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兵王 > 28.第28章 如果有报应,我等着!

28.第28章 如果有报应,我等着!

        叶青没有在那厂区再住了,女孩被送回去,肯定就会有警察来这里了。

        叶青不愿麻烦,他必须集中所有时间和精力去找弟弟,而不是在这里跟人交际应酬。

        叶青搬了个地方,将东西放在市区一个旧桥的桥洞下面。这旧桥已经废弃很多年,附近也很少有人来往,更没人会注意到这桥洞里面的情况。

        下午,叶青终于跟上了那批残疾人乞丐。和之前那些小孩子们的情况一样,这些残疾人也是被人控制,在一个偏僻的大院里住着。

        叶青翻到院墙上面,院子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这院子里面有六个人看管,这些残疾人的待遇比那些小孩子差得多了。因为小孩子不受折腾,这些人怕打死他们,所以一般都是吓唬为主。而残疾人大都是成年人了,经得起折腾,所以完不成任务,都是用殴打来惩罚。

        叶青在院墙上,清楚地看到,院子里面有二十多个残疾人,瘫坐在地上。每个人面前放着一碟剩饭,也没有菜。但是,对这些饿了一整天的残疾人来说,却已是最好的美味。

        有的残疾人有一只手,端着碟子,大口大口地用嘴去吃饭。而有的残疾人双手都没了,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饭。但是,他们吃的都很香,毕竟饿得时间太长了。

        院子另一边有几根柱子,三个残疾人被捆着双手吊在柱子下面,而下面三个人正拿着皮鞭抽打他们。

        另外三个人在一边大笑,不时嘲笑这三人手劲太小,打人不疼。

        这三个人被骂,自然不服,出手就更重了。打了几鞭,三个人对换,原来是在比赛看谁打人比较狠。

        而那三个残疾人早已是奄奄一息,此刻被人如此抽打,更是遍体鳞伤。三个残疾人不断求饶,却根本得不到这些人的丝毫怜悯,反而残疾人叫的越惨,他们好像越兴奋的样子。

        另一边正屋里,不时有惨叫声传来,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叶青看得目眦尽裂,从院墙跳了下来,直冲那六人而去。

        六人看到叶青,皆是一愣,其中一人奇道:“你是干什么的?”

        “靠,这还用问,肯定不是自己人了!”另一男子盯着叶青,狞笑道:“他妈的,老子干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上门呢。哥几个,废了他,明天就又多个摊子了!”

        有两人朝叶青走来,其中一个直接伸手便去抓叶青,看样子是把叶青当成囊中之物了。

        叶青任他手伸过来,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同时一拳击出,正打在这人嘴上。

        这人往后退了好几步,吐出几口鲜血,其中夹杂了七八颗牙齿。叶青这一拳,将他挡门的几颗牙全部打掉了!

        其他五人一愣,而这人捂着嘴连连后退,支吾着:“打死他……打死他……”

        “弄死他!”一男子大喝,顺手甩出鞭子,朝叶青抽来。

        叶青不闪不避,鞭子快到面前,伸手便抓住了鞭子尾部。叶青用力一抽,那男子鞭子立刻脱手。

        叶青抓住鞭子,用力一挥,立时抽到其中一人脸上。

        这鞭子是牛筋的,韧性极强,而且很长,威力很是恐怖。叶青这一鞭子抽上去,那人整个右脸皮开肉绽,他抱着脸蹲在地上哀嚎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站都站不稳。

        另外四人吓了一跳,叶青这力道恐怖不说,关键这准头也很惊人啊!

        叶青则没有丝毫停顿,又是一鞭子出去。被叶青瞄准那人面色大变,匆忙弯腰想要躲闪。但是,他速度还是慢了,转身的时候被叶青一鞭子抽到脑部,顿时扑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一人怒吼,他们何曾遇见过这么强悍的人物啊。

        “这是林大哥的场子,你知道得罪林大哥是什么下场吗?”又一人嚷嚷道。

        叶青皱眉,又是林大哥。看来,这个林大哥还真是作恶多端啊!

