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兵王 > 正文 21.第21章 神医林天佑

正文 21.第21章 神医林天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青疾步便跑到了那人身边,旁边几人还在惊慌,都不知道做什么。

    叶青顺手把旁边桌上的桌布抓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病人口中,保证他不会咬断舌头。

    同时,叶青将病人放平,左手按着他的腿,右手则在他胸口不断拍打。

    病人剧烈挣扎,双手想要把叶青的胳膊推开。

    “帮忙,按住他的手!”叶青急道。

    没人敢出手,这人救活也就罢了。一旦死在这里,谁按他的手,以后都是事啊!

    叶青有些着急,他是按照寻经问穴里面的方法来救人的。寻经问穴里面有治疗这些病的方法,但是需要按摩穴位,来缓解他的血脉压力。可是现在他挣扎不停,根本无法按摩他的穴位啊。

    “我来!”

    坐叶青对面那女孩跑了过来,二话不说,上去便按住了病人的双手。

    “喂,他又不是医生,这人要是死了,你可要担责啊!”青年在后面大声道。

    女孩抬头看着叶青,道:“快点!”

    叶青也不停顿,右手在病人的穴位上不断推拿。过了一会,病人的挣扎慢慢缓解,周身的痉挛也逐渐退去,慢慢有了神智。

    此时,车厢另一边也跑来几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让开,让开,医生来了!”列车员开道,几人走了过来。

    男子弯腰下来,看了病人一眼,道:“搞什么,不都没事了吗?”

    “啊?”众人皆是一愣,此时,那病人也缓缓坐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

    男子看了看病人的情况,奇道:“你刚才真的发病了?”

    病人点头,地上还有他吐的一些白沫呢。

    男子奇道:“怪事,羊癫疯一旦发作,没有药物是克制不了的啊,你这怎么就没事了呢?”

    一车厢的人都看向叶青,病人也转向叶青,颤声道:“大兄弟,你……你救了我的命啊……”

    叶青擦去额角的汗水,这是他第一次按照寻经问穴里面的方法救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没想到,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嘛。

    “没事就好。”叶青吐出四个字,缓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一车厢的人看着叶青,过了许久,车厢内突然响起一阵轰然的叫好声。

    刚才叶青告诉他们那磁疗项链是假的,已经让很多人免于上当受骗。而现在又生生救回一条命,众人对他都已经有些崇拜了。

    女孩跟在叶青身后,看叶青的眼神更是多彩。众人当中,也唯独那青年面色越来越黑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没文化的退伍兵,竟然把他这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比下去了,而且他还输得如此惨不忍睹,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啊?

    男子给那病人又诊疗了一番,确定了他没事,那些列车员这才放心。

    “林医生,实在打扰您了。”一个列车员带着歉意,道:“事出突然,实在没有办法。”

    “没事,我知道,医者父母心嘛。这边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你们不叫我,作为医生的职责,我也必须过来啊!”男子淡笑道。

    “打扰您休息了,实在对不起。那个,我送您回去吧!”列车员道。

    “等一下吧,你们先过去,我一会再回去。”

    男子走到叶青身边,伸手道:“你好,我叫林天佑!”

    叶青本不想多说话,但人家这么礼貌,他也不能当做没听见吧。

    “叶青!”叶青随意跟林天佑握了握手,却没准备多说话。

    但是,林天佑却没准备离开。他依然站在这里,笑道:“这位朋友也懂得医术?”

    “我爷爷是个赤脚医生,我稍微学到了一些。”叶青回道,寻经问穴的事情,他当然没法说出来。

    “刚才你救人的手法,可是相当高明啊!”林天佑由衷地赞叹道。

    叶青没有说话,林天佑却不觉尴尬,接道:“那个,能不能请教一下,你是怎么在没有外物辅助的情况下治疗这种急症的呢?”

    叶青看了林天佑一眼,后者一脸的谦逊,摆明就是得不到答案就不准备离开的意思。

    叶青无奈,只能随意说了几个穴位的名字,告诉他是这样推拿的结果。

    “中医!”林天佑眼睛一亮,道:“我早年听我爷爷说过,中医的方法千奇百怪,其中不乏神奇的手段。但是,这些年西医盛行,很少再见中医名士了。没想到,高人还真是在民间啊!”

