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纨绔 > 第六十五章 愚蠢(求收藏,推荐)

第六十五章 愚蠢(求收藏,推荐)

        ps:感激‘醉梦舞飘零’‘胖哥899’‘布懂布丁爱’三位兄弟的再次打赏,感激‘欲恬’兄弟的打赏,小阳拜谢,同时感激所有有推荐票的兄弟姐妹,拜谢你们,感激你们给了小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拜谢!!!!!!!!!!

        今天回来的有点晚,请大家原谅!!!!

        ……………………………………………………………………………………………………………………………………………………

        羊城,很大,却也不大,三千人放在里面,如同海中丢入一把沙子,是掀不起风浪的,但是,却也能稍微浑浊短暂的水波。

        曹子恒纵马越过长街,南王世子的队伍便在街尾,这自然不是偶遇,更不是所谓无巧不成书,这是那三千粗鲁汉子残余的影响力。

        金九龄能够杀蛇王,能够覆灭蛇王的势力,但是,却不可能杀光三千混迹市井的汉子。

        所以,这些为蛇王可以豁出性命的汉子没有半点犹豫的将金九龄的那些花费清单贴满了整个羊城,也所以,此刻这些汉子将南王世子的踪迹报给了曹子恒。

        长街,很长,曹子恒的马很快,南王世子的那些护卫很快便现了曹子恒的行踪,同时开始戒备起来,一个护卫策马离开队伍朝着曹子恒迎过来。

        “南王世子在此……。”

        这个护卫不知是想要试探曹子恒来意还是依旧没弄明白眼下的局势,一开口却喊出了南王世子的明天,而回应他的自然是曹子恒的剑。

        剑芒一闪而逝,那护卫的脑袋已经飞上半空,鲜血顿时好像喷泉一样朝着天空冲出,无头的尸体在马背上摇晃了下,随即轰然倒下,曹子恒已经策马奔过他的身边,连一滴血迹都没沾染。

        “护驾。”

        其他的护卫终于反应过来,如此明显的事情,什么试探也都不再需要,一群护卫拔出刀剑,策马朝着曹子恒迎过去。

        骄子前后,轿夫的腿脚开始颤抖,南王世子却掀开帘子,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趣味,他的一只手极为自然的握住腰际的剑柄,在趣味的眼神后慢慢闪现出了一丝淡淡的跃跃欲试。

        剑芒,在人群中闪开万丈光辉,这些南王世子的护卫或许也是高手,但是和曹子恒一比却是差的远了。

        刚扮演的时候,作为蛇王的弟子,又拥有满值的悟性,过极限的根骨,曹子恒就能够挥不逊色蛇王的剑法修为,而后,悟出自己的剑心,曹子恒的剑道修为实际上已经越了蛇王。

        再之后,靠着薛冰的关系和公孙大娘比了一次剑,趁机汲取了剑舞的精髓,然后靠着抽取的霍休修为,将那些精髓融入自己创造的剑法,真正创造出了属于他的剑道雏形。

        而这一次,杀了金九龄,抽取了金九龄的修为,曹子恒的剑道可以说已经完全成型。

        这样的一个剑道高手,便是和西门吹雪,叶孤城,木道人一战都绰绰有余,更何况这些南王府的护卫。

        很快,曹子恒的身影已经冲过那些护卫,漫天的血水和残肢断臂似乎也吓到了那些护卫,剩余的几个护卫竟是再不敢和曹子恒敌对,出惊恐到极致的疯狂叫声狂抽着胯下战马飞奔而去。

        “好剑法,好胆量,可惜,你不该来这里的。”

        轿子旁,几个轿夫终于也忍不住狼狈而逃,南王世子却是依旧安稳的坐在其中,用一种极具有古大侠特色的语调说出一句同样具有古大侠特色的话语来。

        若是曹子恒配合,此刻大约应该回一句类似‘可我已经来了’之类的话,然而,很不幸,曹子恒绝不愿意和南王世子玩这套深沉的对话。

        “蠢货。”

        毫不留情的咒骂从曹子恒口中吐出,轿子的帘子猛的一晃。

        “放肆。”

        轿子内,南王世子终于被曹子恒挑的再不能控制自己的怒火,轿子帘幕终于被掀开,南王世子脸色阴冷的从轿子内走出。

        “看来你是当真在求死。”

        南王世子脸上露出傲然神色,他一只手握在剑柄上,凌厉的剑气顿时以他为中心弥散开来,显然,作为叶孤城的徒弟,且不管叶孤城为何收他,却也是将他打造成了一个不俗的剑客。

        只是,对于南王世子的言语和行动曹子恒只是更加不屑的露出嘲讽的冷笑。

        一团强光蓦然间在曹子恒胸前炸开,飞将南王世子笼罩在内,尚在摆着出剑前姿势的南王世子脸色巨变,这道强光自然不是什么手电筒之类的光,而是剑光。

        恍若银瓶乍破水浆迸,恍若飞流直下气势惊天的剑光。

        浓郁到极致的剑气顿时将南王世子淹没,他的手腕抖动,想要拔出长剑,想施展他刚学会的来自叶孤城的天下最无双的剑法天外飞仙。

        只是,长剑刚刚出鞘,一道寒意已经瞬间沿着他的四肢划过。

        冷,无比的冷,然后是灼热,滚烫的灼热气息,如同铁水从经脉内滚过,南王世子的脸上露出惊恐神色,他能够感觉到伴随着那灼热的气息流过,他的经脉村村断裂开来。

        修为率先从他体内消失,不管什么世界,除非已经破碎虚空,修为总是离不开经脉的,而现在,南王世子的经脉显然已经尽数被摧毁,任他什么神医再次都绝对没可能将其恢复。

        而修为之后则是生命,经脉流通的不仅仅是修为,更是血液,是生命力,是阳气。

        “你说你不是蠢货是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金九龄是你的人,我只是和你井水不犯河水而已,谁知道你偏偏去动我师傅,还连一点缓和的余地都不留。”

        曹子恒狰狞的声音在南王世子耳边响起,后者的眼睛顿时瞪大,他从没想过和金九龄的关系会被外人知晓。

        懊悔动蛇王吗,或许有,或许很懊悔,只是,很快,这些懊悔已经消失,到现在,懊悔也已经没用,疯狂的眼神从南王世子眼中露出,他艰难的扭头看向曹子恒。

        “你不要得意,我不仅仅是南王世子,还是白云城主的徒弟,你以为今天你还能活着走出羊城吗。”

        癫狂的眼神从南王世子的眼中露出,远处,一群人已经飞奔而来,其中有6小凤,有南王府的侍卫,还有叶孤城。

        此刻,叶孤城奔在位,这白云城主除去剑法外,轻功竟也不在6小凤之下。

        只是,看着这庞大的阵容,曹子恒嘴角却再次浮现一丝冷笑,他低下头,缓缓凑到南王世子耳边说出一番话来,而随着这番话说出,南王世子的脸色蓦然间已经变的无比的苍白,如同死灰一般的苍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487/152377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