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兵王 > 正文 24.第24章 你们都该死!

正文 24.第24章 你们都该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青找了一个巷子躲了进去,主要观察着广场上那些乞丐,还有盯着他们的那些人。

    这些乞丐很明显是被这些人控制了,叶青甚至怀疑,自己的弟弟也是被这些人控制了。而他的手脚,应该便是被这些人打断,弄成残疾人出来乞讨的。

    叶青这时方才隐隐明白那个老板说的话,为什么这些乞丐都是残疾人?

    很明显,这些人的残疾,都是人为的啊!

    叶青想象着弟弟所受的痛苦,一颗心也在绞痛着。

    他这辈子,亲人并不多。跟他有直接血缘关系的,就剩下父亲叶昌文和弟弟叶军。有谁敢伤到叶军分毫,他都不会放过这个人的。更何况,叶军很可能是被人打断腿脚,叶青又岂会善罢甘休!

    叶青一直在这里站到了傍晚时分,一天时间,这些乞丐都在烈日之下暴晒。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大多看上去都奄奄一息了。那些暗中盯着他们的人,却坐在空调屋里吹着冷风喝着冷饮,惬意到了极点。

    大概六点多,广场上突然来了几辆面包车。车上下来几人,将那些残疾人一个个扔进了车里。

    叶青心中一动,他等的便是这些人。

    便要出去跟踪这些面包车,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叶青转头看去,只见中午那个乞讨的小女孩神色慌张地奔了进来。

    小女孩手中拿着一个剩下半截的饼,饼上还沾着灰,估计是被谁丢弃的。小女孩慌不择食地吞咽着这饼,可是因为吃的太过匆忙,一时间竟然被噎住了,憋得直翻白眼。

    纵然如此,小女孩脚步不停,仿佛是在逃避什么。而就在此时,后面跑过来一个青年。

    看到那青年,小女孩顿时满脸惊恐,匆忙把手中的饼扔到一边,直接跪倒在地,颤声道:“叔叔,我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青年二话不说,上来一脚踹在小女孩胸口,小女孩立时倒飞出去两米多远,再坐起来时已是口吐鲜血不止。

    “你他妈的……”青年破口大骂,突然看见前面的叶青,后面的话立时吞回肚里,怒道:“你跟你妈一个德行,就知道吃吃吃,老子都让你吃穷了!”

    青年说着,抓着小女孩的头发便将她拎了出去。说话的语气好像是小女孩的父亲,但这出手却是太过凶残!

    叶青面色大寒,却准备去追这青年,突然想起后面的面包车。连忙转头去看,几辆面包车却都已经驶远了,此时想追已经是来不及了。

    叶青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下,突然转身跟着那青年走了下去。

    青年抓着小女孩的头发,几乎是拽着她拖行的。小女孩嘴角还在溢血,身后地上滴落不少血滴。

    叶青远远跟着,双手却握的越来越紧。

    青年拖着小女孩走进一个胡同,胡同边停着一辆面包车,车里已经坐了好几个差不多的孩子。青年踹了小女孩一脚,将她扔到车上。

    “他妈的,这个小王八蛋,每次就她最费事!”青年啐了一口,道:“今天收成怎么样?”

    前面司机道:“不行,现在这些人,越来越没爱心了!”

    “看来得下点本了。”青年看了看车里的孩子,道:“改天跟大哥说一下,咱也得改变政策了。这些小孩子也断个手脚什么的,不然那些人怎么会可怜他们啊!”

    两人嘟囔着开车离开了,叶青远远跟着。还好闹市区,这车跑不快,叶青倒也跟得上。

    车辆出了广场,来到城西的蔬菜批发市场后面。这里在深川市也是比较破旧的地方了,四周显得很是混乱。

    车辆驶入批发市场后面一个巷子,巷子里面很是昏暗,路面崎岖不平,很少有人走过。

    叶青远远跟了进去,车辆最后驶入巷子尽头一个高墙大院。院子里面不时有犬吠声传出,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叶青在院子外面贴墙听了一会,里面除了犬吠声,隐隐还传来了孩子的哭喊声。

