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兵王 > 正文 26.第26章 厂区里的绑匪

正文 26.第26章 厂区里的绑匪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青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他不知道林老大是谁。但是,今天这样的情况,纵然他知道林老大是谁,他也会义无反顾地出手!

    在部队的时候,叶青为了击杀作恶多端的歹徒,甚至可以违抗命令。军队首长都无法压制他,这个林老大就算手段通天,又能压得住叶青了?

    离开那个院子,叶青买了一些蔬菜和米面锅碗回了废弃厂区。他带来的钱不多,得省着花,自己做饭无疑是最节省的了。

    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叶青堆了一个土锅台,从附近捡来枯枝干柴做了一顿晚饭。

    叶青早年丧母,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自立,从小就开始学习做饭了。尤其跟李三爷学武的时候,李三爷还教了他不少新奇古怪的菜式。所以,叶青的厨艺也算是相当不错了。虽然饭菜很简单,不过味道却是不错,远远地便能嗅到香味。

    吃过饭,叶青便坐在厂区门口,看着漫天的星辰,心中却不断闪过那些残疾人乞丐的模样。而那些残疾人乞丐,最后都化作了他弟弟叶军,那个倔强而又瘦弱的孩子!

    叶青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经受怎样的遭遇,或者,他的待遇还不如这些孩子。断了手脚,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现在的他,是否在饿着肚子呢?

    叶青心里很难受,想到那些人对待这些残疾人的态度,他的拳头不由再次握紧。

    “小军,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叶青看着天空,沉声道:“不管是谁让你受到伤害,我都会百倍千倍奉还给他!”

    厂区一片寂静,唯有叶青的声音在四周不断回荡。

    叶青转身准备回去研究那寻经问穴,突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个汽车的声音。

    叶青诧异,这厂区大白天都没人来,晚上怎么会有人来呢?

    叶青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但他明白一个道理,事出蹊跷必有妖。这大晚上的,竟然有人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叶青扑灭灯火,悄悄走出厂区。外面的确有汽车灯光照耀,一辆汽车驶入了另一边的厂区。

    叶青趁着夜色走了过去,那汽车已经停下,厂区里面亮了几盏矿灯,倒是把里面照的挺清楚。

    厂区里面有五六个人,皆是模样凶恶,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几人从车里抬出一个麻袋,麻袋很大,软软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大哥,放这里适合吗?”其中一人低声道:“最近那些条子查的这么紧,这个地方据说都被查了好几次了。”

    “哼,你没听说过吗,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为首的平头沉声道:“我一开始就把人藏在市区警察局对面的宾馆里,那些警察只知道在偏僻的地方找,哪里想得到,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藏着。他们一直在偏僻的郊区寻找,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哪里会想得到,咱们又把人藏到了他们之前关注过好几次的地方。这些警察都是一根筋,学的什么所谓刑侦学,做事全凭经验和惯性思维,自以为是能够掌控别人的思维。哼,跟我斗,他们还不行!”

    “大哥计谋无双,那些警察哪里能猜到大哥的心思啊!”一个小弟笑道。

    平头很是受用,笑道:“这种事我`干了八次了,现在那些警察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抓我?能抓到我的警察还没生出来呢!”

    一人激动地道:“大哥,这次顺利拿到钱,那咱们以后就可以金盆洗手了啊!”

    平头啐道:“靠,这才多少钱。我给你们说,跟着我好好干,五年之后,全部移民,赚的钱足够你们在国外逍遥几辈子了!”

    众人大为兴奋,纷纷点头称是。

    “行了,废话少说。人留在这里,你们好好看着,这段时间千万别乱跑,只要把人看好,别的什么事你们都不用管!”平头摆手,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

    剩下三人将那麻袋抬进厂区,刚才平头的一番话让三人兴奋无比,不由得商量着赚到钱了该怎么花。

    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道:“要我说,就立马娶俩媳妇先。他娘的,现在这些女人真他妈现实,等老子有了钱,看她们乖乖跪老子面前吧!”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一辈子趴女人肚皮上,能干点什么大事啊?”另一人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男人嘛,有这点需求也正常啊。”第三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子转头看向麻袋,道:“对了,我听说这****长得很好看,你们谁见过了?”

