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三章 铁血柔情

第三章 铁血柔情

        北凉城内,东面的一处宅院里,伴着一道吱呀声,庭院的一处房门缓缓开启。

        昏暗的暮色从院外洒进室内,照亮了所有角落,一个妇人在身旁少女的搀扶下,向室外走去。

        二人身着朴素,除了髻上的玉簪外,看不到任何饰物,可行走时却如风拂弱柳一般,姿态中透着一股雍容华贵,普通人家的女子绝无这样的气质。

        庭院里树影斑驳,草坪间有一颗数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大树,石径两侧没有任何仆役婢女的身影,可远处隐隐可以看到很多人挺拔的站着,无不衣着盔甲,手持兵刃,使得静寂的气氛里充满了肃杀的感觉。

        这座普通府邸正是北凉王府,妇人和少女无疑就是北凉王轩辕宸的母亲和妹妹。

        轩辕宸的母亲姓徐,母家是南方的世家大族,在轩辕宸的父亲意外亡故之后,徐氏的娘家人为了避免牵涉皇族内部的隐秘斗争,把徐氏直接从族谱中除名。

        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家族的依靠,朝廷上也有意无意的克扣北凉王府的俸禄,使得徐氏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可徐氏在把一双儿女抚养长大的过程中,德育和教养上丝毫不曾懈怠,家规森严,从不纵容,可谓同时扮演着慈母和严父的角色。

        徐氏和女儿快步走到前厅,只见一个年轻男子迎了上来,待她看清来人,平日再如何端庄威严,此时双眼也忍不住闪烁出激动的泪花。

        自从金军兵临城下,徐氏就感觉到自己的儿子似乎突然变了,身上隐约多了一些东西,一些让她看不清楚的东西,直到有一天轩辕宸一脸坚定的持刀走出家门,老夫人才明白,她的儿子长大了,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整整七日,轩辕宸离开王府七日,没有给府上传来任何的消息,徐氏心中无比担忧,无时无刻不期待着儿子能够平安归来。

        终于,轩辕宸回来了,徐氏多日的煎熬瞬间宣泄了出来。

        她挣脱女儿搀扶的手,伸开双臂,嘴唇哆嗦,却不出一个字来,泪眼模糊,两手张开,想要奔跑过去紧紧拥住自己的儿子,但两腿却没有丝毫的力气,竟是一步也移动不得。

        轩辕宸看到母亲的神态,心中猛地一痛,回想起了在另一个时空里,自己的母亲每日翘以待,最终却无法如愿的凄苦。

        前世,他无法尽孝。今世,他不要遗憾。

        轩辕宸身子前倾,快步走向自己的母亲,离她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已轰地跪倒。

        徐氏哆嗦着慢慢蹲下来,张开的双手拥住轩辕宸宽阔的肩头,贴着轩辕宸的面颊,无声的抽泣,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轩辕宸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眼中却是含泪道:“母亲,孩儿回来了。”

        徐氏凝视着轩辕宸的脸庞,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下来,“回来了,我的宸儿回来了,宸儿,你可知道,当看到你握刀走出家门时,母亲虽然没有阻拦,可心一直就揪着,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可让母亲怎么活下去啊?”

        轩辕宸疼惜的看着徐氏,还不到四十岁的母亲,两鬓已是华早生,眼角皱纹清晰可见,捧着自己脸的双手,自己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粗糙。

        双手紧紧地抓住徐氏的手,轩辕宸将徐氏扶了起来,平淡的笑容中透着令人无法质疑的自信:“母亲,孩儿不会有事的,孩儿在守护在你身边一生,为了你,孩儿也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

        徐氏脸上露出些许笑容:“母亲相信你,我的宸儿是人中之龙,总有一天会翱翔九霄,傲视天地。”说着,她神态中尽是骄傲之色。

        轩辕宸点点头,松开了徐氏的双手,侧脸看向了一旁的妹妹,轩辕如月。

        轩辕如月刚过二八年华,穿着月白色对襟长衫,外边又罩一件碎花布的比甲,系着一条细细梅花结带子的腰肢偏就显得袅袅娜娜,那一头乌鸦鸦的青丝上插着一支普通的木簪,布衣钗裙,全无半点儿雕饰,可是娉娉婷婷地往那儿一站,让你看到了便觉有一股水灵灵的鲜气儿要沁进心里去。

        轩辕宸微微一笑,他的笑容很淡,可却充满了爱怜之意。

        北凉王这一脉只有轩辕宸和轩辕如月二人,又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自小感情极好,轩辕宸幼年痴傻,可作为妹妹的轩辕如月从不厌恶,不知道多少次,轩辕如月因为自己哥哥被人嘲笑而挣红小脸,愤怒不已,恨不得自己能够早些长大,保护自己的哥哥。