    叶青皱起眉头,他基本已经确定,这是一批靠小孩子赚钱的人了。

    叶青观察了一下院子四周的地形,从外侧便将院子的情况基本了然于胸。趁着夜色黑暗,叶青翻身上墙,趴伏在墙头,悄悄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院子很大,里面放了三个大笼子。每个大笼子里都有一条模样凶猛的狼犬,而其中一个笼子里,竟然还关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那狼犬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什么缘故,张牙舞爪地冲着那孩子吼叫。孩子吓得全身哆嗦,蜷缩在笼子角落里哭个不停。还好那狼犬是被锁链锁着的,但这模样还是非常惊人啊!

    看到这一幕,叶青心中杀意顿生。

    他一直觉得,人就算是缺德也是有个限度的。但是,今天他突然发现自己错了。这些人所做的事情,不比边境线上那些凶残匪徒弱多少。相反,他们比那些杀人如麻的匪徒还要残忍得多。至少,那些匪徒所杀的是成年人,可是,这些人折磨的只是不懂事的孩子啊!

    叶青握紧拳头,便准备跳进院子。此时,正屋房门打开,一个男子拖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

    孩子全身趴在地上不愿出来,哭喊着:“叔叔,叔叔,我明天一定要很多钱,一定要很多钱,你不要把我跟狗狗关在一起,不要啊……”

    孩子哭喊震天,但男子根本不理会,拖着他便走到铁笼子边,打开笼子将孩子扔了进去。

    孩子用手抓住笼子门,死活不愿进去。里面狼犬吼叫震天,咆哮着想要冲过来,吓得孩子全身哆嗦。

    男子用力关上笼子门,孩子的手顿时被夹到,痛得孩子一声惨叫,忍不住松手。而男子则趁机将笼子关上,把孩子和那凶恶狼犬关在了一起。

    叶青牙都快咬碎了,准备翻身下去,而屋内又走出来一人。正是刚才广场上那青年,拖着中午管叶青要钱的小女孩走了出来。

    “把她也关进去!”青年道。

    “她要的钱不是够了吗?”男子奇道。

    青年道:“这个死杂种,竟然敢吃别人递过来的东西,还跟那个人说了几句话。要是不给她点教训,以后还得了!”

    “叔叔,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我实在太饿了,所以才吃了一点,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小女孩哭喊着求饶。

    青年反手一巴掌扇在女孩脸上,破口骂道:“饶你妈的,老子去找你,你还敢跑,你说你是不是找死!”

    小女孩被青年一巴掌扇飞出去,头部撞在院墙上,鲜血直流,顿时晕了过去。

    叶青已经跳进了院子,但却来不及拦住那青年。眼看小女孩如此模样,叶青忍不住一声怒喝:“该死!”

    青年和那男子吓了一跳,转头看到叶青,两人先是一愣,旋即面色大变。

    “你是什么人?”男子怒道:“你怎么进来的?”

    青年则是直接跑向正屋,大喊道:“老三,虎子,快点出来,出事了!”

    正屋跑出来三个人,皆是满脸横肉,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把砍刀,身上带着血迹。

    看到叶青,几人都有些诧异,其中一人缓步走了过来,沉声道:“这位朋友是哪条道上的?我叫周武,这是林大哥的场子,你应该知道林大哥吧!”

    “不知道!”叶青声音冷寒。

    五人面色皆变,青年怒视叶青,怒道:“你这么说,是不是连林大哥的面子都不准备给了?”

    叶青冷声道:“我本来就没准备给任何人面子!”

    五人面色再变,周武沉声道:“朋友,你要是混黑的,应该清楚得罪林大哥的下场。要是混白的,哼,我劝你不要管太多闲事。”

    “你觉得呢?”叶青一步一步走过去,目光犹如刀锋一般,死死盯着面前五人。

    “他妈的,你这就是要来找事!”青年怒吼,看了周武一眼。

    周武缓缓点头,青年会意,迎面走来,抬脚便朝叶青踹去。

    叶青根本不闪避,抓住青年的脚,右肘用力砸在青年的膝盖上。青年这条腿顿时扭曲,腿骨被叶青一下砸断!

