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五十九章 对弈风云(上)

第五十九章 对弈风云(上)

        剑南道府安泰城被大秦贼攻破之后,可谓是满目苍夷,民不聊生,十多万人的大城此时人口连一半都不到,大多数都死在了大秦贼破城之日。

        那是一个杀戮的夜晚,展示出了人性最肮脏恶毒的一面。

        数万无辜的生灵死于大秦贼的屠刀之下,昔日的繁华之地只余一片死气,几乎随便的一个角落里,就可看见腐烂的尸体。

        而和安泰城的各处破败不同,在城东有一家茶楼却没有受到一点波及,大秦贼在城中作恶之时,似乎刻意避开了这家茶楼。

        茶楼名叫听雨轩,以清幽雅静而闻名,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前往这里吟诗作画。

        而且听雨轩内有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

        因此不少人喜欢在这儿品茗小憩,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一次后多半不会再来第二次。

        旁人若问起印象,这些俗客多半都是四个字的评价:“淡出鸟来!”

        可就是这么一个雅致的地方,却在这个夜晚迎来了赵信,这个浑身上下充满了暴虐气息,和听雨轩的雅致格格不入的大秦贼。

        赵信纵马而来,身后跟着八名衣甲光鲜的骑兵,骑兵们人人精气内敛,在门外翻身下马时落地轻盈无声,就算一般人也能看出这八个骑兵身手决不简单。

        有如此精锐的骑兵,大秦贼能够击败龙武军,当真不是侥幸。

        赵信下马走向听雨轩,门外有一个年约四十,面白无须,好像掌柜模样的中年人出来迎候,赵信见了微微朝他一点头,然后便径直走了进去。

        中年人没有随着赵信一起走进听雨轩,而是站在了大门之外,他双手负于身后,仰望着暗沉的天际,一双看似普通的眼睛里,时不时闪烁着锋利的锐芒。

        赵信手下的八个精锐骑兵一样没有跟着进去,八人分作两组,守在大门两侧,左边站在第一个的骑兵名叫莫辛,他偷偷的看了中年人一眼,神色之中隐隐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莫辛曾经见过中年人,他是在大秦王赵信的大帐里见到的。

        那个时候中年人把一个滴血的包裹交到了赵信的手中,而包裹里装着的竟然是安泰郡守的级。

        如果不是安泰郡守在城破前一天突然被人杀死在家中,同时还被割去了级,造成城中人心惶惶,守军意志消沉,坚固的安泰城也不会轻易的被大秦贼攻破。

        老者把安泰郡守的人头带给了赵信,按理说他应该是大秦贼在城中的内应,可是在安泰城破之后,赵信所赏赐手下的一众兵将里,并没有中年人的身影,甚至连安泰郡守被杀死在家中之事,都没有任何提及。

        这太不应该了,赵信就算再糊涂,也不该忽略了攻破安泰城的功之人。

        莫辛不敢深思下去,他虽然是赵信的亲卫,在大秦贼中地位非同一般,但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角色,万一卷进某种不该他涉及的事情,搞不好是会掉脑袋的,所以有时候他宁愿糊涂一些。

        听雨轩里,赵信缓缓的上了二楼,只见偌大的二楼上,只有二个人正在对弈。

        其中一个是位一脸富态的锦衣老者,正拈着枚棋子举在空中,全神贯注地盯着棋盘,手中棋子迟迟不能落下。

        他的对手则是位年轻书生,与锦衣老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书生正半醉半醒地斜靠在座椅上,举着个葫芦在独自饮酒。

        对年轻书生的狂放举止赵信倒也没有太奇怪,可当他看清锦衣中年人的容貌时,不禁失口惊呼道:“齐王!”

        普天之下,能被人称呼为齐王的,只是那位大汉皇帝的叔父,轩辕博。

        轩辕博蓦地从沉思中惊觉过来,一抬头见是赵信,老态龙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赵信,这段日子,你可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赵信神情有些慌乱,望向了与轩辕博对弈的年轻书生,眼中流露出求助之色。

        年轻书生却是不闻不问,仰面喝了一口酒,一双眼眸一直专注在棋盘之上,等他把葫芦放下,一枚棋子也随着落下。

        轩辕博不再看赵信,目光深深的被书生落下的那枚棋子所吸引,凝望了半晌之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叹道:“本王对自己的棋艺颇有自负,谁知半个多月来,本王每弈必败,这一盘本王才稍有获胜的机会,才最终估计还是会输。”他目光深邃,深深的看了书生一眼,又是一叹:“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赵信一脸震惊惊讶地望向书生,他倒不是对书生的棋艺感到吃惊,而是对齐王和书生已经相处了半月而感到不可思议。

        书生悠然的抿了一口酒,用醉眼斜望着齐王,醉态可掬地笑道:“齐王谬赞了,胜负未分,鹿死谁手还未能可知。”

        赵信见到书生的黑棋已占尽优势,齐王的白棋不过是在做困兽之斗,一看黑棋的布局,全盘处处照应,面面俱到,几乎没有一颗闲子废棋,这等棋力实乃惊世骇俗。

        轩辕博拿起一枚白子,面对眼前必输之局,他好似已是气力耗尽,再无应对之法,因此迟迟难以落子,可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的沮丧之色。

        赵信在旁冷笑一声,他竟然敢当面藐视大汉皇叔!

        轩辕博听见笑声,双眼微微一眯,脸上浮现出一抹阴厉的笑容,把手上捏着的棋子放到一边道:“对弈本是雅事,若是能添上一些彩头,岂不更加增添趣味。”

        书生随口问道:“齐王想要什么彩头?”

        轩辕博伸了伸慵懒的腰身,语气十分漫不经心的说道:“就拿我们身处的这座安泰城作为彩头如何?”

        书生猛地把葫芦一扔,脸上醉态一扫而光,以清澈的眼眸迎着齐王似笑非笑的神情,问道:“那王爷愿出什么彩头?”

        赵信一脸愤怒,死死的盯着轩辕博。

        轩辕博悠然淡定的又把刚才放下的白子捏起,淡淡一笑道:“本王除了对弈之外,还比较喜欢赌钱。”

        书生沉声问道:“赌多少?”

        轩辕宸回答道:“本王输一子,愿出十万两!”他双眸陡然一缩,盯着面前的书生,幽幽道:“太子殿下,您意下如何?”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