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二十三章 天命难料

第二十三章 天命难料

        弹琴之人给轩辕宸的是一幅画,画上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头像,头像无论是五官还是轮廓都被画的栩栩如生。

        而画上的年轻男子,竟然和轩辕宸长得一摸一样。

        轩辕宸从未让他人给自己作过画,而此时有他如此相似的头像在此,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人在暗中留意他,并为他留下画像。

        至于目的,那就不为人而知了。

        弹琴之人问轩辕宸是否心中奇怪,其实是问轩辕宸想知道是何人在暗中留意于他。

        轩辕宸沉默许久,才问道:“你为何会有我的画像?”他不问其它,只问弹琴之人手中的画从何而来,是因为对方是他唯一可触及到的线索。

        轩辕宸也很有耐心,至少他知道弹琴之人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冲着他而来,他只需以不变应万变,等待对方交代即可。

        然而,冷君傲的耐心并不太足。

        不知何时,冷君傲已经立在弹琴之人的身侧,手握剑柄。晚风肃杀之中,弹琴之人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他便随时可能会拔剑相向。

        冷君傲的举动似乎影响到了轩辕宸,他心中也有了肃杀之意,望着端坐着的弹琴之人,又重复了一遍道:“你为何会有我的画像?”

        声音沉闷,暗潮汹涌,隐隐暗藏了无限的杀机。

        弹琴之人仍旧背对轩辕宸而坐,望着那断了的琴弦,缓缓道:“这幅画像和我没有多少关系,我只是用了一些手段从某人那里拓印了一幅罢了。”

        轩辕宸问道:“从何人那里拓印的?”

        弹琴之人一声轻笑,说道:“那人你刚刚才见过。”

        刚刚才见过?那岂不是彭城郡守府里的人,难不成是……轩辕宸心头一震,弹琴之人带着一丝讥诮的声音已入他的耳中:“不用多想了,那人就是龙武大将军,南宫千岳!”

        南宫千岳!

        南宫千岳为什么有轩辕宸的画像?他们今晚才是第一次见面,那么画像自然不可能是南宫千岳画的,那又是何人画的,以及何时画的呢?

        轩辕宸心中阴云密布,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为什么要拓印我的画像,又为何要在此地见我,告诉我这些事情,你的企图又是什么?”他已失去了耐心,直接开门见山。

        冷君傲更加的直接,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剑并没有出鞘,可空气中好似已有冰寒之气在升腾。

        终于,弹琴之人的手指离开了琴弦,缓缓站起身来,转头看了一眼冷君傲后,把目光投向了轩辕宸,说道:“我是谁,我的企图是什么,这些对你而言都无关紧要,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提醒你一句……”他一字一顿道:“小心南宫千岳!”

        弹琴之人面容并无特异,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也有分老态,然而一双眼眸十分特别,双眸如海,那里面不知藏着多少天地玄秘。可此刻,那双眼中满是波涛狂涌。

        轩辕宸神色凛然,微微垂下头去,紧握双拳。

        弹琴之人盯着轩辕宸,目光咄咄:“你是皇族中人,这是你一出生就带在身上的烙印,这份烙印在你昏庸时,并无多少关系。可你若是展示出了惊人的天赋和本事,那这份烙印的背后必然伴随着无尽的危机。”他声音陡然变厉:“南宫千岳出现在彭城,表面上看是为了金军入寇之事,可他只有一千骑兵,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轩辕宸霍然抬头,神色激动,嘶声道:“你是说,南宫千岳不是为金军,而是为我而来!”他不愿这样说,可这显然是唯一的答案。

        弹琴之人淡淡一笑,说道:“北凉王明白就好,对于任何人,防备之心总是要有的。”

        轩辕宸感到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皇族身份会带来麻烦,只是没想到麻烦会来的这么快。

        这时,冷君傲突然对弹琴之人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说不定你是在挑拨离间,暗怀鬼胎。”

        弹琴之人如海的眼眸中陡然有分无奈,他只是喃喃道:“我只是好心提醒,至于信不信,由你们自己去判断。”

        轩辕宸凝望着弹琴之人,激动之色已经淡去不少,说道:“这幅画本王留下了,是非曲直,本王心里自有打算。”

        他说得平淡,可语气中隐有决然之气,显然如冰刀切雪。

        弹琴之人轻轻叹了口气道:“北凉王,从你在北凉城杀了想逃出城去的折冲都尉谢晋开始,你就不可避免的至自己于一种无形的险地之中。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也知道你不是束手就擒之人,只是靠你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从险地中走出的。”

        轩辕宸垂,没想到弹琴之人知道的这么多,连谢晋被杀都已经掌握清楚。

        弹琴之人脸色一变,目光中已满是怜悯之意:“北凉王,你已无法独善其身,若再不早做应对,恐怕连家人都难以保全。”

        轩辕宸豁然站起,声音不急不缓,却如千斤压顶:“多谢提醒,我的事会自己解决,无需他人插手。”说完,他沉默许久,才抬头再次望向弹琴之人。

        这一刻,他的脸上蓦地没了激动,有的只是无边的决绝,他用前所未有的平静声调道:“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家人,绝对没有!”

