克丽丝看到胡汉山要出去,赶紧喝光手中的汤,说了声“胡伯伯,我去看看胡汉山。”也跟了出去。

        天还没有暗下来,胡汉山走到天井处,却是练起了少林易筋经。这是后世非常流行的十二式易筋经,这是十二式易筋经运动量较大,动作难度较高,全套运动只适宜于体质较好的青壮年。

        胡汉山练习这个易筋经本来是避开众人的目光偷着练习的,不过这时候头脑稀里糊涂,只盼着把肚子里边的热气散开掉,哪里还记得要躲避来练习。

        克丽丝看到胡汉山在做着种种怪动作,禁不住呵呵而笑。

        老胡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走到门口看了看,这一看,让他脸色大变。易筋经的十二式动作虽然简单,但是其中带给身体的好处,他这个沙场出身的人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看胡汉山的熟练度,起码锻炼了数年这些招式,他心中有些不满胡汉山竟然把这个奇功瞒着他,不过想一想又坦然,儿子越强当老子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再说了这些招式并不困难,也许是儿子自己琢磨出来的也不一定。

        爱,会使人有时候会自动的屏蔽一些可疑的地方。

        胡汉山练习了数遍易筋经,肚子之中的热气慢慢的散到身体各处,脑袋也慢慢的清醒过来,这才现自己竟然在家中使出了易筋经。

        看到一角的两人,心中叫糟,却打着哈哈道:“哈,舒服多了,克丽丝我们走吧。”

        克丽丝却没有配合胡汉山,克丽丝好奇的问道:“亲爱的胡汉山,你刚才练习的是什么武艺?能不能够教我呀!”

        “哈,我刚才那个呀,是我梦中学到的,以前练武,经常做梦,一次在做梦就学会了,你要知道我是天才嘛。”回头对老胡道:“爹,汉山刚才演练的怎么样?汉山自创的这些健身动作还可以吧。”

        老胡点点头:“是不错,有好东西干吗瞒着爹,难道爹还会让你不学么。”

        胡汉山心虚道:“汉山只是觉得这套动作上不了场面,所以没有跟爹提,希望爹见谅,如果爹想要学,汉山现在就可以教。”有了看克丽丝道:“克丽丝你真想学,我当然也会教给你。”

        老胡点点头:“过些天再说吧。蛇胆都有提神强体作用,怎么样,刚才是不是很明显感觉蛇胆的作用?”

        胡汉山尴尬道:“肚子热而已,也许是烈酒的作用,不过现在好多了,貌似身体力气大了一点点。”

        老胡点点头:“练一练不就知道了。”

        克丽丝从墙上摘下一把木刀,笑嘻嘻的叫道:“接刀!”

        胡汉山手握刀柄,气势一变,胡家刀法恍如得心应手了一般,手随意动。

        刀招一起!立刻由刀刃之尖端处,闪泻出一道刀影!意之所指,刃之所指!

        胡汉山心情愉悦之极,这一刻,胡家刀法恍如臂使,挥洒自如!

        他旋身中,刀影形成了一个大光圈,千回万输,层层而落,如同一只飞盘般,而人只是那中间的支柱而已!

        刀转身浮,已经如无物,意之所指,刀芒扫荡而过!

        “好呀!胡汉山好棒!”克丽丝看得眼花缭乱,禁不住拍掌欢叫,眼中更是爱意绵绵,只剩下了情郎的影子。

        老胡点点头,心中感慨不已:如果下午之前儿子向现在这样子可以领悟到胡家刀法的精髓的话,下午也不会被自己击败了,想不到一个蛇胆竟然使得胡汉山得到了突破。看了看阿黄,心中更加喜爱几分。

        胡汉山终于停了下来,身上的热气早已消失无踪,演练这么久竟然没有觉得累,有些明白那个蛇胆的确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往阿黄看去,哈哈笑道:“阿黄,真是谢谢你了。”

        阿黄听到喊声,飞快的跑到胡汉山的身边,趴到了地上,胡汉山亲昵的抚摸着阿黄的脖子,阿黄翻个身子,四肢朝天,整一条毫无攻击力的撒娇小狗似的。

        胡汉山说道:“爹,好像汉山的刀法有了一些进步。”

        老胡点点头:“有进步才是正常的,去洗洗汗吧!一会送克丽丝回去。”

        “好的。”胡汉山走到克丽丝身边低声道:“克丽丝,去帮我搓背吧。”

        克丽丝偷偷看了眼老胡,现老胡进屋去了,低声道:“我才不呢,我知道你就是又想坏事,可是你没有听说么,绝艺得来不易,那是由身体和灵智的结合!不纵欲过度,才能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否则,便有退无进!”

        缓了缓又说道:“你想,施刀之时要耗去多少精力,你的要求只是对我的激情!事实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要进灵药滋补,才能保住身体中的灵胎!现在只有小成,离你一直所说的大道尚远着呢!望你三思,不可糟蹋自己既得的成就!”

        胡汉山悚然而惊,想不到克丽丝竟然有如此之想法。心中对于克丽丝却是更加的喜爱,亲了一下克丽丝的脸道:“老婆大人的话,我一定听。”

        克丽丝脸上一红:“谁是你老婆,你快点去吧洗吧,否则我不等你了。”

        胡汉山小声说道:“那说好了,下次你一定要给我搓澡,到时说不定咱们可以来一个鸳鸯戏水。”说完哈哈的去了。

        克丽丝不满的蹭了蹭脚,心说谁给你说定了!真是个霸道的男人,不过这样子的男人才像是男人呀,想到刚才胡汉山演武那幕,心中迷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461/15231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