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十章 哀兵决死

第十章 哀兵决死

        呼啸的北风从战场上扫过,吹起重重血雾。  血雾中,一个又一个金军士卒倒下,他们被身后的五条巨龙席卷着,吞噬着……

        巨龙不是真龙,而是汉军!比真龙更凶猛的汉军!

        汉军的方阵已经不复存在,他们分散成五支队伍,从不同方向杀向溃退的金军,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送下地狱。

        金军将领们疯般嚎叫,想要稳住军队,可很快就被人群吞没,其中不乏倒地不起者,被人踩成肉泥。

        金军的溃败,无法阻止!汉军的大胜,已成必然!

        轩辕宸站在一处高地,俯望着整个战场,有风吹过,他用力的掠了掠披散的长,露出了犀利的双眼,犹如一双可以刺破苍穹的锐利长箭。

        他不需要继续拼杀,他只要站在这里,让汉军将士们知道他的存在,那就意味着永不磨灭的士气,意味着无法逆转的胜利。

        这一刻,他就像是一个神,把整个天地掌握在手中的神。

        汉军将士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作为敌人的金军也无法否认,不然怎么可以完成这么一场堪称神奇的战斗。

        然而,所有人都只看到了轩辕宸的自信和冷静,却无法现他之前内心的紧张,紧张到不敢出声,怕忍不住出颤音。

        正如轩辕宸在战斗之前说过的那样,他是在赌博,一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豪赌!

        数百骑兵南门逃离,紧接着夜袭金军大营,这都是为了吸引金军攻城,从而让金军一鼓作气攻进北凉城。

        巴图真的这么做了,轩辕宸赌赢了。

        故意放弃城墙上的防守,让金军以为攻破了北门,又把城北的房屋拆的一干二净,是为了给全歼金军创造条件,可同时也给了金军骑兵挥的空间,因此汉军的步兵方阵必需抗住金军的冲击。

        汉军做到了,在金军五万人马全部进城之前,方阵没有被攻破,轩辕宸又赌赢了。

        在城北的战斗中,金军采用两翼包抄的战术,结果被两个布满尖刺的深坑吓退了,而如果他们不惜代价,用人命去填满深坑的话,汉军的方阵必然难以坚持。

        可是金军的将领不够果决,士卒也没有这样的勇气,让轩辕宸再一次赌赢了。

        整整五万金军,如果其中一部分人尝试去攻打北凉城其余三处形同虚设的城门,就能轻易攻进城去对城北的汉军方阵进行夹击。

        巴图没有下达分兵攻城的指令,金军也不愿去攻坚固的城墙,从而放弃进城掠夺的机会,结果让轩辕宸继续赌赢了。

        也许是侥幸,也许是上天的眷顾,轩辕宸赌赢了全部,但是赢了就是赢了,轩辕宸赢了,汉军赢了!

        战火如荼,杀声震天。

        轩辕宸看到汉军将士们举着刀剑,像割草一样,将金军成群地格杀。

        他看到上官流云手中战刀乱舞,率领着一支汉军从侧面杀入战场,沿途所向披靡,留下一地的金军尸体。

        突然,轩辕宸眼前一亮,在他的视野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一直淡然的脸上隐隐有几分激动之色。

        那个身影浑身浴血,从肩窝下拔出金军的一支长枪,反手射向了面前的敌人,然后举刀挥砍,呼喝酣战,手下无一合之敌。

        身影竟是万小刀,那个挡住了金军骑兵冲击,第一个投入反击的汉军小卒,轩辕宸本以为他已经死在了金军刀下,没想到他还活着。

        有一丝笑容在轩辕宸的嘴角溢开,暗自喃喃低语道:“活着,真好……”

        今夜,死了太多的人,他们死于沙场,可也是死于轩辕宸的豪赌之中。

        从南门逃跑的数百骑兵,他们面临阿琪格的追击,恐怕很难脱身,夜袭金军大营,汉军付出了一千余人的伤亡,和那些生死未卜的骑兵一样,为的只是诱敌深入。

        汉军方阵,坚守前排的士卒,为了能够撑到金军全部进城,他们只能用生命去挡,直到一排排的倒下,一排排的战死。

        这就是诱敌的代价,胜利的代价,轩辕宸用他们的性命作为赌注。

        慈不掌兵,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道理轩辕宸不是不懂,可懂并不意味冷血无情,意味着不会愧疚自责。

        因此当他看到本该被他送进坟墓的万小刀还活着时,他的灵魂仿佛得到了一丝救赎,内心不由自主的感到欣慰。

        万小刀还活着,他的运气或许能让他长命百岁,可城北的金军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就有万余金军死于相互践踏,以及汉军的追杀之下,但绝境之下也最大限度激了金军求生的本能,金军竟然用人尸,马尸把北门处的火坑给填满了,溃兵逐渐逃出城外,逃出身后的血火地狱。

        北凉城外,巴图抬头远望,见到城中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遮天蔽日,以为是金军在城中杀人放火,可火光一直只是出现在城北一处,这让他心中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预感,巴图前方出现了几个往回奔跑的金兵,金兵经过他身边时,根本无视他这个统领的存在,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朝北方而去。

        巴图的心骤然冷,拦下一个金兵问道:“怎么回事?城里生了什么?”