    周武等人顿时哄闹起来,四个人一起过来,将叶青围在中间。

    “给我弄死他!”周武怒声道。

    拎砍刀那人已直接冲了过来,扬刀便朝叶青脑袋看去。

    叶青毫不犹豫,回手一拳打在这人的脸上。

    只一拳,这人的鼻子顿时塌陷进去,口鼻出血,而他则抱着脸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

    周武吓了一跳,看着叶青,沉声道:“这位兄弟,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杀人的!”叶青说着,已经走到断腿青年面前,突然抬脚踩在他的胸口。

    一阵骨碎的声音,这青年的肋骨被叶青踩断大半,顿时连呼吸都困难了。

    周武等人面色畏惧,他们也算是凶悍了,但叶青比他们凶得太多了啊!

    不过,眼看叶青一步一步走过来,几人知道已是无路可退。

    “上,一起上!”周武大喝,当先朝着叶青奔了过去。

    剩下两人也拿出武器冲了上来,准备仗着人多解决了叶青。

    叶青稳如泰山,便在三人冲到面前的时候,抬脚便踹在周武胸口,周武顿时步了那青年的后尘,肋骨断掉一半,倒在地上喘气都难了。

    另外两人,叶青一拳一个,全都倒在了地上。可是,叶青却还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叶青走到刚才把孩子关铁笼子里的那男子面前,男子抬头看着叶青,满脸惊慌地后退一步,捂着脸颤声道:“大哥,大哥,我……我哪里得罪您了,您说一下啊……”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叶青缓缓摇了摇头,看着笼子里的孩子。

    两个孩子直勾勾地看着外面,脸上没有惊恐和害怕,有的竟然是报仇般的畅快。

    叶青心里一凉,这些只是孩子啊。怎样的生活,才让他们失去了原有的天真,竟然想着要报仇了?

    叶青叹了口气,看着两个孩子,轻声道:“把眼睛闭上!”

    两个孩子听话地把眼睛闭上,叶青这才弯腰看着那男子,一字一句地道:“你知道吗?你们都该死!”叶青找了一个巷子躲了进去,主要观察着广场上那些乞丐,还有盯着他们的那些人。

    这些乞丐很明显是被这些人控制了,叶青甚至怀疑,自己的弟弟也是被这些人控制了。而他的手脚,应该便是被这些人打断,弄成残疾人出来乞讨的。

    叶青这时方才隐隐明白那个老板说的话,为什么这些乞丐都是残疾人?

    很明显,这些人的残疾,都是人为的啊!

    叶青想象着弟弟所受的痛苦,一颗心也在绞痛着。

    他这辈子,亲人并不多。跟他有直接血缘关系的,就剩下父亲叶昌文和弟弟叶军。有谁敢伤到叶军分毫,他都不会放过这个人的。更何况,叶军很可能是被人打断腿脚,叶青又岂会善罢甘休!

    叶青一直在这里站到了傍晚时分,一天时间,这些乞丐都在烈日之下暴晒。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大多看上去都奄奄一息了。那些暗中盯着他们的人,却坐在空调屋里吹着冷风喝着冷饮,惬意到了极点。

    大概六点多,广场上突然来了几辆面包车。车上下来几人,将那些残疾人一个个扔进了车里。

    叶青心中一动,他等的便是这些人。

    便要出去跟踪这些面包车,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叶青转头看去,只见中午那个乞讨的小女孩神色慌张地奔了进来。

    小女孩手中拿着一个剩下半截的饼,饼上还沾着灰,估计是被谁丢弃的。小女孩慌不择食地吞咽着这饼,可是因为吃的太过匆忙,一时间竟然被噎住了,憋得直翻白眼。

    纵然如此,小女孩脚步不停,仿佛是在逃避什么。而就在此时,后面跑过来一个青年。

    看到那青年,小女孩顿时满脸惊恐,匆忙把手中的饼扔到一边,直接跪倒在地,颤声道:“叔叔,我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青年二话不说,上来一脚踹在小女孩胸口,小女孩立时倒飞出去两米多远,再坐起来时已是口吐鲜血不止。

    “你他妈的……”青年破口大骂,突然看见前面的叶青,后面的话立时吞回肚里,怒道:“你跟你妈一个德行,就知道吃吃吃,老子都让你吃穷了!”