    叶青则是满心无奈,这林天佑好像对医术很感兴趣的样子啊。

    林天佑又问了叶青几个问题,主要是想打听叶青爷爷的事情。叶青也是随便敷衍几句,告诉他爷爷已经过世,这让林天佑有些遗憾。

    林天佑站在这里跟叶青聊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其中询问了几个急症的治疗方法。叶青只回答了三个,却也让林天佑震撼不已。

    “听叶先生的一番话,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林天佑从身上摸出一个名片递给叶青,道:“这是我的名片,叶先生改天有空的话,一定要去我那里坐坐,咱们再探讨探讨医术方面的事情啊!”

    叶青接过名片,只随口敷衍了一句。林天佑淡笑离开,从叶青这里得到了三个方法,看样子他很是兴奋啊。

    看着林天佑的背影,青年忍不住啐了一口,道:“真是废人废话多,这一路都不够说,还要下去慢慢说呢?”

    林天佑离开没多久,坐在叶青后面一个老者突然站起身,道:“小兄弟,能不能把那名片借我看看?”

    叶青把名片递过去,老者看了一眼,瞪眼道:“长山医院,果然是他!”

    “你认识这个废话多?”青年瞪眼道。

    老者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你懂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长山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二十八岁海外留学回来,全国脑科内科方面的顶尖专家之一。林天佑这个名字,在深川市富人圈里,比市长的名字还要响亮的多!”

    青年一愣,再次瞪眼:“你……你胡扯吧……”

    “老先生,你说的是不是长山医院的林天佑林医生?”另一边,一个男子激动地道。

    “不是他还能是谁!”老者道。

    “我的妈呀,他就是林天佑!”男子捶头顿足:“刚才听到林天佑这个名字,我还没敢往长山医院联想呢。没想到,竟然……竟然真的是他啊。唉呀妈呀,他……他也太年轻了吧!”

    “他竟然就是神医林天佑?”

    “这么年轻啊!”

    车内不少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一时间议论声再次响起。而关于林天佑的说法,大多都是他少年有为,医术惊天,救人无数,没有一点负面说法。

    至于刚才那青年,更是被不少人指责。他说叶青那些话倒没什么,但是侮辱林天佑,那可就让不少人不满了啊!

    叶青也有些惊愕,没想到这个男子竟然有如此身份。这么想来的话,刚才他站在这里跟自己说了半个小时的话,还真有点不耻下问的意思啊!

    女孩也惊愕与林天佑的身份,但是,她更多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叶青身上。虽然她今天第一次跟叶青见面,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这个男子身上好像很有魅力,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经过这几件事,青年被众人骂得灰头土脸,再不敢说半句话。

    倒是女孩,时不时地跟叶青说几句话。但叶青比较沉默,往往女孩说几句话,他也回不了几个字。但是,这一路下来,倒也对女孩稍微有个了解。

    女孩名叫方亭韵,大学毕业之后就在深川市工作了,现在已经有两年的工作经验了。对于深川市,她比叶青熟得多。

    方亭韵诚恳地道:“你是来找工作的吗?我们公司在招保安,你要不要去看看?”

    叶青摇了摇头,方亭韵有些尴尬,低声道:“我也知道保安这个职业听起来不是太好,但是,一切都得从头做起嘛……”

    叶青摇头是说自己并非来找工作,很明显方亭韵误解了。

    “我是来办事的,不是来找工作的。”叶青解释了一句,方亭韵这才不再尴尬。

    第二天上午,火车终于到了深川市火车站。叶青身边的青年第一个下了车,这一晚上,他在车里都尴尬无比。尤其方亭韵对叶青越来越热情,让他更是嫉妒至极。

    方亭韵跟着叶青下车,叶青是没有什么目的地,直接出了车站。方亭韵紧跟其后,走了一会,终于忍不住追上叶青,道:“你要去哪办事?”

    “我……我先转转……”叶青道。

    “可是我要回去了啊!”方亭韵看着叶青,眼神当中有些期待。

    叶青不知道方亭韵是什么意思,道:“好啊。”

    方亭韵大失所望,愤然转身离开。可是,走了几步回头再看,叶青并没有追过来,这让她心里又有些害怕。

    迟疑了一下,方亭韵突然转身追上叶青,道:“你就不想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吗?”