        叶青才不理会什么林大哥,又是一鞭子出去。这一次这人总算是避过了,但是,叶青急速抽手,鞭子又回卷,一下子便抽到了他的后背,这人衣服都被抽破,后背皮开肉绽。

        剩下两人哪敢恋战,转身便往正屋跑去。

        叶青丢掉鞭子,这玩意他用的还是不顺手。

        跑进正屋,一把砍刀迎头砍来。

        叶青往前急冲一步,用身体将出手的人撞飞,那砍刀也未能落在他身上。

        叶青则同时进一步,抓住第二人的脖子,一声大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这人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一时间都忘了抡砍刀。

        叶青抬脚顶在他的胸口,这人全身瘫软爬在地上。叶青却还没放过他,抬脚一个鞭腿踹在他后脑,这人扑倒在地,一动不动。

        屋内还有三个人,看到这情况,三人身体都有些酥了。

        “大哥,您到底要干什么,跟我们说一下,我们……我们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们向您道歉,您饶了我们吧……”一男子颤声道。

        叶青没有理他,只看着这正屋。

        正屋地上躺着五个人,其中三个人还是完整的,另外两个人则都没了一手一脚,变成了残疾人。而地上,还有断手断脚,鲜血不断,看样子这两人是刚被砍断手脚。而那三个人,则是排队等着被砍呢!

        想着弟弟叶军也曾经是这其中的一员,叶青双目赤红。猛然转头看向那三人,三人皆是一哆嗦,一个胆小的直接吓尿了。

        “饶了你们?”叶青冷眼看着三人,沉声道:“好!”

        三人大喜,匆忙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不用谢我!”叶青冷声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谁能挡住我一拳,就可以走了!”

        三人互视,其中一个身体最为强壮的汉子走了出来,道:“我来!”

        叶青不废话,大步过去,重重一拳打向汉子的胸口。

        汉子双臂交叉放在胸口,想用两只手臂挡这一拳。可是,当他的手臂碰到叶青的拳头时,一道摧枯拉朽的力量疯狂传来,他双臂不由自主地被打散。而叶青的力道并没有被消耗多少,这一拳依然打在他的胸口。

        汉子胸口顿时陷进去一部分,肋骨被叶青打断大半,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浑身不断抽搐。

        剩下两人都吓呆了,这汉子是他们当中最有力气的一人。可是,他双手加起来都没能挡住叶青一拳,这……这叶青还算是人吗?

        叶青看向两人:“该你们了!”

        “大哥,不……不要玩了,我们哪能挡住您一拳呢?”其中一人颤声道:“大哥,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不知道做了什么啊……”

        “机会我给你们了,能挡住我一拳,就可以走。挡不住……”叶青眼睛突然一寒,沉沉吐出两个字:“就死!”

        两人一个哆嗦,他们毫不怀疑叶青这话的真假。院子里几个人被叶青打得那样,刚才那汉子伤的模样都是见证。毫无疑问,叶青出手是不会留情的,纵然说要杀他们,也没人怀疑叶青这话的真假!

        “大哥,不要玩了,我们真的不行啊!”

        叶青不愿意废话,大步过去,双拳齐出,打向两人。

        两人被如此逼着,只能硬着头皮去挡。其中一人双手交叉,像那汉子一样去抵挡。而另一人则转身,想用后背来挡这一拳。

        双手交叉那人,自然步了汉子的后尘,肋骨大半折断。

        而那用后背抵挡的,比这双手交叉的还惨。叶青一拳将他脊椎骨都打断了,这人躺在地上,身体已没了知觉。就算救活,也将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了。

        看着地面上躺的那几个残疾人,他们多是十七八岁刚出头的年轻人,或者是上了年纪没了力气的老人。年轻人第一次出门,什么都不懂,结果被他们骗了。而老人没了反抗能力,而且年纪大了还能得到同情,所以正是他们出击的对象。

        都是完完整整的人,为了生活出来奔波,为了家人出来打工。结果,却被他们活生生造成残疾,与家人永远分离,终日乞讨,吃不了饱饭,还要受他们的虐待。

        叶青不是一个心狠的人,但是,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对好人,他会很好。但是,对坏人,他却比坏人还要恶!

