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十九章 借刀杀人

第十九章 借刀杀人

        黑色撩人,寒风肃杀。  ≥

        康庄去书房见闻师道父女,是为了给他们施压,逼这对父女就范,因为他已经等不及了,而他背后之人更等不及。

        为了把闻师道的退路封死,康庄背后之人给闻师道下令,不准他率军前去支援北凉城,而且还暗中派人杀了北凉城逃来的几十残骑,用来嫁祸闻师道,逼着他坚定立场。

        然而,这一切都还不够。

        从古至今,无论是人与人,还是国与国,为了加深关系,都会采用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那就是联姻!

        联姻未必能成为有效的保证,但至少也是无法割舍的纽带。

        康庄在书房里,对闻慕烟提到的必有后福,指的是闻慕烟的终身大事,而闻慕烟下嫁的对象正是他背后之人。

        那个人是闻师道无法得罪的,因此他也无法拒绝的。

        一旦自己的独生女成了对方的妻妾,那闻师道就算百般否认,身上也无法再清除那个人标签。

        无奈,愧疚,不甘……百般情绪交织在闻师道的心头,他今晚注定无眠。

        与此同时,在彭城外临时驻扎的军营里,有人同样无眠。

        一处帐篷里,桌案旁坐着两人,微弱烛光的倒映下,赫然就是白天前往彭城郡守府的轩辕宸和冷君傲。

        他们没有留宿在彭城郡守府,甚至连城中都不愿住下,并不是担心彭城内不安全,而是他们不愿离开手下的二千五百汉军将士。

        同样的,彭城外的二千五百汉军将士也不愿与他们分开。

        军心,在于将帅!

        只要轩辕宸和冷君傲在,大汉北方边军仅剩的这二千五百残军,即使已成无家可归的游子,也不会失了军心,失了士气。

        汉军营地旁是北凉百姓的营地。

        十万北凉百姓经过了白天闻师道的紧急处置,已经安排了四万人暂居在彭城,以及周边县镇和乡村内,剩下的六万余人被滞留在了彭城外。

        对此,闻师道也是无能为力,只有等待朝廷的指令。

        所幸六万人食物还算充足,闻师道又提供了足够的饮水,短时间内可保这六万人无恙,可是时间一长必然人心浮动,到时候无处可居的北凉百姓难免生骚乱,可这已不是闻师道可以控制的。

        轩辕宸心知这点,他回到军营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安抚民心。

        北凉百姓是大汉的子民,可轩辕宸作为北凉王,北凉百姓也是他的子民,他把这些百姓带到这里,就要为他们负责,为他们尽心。

        不能富民安康,至少也要同甘同苦!

        夜幕昏沉,火光闪烁。

        营地里的无数篝火驱散着冷意,也给人带来了一丝光明和希望。

        半个月以来,无一日不心惊动魄。此时,汉军将士们终于可以暂时放下手中的刀剑,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轩辕宸和冷君傲却是无法松懈,彭城郡守府之行让他们接触到了一些东西,一些无法令人心安的东西。

        冷君傲手中握着一只碗,碗中有液体流淌,却不是想象中的美酒,只是一碗清水而已,他喝了一口,声音如碗中清水般平淡道:“那一刀,你不该砍。”

        轩辕宸一听,知道冷君傲口中所指是他佯装砍向闻师道的那一刀,却是并不回应,只是手抚桌案,食指轻叩。

        冷君傲目光一闪,这才留意到轩辕宸手掌秀气,手指修长,叩动桌案看似轻盈,却显得十分有力。

        不知为何,冷君傲从轩辕宸手指敲击的动作中,隐约感受到了力士擂鼓,金戈铮铮,杀意凛然。

        难道说他提到了那一刀,然后就让轩辕宸想到了自己的战刀,他的内心就会燃起熊熊战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是有多么强大的战心,他的身体里又蕴含着多么雄壮的战魂!

        冷君傲心起波澜,轩辕宸手指又敲下一个重符后,才开口说道:“我出那一刀,不仅是为了震慑闻师道,更是想让他安心。”他声音低沉,让人听起来竟然异常的沉稳。

        有时候,一味的宽容反而会惹人心存顾虑,若是给予一定的惩处,警告,倒是能让人心宽。

        冷君傲闻言有些诧异,可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心中又不禁高看了轩辕宸几分,对方有勇有谋,此时看来,同样也擅心机。

        轩辕宸又道:“闻师道很会做人,他没有亲自把我迎进城去,应该是故作姿态给别人看的,避免让外人觉得他会亲近于我,而见面时表现得无比谦卑,看来也不想得罪于我。”

        冷君傲哼了一声,冷笑道:“蛇鼠两端之辈,不足一提!”说着,他又回到了之前那句话:“你还是不该出那一刀。”

        轩辕宸心中一震,他已给出了解释,为什么冷君傲还要这么说,难道其中隐藏着什么深意?

        冷君傲看向轩辕宸,见他眉头锁起,低头陷入了沉思,可叩动桌面的手指并没有停顿,只是节奏多了几分纷乱。

        过了半晌,轩辕宸的手指终于停顿了下来,抬头问道:“你是不是有所现?”

