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二十二章 夜半琴声

第二十二章 夜半琴声

        大堂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望着轩辕宸,目光中尽是惊奇之色。≧

        南宫千岳眉头微皱,缓缓道:“北凉王,你真觉得闻师道的话有道理吗?”

        轩辕宸站起身来,走到闻师道的身边,在对方惊诧的眼神中将他扶起,然后沉默了许久,才说道:“金军入寇,十万边军覆灭,是因为统帅徐世杰弃城逃跑,前方将士得不到统一的命令,只能各自为战,结果被金军个个击破。”

        他顿了顿,又道:“徐世杰为什么要跑呢?因为三千金军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北凉城外,而且一招得手之后,金军完全可能故技重施,派奇兵突袭其它地方,其中自然就包括了西山道其余两座主要城市,彭城和天水。”

        南宫千岳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了轩辕宸话里的意思,说道:“如果是为了防止金军偷袭的话,闻师道不派兵救援北凉城,倒也确有几分道理。”

        轩辕宸闻言一笑,看了身边的闻师道一眼,后者也正好看向他。

        二人目光碰触,隐有无尽的含义。

        轩辕宸完全可以借南宫千岳之手除去闻师道,只是这样做对他而言有何好处呢?

        除了逞的一时意气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

        相反,轩辕宸若是可以为闻师道开脱,无异于雪中送炭,与闻师道之间留下一个善缘,说不定以后能有得到回报的时候。

        而这份活命之恩还可以在彭城一众官员面前,显示出他的心胸大度,以及大公无私的品行,为轩辕宸赢得一个贤王的美名。

        如此可以一举多得的美事,轩辕宸何乐而不为呢?

        南宫千岳凝望着轩辕宸,目光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并不言语,只是有些疲惫的坐回到了椅子上,闭上了双眼。

        众人见此,都不敢出声,大堂内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这一次的沉寂没能持续多久,南宫千岳突然睁开眼睛,只是简单了说了一句“大家散了吧”之后,就快步走出了大堂。

        轩辕宸看着南宫千岳的背影,脸色流露出一丝疑惑,他现南宫千岳的步伐少了几分沙场老将的坚定,反而显得有些踉跄不稳,好像给人有种他一下子想要离开,是为了逃避什么东西的错觉。

        南宫千岳离开了轩辕宸的视野,终于叹了口气,心中带了分茫然。可他很快振作了精神,认清方向一般大步前行。

        大堂里,见到南宫千岳离去,彭城的一众官员面面相窥,片刻之后和大难不死的闻师道行礼告别,也都一一离去。

        轩辕宸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想挟恩自重,因此一再拒绝了闻师道的挽留,与冷君傲一起走出了大堂。

        只是轩辕宸走到郡守府门之时,有人在他身后叫到:“北凉王,请留步!”

        轩辕宸转过身,望见不远处的古树旁,露出白衣一角。他目光一凝,一直十**岁的女子从古树后面走出,弯身朝轩辕宸福了一礼。

        女子身穿白色纱衫,身形苗条,长披向背心,用一根蓝色丝带轻轻挽住,她肌肤胜雪,五官精致,虽然谈不上极美,但不知为何,轩辕宸望着她时,只觉这个女子身旁似有烟霞轻笼,竟是不像尘世中人。

        她不是别人,正是闻师道的女儿,闻慕烟。

        闻慕烟望着轩辕宸深邃的眼神,她的脸色十分平静,心却是波涛起伏。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轩辕宸,但她还是叫了,叫的无怨无悔。她的一颗心在剧跳,可她并没有低下头去,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轩辕宸。

        从北凉城头开始,轩辕宸骁勇的身影就一直无法从她的脑海中抹去,今日终于有了相见的机会,闻慕烟不想错过,她要好好看一下眼前这个男人。

        然而轩辕宸没能给闻慕烟多少时间,淡淡的问道:“姑娘,有什么事么?”

        闻慕烟一颗心沉了下去,轩辕宸的冷淡让她感受到了一丝酸楚,脸上却还能保持着平静道:“闻师道之女闻慕烟,见过北凉王!”她又朝轩辕宸行了一礼,恭声道:“感谢北凉王不计前嫌,救父亲于危难之中。”

        轩辕宸不以为意道:“不用谢本王,本王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说完,他不作任何迟疑,转身走出了郡守府。

        冷君傲跟在一旁,等走出数步之后,忽然问道:“我们的军营在北门处,你往南门方向走干嘛?”