        弹琴之人眉头一皱,显然没有从轩辕宸的话里得到想要的答案,只是点头道:“好,北凉王请好自为之。”

        轩辕宸走出酒铺,仰望苍穹道:“当我拿起战刀,重新拾起北凉王尊严的时候,我已经想过了所有的结局。”他痴痴地望着天空,蓦地感觉脸上一凉,原来有雪花飘落。

        晚秋已过,初冬降临。

        今年的第一场雪似乎来得早了些,雪花中飘散了几分边关的肃杀,但多了些苍白的颜色——苍白的如轩辕宸的心境。

        他没有理会雪花,任由那雪花消融,从他脸颊滑落,有如一滴英雄泪。

        雪花飞舞中,弹琴之人来到轩辕宸的身边,他如海的眼眸中充斥了凄迷之色,轻声问道:“北凉王,你真的想过所有的结局吗?”

        轩辕宸不语,依然沉浸在雪花飘扬的苍白世界之中。

        酒铺里,冷君傲已无刚才剑拔弩张之势,他端坐桌前,独自饮酒,他的心太过冷漠,比外面的飘雪还冷,因此这第一场雪自然引不起他多大注意。

        苍茫天,雪萧瑟。

        弹琴之人出一声感叹:“世间结局,有时并非人力所能改变,而是一切皆由天定。”

        轩辕宸摇头,语气坚定不移:“我只知人定胜天!”

        弹琴之人同样摇头,转身看着轩辕宸道:“北凉王,你十三岁前还未开窍吧?”他问的委婉,实际就是指轩辕宸年幼时是个傻子。

        轩辕宸一听之下,并未觉得什么,可突然他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忍不住的为之心惊,脸上却是佯装镇定道:“你想说什么?”

        弹琴之人闭上双眼,像是在回忆,等他重新睁开时,眼中已有兴奋癫狂之色:“七星合一,君临天下!”

        轩辕宸身形一颤,忍不住退开半步。

        七星合一,君临天下!

        又是这句话,当初博尔觉罗也说过这句话,而且和弹琴之人一样,前面还会提及轩辕宸十三岁之前是个傻子。

        这其中到底有何深意,和轩辕宸又有何关系?

        念及这里,轩辕宸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衣衫,他的脸上苍白如雪,更带着几丝惊怖。

        弹琴之人现了轩辕宸神色中的变化,有些吃惊道:“北凉王,你听说过七星合一,君临天下这句话吗?”

        轩辕宸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弹琴之人一样没有回答,他转身走进酒铺,坐于冷君傲面前,轻轻拿起酒杯,凝望着杯中的酒酿,缓缓道:“王爷不信天命,那又何必知道这八字谶言的意思。”

        轩辕宸也坐了下来,直视弹琴之人的眼睛,说道:“就算我不信天命,可这八字谶言如果和本王有关,本王自然需要了解。”

        弹琴之人摇晃着酒杯,那酒酿纯净的色泽仿佛刹那落入他那深邃的眸子中:“不信就无需知道,不然只会徒增烦恼。”

        突然,他仰面一口饮尽杯中酒,随即放声长笑。

        那笑声激荡在酒铺之中,却带着说不出的苍凉之意,有如荒野孤狼面对风雪迷雾,嚎出满腔的悲愤之意。

        天寒地冻,人心怜羊,世情如霜,狼心独怆。

        冷君傲不解,轩辕宸沉吟。

        笑声刚歇,弹琴之人把琴怀抱胸前,起身后十分突兀的说了一句:“北凉王,我很羡慕你,真的很羡慕你!”说完,他大步走出了酒铺。

        冷君傲看向轩辕宸,用眼神示意他需不需要阻拦。

        寒风吹过,卷起飘雪,落在轩辕宸的身上,轩辕宸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都没有再看弹琴之人一眼。

        今夜,他知道了很多,承受了很多,他不想再多生事端。

        何况弹琴之人虽然身份不明,可是就目前看来,他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敌意,而且他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靠轩辕宸一个人很难走出那无形的困境。

        轩辕宸需要助力,所以他不会得罪能够给予他助力的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