    猥琐男子道:“见个毛啊,大哥把人弄回来之后就一直关着,哪见过啊。”

    “要不,打开看看?”刀疤眼中带着希冀。

    三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走过去打开麻袋。

    麻袋里面装的赫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肌肤洁白如雪,秀发凌`乱地披散在纤弱的肩膀上。琼鼻高`挺,樱桃小`嘴微微翘`起,略带着一丝俏皮倔强。纵然眼睛被黑布遮住,但这样已是极美了。

    三人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液,猥琐男忍不住叹道:“他`妈`的,那个老王八蛋竟然能生出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

    另一人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有钱人吧,娶的媳妇都漂亮,生出来的孩子,当然也不会丑了。”

    刀疤看着女孩,双目当中尽是热切,沉声道:“真是极品,他娘的,能跟她睡一晚,我他妈就算穷一辈子也愿意啊!”

    猥琐男跟道:“就是,他娘的,老子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找几个美女吗?可是,我赚再多的钱,恐怕也找不到像这样的美女了!”

    第三人没说话,只看着两人,他眼中的光芒也很热切。

    刀疤和猥琐男也是同样眼神,最后,刀疤终于忍不住开口:“只要是活的就能换钱,老大说让咱们看着她,没说让咱们把她完整地还回去啊!”

    “那还说什么,一起上!”猥琐男说着,伸手便抓`住了女孩的衣服,用力一扯,竟然将女孩的上衣扯了下来。

    女孩穿的很单薄,上衣扯掉,自然露出里面的小衬衣。衬衣很短,女孩纤细的腰身都露在外面,看上去更是诱`惑至极。

    被人这么一折腾,女孩也终于转醒,感觉到身边的不对,匆忙喊道:“你们……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让你快活了!”猥琐男狞笑着,伸手便去抓女孩的衬衣。

    女孩惊叫一声,挣扎着往后退了一步。刀疤则过去,一拳打在女孩后脑,女孩直接晕倒过去。

    “我靠,你干什么?”猥琐男急道。

    “你缺心眼啊?”刀疤瞪眼,道:“她醒着咱们怎么搞?要是她突然睁开眼看到咱们,那咱们岂不是完蛋了?”

    “这不蒙着眼的吗?”猥琐男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刀疤沉声道:“你快点,你要不上,我就先上了啊!”

    猥琐男哪肯让他先,立马抓`住女孩的长裙,用力撕扯,女孩的长裙顿时被他撕破大半,洁白的双`腿露了出来。

    如此情况让三人的兽性大增,猥琐男手忙脚乱地脱下衣服,刚要往那女孩身上扑,脖子却突然一紧。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甩,将他甩出五六米远。

    刀疤和另一人这才发现,现场竟然多了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两人面色皆是一变,刀疤也算凶悍,拔`出匕首便朝这人扑去。

    来人正是叶青,眼看刀疤出手,叶青右手跟着冲出,快若闪电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刀疤手腕脱臼,匕首也直接落地。

    另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叶青已将刀疤甩到了他的身上,两人同时倒地。

    这三个人对叶青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叶青一人给了他们一拳,三人同时晕倒。叶青将三人的衣服扯下来撕成条,将三人牢牢捆在旁边的设备上,塞住他们的嘴,这才转身去看那女孩。

    女孩虽然昏迷着,但表情依然惊慌,满头大汗。

    叶青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将她抱了起来,走到另一边自己住的那厂区。

    将女孩放在地铺上,叶青摸了摸她的后脑,是被刀疤重击脑部而晕倒的,倒也不是什么重伤。

    叶青在她后脑按了几下,寻经问穴上面有记载,几乎所有的疾病都与血脉有关。而这晕倒,便是血管受阻血脉不畅的缘故。只要推拿的穴位正确,倒是能化解这种不畅。

    果然,没多久,女孩便悠悠转醒。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在自己后脑不断推拿,女孩立时尖叫一声,立刻跳了起来。但是,因为身体虚弱,她没能跳多高,直接又瘫软倒地,重重摔了一跤。

    “你……你别碰我,不然我就咬舌自尽!”女孩大声威胁,但声音还在颤抖,明显底气不足。

    “你的血脉还没畅通,不过也没有大碍。如果你不想让我帮忙,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叶青转身走到旁边坐下,道:“不过,现在你最好不要乱动,更不要激动。激动会让血气翻腾,冲不开阻塞的血脉,反而会引起头疼!”

