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十八章 父女夜谈

第十八章 父女夜谈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彭城郡守府北面的一间书房里,闻师道坐于案前,房间里还有一个和他相视而坐的年轻人。

        闻师道深爱妻,自身也不是一个贪恋美色之人,因此一直没有娶妾,膝下只生育了一个女儿。

        而此时留在屋里的年轻人,就是闻师道年仅十九岁的女儿,名叫闻慕烟。

        对于闻慕烟,闻师道夫妇视若掌上明珠,格外的珍惜疼爱,只是前段日子不知何故,闻慕烟不告而别去了北凉城,结果不幸被金军包围在了城中。

        若不是轩辕宸取得了北凉城之战的胜利,闻慕烟怕是难逃厄运。

        毕竟她是一个女子,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子,而漂亮的女人往往会成为乱世中最凄惨的牺牲品。

        因此,当闻慕烟安然无恙的逃出北凉城后,闻夫人才会不顾礼节的亲自向轩辕宸道谢,表达心中的感激。

        月色如梦,烛光如幻。

        书房里,闻慕烟虽为女儿身,却穿着深色男装,一眼看去就是一个俊秀而英气的富家公子,脸上带着几分阴柔的淡然,一双幽深的眼眸,显得有些朦胧。

        闻师道望着女儿,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欣慰,低声说道:“烟儿,我们家如今之困局,依你看来该如何解呢?”

        闻慕烟神色淡然,仿佛听不明白父亲口中所指,抬手轻轻抚过鬓角的丝,轻描淡写道:“父亲心中早有定计,又何必来问女儿?”

        跳跃的烛光下,把闻慕烟的脸孔映衬的有些虚幻。

        闻师道呵呵一笑,他早已习惯了女儿这种不分父女尊卑的说话方式,对此丝毫不介意,说道:“父亲哪有什么定计,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心力憔悴了,哎……到底是谋划赶不上变化,风云莫测,世事难料,哪是人力能够掌握的。”

        闻慕烟柳眉微微一皱,闻师道的话让她感到很是陌生,她的父亲绝不是一个会自哀自怜的人,波澜不动的脸孔上浮现出丝丝疑惑:“难道父亲心中没有打算,只想处处被动,任人鱼肉吗?”

        闻师道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无精打采道:“父亲老了,脑袋瓜子里的东西都长到了肉上,哪里还有什么打算。”

        说着,闻师道屁股扭了扭,似乎想找个舒服的姿势,身上的赘肉随之一颤,那翻滚的波澜充斥着令人捧腹的滑稽。

        然而闻慕烟见了一点没笑,她长长的睫毛闪动了下,眉宇中显得格外的冰冷淡漠,这份她特有的气息往往能让人忽略她的年纪,甚至忽略她的相貌,唯一引人注意的只有她髻上的一条丝带。

        丝带蓝如海,纯净如天。

        过了许久,闻慕烟才用略带泉水般清冷的语气道:“父亲有用得到女儿的地方尽管吩咐,女儿一定勉力而为。”

        闻师道肚皮一挺,老怀安慰的展颜一笑,骤然看到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他心头一震,才现闻慕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

        闻慕烟的双眸亮了一下,有如流星闪过,然后低下头去,再也不看自己的父亲。

        闻师道犹豫了一下,嘴角不禁露出了苦笑,感叹道:“丫头,你这样子为父可受不了……好吧,为父认错了还不行吗?”

        闻慕烟语气依然清冷道:“父亲认什么错,女儿不懂。”

        闻师道坦白道:“就像你说的,为父心中已有打算,刚才那些话,只是……”他吞吞吐吐,在自己女儿面前竟是露出了些许扭捏之色。

        闻慕烟凝视着父亲,双眸突然变得秋潭般深远幽静,淡淡道:“父亲刚才这么说,只是希望女儿可以出言激励,然后趁机对女儿有所要求吧?”

        闻师道点头,神色中有惊叹,也有无奈。

        他一直十分重视闻慕烟,不仅是因为她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更是由于这个女儿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冷静和沉稳,以及令人无法想象的智慧和眼光。

        闻师道这一辈子自视甚高,可在女儿面前却是一直自惭形愧,就好似现在,被揭穿了的他没有一点脾气,苦着张脸就像是一个等待落的犯人。

        堂堂一个心机狡诈之辈,变为了一个诺诺不能言的懦夫,这一幕如果落在外人的眼中,绝对会掉落一地的眼球。

        屋内昏暗的烛光摇曳不定,却照亮了父女二人各怀心思的游离眼神。

        闻慕烟幽幽的叹了一声,问道:“父亲,你应该见到了那个人了吧?”

        不等闻师道回答,闻慕烟又道:“你一定是见到了,看来他没有为难你,你们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

        除了冷君傲和管家康庄之外,没有人知道闻师道和轩辕宸二人之间谈了些什么,不过从闻慕烟的话里,似乎可以听出她已经有所了然。

        在自己这个聪颖似妖的女儿面前,闻师道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实把下午花园内生的一切说了一遍。

        说话时,闻师道的眼眸之中隐隐有无奈之色。

        闻师道说道:“那个北凉王过去是个傻子,也不知遇到何等机缘,竟是脱胎换骨,可称人之翘楚。”

        闻慕烟秋波流转,眼眸中闪现出了一抹惊艳,问道:“何等是人之翘楚,那人已隐有龙腾飞天之势!”

