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六十二章 只是英雄

第六十二章 只是英雄

        天空晴朗了几日,又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小雪。≥  ≦

        青河岸边,空旷无人,只有一艘小船孤零零的停靠在河滩上,寒风呼啸而过,空气里都是冰冷的气息。

        和外面的天寒地冻相比,船舱里却是熏香弥漫,火炉驱散着寒意,给人带来暖春般的享受和惬意。

        轩辕博轻抿了一口香茗,望着与自己相视而坐的宇文泪道:“宇文先生,这段日子您为本王远走操劳,实在是辛苦了。”

        宇文泪神色淡漠道:“各求所需,谈不上是为了王爷操劳。”

        轩辕博嘴角含笑,眼中却闪过一丝遗憾,宇文泪话中带着清晰可闻的疏远之意,显然是在和他划清界限。

        世间最难求的不是金银,而是人才。

        轩辕博势力庞大,手下兵将无数,可是其中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却是凤毛麟角。

        所以当他遇见宇文泪,见识到了对方经天纬地之才时,心中立刻就有了招揽之意,只可惜宇文泪绝非是个愿供他人驱策之人。

        因此,轩辕博和宇文泪二人看上去相处融洽,实际他们之间一直只是靠着一场交易在相互维系罢了。

        轩辕博是聪明人,自然不会把二人的关系挑明,笑了笑后话锋一转道:“宇文先生,安泰之行可有收获?”

        宇文泪皱眉,沉思片刻道:“王爷想问的可是太子?”

        轩辕博面露赞赏之色,说道:“看来宇文先生也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不知和本王是否想到了一起。”

        宇文泪深吸了一口气道:“太子能够在暗中一手操纵剑南道的暴乱,就凭这一点他就算得上是个人杰。”

        轩辕博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问道:“仅此而已吗?”

        宇文泪盯着轩辕博的眼睛,半晌之后突然洒然一笑,说道:“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太子殿下的那点小伎俩可以瞒过世人,但终究骗不了王爷的眼睛。”

        轩辕博抚须轻笑道:“太子精于算计,城府也是极深,但要成就王霸者,心胸这一点也不能缺,太子对本王出言威胁时,本王其实并不把他放在眼里,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哪里配做本王的对手,可他最后过犹不及的表现,却让本王为之一惊,再也不敢轻视与他。”

        宇文泪点头道:“没错,王爷的玉牌确实能让人震惊,可太子固然心存畏惧,但也不该反应如此之大。”

        轩辕博双眼眯起,低声道:“他装的太过了,反而暴露了他的虚伪,由此可见玉牌对他并没有多少震慑力。”

        宇文泪眼中闪烁着惊疑之色,忽然他身形一颤,失声道:“不怕玉牌,说明太子有了可以对抗玉牌的倚仗,而可以对抗玉牌的,除了至高无上的皇权,只有……”

        轩辕博没等宇文泪说完,就出声打断道:“太子到底是储君的身份,能够搭上那条线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宇文泪见轩辕博从容淡定,心中暗自佩服,嘴上却是忍不住问道:“王爷,太子得此强援,对你岂不是很不利?”

        轩辕博眼中闪过不以为然之色,笑道:“宇文先生,你认为太子真的得到强援了吗?本王怎么认为他只是奇货可居,在被人利用啊!”

        宇文泪闻言一愣,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眉宇间似有惋惜之色。

        轩辕博的目光从宇文泪的脸上扫过,悠然道:“天下没有送上门的好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唯一的区别在于,有人可以承受所付出的代价,而有人却是在引火烧身,最终必然会掉落万丈深渊。”

        宇文泪将信将疑道:“太子……控制不了对方吗?”

        轩辕博面色一变,沉声道:“本王也不知道。”他眼中多了分期颐之色:“其实本王希望他可以做到,如此的话,至少大汉江山的传承不会改变。”

        宇文泪凝望着轩辕博,这一刻他对这位野心勃勃的齐王,自内心的多了一分认可。

        这时,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只见一个头戴斗笠,船夫模样的人探头进来,语气十分恭敬道:“王爷,时辰差不多了,是否可以开船?”

        船夫一张脸和锅底般的黝黑,两道重眉好似卧蚕,黑漆漆的胡子,鼻子迎面而下,横度而出,颇为宽广,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威猛。

        宇文泪特别注意到了船夫的一双手,手指极其修长,上面布满了老茧,一看就知对方常年修习手上功夫。而且船夫左右手的尾指顶端,隐有绿色的暗芒在闪动。

        若不出意外话,这是涂抹了剧毒的标志。

        江湖上,用毒的高手不少,可是能够被齐王看中,并只带上他一人就敢来到贼匪横行的剑南道,可见船夫必然是最顶尖的强者。

        宇文泪心中好奇,但也没打算弄清船夫的身份,起身向轩辕博说道:“王爷一路小心,在下就此别过了。”

        轩辕博微微点头,可当宇文泪踏出船舱之时,他突然出声道:“宇文先生,你似乎对那位逃亡到剑南道的北凉王十分感兴趣。”

        宇文泪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的行踪没能逃过轩辕博的眼线,却不知对方到底知道多少,强装镇定道:“听闻那位北凉王以少敌多,在北凉城一役中大胜金军,在下心感意外,这才前去认识一下,想要知道那位北凉王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轩辕博走出了舱外,缓步来到了宇文泪的身边,望着静静的河面,语气之中也如河水般不带一丝波澜道:“宇文先生,你已和那位北凉王接触过了,对他有何看法?”

        宇文泪没作任何犹豫,语气果断道:“真英雄也!”

        轩辕博眼眸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似乎没有想到宇文泪会给出如此高的评价,他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道:“只是英雄吗?”

        宇文泪脸色有几分惆怅,长叹了口气后,说道:“没错,只是英雄!”

        世人皆知乱世出英雄,其实乱世所出的枭雄更多,而名垂千古,受后人尊敬的是英雄,成就王图霸业,夺取天下的往往却是枭雄。

        其原因无非就是枭雄拥有野心和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英雄却总是摆脱不了所谓妇人之仁的枷锁,终会为情义而失去江山。

        宁愿天下人负我,不愿我负天下人是英雄!

        宁愿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是枭雄!

        轩辕博转过身回到了船舱,等他从宇文泪的目光中消失时,只留下了一句感慨万千的话:“做人一旦生不逢时,就算是英雄也注定悲情,北凉王……可惜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