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四十四章 误打误撞

第四十四章 误打误撞

        李重茂蓄势待,挥刀就要向前,对面突然有一个人越众而出,拦在了他的前面。

        仅仅只有一人,可却如烟波浩渺,内敛之中带着气吞山河的威势,周围无数人影仿佛都成了他的陪衬,他手中战刀的锋芒和一双眼眸的锐利,交织成了一股震人心魄的气息,竟让李重茂的决死之心微微一滞。

        人可战死,士气不可夺!

        李重茂大吼一声“贼子受死”,长刀高高举起,耀出一抹极冷的寒意。

        对面之人横刀而立,衣衫猎猎,听到李重茂的吼声,他眼中闪过一抹莫名之色,战意顿时消退不少,脸上隐约透着一丝笑意。

        李重茂怒火中烧,对方的笑容在他眼中显然是在讥讽,是对他尊严的侮辱,而要将侮辱洗刷,就必需要用鲜血才行。

        长刀翻滚,杀意正浓!

        眨眼之间,只见一道魅影疾闪而过,李重茂的长刀已经劈向了对面那人的头顶。

        天地间寒风涌动,火光熊熊,空中舞动着枯叶残片。

        那人目光落在李重茂的长刀上,竟然不躲不闪,在即将砍中自己的一瞬间,手上战刀划出了一道银光,精准无比的击中了长刀的刀面,从而改变了长刀挥砍的方向。

        李重茂的长刀挥落,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地上的一块巨石被砸的粉碎,可见长刀之坚固,以及挥刀之人力道之强劲。

        然而刀再好,力再强,终究只是和敌人擦肩而过,没给对方带来丝毫的伤害。

        李重茂心中惊讶无比,虽然只是一招,但他已经知道对手是一个用刀的极道高手,手上不敢怠慢,长刀挥舞瞬间砍出了整整九刀。

        长刀分量极重,可李重茂挥出的这九刀却行云流水,连绵不绝,已是他毕生之力所聚,只怕没有人敢正撄其锋,与之抗衡!

        但是,与他对战之人却敢!

        那人眼中陡然间寒光一闪,拔刀而起。

        幻影如梦般的刀光之中,那人后先制人同样挥出了九刀,每一刀都恰当好处的化解了李重茂的招式。

        当第九刀劈出之后,战刀竟然脱离了那人的掌握,朝着李重茂飞射而来。

        李重茂天赋异禀,力量极强,可他的长刀太过笨重,技巧的使用上十分单一,因此在之前九刀的碰撞中,他吃了对手精妙刀法的暗亏,手上传来的巨大反震让他脚步踉跄,而看到飞射而来的战刀时,为了躲避这一击更是失去了脚下平衡。

        高手对决,一招就能定人生死!

        李重茂在失去平衡那一刻,其实就已经败了,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手没有趁此机会要了他的性命,而是不动如山的站在了原地。

        静,无声无息,黑夜的寂静掩盖了一切。

        李重茂站稳看向那人,又一次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笑容,和刚才一样的笑容,只不过李重茂不再认为这是讥讽的笑容,反而从中感受到了一丝让他捉摸不透的欣赏之意。

        *************************************

        火光摇曳,暗光如幻。

        李重茂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浑身的肌肉都好像化作了春泥,无比酸疼之下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刚才的一场战斗几乎耗完了他全部的精力。

        其实,那根本不能称之为一场战斗。

        三百对五十,平均六人打一个,这样的战斗只是一场无趣的碾压。

        李重茂在比刀输了之后,就与手下乡兵遭到了围攻,虽然全力反抗,可是人数的巨大差距让李重茂等人很快就被一个个的干倒在地,他自己也被当场打晕。

        没有悬念的战斗,李重茂并不觉得意外,可是他现在竟然还好好的活着,甚至没有遭到任何的束缚,这就让他感到万分诧异了。

        为什么敌人又一次留了他的性命,难道自己身上有让对方感兴趣的东西?

        恍惚之中,李重茂逐渐恢复了意识,抬头一看现身前无声无息的站着一个人,正是和他比刀的那个人。

        轩辕宸兴致勃勃的盯着李重茂,见到他醒了过来,脸上露出笑容道:“果然是个硬汉子,这么快就苏醒了。”

        李重茂眉头紧锁,二人本该是生死仇敌,可是对方身上却没有丝毫的敌意,不过他依然冷笑道:“狗贼,要杀要剐快点动手,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叫李重茂!”