    叶青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他不知道林老大是谁。但是,今天这样的情况,纵然他知道林老大是谁,他也会义无反顾地出手!

    在部队的时候,叶青为了击杀作恶多端的歹徒,甚至可以违抗命令。军队首长都无法压制他,这个林老大就算手段通天,又能压得住叶青了?

    离开那个院子,叶青买了一些蔬菜和米面锅碗回了废弃厂区。他带来的钱不多,得省着花,自己做饭无疑是最节省的了。

    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叶青堆了一个土锅台,从附近捡来枯枝干柴做了一顿晚饭。

    叶青早年丧母,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自立,从小就开始学习做饭了。尤其跟李三爷学武的时候,李三爷还教了他不少新奇古怪的菜式。所以,叶青的厨艺也算是相当不错了。虽然饭菜很简单,不过味道却是不错,远远地便能嗅到香味。

    吃过饭,叶青便坐在厂区门口,看着漫天的星辰,心中却不断闪过那些残疾人乞丐的模样。而那些残疾人乞丐,最后都化作了他弟弟叶军,那个倔强而又瘦弱的孩子!

    叶青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经受怎样的遭遇,或者,他的待遇还不如这些孩子。断了手脚,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现在的他,是否在饿着肚子呢?

    叶青心里很难受,想到那些人对待这些残疾人的态度,他的拳头不由再次握紧。

    “小军,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叶青看着天空,沉声道:“不管是谁让你受到伤害,我都会百倍千倍奉还给他!”

    厂区一片寂静,唯有叶青的声音在四周不断回荡。

    叶青转身准备回去研究那寻经问穴,突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个汽车的声音。

    叶青诧异,这厂区大白天都没人来,晚上怎么会有人来呢?

    叶青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但他明白一个道理,事出蹊跷必有妖。这大晚上的,竟然有人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叶青扑灭灯火,悄悄走出厂区。外面的确有汽车灯光照耀,一辆汽车驶入了另一边的厂区。

    叶青趁着夜色走了过去,那汽车已经停下,厂区里面亮了几盏矿灯,倒是把里面照的挺清楚。

    厂区里面有五六个人,皆是模样凶恶,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几人从车里抬出一个麻袋,麻袋很大,软软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大哥,放这里适合吗?”其中一人低声道:“最近那些条子查的这么紧,这个地方据说都被查了好几次了。”

    “哼,你没听说过吗,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为首的平头沉声道:“我一开始就把人藏在市区警察局对面的宾馆里,那些警察只知道在偏僻的地方找,哪里想得到,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藏着。他们一直在偏僻的郊区寻找,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哪里会想得到,咱们又把人藏到了他们之前关注过好几次的地方。这些警察都是一根筋,学的什么所谓刑侦学,做事全凭经验和惯性思维,自以为是能够掌控别人的思维。哼,跟我斗,他们还不行!”

    “大哥计谋无双,那些警察哪里能猜到大哥的心思啊!”一个小弟笑道。

    平头很是受用,笑道:“这种事我`干了八次了,现在那些警察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抓我?能抓到我的警察还没生出来呢!”

    一人激动地道:“大哥,这次顺利拿到钱,那咱们以后就可以金盆洗手了啊!”

    平头啐道:“靠,这才多少钱。我给你们说,跟着我好好干,五年之后,全部移民,赚的钱足够你们在国外逍遥几辈子了!”

    众人大为兴奋,纷纷点头称是。

    “行了,废话少说。人留在这里,你们好好看着,这段时间千万别乱跑,只要把人看好,别的什么事你们都不用管!”平头摆手,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

    剩下三人将那麻袋抬进厂区,刚才平头的一番话让三人兴奋无比,不由得商量着赚到钱了该怎么花。

    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道:“要我说,就立马娶俩媳妇先。他娘的,现在这些女人真他妈现实,等老子有了钱,看她们乖乖跪老子面前吧!”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一辈子趴女人肚皮上,能干点什么大事啊?”另一人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男人嘛,有这点需求也正常啊。”第三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子转头看向麻袋,道:“对了,我听说这****长得很好看,你们谁见过了?”

