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二章 孤胆战心

第二章 孤胆战心

        阿琪格虽然交锋不敌,但金军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因此区区数百汉军骑兵并没有螳臂当车般的与敌硬撼,趁乱给予了金军一定的杀伤后,立刻退进了北凉城。

        显然,北凉城的汉军只是进行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并没有决战的打算。

        在数百汉军摆脱金军的围攻,成功退进北凉城之后,北凉城门并没有完全关上,还有可够一人通过的狭小缝隙。

        城内汉军这般做,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城外还有一个同伴没有回城。

        那个人正是差点将阿琪格斩于马下的汉军骑兵。

        此时这个汉军骑兵已经退到了离城门不足二十步的距离,却出人意外的勒住了胯下的战马,转身迎面望向了无数紧逼过来的大金军。

        猛烈的寒风渐渐散去,空气中只留下淡淡的血腥味。

        北凉城门前,大汉战旗之下,一人一马,显得是那么的孤单。

        可这份孤单似乎没有多少凄苦,黄昏时分的落日照在那人的身上,那暗黄的日光仿佛点燃了一团火,灼烈而耀眼。

        他冷冷的望着眼前的金军,威如狱海的气势让每一个金军士卒都心头一颤,浸浴着敌人鲜血的盔甲在光芒下迷离耀眼着,他的眼神就像一把从暗夜中缓缓抽出鞘的钢刀,冷森的锋芒中闪烁着渴望剥夺生命的热切期盼。

        他的眼睛扫过,每个金军士兵都觉得自己的脖子飕地一凉,就像一把重剑架上了自己的脖子。

        阿琪格面色复杂,惊惶,费解,愤怒,种种情绪交织在他的心头,他凝望着那个威武之气弥天盖地的汉军骑兵,过了良久终是狠狠的挥动了一下手臂,一个金兵从他身旁一跃而出,纵马朝前冲去。

        以一对一,阿琪格不想这么做,但他无法选择。

        汉军退守迅,城门已经几乎关上,金军想要趁机夺下城门绝无可能,而面对那个显然是在挑衅的敌人,阿琪格可以下令弓箭手以乱箭射杀,可如此一来金军在士气上肯定会落了下风。

        毕竟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摆明是在挑战,金军用弓箭射杀岂不是表明数万人中竟然无一人敢于应战?

        这种屈辱阿琪格无法接受,崇尚勇武的大金军人同样无法接受。

        战鼓起,杀声震天!

        有马嘶,兵戈凝寒。

        金军将士们用力拍打着他们手中的兵刃,给那名出战的勇士助威。

        北凉城下,那名汉军骑兵缓缓的纵马向前,待得对面冲过来的金兵离他只有半箭之地时,他突然扬刀向前一指,头颅高昂的抬起道:“大汉北凉王轩辕宸,请与大金国主博尔觉罗——决一死战!”

        无对话,只请一战。无回旋,一战决出生死!

        空旷的平原,万籁俱寂。

        无论是城下的金军还是城上的汉军,皆都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个立在数万军前,匹马单刀的汉家儿郎。

        那人的长相并不凶恶,却有着让恶人都心颤的沉冷面容。

        他年纪最多二十出头,可如墨的黑已有斑白,俊秀的容颜竟已满是沧桑,深邃的眼角已有皱纹。

        似水流年,如刀如箭,纵毁不了奇伟的风骨,却已改变了往昔的容颜!

        可他的腰板仍如长枪一样挺直,他的双眸仍和天星一样的闪亮。他挺着胸膛,因为他一直无愧于天地,他双肩凝厚,因为他依旧可以担负天地间的浩荡正气。

        他是轩辕宸,大汉的轩辕宸,有着一个伟大的姓氏,但过去一直被忽略的人。

        轩辕,这个姓氏仅属于一个家族拥有,那就是大汉帝国的皇族!

        轩辕宸,大汉皇室的子孙,受封北凉王,而北凉城正是他世袭的封地。

        他本该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可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他没有军权,没有政权,皇族血脉给他带来的只有猜忌和危险。