        而当轩辕宸不再痴傻之后,轩辕如月不知因欢喜而笑了多久,又因感激上苍的垂怜而哭了多久。

        从那时开始,轩辕如月终于有一个伤心时可以倾述,开心时可以分享,烦恼是可以解闷,以及无助时可以依赖的哥哥。

        轩辕宸从来不嫌妹妹烦自己,每一次轩辕如月的陪伴,都能让他那颗孤独的心灵得到安抚,冰冷的灵魂得到温暖,枯燥的生活带来丰富的色彩。

        如果说轩辕宸对母亲徐氏是敬爱的话,那么对小妹轩辕如月则是自内心的疼爱。

        面对轩辕宸的微笑,轩辕如月没有说话,只是福了一礼,看上去文静贤淑,可俏美的眉角却扬的好高,隐隐带着一丝嗔怒。

        轩辕宸不以为意,神色中的笑意倒是浓了几分,轻声道:“月儿,哥哥前几日离去时没有和你知应一声,你可不要生气。”

        轩辕如月嘟了嘟嘴,刚要表示不满,却被身旁的徐氏伸手重重的拉了下胳膊,用十分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紧接着对轩辕宸道:“宸儿,大金蛮夷兵临城下,你身为北凉王,北凉城之主,当以战事为重,无需为母亲和月儿费心。”

        北凉城中,轩辕宸原本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头王爷。

        但现在,金军兵围北凉城,边军统帅徐世杰临阵脱逃,轩辕宸这个正牌王爷,北凉城之主无疑成为了城中十余万军民的主心骨。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轩辕宸夺回北凉王本该拥有的一切的机会。

        轩辕宸明白,他的母亲徐氏同样明白。

        徐氏微微昂起头来,看向了轩辕宸身后的一群兵将,神色中的激动感伤之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王族独有的高贵和傲然。

        面对北凉王之母投来的咄咄目光,一个心思活泛的将领立刻拜倒在地,高声道:“末将上官流云见过老夫人。”

        其余人对望一眼,纷纷跪倒拜见,徐氏面露满意的笑容,悠然从容的摆手道:“大家都起来吧!我儿虽贵为北凉王,可如今兵事初掌,经验匮乏,许多事情还不能做到如臂指使,日后还需诸位将军多多相助。”

        上官流云等将连称不敢,徐氏又道:“我一个妇人,对军中之事并不通晓,但也知道有功则赏,有过必罚的道理,等到击退金军,我儿一定论功行赏。可如果有人不尊军令,畏敌怯战,可别怪我儿刀斧加身,军法无情!”

        话应刚落,众将再一次跪拜下来,皆称原为北凉王效死,与城共存亡。

        徐氏缓缓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了一直默然无声的轩辕宸,犹豫了片刻,才一脸郑重的说道:“宸儿,不要令母亲失望。”说完,就毅然的和轩辕如月走出了前厅。

        轩辕宸目送了徐氏母女离去,直到二人从视野中消失,他依然纹丝不动的站了很久,眼神流露出几分温柔而留恋。

        前厅里,明明有十几个人,可听不见半点声响,连呼吸声都若有若无,唯剩清风吹拂,飘过十几双专注的眼睛。

        十几双眼睛的光亮皆如茫夜的明星,同时聚焦在了一个点上,而这个点好似化作了一团火,火中燃烧着一个挺拔的身躯。

        北凉城里守军万余,由三个折冲府组成,每个折冲府兵力都在三千五百人左右,长官为折冲都尉,徐世杰手下的一个亲信统领一个折冲府,剩下两个折冲都尉分别叫做谢晋,以及面对徐氏时,第一个跪拜的上官流云。

        徐世杰逃离北凉城时,他手下担任折冲都尉的亲信随他一起逃离了,如此一来守卫北凉城的重任自然落在了上官流云和谢晋的身上,而他们二人却产生了分歧。

        分歧很简单,上官流云坚持固守待援,而谢晋想要率军突围。

        二个人官职一样,上官流云奈何不了谢晋,只能由他率领所辖的兵马撤出北凉城,可是就在谢晋到达南门时,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上官流云当时在场,他永远无法忘记当时的那一幕。

        南门前,轩辕宸一身布衣,迎风而立,挡在了数千兵马的面前。

        谢晋认出了轩辕宸,下马上前见礼,不想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轩辕宸一刀斩下了头颅,从始至终轩辕宸都没有一言一字,只有冷厉的一刀。

        那一刀之下,许多人都猛地意识到,北凉城里有一个北凉王,那个曾经被所有人忽视的年轻王爷,用一把刀,一颗人头,宣告了他的强势登场。

        军中有人不服,只是碍于轩辕宸北凉王的身份而不敢难。

        而在今日,在北凉城外,轩辕宸亲自率领三百骑兵逆袭百倍于己的大军军队,左突右冲,战刀飞舞,所向披靡。

        他把握了一次难得的战机,表现出了军事上的优秀造诣。

        随后,他一人独挡三万大军,挑战大金国主博尔觉罗,结果又一次用一把刀,干净利落的怒斩敌将于马下。

        这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实力!

        经此一役,北凉城守军何人不服!何人还敢不服!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