    青年说着,抓着小女孩的头发便将她拎了出去。说话的语气好像是小女孩的父亲,但这出手却是太过凶残!

    叶青面色大寒,却准备去追这青年,突然想起后面的面包车。连忙转头去看,几辆面包车却都已经驶远了,此时想追已经是来不及了。

    叶青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下,突然转身跟着那青年走了下去。

    青年抓着小女孩的头发,几乎是拽着她拖行的。小女孩嘴角还在溢血,身后地上滴落不少血滴。

    叶青远远跟着,双手却握的越来越紧。

    青年拖着小女孩走进一个胡同,胡同边停着一辆面包车,车里已经坐了好几个差不多的孩子。青年踹了小女孩一脚,将她扔到车上。

    “他妈的,这个小王八蛋,每次就她最费事!”青年啐了一口,道:“今天收成怎么样?”

    前面司机道:“不行,现在这些人,越来越没爱心了!”

    “看来得下点本了。”青年看了看车里的孩子,道:“改天跟大哥说一下,咱也得改变政策了。这些小孩子也断个手脚什么的,不然那些人怎么会可怜他们啊!”

    两人嘟囔着开车离开了,叶青远远跟着。还好闹市区,这车跑不快,叶青倒也跟得上。

    车辆出了广场,来到城西的蔬菜批发市场后面。这里在深川市也是比较破旧的地方了,四周显得很是混乱。

    车辆驶入批发市场后面一个巷子,巷子里面很是昏暗,路面崎岖不平,很少有人走过。

    叶青远远跟了进去,车辆最后驶入巷子尽头一个高墙大院。院子里面不时有犬吠声传出,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叶青在院子外面贴墙听了一会,里面除了犬吠声,隐隐还传来了孩子的哭喊声。

    叶青皱起眉头,他基本已经确定,这是一批靠小孩子赚钱的人了。

    叶青观察了一下院子四周的地形,从外侧便将院子的情况基本了然于胸。趁着夜色黑暗,叶青翻身上墙,趴伏在墙头,悄悄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院子很大,里面放了三个大笼子。每个大笼子里都有一条模样凶猛的狼犬,而其中一个笼子里,竟然还关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那狼犬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什么缘故,张牙舞爪地冲着那孩子吼叫。孩子吓得全身哆嗦,蜷缩在笼子角落里哭个不停。还好那狼犬是被锁链锁着的,但这模样还是非常惊人啊!

    看到这一幕,叶青心中杀意顿生。

    他一直觉得,人就算是缺德也是有个限度的。但是,今天他突然发现自己错了。这些人所做的事情,不比边境线上那些凶残匪徒弱多少。相反,他们比那些杀人如麻的匪徒还要残忍得多。至少,那些匪徒所杀的是成年人,可是,这些人折磨的只是不懂事的孩子啊!

    叶青握紧拳头,便准备跳进院子。此时,正屋房门打开,一个男子拖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

    孩子全身趴在地上不愿出来,哭喊着:“叔叔,叔叔,我明天一定要很多钱,一定要很多钱,你不要把我跟狗狗关在一起,不要啊……”

    孩子哭喊震天,但男子根本不理会,拖着他便走到铁笼子边,打开笼子将孩子扔了进去。

    孩子用手抓住笼子门,死活不愿进去。里面狼犬吼叫震天,咆哮着想要冲过来,吓得孩子全身哆嗦。

    男子用力关上笼子门,孩子的手顿时被夹到,痛得孩子一声惨叫,忍不住松手。而男子则趁机将笼子关上,把孩子和那凶恶狼犬关在了一起。

    叶青牙都快咬碎了,准备翻身下去,而屋内又走出来一人。正是刚才广场上那青年,拖着中午管叶青要钱的小女孩走了出来。

    “把她也关进去!”青年道。

    “她要的钱不是够了吗?”男子奇道。

    青年道:“这个死杂种,竟然敢吃别人递过来的东西,还跟那个人说了几句话。要是不给她点教训,以后还得了!”