        轩辕宸摸摸下颌,微笑着问道:“你叫李重茂?”他淡淡一问,其实已经从李庄那些乡兵口中得知了李重茂的身份。

        李重茂不知哪里来的气力,豁然从地上站起,双拳紧握道:“老子就是李重茂,李庄庄主李宗望的小儿子就是我!”他故意自报家门,就是要让方上门兴师问罪,逼得父亲李宗望与贼寇翻脸,不再做个胆小怕事的缩头乌龟。

        轩辕宸低头沉思片刻,等抬起头来时,脸上的笑容更盛,却是话锋突然一转,问道:“还能喝酒吗?”

        李重茂闻言一愣,却也不以为意大声喊道:“有命就能喝!”

        轩辕宸赞了一句:“好一句有命就能喝!”他转过身走出了几步,没过一会儿,他手里就多出了两坛美酒,走回来后将其中一坛递给了李重茂。

        李重茂看着手中的酒坛,心中顿时感到有些困惑。

        对方似乎不像是个贼寇,反而给人感觉是个豪气干云的英雄豪杰。

        轩辕宸看到了李重茂眼中的费解之色,依旧不急着表明自己的身份,而是掀开了坛口上的油布,仰面就是一番痛饮。

        酒水顺着唇角流下,低落的流光似是英雄的无悔和豪迈!

        李重茂不甘示弱,举起酒坛就往嘴边凑去。

        轩辕宸喝了几口,缓缓放下了酒坛,望着在自己面前开怀痛饮的李重茂,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庆幸。

        如果不是李重茂出刀时,大喊的那一声“贼子受死”,可能就会因为一场误会,而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毕竟哪有贼寇喊贼子受死的?

        而李重茂等人的决死之心,也深受北凉军的敬重,可敬重归敬重,北凉军将士们还是把李庄的五十余乡兵给痛揍了一顿。

        似乎很难让人理解,而实际上,这只是一种比较另类的惺惺相惜!

        北凉军将士们是骄傲的,无畏的,而当遇到一群和他们相同的人时,就难免会争锋相对,从而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男人的激情,往往都是靠打出来的。

        拿当时左奎的一句话说:知道这些人都是好汉子,可谁让他们在我们北凉军面前显摆得那么血性,那么果敢,若是不把他们揍趴下,岂不是落了我北凉军的威风,最多事后老子让他们打上几拳出出气罢了。

        左奎说出了很多北凉军将士的心声,不过打归打,将士们手上还是很有分寸的,李重茂等人全都只是受了轻伤而已。

        然而此时,李重茂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甚至还猜想以为轩辕宸请他喝的是断头酒,本着不喝这辈子就再也喝不到的想法,李重茂竟然一口气把一坛酒全都灌进了肚子里。

        到底是个巨人,酒量和身材绝对成正比。

        轩辕宸见到李重茂一口喝干,忍不住摇头道:“这可是上等的女儿红,龙王寨里总共只有十坛,你这么个喝法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李重茂眼中带了几分醉意,可说起话来还是不减狂放本色:“酒也喝完了,你是贼子做人还算不错,现在是不是也该送我上路了。”

        轩辕宸淡淡一笑,语气中带着揶揄道:“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求死,难道你在这世上真的无所留恋了?”

        李重茂眼中闪过一丝伤感,很快就被释然所取代,淡淡道:“我父亲儿子不少,不差我一个替他养老送终,延续香火,而且我也尚未婚配,留恋还真谈不上。”

        轩辕宸站立不语,笑容中多了一丝热切,李重茂的这份洒脱让人忍不住为之欣赏。

        过了良久,轩辕宸才道:“你不会死在这里,将来在战场之上,或许才有可能是你唯一的归宿!”

        李重茂双目圆睁,额头青筋暴起。

        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何尝不是他的夙愿,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念及这里,李重茂突然眼皮一跳,瞪着轩辕宸失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轩辕宸的目光变得深邃,说道:“你不会死在这里,不会死在我的刀下!”

        李重茂的醉意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可他觉得自己似乎更加的醉了,连对方说的话都听不明白,吃吃的问道:“你真的不杀我?”

        轩辕宸笑着反问道:“我为何要杀你?”

        这一次,李重茂确定自己听清楚了,脸庞变得比醉酒还要红润。

        他不是笨人,此时如何还不明白轩辕宸的意思,一双迷惑的眼眸重新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男人,脑海中同时闪过各种猜测。

        轩辕宸一直在笑,笑的让人难以捉摸。

        李重茂想的越多,越是茫然,终是问道:“阁下到底是何人?”

        轩辕宸没有隐瞒,坦白道:“我叫轩辕宸!”

        这时,段奇峰和萧天明正好走了过来,准备观望李重茂震惊的表情,却没想到李重茂琢磨片刻后,一脸疑惑的说道:“龙王寨里的几个头目我都知道,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而你的刀法这么厉害,不该名声不显啊?”

        轩辕宸眼中稍有讶色,萧天明却是在旁忍不住感叹道:“读书少,真的不是罪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