    “我没有联系方式。”叶青诚实地道,他连手机都没有。

    “那你就不想再见到我了吗?”方亭韵说完这话,面色也是一红,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么大胆的话。

    叶青疾步便跑到了那人身边,旁边几人还在惊慌,都不知道做什么。

    叶青顺手把旁边桌上的桌布抓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病人口中,保证他不会咬断舌头。

    同时,叶青将病人放平,左手按着他的腿,右手则在他胸口不断拍打。

    病人剧烈挣扎,双手想要把叶青的胳膊推开。

    “帮忙,按住他的手!”叶青急道。

    没人敢出手,这人救活也就罢了。一旦死在这里,谁按他的手,以后都是事啊!

    叶青有些着急,他是按照寻经问穴里面的方法来救人的。寻经问穴里面有治疗这些病的方法,但是需要按摩穴位,来缓解他的血脉压力。可是现在他挣扎不停,根本无法按摩他的穴位啊。

    “我来!”

    坐叶青对面那女孩跑了过来,二话不说,上去便按住了病人的双手。

    “喂,他又不是医生,这人要是死了,你可要担责啊!”青年在后面大声道。

    女孩抬头看着叶青,道:“快点!”

    叶青也不停顿,右手在病人的穴位上不断推拿。过了一会,病人的挣扎慢慢缓解,周身的痉挛也逐渐退去,慢慢有了神智。

    此时,车厢另一边也跑来几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让开,让开,医生来了!”列车员开道,几人走了过来。

    男子弯腰下来,看了病人一眼,道:“搞什么,不都没事了吗?”

    “啊?”众人皆是一愣,此时,那病人也缓缓坐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

    男子看了看病人的情况,奇道:“你刚才真的发病了?”

    病人点头,地上还有他吐的一些白沫呢。

    男子奇道:“怪事,羊癫疯一旦发作,没有药物是克制不了的啊,你这怎么就没事了呢?”

    一车厢的人都看向叶青,病人也转向叶青,颤声道:“大兄弟,你……你救了我的命啊……”

    叶青擦去额角的汗水,这是他第一次按照寻经问穴里面的方法救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没想到,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嘛。

    “没事就好。”叶青吐出四个字,缓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一车厢的人看着叶青,过了许久,车厢内突然响起一阵轰然的叫好声。

    刚才叶青告诉他们那磁疗项链是假的,已经让很多人免于上当受骗。而现在又生生救回一条命,众人对他都已经有些崇拜了。

    女孩跟在叶青身后,看叶青的眼神更是多彩。众人当中,也唯独那青年面色越来越黑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没文化的退伍兵,竟然把他这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比下去了,而且他还输得如此惨不忍睹,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啊?

    男子给那病人又诊疗了一番,确定了他没事,那些列车员这才放心。

    “林医生,实在打扰您了。”一个列车员带着歉意,道:“事出突然,实在没有办法。”

    “没事,我知道,医者父母心嘛。这边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你们不叫我,作为医生的职责,我也必须过来啊!”男子淡笑道。

    “打扰您休息了,实在对不起。那个,我送您回去吧!”列车员道。

    “等一下吧,你们先过去,我一会再回去。”

    男子走到叶青身边,伸手道:“你好,我叫林天佑!”

    叶青本不想多说话,但人家这么礼貌,他也不能当做没听见吧。

    “叶青!”叶青随意跟林天佑握了握手,却没准备多说话。

    但是,林天佑却没准备离开。他依然站在这里,笑道:“这位朋友也懂得医术?”

    “我爷爷是个赤脚医生,我稍微学到了一些。”叶青回道,寻经问穴的事情,他当然没法说出来。

    “刚才你救人的手法,可是相当高明啊!”林天佑由衷地赞叹道。

    叶青没有说话,林天佑却不觉尴尬,接道:“那个,能不能请教一下,你是怎么在没有外物辅助的情况下治疗这种急症的呢?”

    叶青看了林天佑一眼,后者一脸的谦逊,摆明就是得不到答案就不准备离开的意思。

    叶青无奈,只能随意说了几个穴位的名字,告诉他是这样推拿的结果。

    “中医!”林天佑眼睛一亮,道:“我早年听我爷爷说过,中医的方法千奇百怪,其中不乏神奇的手段。但是,这些年西医盛行,很少再见中医名士了。没想到,高人还真是在民间啊!”