        在北凉城里,他只有一座连一般大户人家都不如的普通宅院,每月仅够糊口的微薄俸禄,还有就是相依为命的母亲和妹妹。

        他的父亲,也就是当今大汉皇帝的弟弟,前一代的北凉王死于了一场意外,一场充满疑问却无法考证的意外。

        他以世子身份继承北凉王位时只有九岁,仅仅只是一个孩童,还是一个人尽皆知,被人传为笑柄的痴傻孩童。

        然而,他的痴傻未必是一场不幸,若不是他的年幼痴傻,或许也会和他的父亲一样,死于一场莫名的意外之中。

        而在轩辕宸十三岁的那一年,他突然开窍了,他的母亲喜极而泣,以为是上天对她可怜孩儿的恩德,可实际上轩辕宸没有开窍,而是灵魂出窍,还被另外一个人占据了身体。

        穿越,一个对命运不甘的灵魂复活了。

        这个灵魂过去有过一个代号,代号轩辕,正如他此时的姓氏。

        轩辕是一个军人,一个特殊的军人,一个无法在阳光下行走的军人,战斗和厮杀是他人生的全部,他的大部分时间只需思考生存和死亡的问题。

        他一直在付出,一直在牺牲,可他从来不后悔,因为他时刻都在为国而战,这是男儿的光荣,也是责任。

        可是有一天,轩辕回到家乡,即将和思念已久的母亲团聚时,一个噩耗让他忘记了所有的光荣和责任,剩下的只有杀戮和仇恨。

        母亲死了,死在了老家的废墟之中。

        她是被土墙活活压死的,因为她不愿意离开,她和自己分开很久的儿子约定过,她会慢慢的等,一直等下去,直到和他在家中团聚。

        于是,她无视推土车从家中碾过。

        轩辕拿到了母亲的骨灰盒,他没有哭,因为仇恨之火早已燃尽了他的泪水。

        短短三日,二十七条人命,轩辕杀尽了所有对他母亲死亡负有责任的人。随后,百余军警把他包围在了一个小山坡上,轩辕没有抵抗,只是在一声不甘的狂笑中,冲向了朝他喷射过来的子弹……

        那一年,北凉城里的痴傻王爷轩辕宸十三岁。

        那一年,轩辕变成了轩辕宸,遇到了一个无比疼惜他的妇人,还有一个温柔的小女孩。

        没过多久,轩辕接受了他新的身份,妇人是他的母亲,小女孩是他的妹妹,他融入到了新的家庭,感受到了有亲人陪伴的温馨。

        他喜欢家的感觉,依恋家的感觉,他不允许前世的悲剧再次上演,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母亲和妹妹。

        所以,他要变强,十三岁的少年隐瞒着他的母亲和妹妹,开始了对自己近乎残酷的训练,他要恢复曾经所拥有的强大,能够保护家人的强大!

        而现在,他需要证明自己的强大!

        轩辕宸请战!他向大金国主请战!他要一战毁灭金军的嚣张气焰!

        大金国主不在,出战的金军骑兵已经到了轩辕宸的面前,那人满脸通红,因轩辕宸对他的无视而感到愤怒,同时也为有机会和大汉皇族子弟交手而兴奋。

        多少年来,草原勇士们一直屈服于轩辕这个姓氏之下,而今日,终于有机会摆脱曾经的阴影,把轩辕氏的子孙踩在脚下。

        金军出战之人如野兽般嚎叫着,他的胳膊有旁人大腿的粗细,他骑的马儿和野牛一般壮硕,要不是这样的马,也驮不动这种壮汉。

        他是阿琪格麾下第一勇士,叫做卓尔翰。

        卓尔翰人借马势,马借风力,手持一柄战锤,用力向前挥击,呼啸声中那杀意凛然的威势令风云都为之色变。

        天地怒号,马蹄踏血,萧杀之气已将轩辕宸笼罩其中,城上汉军为之悚然,皆被卓尔翰如此威猛的一击所震慑。

        轩辕宸一脸平静,他的呼吸轻柔无比,没有丝毫的波动,可就在战锤将要击中他的一瞬间,他呼吸一滞,所有人就见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几乎擦着铁锤而过。

        飞天而起,矫若神龙。

        轩辕宸弃马跃起,手掌一翻,手中战刀已如电闪般斩向了卓尔翰的咽喉。

        卓尔翰僵凝片刻,眼中满是怀疑和不信,轩辕宸飞起一脚,已将对方壮硕的身躯踢于马下。

        只听“通”的声大响,烟尘四溅,卓尔翰在地上扭曲一下,已然毙命。

        战舞高歌,豪气漠漠。狂刀怒斩,纵横捭阖!

        城上汉军放声高呼,金军的鼓声却销声匿迹,不敢相信他们的勇士竟然败的这么快,这么轻易。

        轩辕宸横刀而立,衣衫猎猎,敌人的尸体倒在他的脚边,他根本看都不看,只是目视着前方,似乎是在等待他想要挑战的那个人。

        博尔觉罗,也许只有博尔觉罗才配做轩辕宸的对手!

        大部分金军士卒都躲闪着轩辕宸的目光,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正视那双凌厉的眼睛。

        没过多久,北凉城门依然没有关上,而金军已经鸣金收兵。

        卓尔翰输了,输的不仅自己的性命,还有三万金军的士气。

        士气已无,如何再战。

        而北凉城上的呐喊还在持续,泄着汉军将士们多日来的惊惶和不安,他们重新拾起了信心,因为他们有轩辕宸。

        轩辕宸在,汉军斗志就在!

        夕阳西下,风逐渐变冷,吹着那泛寒的长枪铁盾,呜咽了起来。它似乎已预见,北凉城之战,注定会尸骨成山、河流如血,还有……盖世英雄的崛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