        轩辕宸脚下一滞,神色显得十分不自然,说道:“哦,我好像糊涂了。”

        冷君傲无语,向来冷漠的他,竟然翻了一个搞笑的白眼。

        轩辕宸目不斜视,只装作没有看到。

        有风起,风声如歌,歌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春情。

        闻慕烟站在郡守府门处,蓦然间,她已黯然神伤,眼角有晶莹在闪动。

        长街清冷,长街漫漫,轩辕宸的心思亦漫漫。他如果知道闻慕烟为他垂泪,也许他不会果决的选择离去。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的经历和身份,都让他很难有机会去品尝一种情感,那种情感对他而言太过陌生,陌生到让他无法去分辨。

        他漫步在长街之上,目光却不清闲,反倒有种苍鹰的锐利。

        他好像在找寻什么,或者说他在回味什么。

        回味那一刹那的感觉,那奇妙的瞬间。

        陡然间,有“铮”的一声琴响,搅乱了轩辕宸心中的回味,同时也激荡着他的心弦。他回过神来,望向那琴声出的方向。

        琴声来自于一家酒铺,除了小二外,里面只有一个客人。

        轩辕宸下意识的缓步走向酒铺,琴声更近,但更幽。虽然只能看清弹琴之人的背影,可也能感受到他的专注。

        冷君傲说道:“你想听琴?”

        轩辕宸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不,我想喝酒!”

        酒能醉人,也能忘情!

        军营之内不能喝酒,所以想喝酒,只能在城内。冷君傲没有拒绝,和轩辕宸一起走进了酒铺。

        二人落座,点了一壶酒,四个小菜,小二送上后,他们还未动筷,耳边的琴声就让他们不自觉的看向了弹琴之人。

        弹琴之人抚琴时,专心致志,似乎都没有察觉到酒铺里有外人到来。

        轩辕宸和冷君傲坐的位置只能看到弹琴之人的后背,从后背望过去,只感觉那人身材也不高大,可无论谁望到那人的背影时,不知为何,都会产生一种心悸的感觉。

        那人衣着如寻常百姓,衣袂飘飘,看起来淡然如风,可坐在那里,却凝重如岳。他肩头不宽,可内在蕴藏的力量,却像是能山崩地裂。

        他看起来,再普通不过。可谁一眼看到他,就算看到他的背影,都明白那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在一个普通的酒铺,奏着清乐?

        轩辕宸望着那人时,脸上突然带了四分疑惑,五分凝重,其中还有一分警惕。

        而冷君傲的戒心更重,他已把手握在了剑柄之上。

        这是面对强者时的一种直觉,在分清敌友之前,必需做的戒备。

        酒铺外,风还未停,但清乐不知什么时候却停了,那人也不回身,轻声道:“你们可知道我弹的是什么曲子?”

        原来他早就知道轩辕宸和冷君傲的存在。

        而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在等二人前来。他的问话,问的好像是闲话,这就好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话。

        轩辕宸从小接受母亲的悉心教导,音律上也是通晓一二,却是没听过弹琴之人的曲子,可冷君傲竟然知道,说道:“这曲子本叫惊魄,是大汉开国之君轩辕昊天,在一次遭遇叛徒暗算的时弹奏的曲子,听说他弹这曲子时,琴声悠长无比,竟然传到了数十里外汉军大营里面,从而让汉军及时赶到叛徒的府邸,救出了轩辕昊天。”

        弹琴之人淡淡道:“没想到,冷将军竟然知道。”

        冷君傲目光闪烁,缓缓道:“你认识我?”

        弹琴之人缓缓点头道:“冷将军威名远播,认识你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意外的地方。”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北凉王倒是第一次相见。”

        那人话语平淡,但口气中充斥着让人不容置疑的自信。

        轩辕宸脸上现出一丝诧异,诧异的不是那人的自信,而是他话里的矛盾,问道:“你说与我第一次相见,为何能够认出我是北凉王?”

        弹琴之人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望着酒铺旁边的一颗梅树,梅树吐芳,花白如雪。

        过了许久,弹琴之人才道:“没有见过,为何就不能认出呢?”他的语气带着一丝笑意,笑意中依然充满着自信。

        说完,弹琴之人手一扬,有卷东西倏然到了轩辕宸的面前。

        轩辕宸一把抓住,打开看了一眼,脸色陡变,嘴里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弹琴之人又一次手拂琴弦,“铮”的一声,琴弦断了一根。那人似乎是故意为之,没有多大反应,语气平和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东西?”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