    猥琐男子道:“见个毛啊,大哥把人弄回来之后就一直关着,哪见过啊。”

    “要不,打开看看?”刀疤眼中带着希冀。

    三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走过去打开麻袋。

    麻袋里面装的赫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肌肤洁白如雪,秀发凌`乱地披散在纤弱的肩膀上。琼鼻高`挺,樱桃小`嘴微微翘`起,略带着一丝俏皮倔强。纵然眼睛被黑布遮住,但这样已是极美了。

    三人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液,猥琐男忍不住叹道:“他`妈`的,那个老王八蛋竟然能生出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

    另一人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有钱人吧,娶的媳妇都漂亮,生出来的孩子,当然也不会丑了。”

    刀疤看着女孩,双目当中尽是热切,沉声道:“真是极品,他娘的,能跟她睡一晚,我他妈就算穷一辈子也愿意啊!”

    猥琐男跟道:“就是,他娘的,老子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找几个美女吗?可是,我赚再多的钱,恐怕也找不到像这样的美女了!”

    第三人没说话,只看着两人,他眼中的光芒也很热切。

    刀疤和猥琐男也是同样眼神,最后,刀疤终于忍不住开口:“只要是活的就能换钱,老大说让咱们看着她,没说让咱们把她完整地还回去啊!”

    “那还说什么,一起上!”猥琐男说着,伸手便抓`住了女孩的衣服,用力一扯,竟然将女孩的上衣扯了下来。

    女孩穿的很单薄,上衣扯掉,自然露出里面的小衬衣。衬衣很短,女孩纤细的腰身都露在外面,看上去更是诱`惑至极。

    被人这么一折腾,女孩也终于转醒,感觉到身边的不对,匆忙喊道:“你们……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让你快活了!”猥琐男狞笑着,伸手便去抓女孩的衬衣。

    女孩惊叫一声,挣扎着往后退了一步。刀疤则过去,一拳打在女孩后脑,女孩直接晕倒过去。

    “我靠,你干什么?”猥琐男急道。

    “你缺心眼啊?”刀疤瞪眼,道:“她醒着咱们怎么搞?要是她突然睁开眼看到咱们,那咱们岂不是完蛋了?”

    “这不蒙着眼的吗?”猥琐男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刀疤沉声道:“你快点,你要不上,我就先上了啊!”

    猥琐男哪肯让他先,立马抓`住女孩的长裙,用力撕扯,女孩的长裙顿时被他撕破大半,洁白的双`腿露了出来。

    如此情况让三人的兽性大增,猥琐男手忙脚乱地脱下衣服,刚要往那女孩身上扑,脖子却突然一紧。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甩,将他甩出五六米远。

    刀疤和另一人这才发现,现场竟然多了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两人面色皆是一变,刀疤也算凶悍,拔`出匕首便朝这人扑去。

    来人正是叶青,眼看刀疤出手,叶青右手跟着冲出,快若闪电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刀疤手腕脱臼,匕首也直接落地。

    另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叶青已将刀疤甩到了他的身上,两人同时倒地。

    这三个人对叶青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叶青一人给了他们一拳,三人同时晕倒。叶青将三人的衣服扯下来撕成条,将三人牢牢捆在旁边的设备上,塞住他们的嘴,这才转身去看那女孩。

    女孩虽然昏迷着,但表情依然惊慌,满头大汗。

    叶青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将她抱了起来,走到另一边自己住的那厂区。

    将女孩放在地铺上,叶青摸了摸她的后脑,是被刀疤重击脑部而晕倒的,倒也不是什么重伤。

    叶青在她后脑按了几下,寻经问穴上面有记载,几乎所有的疾病都与血脉有关。而这晕倒,便是血管受阻血脉不畅的缘故。只要推拿的穴位正确,倒是能化解这种不畅。

    果然,没多久,女孩便悠悠转醒。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在自己后脑不断推拿,女孩立时尖叫一声,立刻跳了起来。但是,因为身体虚弱,她没能跳多高,直接又瘫软倒地,重重摔了一跤。

    “你……你别碰我,不然我就咬舌自尽!”女孩大声威胁,但声音还在颤抖,明显底气不足。

    “你的血脉还没畅通,不过也没有大碍。如果你不想让我帮忙,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叶青转身走到旁边坐下,道:“不过,现在你最好不要乱动,更不要激动。激动会让血气翻腾,冲不开阻塞的血脉,反而会引起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