        冷君傲淡然一笑,他认识轩辕宸时日尚短,可也知道对方是个极其自信之人,此时能够开口相问,让冷君傲心中不禁涌起了一股快意。

        英雄惜英雄固然不错,可英雄之间也会本能的对抗,并不是仇恨,而是不愿服输,不愿屈居人下。

        冷君傲微微扬起头,说道:“我说你不该出刀,是因为你那一刀下去,差点就要了闻师道的性命。”

        轩辕宸眉头皱的更紧,他几乎脱口而出想说自己刀法娴熟,绝不会失手杀人,可冷君傲应该不是在质疑他的刀法。

        若是如此,他为何要这么说?

        自己的刀杀不了闻师道,闻师道却差点丢了性命,难道说……

        豁然间,轩辕宸敲击桌案的手指收入掌中,握成拳头,重重捶向了桌面,“砰”的一声闷响,他的脸色已阴沉如墨。

        冷君傲目光幽幽的轻声道:“当时你出刀欲砍闻师道,管家康庄快剑刺来,看似是想逼你收刀去挡,实际上……”他呵呵一笑,笑的诡异:“康庄那一剑刺的并不是你。”

        当时花园内,康庄刺击的方向上,除了轩辕宸,只剩闻师道。

        康庄要刺的竟然是闻师道,作为郡守府的管家,他竟然想要弑主!

        轩辕宸心中如狂风席卷,忍不住问道:“你可以确定吗?”

        冷君傲没有回答,只是报以冷笑,他武艺高强,剑法出众,眼力更是非凡,怎么可能会看错。

        过了良久,轩辕宸心绪稍定,才缓缓道:“我知道康庄不简单,只是没想到他这么不简单。”

        冷君傲语气中带着讥讽,说道:“不管康庄为何要杀闻师道,只要闻师道一死,死在你拔刀的时候,那么他的死一定会算在你的头上。”

        轩辕宸似乎知道冷君傲会这样说,脸色并无多少变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深沉道:“康庄想要嫁祸我,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冷君傲沉寂片刻,才道:“有人与你有仇,又或者……”冷君傲嘿然一笑:“你只是一个合情合理的替罪羊罢了。”

        合情合理?

        没错,确实是合情合理!

        北凉城被围,闻师道见死不救,由此与北凉王结下大仇,北凉王气愤之下出手杀之,怎么看都是合情合理。

        轩辕宸的手指又轻动有力的叩击着桌面,似乎恢复了平静,只是眼底深处似有火苗窜动。

        突然,在冷君傲惊异的眼神下,轩辕宸笑了,笑容中有种空洞之气,仿佛他不是在笑,只是以笑容在宣泄。

        笑声止,轩辕宸豁然站起,拔出战刀,愤然一斩,削去了桌案一角。

        冷君傲不为所动,只是看着他道:“堂堂北凉王,被人利用与鼓掌之中,这样的感受很不舒服吧!”

        轩辕宸望着地上的断木,一字字道:“我宁可被砍伤十刀八刀,也不愿品尝这种被人利用的滋味。”

        冷君傲望着轩辕宸,对方语气并无多少波动,可那骇然的杀意却是清晰可闻,他凝声问道:“你想如何应对?”

        轩辕宸收刀归鞘,舒了口气,轻声道:“我很想用手中之刀解决一切问题,可有时候,忍耐才是唯一的解决之道。”

        冷君傲皱眉问道:“你想装作不知?”

        轩辕宸缓缓点头,说道:“做人难得糊涂,有时候糊涂一点,才能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而我……想和家人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冷君傲一怔,半晌不能说话。

        他目不转睛的凝望着轩辕宸,只感到眼前模糊一片,无法判断此时坐在自己对面的还是不是那个豪情万丈,无所畏惧的北凉王?

        然而,在心中质疑的同时,冷君傲又似乎觉得,这个说要好好活下去的北凉王,给人的感觉才更加的真实。

        帐篷里,出奇的安静,二人各有所思,只有晚风呼呼的刮着。

        透过帐篷的间隙,晚风带着丝丝凉意传进了帐内,不知何时,风似乎有所变化,那呼呼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些沉闷。

        轩辕宸感知敏锐,他目光陡然一凝,和冷君傲对望一眼,二人同时快步走出帐篷,只是一瞬间,皆是脸色巨变。

        只见营地的西南面,出现了一条红色的长龙,长龙奔腾跳跃,驱赶着黑色的夜幕,让整个天地为之一亮。

        冷君傲肃然道:“是骑兵,至少有一千人!”

        轩辕宸语气带着几分飘渺,说道:“边军覆灭之后,西北边陲已无成建制的骑兵了,这支骑兵……”

        他还未说完,营地里已响起号角,号角凄凉,如苍龙悲呼。

        悲呼之中,远方红龙的度好似微微一滞,虽然只是停滞了一瞬,却已无刚才汹涌的气势。

        不知何时,轩辕宸已经持刀走在了营地前。

        他的身旁是冷君傲,上官流云,左奎,还有万小刀,身后是二千五百蓄势而动的热血男儿。

        风止,夜寂,月无光。

        烈马,人杰,战无休。

        即使面对的是大汉友军,二千五百历经考验,在血火中重生的将士们也将展示他们最军人的一面。

        他们那颗为战而跳动的心,除非死,不然永不止歇。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