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六十八章 夜半惊魂(四)

第六十八章 夜半惊魂(四)

        夜色沉沉,繁星点点如眸,明月如钩,撒落清辉在窗沿之上,轩辕宸立在窗边,双眉紧锁,眼中隐约恢复了几分清明之色。

        莫轻舞百般引诱,勾魂夺魄的风情令人难以自拔。

        轩辕宸几乎已经到了沦陷的边缘,而当他凝聚起最后一丝意志,倒退数步到窗边时,心神陡然为之一松。

        寒风瑟瑟,冰冷刺骨,透过窗户刮在轩辕宸的脸上,好似冷冻住了他胸口的欲火,同时带了分轻柔之意,渐渐抚平了他那颗躁动不止的心。

        莫轻舞本来见到轩辕宸连退数步,料定他即将掉落到自己精心布置的红粉深渊之中。可此时她望着站立在窗边的轩辕宸,能够清晰的看出对方的神色已经趋于平静,不禁面露惊色,随即化作了恍然之色。

        轩辕宸轻吐几口浊气,月光照射下,他的眼神又变成了刀锋般的锐利,冷漠道:“本以为那个大秦贼喝的茶水里面被你下了药,现在看来你身上也带着迷魂香之类的邪物。”

        房间内飘散着淡淡的幽香,仔细探寻之下,便能察觉是从莫轻舞身上散发出的。

        莫轻舞目光微闪,凝望着轩辕宸良久,终是轻叹一声道:“阁下当真不是一个凡人,可也是一个不解风情之人!”

        轩辕宸握刀而立,他虽然神智已经无恙,却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莫轻舞来到桌边,优雅的坐下倚靠在了桌面上,如云的秀发垂在莹白的手上,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丽色,她左手托腮,右手不知何时拿捏着一朵风干的紫色小花,抬头冲着轩辕宸嫣然一笑道:“这朵花名叫千幻幽兰,乃是西域第一奇花,只有在西陀国才能发现它的踪迹,这种花每隔三年才会盛开一次,每次开花都只有半日,时间一过立刻就会凋谢,因此极其珍稀难得。”

        随着那朵紫色小花的出现,房间内弥漫的香气瞬间浓郁了几分,轩辕宸鼻息一动,就感到脑海中一阵眩晕,急忙屏气凝神,沉声问道:“我刚才难以自制,就是因为这朵花?”

        莫轻舞转动着手里的花儿,轻声笑道:“千幻幽兰之所以得名,正是因为它有着能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的致幻作用,凡是闻到千幻幽兰花香的男人,外物给感官上带来的冲击力会在瞬息之间放大十数倍。”

        轩辕宸心有余悸,若非他站在窗口,寒风吹散了花香,他的意志力再强,恐怕也逃不过千幻幽兰的致幻。

        莫轻舞嘴角带着笑容,眉心却显露出了一丝遗憾,低声道:“千幻幽兰的花香固然厉害,可却远逊于它的花粉,一旦男子吸入花粉,就算是六根清净的得道神僧,也免不了重入凡尘,坏了一世修为。”

        轩辕宸目光闪烁道:“大秦贼喝下的茶里有千幻幽兰的花粉?”

        莫轻舞笑而不答,又道:“阁下虽然没有吸食千幻幽兰的花粉,可能够在花香的作用下,坚守本心而不是沉沦于美色的诱惑,已是堪称不易。只凭此一点,阁下就称得上是一个君子。”她轻缕墨染般的秀发,一双剪水秋瞳灵动的一转,娇羞笑道:“奴家最讨厌那些贪恋美色的俗人,而最仰慕的就是阁下这样的君子!”

        寒风轻了,月也柔了,此情此景,有个女子轻轻地对个男子述说着倾慕之意,那男子一定会醉,也会痴了。

        轩辕宸却是不痴也不醉,双眸明亮,只是盯着莫轻舞道:“女人的话本就不太可信,漂亮女人的话更是不能信,而不知自爱,自甘堕落的女人最是不能信!”

        莫轻舞听到这里,笑容有些僵硬,神色有了丝哀怨,语气之中透着如秋叶凋零般的凄凉道:“原来你看不起奴家这种出卖皮肉的女人。”她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不过你说的也对,青楼里的姑娘就算再多才多艺,终究不是良家女子,又如何能让人看得起呢?”

