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横枪艳血 > 第四十一章 娇妻

第四十一章 娇妻

        木桶好大,几个人泡在冒着一种淡然香气的温水中依然不觉的挤。

        胡汉山叹了口气:“为什么贵族沐浴都喜欢放上香水呢!”

        范莉亚媚眼带笑道:“你还担心回去被家里的妻子骂?你坏事都做了,还有啥好害怕的。”

        吉尼亚水中的手抚摸着胡汉山的胸肌,问道:“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胡汉山想了想道:“这个!过段时间吧!我还得处理一下庄园的事情,等庄园事情办完了,到时我就带你们去!不过,吉尼亚,你这个大长老以后可别再进行今天这种的布道了!要不是我在这里,被别人占了便宜多不好!”胡汉山的擒拿手也在对方的敏感处抚摸着,感受着那种愉悦的手感。

        “哼!”吉尼亚低哼一下,道:“还不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在这里我也不会出丑!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会注意的!你以为我随便的给别人布道呀!不过,你小心点。”说完满脸关心。

        胡汉山见到对方如此,喜道:“亲爱的小宝贝,我会的,你也小心点!对了,我的事情你没有告诉别人吧?”

        吉尼亚捶打两下胡汉山:“我当然不会告诉别人,其他长老知道的话,那不是笑死我了,亏我以前还跟它们说看不上男人,亲爱的,你真是把我害苦了。”

        原来这个大长老之前竟然还是个清高的人咧。胡汉山暗爽,不过想到吉尼亚服用的那种药品,心中暗自琢磨,难道那种药品真的会让一个人爱上别人么?看来以后要搞一点,看上谁了,那岂不是……

        心中狂想着,边笑道:“呵呵!那是因为我们在相互爱恋,心中总忍不住去想着对方,去挂念着对方,想着对方的好,想着对方坏,想着对方给予自己心灵的抚慰,爱情就是这么的简单,我们都已经深深的陷入了爱河之中。”

        吉尼亚心中激颤,爱意绵绵,再也忘不掉胡汉山在她心中的影子。她不由自主的呢喃道:“亲爱的,我爱你!”后者自然表示相同的意愿:“嗯!我也爱你!”两人不由自主的亲吻到了一起。

        好不容易分开,看到旁边的范莉亚醋意的看着两人,吉尼亚有些娇羞的靠到了胡汉山的身上。

        胡汉山扭头看向范莉亚,道:“贪吃鬼,你吃什么醋?刚才可是你最疯狂的了!”

        范莉亚却不言语,献上了香吻,胡汉山为了公平,只好配合。

        又说些情话,不时的抚慰两人的心灵,缠缠绵绵,温水早已变凉多时,两女心满意足的重新穿好衣服,又帮忙胡汉山穿上盔甲,这才打开内厅房门。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似乎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了。

        在教女前,吉尼亚客气的对范莉亚道:“这次布道失败,我答应以后不再来麻烦大人,不过能够跟大人结识,吉尼亚真是万感荣幸!”

        范莉亚点头:“你我既然已经结识,以后如果是私事大可来我这走一走!”

        吉尼亚道:“那真是多谢大人了!”

        门外的侍卫早已将胡汉山的头盔和武器拎了来,侍卫眼中一股笑意将东西交给了胡汉山。

        范莉亚走近搂了一把胡汉山,小声道:“我的小男人!记着你说得话!”

        胡汉山也小声道:“放心好了,我记着呢,天天会想你一百遍的。”

        范莉亚回头对吉尼亚道:“我的骑士将送你一程!”

        吉尼亚连忙道:“那真是太感谢大人了!”

        看着两个演戏十分投入的女人,胡汉山心中暗道:“女人呀!真是天生会演戏!如果不是自己知道,恐怕都不会想到其中生了一些事情。”

        一个拿着蜡烛的侍卫对众人道:“请跟我来!”

        吉尼亚带着教女紧跟而去,胡汉山赶紧上前几步,跟在了其后。

        众人走了十多分钟,终于出到了大门之外,胡汉山暗暗惊叹这个庄园之大。

        大门之外停着一辆双马拉动的篷布马车,赶马车的是一个满脸横肉恍如恶来的粗壮家伙。

        “大长老!”他拿着一把火把,恭敬的行礼道。吉尼亚点点头表示回礼。

        看吉尼亚要上车,身后的胡汉山喊道:“大长老一路走好!”

        吉尼亚回过头来,睁大眼睛看着胡汉山,似乎要把此刻的胡汉山牢牢的记在心中,她点点头,带着不舍在两个教女的帮助下,走入了篷布马车之内。

        “驾!”大汉低喝一声,马车很快行驶而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旁边的侍卫道:“阁下!沿着大街一路走,到了十字路口右拐就可以到达南区了,一路小心!”将火把递过来,但是胡汉山拒绝了:“谢谢,我不用!”将长枪扛到肩膀,往前面走去,天色并不暗,以胡汉山的视力根本用不上火把。

        ......

