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六十五章 夜半惊魂(一)

第六十五章 夜半惊魂(一)

        中军近卫是大秦贼的骨干力量,无论是个人素质还是在装备上,都丝毫不逊于大汉帝国的正规军,平日里所获得的待遇也远高于普通的大秦贼寇。

        就比如此时,客栈里的那两个大秦贼身上所穿的绣有大秦二字的黄色棉袄,就只有中军近卫可以享有。

        客栈里的四处角落都放有火炉,给人感觉很是暖和,可当两个大秦贼走进后,客栈里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

        这半年来,大秦贼在剑南道积威极重,很少有人敢轻易招惹,而敢来断魂镇的人一般都不是普通百姓,但面对大秦贼,特别是大秦贼的中军近卫时,多少也有几分忌惮。

        两个大秦贼坐下后,并没有招呼小二,而是从包袱里拿出了干粮和清水,就这么凑合着吃了起来。

        其中的一个大秦贼身材魁梧,年约四旬不到,肤色黝黑,颌下一部粗髯,根根粗如钢针,生得是浓眉阔口,颇具英武之气,他的神情很冷,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气便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另外一个大秦贼倒是长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皮肤白里透红,简直比女人还要水嫩,只不过他唇薄眼细,脸色阴沉的白中透青,看着有些让人害怕。

        仅仅只看这两个人,就能由点到面的感受到大秦贼中军近卫的非同凡响。

        而这两个人还不是普通的中军近卫,身材魁梧的名叫石达开,相貌秀气的叫做任琦,他们都还是大秦王的贴身侍卫。

        二个贴身侍卫出现在这里,必然肩负着大秦王的重要使命。

        不知过了多久,客栈里的沉默终于被打破,只见石达开把最后一个馒头塞进嘴里,又灌了一大口清水后,黝黑的脸上带着不忿之色道:“彭越真是不识抬举,等灭了龙武军,立马就把他给收拾了。”

        任琦的嘴唇动了动,丝丝的好象在冒凉气儿,好半天才幽幽地道:“彭越麾下人马不多,但他却坐拥十多艘大船,控制着天河水道,如果不能把他招降的话,等于丧失了对水路的控制。”他眉头皱了皱,目光无比低沉:“就目前而言,似乎对我大秦军影响不大,可时间一长,水上运输这条线被人掐断的话,日后恐怕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石达开沙包般大的拳头狠狠一捶桌子,恨声道:“那我们就向大秦王进言,从围困齐郡的人马里抽出一支来,先把彭越给干掉!”

        任琦一声冷笑,毫不客气地反驳道:“你这个蠢材,彭越真的那么轻易能够干掉,还轮得到你去进言?”

        石达开长得比任琦大了一圈,可在对方面前就像是见到猫的老鼠,这才被任琦骂了一句,就立刻耷拉着脑袋,不敢作任何辩解。

        任琦脸色稍缓,叹了口气道:“我军兵强马壮,但全部都是步骑,如何奈何得了一直身处水上的彭越?”他眼色多了分凝重:“彭越虽然性格固执,但不得不承认他对水战十分精通,上任后没多久就把天河上的水贼给清剿的一干二净,我军就算多造战船,去攻彭越的水寨,估计也是鸡蛋碰石头,弄得个损兵折将的下场。”

        石达开搓着手,忧心忡忡道:“那该怎么办,难道彭越不离开天河,我们除了干着急,就拿他一点没有办法吗?”

        任琦又是一声冷笑,眼中闪烁着一丝高深莫测之色,缓缓道:“彭越是个老顽固,不等于他手下个个都是死脑筋,大势所趋之下,总会有识时务的人。”

        石达开双眼一亮,脑子里一下子蹦出了四个字:卖主求荣!

        无论是再坚固的城池,只要内部出现了问题,必然逃不过陷落的命运。

        大秦贼席卷剑南道,兵锋所指,所向披靡!

        可实际上,大秦贼在遭遇龙武军之前,并没有打过什么硬仗,而面对有坚固高墙守护的城池,大秦贼也费不了多大功夫就能攻破,因为在攻城之时,总能得到城里内应的有效配合。

        内外呼应之下,何愁城池不破?

        任琦和石达开一路已经见过太多的反叛之人,就算彭越意志坚定,却很难左右麾下之人的想法。而在大秦贼的不断施压下,总会有人去尝试做出某种所谓的明智之选。

        所以任琦和石达开二人去招降彭越,其实是为了传达一个态度,而这个态度不仅是带给彭越的,还是给他手下人看的。

        无论彭越同不同意,任琦和石达开的任务其实已经算是完成了。

        他们在彭越身边埋下了一颗隐雷,一颗随时都会炸响的隐雷。

        大秦贼无需再去劝降,他们唯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等待。

        等待或许是漫长的,可大秦贼等得起,被派去招降的任琦也等得起,他吃饱喝足之后,心中并没有因为彭越的拒绝而产生太多的忧虑,问小二要了一间上房,便打算前去安稳的睡个好觉,可身边的石达开似乎并没有马上休息的打算。

        任琦望着站立不动的石达开,面露不满的问道:“是不是裤裆里的东西又痒了?”

        石达开摸了摸脑袋,嘿然一笑道:“这不是在断魂镇嘛,听说这里的妞儿比安泰城天仙阁的花魁还够味,难得来上一次,错过了多可惜啊!”

        任琦犹豫了片刻,低声骂了一声,说道:“早去早回,晚上若是不回客栈,别怪兄弟我翻脸不认人!”此行已无大事,任琦也不在意石达开前去放纵一回。

        石达开脸色一喜,匆匆答应了一声后,转眼就没了踪影。

        天色越来越黑,断魂镇却是灯火通明,镇里的热闹没有被夜里的寒风带走,这里虽然不能和大城市的繁华相比,夜生活倒也别有一番味道。

        敢在断魂镇里讨生活的,基本都是刀口舔血之辈,一不小心就会脑袋搬家,那活着的时候自然要及时行乐。

        而男人最大的乐趣无非就是女人,因此每当夜晚,断魂镇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几家规模大小不一的青楼。

        石达开刚走到一家门口挂着四个大红灯笼的青楼前,就见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鸨迎了上来。

        老鸨满脸堆笑,天花乱坠的介绍起了楼里的姑娘,石达开听的****打动,一张大手狠狠的在老鸨肥硕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惹来一阵嗔骂后,便在放荡的笑声中搂着老鸨走了进去。

        今夜,石达开注定要好好舒爽一把,却不知道在他走进青楼时,一个人影悄然无声的尾随而至……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