        轩辕宸微微皱眉,他从莫轻舞的话中听出了无尽的感伤,如果她不是在演戏,而是真情流露的话,莫轻舞无疑是一个可怜人。如此的话,轩辕宸刚才的话显然是有点伤人了。

        莫轻舞双眸低垂,喃喃低语道:“其实像我这样的女人,天生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她嘴角带着一丝讥诮:“主人在我身上花费了太多的本钱,从我四岁开始就请了名家传授我琴棋书画,目的无非是想在将来连本带利的收回来,而等到我没有价值的时候,或许断魂镇西面的那片乱葬岗将会成为我唯一的归宿。”

        轩辕宸知道她说的没错,从今夜之事来看,莫轻舞一定参与过很多红衣坊中的隐秘之事,失去价值后必然会被灭口,只是没有想到她能想的这般透彻,而且说得如此平静。

        念及这里,轩辕宸对莫轻舞多少产生了一些同情,说道:“你可以尝试逃离这个地方。”这话一出口,他自己忍不住摇头,任何一家青楼对手下姑娘都有着难以想象的严密控制,怎么可能轻易能够逃脱的。

        莫轻舞脸色没有一丝波动,淡淡道:“没有人可以逃脱主人的掌控,一个都没有!”

        轩辕宸眯着眼睛,凝视着莫轻舞道:“只要尝试了,说不定你就是第一个!”

        莫轻舞摇头轻笑,笑容中多少带了分荒诞:“阁下如果知道我家主人的厉害,相信就不会这样说了。”

        轩辕宸目光闪动,突然道:“你家主人是谁?”他问的是你家主人,而不是红衣坊的主人,显然是别有深意。

        断魂镇可以成为一个三不管的地方,背后一定有庞大的势力支持,而在断魂镇里所有的茶馆,客栈,青楼,表面上或许各有老板,可实际上老板们未必有自主决策的权利,就比如红衣坊的老板,十有八九只是摆在台面上的一个代言人罢了。

        听到轩辕宸询问主人的身份,莫轻舞眼中猛地流露出一丝惊恐,颤声道:“我家主人是……”说着,她神色一怔,看了轩辕宸一眼,这才展颜一笑,笑容中带着钦佩之意:“阁下这张嘴真不简单,连奴家都差点被你给套了进去。”

        轩辕宸耸了耸肩,微笑道:“刚才你设计我,现在我只是礼尚往来而已。”

        不知为何,莫轻舞似乎并没有因为轩辕宸的言语打探而动怒,反而是豁然一愣,一双复杂万千的眼眸紧紧盯着轩辕宸,过了良久才轻声问道:“刚才,你是不是笑了?”

        轩辕宸也是一愣,喃喃道:“好像是笑了。”

        莫轻舞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分晕红,不似之前伪装而出的娇羞,更像是真实的情感流露,而这份真实更能撩拨男人的身心。

        轩辕宸似乎被眼前绝艳的女子打动,锐利的眼神带了分迷雾,又是一笑道:“我好像不应该笑的,毕竟你现在还算是我的敌人。”

        莫轻舞睫毛微闪,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带了分惆怅道:“有你这样的敌人,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轩辕宸默然,莫轻舞也不再说话,二人一站一坐,只是相视凝望。

        房间里,空寂中弥漫着一丝凄凉,桌上的烛身已经满是红泪,仿佛红烛自知蜡炬终有成灰的眼泪,又像是它有了情感,为旁边的可怜女子流下一捧殷红的泪水。

        过了许久,莫轻舞终于出声道:“阁下,能告诉我你的姓名吗?”

        轩辕宸反问道:“为何要知道?”

        莫轻舞轻垂螓首,低声道:“我说过红衣坊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她神色中有无奈,有挣扎,最后化作深深的歉然:“等你死后,我一定好好将你安葬,只是不想你墓碑上连个名字都没有。”

        话应刚落,莫轻舞犹豫了片刻,还是吹灭了身旁的红烛,房间顿时暗了下来。

        轩辕宸心头大震,哪里能够不明白烛灭代表的是一种信号,迅疾一转身就想要从窗口跃身而出。

        可不等他逃离,就听“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大门被人撞开,紧接着亮光一闪,有道刺眼的白芒直刺轩辕宸的后心!

        轩辕宸反应够快,可还是慢了半分,不得已只能全力的回刀一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417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