        约翰酒馆前,克丽丝等人站在了酒馆门口向远处观望,约翰的声音从酒馆中传出来:“克丽丝!你们别再等了!先回家去吧!我要关门了!”

        克丽丝旁边的胡三娘低着头满脸的后悔:“我们真不应该跟胡汉山分开的!克丽丝,对不起!”克丽丝拉着胡三娘的手:“不用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等他回来,我会给他好看的。”

        话虽然如此所,脸上却是着急无比,在克丽丝的记忆中,胡汉山却是从来没有过天黑都没有回家的记录。

        胡三娘道:“会不会是胡汉山看不到路所以回不来?我们是不是要带上火把出去到别的路口去看一看?”

        克丽丝摇了摇头:“不,千万别这样子!我们如果再出什么事情,那就更不好办了,我们耐心点,一会他就会回来了。”

        拉娜暗叹:“一会?这话似乎说了好多遍了!”

        克丽丝朝酒馆里边说道:“爸爸!你先去休息吧!我再等一会。”

        “唉!那好吧!巴鲁,你帮我看着它们!小心点!”

        “是!巴鲁一定看好夫人。”

        众人又等了许久,终于看到一个人影渐渐的走近,克丽丝惊喜的叫道:“胡汉山!”

        等人影进入灯光处,却见是一个全身武装的骑士。众人希冀的脸上顿时间满脸失望的看着这个骑士。

        克丽丝道:“对不起,骑士先生!酒馆已经关门了。”

        胡汉山看到众人竟然站在这里的等候着,心中阵阵内疚,将肩膀的长枪放到地上,走到克丽丝的身前,满脸内疚的说道:“亲爱的,我不是来喝酒的,我是带我的妻子回家!”说着拿开了自己的头盔:“亲爱的,我是胡汉山,我来带你回家。”

        “啊!胡汉山!”克丽丝兴奋莫名,激动眼泪恍如暴雨前的大雨嘀般狠命的掉落:“你,你终于回来了!”扑到胡汉山身上哭中带笑,真是让人阵阵心痛。

        “我美丽的小公主,我最最亲爱的克丽丝!你这不是要我命么!乖,别哭啦,我的心都快碎了!”胡汉山拥着克丽丝,边手忙脚乱的给克丽丝擦眼泪,边道:“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乱走,我不应该这么晚才回来!请你原谅我吧!”

        克丽丝捶打了数下胡汉山,这才全身的放松下来。眼泪渐渐的停止涌出,似乎担心胡汉山再次失踪般,八爪鱼般挂在胡汉山的身上。胡汉山便搂着她,看向胡三娘,见她也流着泪中又松了口气,也揽过她,道:“好啦!笑一个吧!”又看了眼拉娜,见她低着头擦了擦眼角。摇了摇头,心说:“女人呀,感情还真是丰富!”

        一个人影闪动,却是巴鲁走了出来,巴鲁恭敬道:“主人,你回来了!”

        “嗯,巴鲁,关上酒馆回去休息吧!”

        “好的,主人!”巴鲁进去吹灭灯光,并关上了酒馆,拉娜趁着这个机会进去拿了个火把。

        巴鲁看到长枪,拿起来,赞叹道:“真是一把好枪!”胡汉山笑了笑,不再言语,两女却也暂时不再追根问底。

        回到家中,除了老胡已经休息外,众人仍然在等待。

        “啊!大家还没有休息呀!真是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不过,以后还有类似情况生不用等我们的,要对我保持信心,大家做好各自的工作就可以,大家去休息吧!”

        众人看到胡汉山穿着一套精美的骑士盔甲回来,又毫无主人的样子竟然向众人道歉,真是感动不已,对于胡汉山自是多了几分亲近。

        胡三娘想挣扎着离开,胡汉山哪里会让她离去,带着两女回到了房间中,胡三娘此刻早已满脸红晕。

        胡汉山小声道:“既然你妈妈已经将你交个我,你就是我的妻子,你那能够还跟仆人住一起,昨晚真是让你受苦了,好了,以后就跟我跟克丽丝住一块。”

        克丽丝点点头:“胡三娘,你是我的好姐妹!以后就跟我们住一起。”

        胡三娘低着到道:“可是,可是,我跟胡汉山还没有结婚!这怎么可以......”

        胡汉山捏了捏她的圆实臀部道:“有啥不可以的,咱们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至于婚礼么?以后再补吧!放心好啦,我已经记在心上!来帮我把盔甲脱下来吧!”

        胡三娘看胡三娘似乎毫无在乎的样子也渐渐的恢复了自然。

        两人这才注意到胡汉山身上的盔甲,克丽丝抚摸着盔甲问道:“这套盔甲似乎是非常高级的样子,亲爱的胡汉山,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呃!秋后算账终于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461/152311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