    叶青则是满心无奈,这林天佑好像对医术很感兴趣的样子啊。

    林天佑又问了叶青几个问题,主要是想打听叶青爷爷的事情。叶青也是随便敷衍几句,告诉他爷爷已经过世,这让林天佑有些遗憾。

    林天佑站在这里跟叶青聊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其中询问了几个急症的治疗方法。叶青只回答了三个,却也让林天佑震撼不已。

    “听叶先生的一番话,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林天佑从身上摸出一个名片递给叶青,道:“这是我的名片,叶先生改天有空的话,一定要去我那里坐坐,咱们再探讨探讨医术方面的事情啊!”

    叶青接过名片,只随口敷衍了一句。林天佑淡笑离开,从叶青这里得到了三个方法,看样子他很是兴奋啊。

    看着林天佑的背影,青年忍不住啐了一口,道:“真是废人废话多,这一路都不够说,还要下去慢慢说呢?”

    林天佑离开没多久,坐在叶青后面一个老者突然站起身,道:“小兄弟,能不能把那名片借我看看?”

    叶青把名片递过去,老者看了一眼,瞪眼道:“长山医院,果然是他!”

    “你认识这个废话多?”青年瞪眼道。

    老者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你懂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长山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二十八岁海外留学回来,全国脑科内科方面的顶尖专家之一。林天佑这个名字,在深川市富人圈里,比市长的名字还要响亮的多!”

    青年一愣,再次瞪眼:“你……你胡扯吧……”

    “老先生,你说的是不是长山医院的林天佑林医生?”另一边,一个男子激动地道。

    “不是他还能是谁!”老者道。

    “我的妈呀,他就是林天佑!”男子捶头顿足:“刚才听到林天佑这个名字,我还没敢往长山医院联想呢。没想到,竟然……竟然真的是他啊。唉呀妈呀,他……他也太年轻了吧!”

    “他竟然就是神医林天佑?”

    “这么年轻啊!”

    车内不少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一时间议论声再次响起。而关于林天佑的说法,大多都是他少年有为,医术惊天,救人无数,没有一点负面说法。

    至于刚才那青年,更是被不少人指责。他说叶青那些话倒没什么,但是侮辱林天佑,那可就让不少人不满了啊!

    叶青也有些惊愕,没想到这个男子竟然有如此身份。这么想来的话,刚才他站在这里跟自己说了半个小时的话,还真有点不耻下问的意思啊!

    女孩也惊愕与林天佑的身份,但是,她更多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叶青身上。虽然她今天第一次跟叶青见面,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这个男子身上好像很有魅力,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经过这几件事,青年被众人骂得灰头土脸,再不敢说半句话。

    倒是女孩,时不时地跟叶青说几句话。但叶青比较沉默,往往女孩说几句话,他也回不了几个字。但是,这一路下来,倒也对女孩稍微有个了解。

    女孩名叫方亭韵,大学毕业之后就在深川市工作了,现在已经有两年的工作经验了。对于深川市,她比叶青熟得多。

    方亭韵诚恳地道:“你是来找工作的吗?我们公司在招保安,你要不要去看看?”

    叶青摇了摇头,方亭韵有些尴尬,低声道:“我也知道保安这个职业听起来不是太好,但是,一切都得从头做起嘛……”

    叶青摇头是说自己并非来找工作,很明显方亭韵误解了。

    “我是来办事的,不是来找工作的。”叶青解释了一句,方亭韵这才不再尴尬。

    第二天上午,火车终于到了深川市火车站。叶青身边的青年第一个下了车,这一晚上,他在车里都尴尬无比。尤其方亭韵对叶青越来越热情,让他更是嫉妒至极。

    方亭韵跟着叶青下车,叶青是没有什么目的地,直接出了车站。方亭韵紧跟其后,走了一会,终于忍不住追上叶青,道:“你要去哪办事?”

    “我……我先转转……”叶青道。

    “可是我要回去了啊!”方亭韵看着叶青,眼神当中有些期待。

    叶青不知道方亭韵是什么意思,道:“好啊。”

    方亭韵大失所望,愤然转身离开。可是,走了几步回头再看,叶青并没有追过来,这让她心里又有些害怕。

    迟疑了一下,方亭韵突然转身追上叶青,道:“你就不想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吗?”

    “我没有联系方式。”叶青诚实地道,他连手机都没有。

    “那你就不想再见到我了吗?”方亭韵说完这话,面色也是一红,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么大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