        金兵哆嗦着双唇,脸上毫无血色道:“败了,败了,汉军会妖法,他们放火,到处都是火,他们要烧死我们……”说完,金兵推了巴图一把,夺路而逃。

        巴图已经顾不得金兵的无礼,他全身猛烈的颤抖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败,还败的这么彻底,这么不可收拾。

        当越来越多的溃兵出现,巴图心情激荡,“哇”的一口鲜血已喷了出来。他身体摇摇欲坠,远望浓烟入云,心中冷,一时间只觉得尘缘一梦,转瞬成灰!

        长天寂寂,狼烟滚滚。

        金军在逃,亡命的奔逃,衣甲松弛,武器已然不在,兵临城下时的不可一世此时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深深的恐惧感。

        大概有二万不到的金军逃出了北凉城,比起城中的汉军而言,金军的兵力依然高出数倍,可士气已无,如何再战?

        从一些还算理智的溃兵口中,巴图总算清楚了败的过程。

        亡命的算计,诡诈的战术!

        巴图除了感叹,只有浓浓的挫败感,他败得彻彻底底,他败的无话可说。

        从金军溃败开始,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三万金军被歼灭,此时城外的金军只剩三千余人,这三千人没有像其他金军溃败一样往北方逃亡,而是聚集在了巴图身边,个个双目通红,神色悲愤至极。

        他们都是大金国主博尔觉罗的本族精锐,他们或许承认战败,但他们不接受逃亡。

        与其耻辱的逃跑,不如光荣的战死!

        草原上不缺乏勇士,大金国主博尔觉罗的本族精锐更是勇士的代名词。

        巴图望着身边的这些人,痛苦的心灵逐渐恢复了平静,缓缓说道:“今日之败,责任在我,我已无颜再见国主,只求战死北凉城,以赎我之罪过!”说完,郑重弯身鞠了一躬。

        除了大金国主博尔觉罗,以及自己的父母,巴图从来不曾对他人弯下过他挺拔的脊梁,三千金军如何敢受,感动之余唯有以死相报,齐声道:“我等皆愿战死!”

        哀兵死战,肃杀弥漫!

        巴图眼神决然的点了点头,单手一扬,抽出了腰侧的佩刀。

        黑夜渐渐散去,东方升起了一点亮光,黎明即将到来,天空中已有鸟鸣传来,仿佛拉响了最后的战斗号角。

        北凉城内,汉军完成了对金军残敌的清剿,每个汉军将士的脸上无不流露出兴奋的光芒,这是一场注定被载入史册的战斗,他们注定将被千古传诵。

        然而,在北门城墙之上,轩辕宸却是双拳紧握,望着城外三千集结起来的金军,眉头紧皱,眼中变幻不定!

        他没有想到还有金军留在城外,而且人数高达三千。

        这三千金军一定要消灭,或者赶跑,不然轩辕宸无法执行接下去的计划,或者说他精心策划的这场战斗将变得毫无意义。

        战斗的目标不是要战胜金军,而是要全歼金军,至少要把金军赶跑,短时间内无法对北凉城构成威胁。

        因为只有这样,轩辕宸才能从容撤退,带领着全城军民撤退。

        没有错,就是撤退,北凉城不可能守得住!轩辕宸的豪赌就是为了撤退!

        军队撤走不难,难的是北凉城内十余万的百姓撤走,他们如果留在北凉城,等到金军到达,注定会遭到血腥的报复。

        轩辕宸不忍心,不是为了沽名钓誉,而是他的良知不允许他抛弃百姓。

        为了给北凉城的百姓寻得一条生路,也为了能让自己心安,他还要战,即使城中的汉军已不剩多少气力,能站起来的人也不过三千。

        轩辕宸转过身,遥望着天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出一声怒吼:“全军集合!”

        城中汉军听到这一声熟悉的吼声,全都抬起头来,把目光聚焦在了轩辕宸的身上。

        目光中全是崇拜,是信服!

        上官流云等几个汉军将领知道撤退的计划,也知道城外还有金军未逃,此时听轩辕宸集合军队,便知道了他的选择,并肩而出高声道:“请王爷点兵!”

        普通的汉军将士们有些疑惑,可出于对轩辕宸的绝对信任,全都异口同声呐喊道:“请王爷点兵!”

        声如龙啸,势如山岳!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