        闻师道眼中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女儿给予北凉王如此高的评价。

        闻慕烟低垂着眼帘,她的脑海中回忆起了轩辕宸率领三千卸甲汉军,浴血拼杀的那一幕。

        那时,她就在城楼上,她永远忘不了那个有如神灵降世般的男子,天地间所有的血勇之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那才是真正的男儿,也是她心中的盖世英雄!

        不经意间,闻慕烟的眼眸迷离如梦,闻师道没有注意,语气沉重道:“北凉城被金军围困,我没有兵去救,那支从北凉城逃出来的残骑也是死在了彭城,北凉王嘴里不说,心中必然怨恨,我和他之间的隔阂已难以消除。”

        闻慕烟身形一颤,脸色在哪忽明忽暗的烛光下,似是难以琢磨。

        在闻师道诧异的目光下,只见她款款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目光远投,一阵晚风吹过,带上几分初冬的冰冷,冷的人骨子里面寒。

        闻慕烟很清楚他父亲心中的打算,以及将要走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这是一条连她都看不到丝毫曙光的不归之路,可是当她听到父亲说与北凉王隔阂难除之时,就知道自己父亲不会回头了,此时她唯一能够做的只有尽一个女儿的本分。

        可她心中十分不愿,不然也不会逃避,选择离家前往北凉城,然后遇到了那个叫轩辕宸的男人。

        突然,闻慕烟神色一呆,眼中闪动一丝慌乱,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又会想到轩辕宸,只因对方取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

        这时,闻师道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烟儿,为父想要求你去做一件事情。”

        闻慕烟身形一颤,转过身时已沉稳如初,她走到了闻师道的身边,纤纤细手从父亲满是秋霜斑白的鬓角缓缓摸了过去,细心的梳理着。

        感受着女儿的温顺和亲切,本欲开口的闻师道变得犹豫,眼中显出了挣扎之色。

        他的女儿,他的心肝,此生他最珍惜的宝贝!

        然而,闻师道无法选择,他是一个外人看来手握实权,风光无限的郡守,可他心里很明白,他就是一颗棋子,若是下棋者觉得他无用,随时可以弃之。

        艰难的抉择,闻慕烟却不想自己的父亲如此苦恼。

        父女连心,闻师道即使不说,她也能猜到。

        闻慕烟笑了,笑容如轻烟般淡,却难掩深藏其中的那一丝苦涩,她蹲在闻师道的面前,像是一个听话可人的小女孩般,牢牢握住了父亲的双手道:“女儿帮不了父亲太多,可只要能够做到的,就一定会去做。”

        闻师道的眼睛湿润了,他可以卑躬屈膝,不择手段,可是对于这个女儿,他不忍心,不愿意,不想让她受到一丝委屈。

        闻慕烟把头放在了父亲的膝盖上,不想让闻师道看见自己眼中的悲伤,柔声说道:“女儿会去那个人的身边,不会仅仅成为对方的一个玩物,而是会让自己变成父亲的眼和耳,为您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她终究说出了父亲心中的请求,她是父亲的女儿,她有义务为他牺牲。

        闻师道无声而泣,无颜面对自己的女儿。

        书房外,有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人推门而入,来人一身锦衣,身材胖硕,正是管家康庄。

        康庄只是一个管家,却没有通报,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好似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然而,闻师道的脸上并不见怒色,只是淡淡道:“康管家,不知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康庄没有答话,看向了端坐着的闻慕烟,弯身拜见道:“小人在此恭贺小姐逃出险境,想来用不了多久,必有后福!”

        闻慕烟眼中流露出一丝疲惫之色,轻声问道:“福在哪里?”

        康庄抬起头,哈哈一笑:“小姐冰雪聪明,怎能不知福在哪里?”他笑容收敛,话锋一转道:“只是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出门乱跑,免得再遇祸事。”

        闻慕烟微微皱眉,闻师道已忍不住面露怒色,哼了一声道:“康管家,夜色已深,小女要歇息了。”

        康庄眼中含笑,恭敬道:“那就不打扰小姐休息了,小人告退。”说完,便退出了书房,从始至终竟没看过闻师道一眼。

        而事实上,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闻师道,白天花园中,闻师道滚落石阶时,他关切去扶也只是做给轩辕宸看的把戏。

        康庄还不能过早的惹人猜忌,至少在他的使命完成之前。

        等到康庄走后片刻,闻师道豁然站起,一只肉手猛地砸向桌面,满脸忿恨道:“这个死胖子!”

        书房角落里,也传来了相同的骂声:“死胖子,死胖子。”

        循声看去,花园石亭里的那只鹦鹉原来就在书房,此时它精神烁烁,扑腾着翅膀,叫的十分欢唱。

        闻慕烟缓缓站起,走到了鸟笼旁边,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鸟笼里的鹦鹉突然不再出声,没一会儿便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书房里,又恢复了宁静。

        闻慕烟看着鸟笼里的鹦鹉,无暇的脸庞淡淡一笑,转过身时,髻上的蓝丝带随风荡起,犹如一条精灵的尾巴。

        刹那间,闻慕烟好似化身为了行走于世间的精灵,也只有精灵,才能让鹦鹉这样有灵气的小兽得到安抚......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