    “叔叔,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我实在太饿了,所以才吃了一点,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小女孩哭喊着求饶。

    青年反手一巴掌扇在女孩脸上,破口骂道:“饶你妈的,老子去找你,你还敢跑,你说你是不是找死!”

    小女孩被青年一巴掌扇飞出去,头部撞在院墙上,鲜血直流,顿时晕了过去。

    叶青已经跳进了院子,但却来不及拦住那青年。眼看小女孩如此模样,叶青忍不住一声怒喝:“该死!”

    青年和那男子吓了一跳,转头看到叶青,两人先是一愣,旋即面色大变。

    “你是什么人?”男子怒道:“你怎么进来的?”

    青年则是直接跑向正屋,大喊道:“老三,虎子,快点出来,出事了!”

    正屋跑出来三个人,皆是满脸横肉,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把砍刀,身上带着血迹。

    看到叶青,几人都有些诧异,其中一人缓步走了过来,沉声道:“这位朋友是哪条道上的?我叫周武,这是林大哥的场子,你应该知道林大哥吧!”

    “不知道!”叶青声音冷寒。

    五人面色皆变,青年怒视叶青,怒道:“你这么说,是不是连林大哥的面子都不准备给了?”

    叶青冷声道:“我本来就没准备给任何人面子!”

    五人面色再变,周武沉声道:“朋友,你要是混黑的,应该清楚得罪林大哥的下场。要是混白的,哼,我劝你不要管太多闲事。”

    “你觉得呢?”叶青一步一步走过去,目光犹如刀锋一般,死死盯着面前五人。

    “他妈的,你这就是要来找事!”青年怒吼,看了周武一眼。

    周武缓缓点头,青年会意,迎面走来,抬脚便朝叶青踹去。

    叶青根本不闪避,抓住青年的脚,右肘用力砸在青年的膝盖上。青年这条腿顿时扭曲,腿骨被叶青一下砸断!

    周武等人顿时哄闹起来,四个人一起过来,将叶青围在中间。

    “给我弄死他!”周武怒声道。

    拎砍刀那人已直接冲了过来,扬刀便朝叶青脑袋看去。

    叶青毫不犹豫,回手一拳打在这人的脸上。

    只一拳,这人的鼻子顿时塌陷进去,口鼻出血,而他则抱着脸在地上翻滚惨叫起来。

    周武吓了一跳,看着叶青,沉声道:“这位兄弟,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杀人的!”叶青说着,已经走到断腿青年面前,突然抬脚踩在他的胸口。

    一阵骨碎的声音,这青年的肋骨被叶青踩断大半,顿时连呼吸都困难了。

    周武等人面色畏惧,他们也算是凶悍了,但叶青比他们凶得太多了啊!

    不过,眼看叶青一步一步走过来,几人知道已是无路可退。

    “上,一起上!”周武大喝,当先朝着叶青奔了过去。

    剩下两人也拿出武器冲了上来,准备仗着人多解决了叶青。

    叶青稳如泰山,便在三人冲到面前的时候,抬脚便踹在周武胸口,周武顿时步了那青年的后尘,肋骨断掉一半,倒在地上喘气都难了。

    另外两人,叶青一拳一个,全都倒在了地上。可是,叶青却还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叶青走到刚才把孩子关铁笼子里的那男子面前,男子抬头看着叶青,满脸惊慌地后退一步,捂着脸颤声道:“大哥,大哥,我……我哪里得罪您了,您说一下啊……”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叶青缓缓摇了摇头,看着笼子里的孩子。

    两个孩子直勾勾地看着外面,脸上没有惊恐和害怕,有的竟然是报仇般的畅快。

    叶青心里一凉,这些只是孩子啊。怎样的生活,才让他们失去了原有的天真,竟然想着要报仇了?

    叶青叹了口气,看着两个孩子,轻声道:“把眼睛闭上!”

    两个孩子听话地把眼睛闭上,叶青这才弯腰看着那男子,一字一句地道:“你知道吗?你们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