        叶青没有任何的犹豫,将这几个人全部断了手脚,彻底废了他们。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个人颤声道:“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你为什么要废了我们?”

        “他们呢?他们得罪你们了吗?”叶青指着那些残疾人乞丐,沉声道:“你们废了他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呢?”

        “你……你到底是谁?是警察吗?”

        “我庆幸我不是警察,因为,警察被规矩限制。而我,不用!”叶青静静看着那几个男子,道:“你们不是喜欢把人弄成残废出去乞讨吗?现在我就让你们体验体验他们的感受,你们也可以出去乞讨了!”

        “你这个疯子,你已经彻底废了我们,你毁了我一辈子啊!”一个男子大声痛哭:“你会遭报应的!”

        “如果有报应,我等着!”叶青冷眼扫过几人,道:“不过,你们的报应已经到了。这,就是你们的报应!”

        叶青说完,直接转身进里屋,将所有的残疾人全部弄了出来。

        这些残疾人看到那几个男子受伤的情况,一个个双目赤红,甚至有人发狂一般扑到这些人身上,乱踢乱打他们。而那些断了双手的,也扑了上去,张开嘴用力咬这些人,发泄着心中的仇恨。

        他们受到的欺压实在太多了,只恨不得杀了这几人。可是,那只是幻想而已。今日,竟然有人帮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这些残疾人面上尽是报仇之后的畅快。

        好不容易等这些人镇静下来,那几人已没了人样,全身都是伤痕累累,已是奄奄一息了。

        叶青把所有残疾人集中到一起,将叶军的照片拿出来,沉声道:“谁见过这个人?”

        众人看了看照片,皆是摇头。

        叶青心中失望,看来叶军不是跟他们一批的啊。

        叶青也没有在这里逗留,走出院子之后打了电话报警,而他自己则离开了。

        叶青没有在那厂区再住了,女孩被送回去,肯定就会有警察来这里了。

        叶青不愿麻烦,他必须集中所有时间和精力去找弟弟,而不是在这里跟人交际应酬。

        叶青搬了个地方,将东西放在市区一个旧桥的桥洞下面。这旧桥已经废弃很多年,附近也很少有人来往,更没人会注意到这桥洞里面的情况。

        下午,叶青终于跟上了那批残疾人乞丐。和之前那些小孩子们的情况一样,这些残疾人也是被人控制,在一个偏僻的大院里住着。

        叶青翻到院墙上面,院子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这院子里面有六个人看管,这些残疾人的待遇比那些小孩子差得多了。因为小孩子不受折腾,这些人怕打死他们,所以一般都是吓唬为主。而残疾人大都是成年人了,经得起折腾,所以完不成任务,都是用殴打来惩罚。

        叶青在院墙上,清楚地看到,院子里面有二十多个残疾人,瘫坐在地上。每个人面前放着一碟剩饭,也没有菜。但是,对这些饿了一整天的残疾人来说,却已是最好的美味。

        有的残疾人有一只手,端着碟子,大口大口地用嘴去吃饭。而有的残疾人双手都没了,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饭。但是,他们吃的都很香,毕竟饿得时间太长了。

        院子另一边有几根柱子,三个残疾人被捆着双手吊在柱子下面,而下面三个人正拿着皮鞭抽打他们。

        另外三个人在一边大笑,不时嘲笑这三人手劲太小,打人不疼。

        这三个人被骂,自然不服,出手就更重了。打了几鞭,三个人对换,原来是在比赛看谁打人比较狠。

        而那三个残疾人早已是奄奄一息,此刻被人如此抽打,更是遍体鳞伤。三个残疾人不断求饶,却根本得不到这些人的丝毫怜悯,反而残疾人叫的越惨,他们好像越兴奋的样子。

        另一边正屋里,不时有惨叫声传来,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叶青看得目眦尽裂,从院墙跳了下来,直冲那六人而去。

        六人看到叶青,皆是一愣,其中一人奇道:“你是干什么的?”

        “靠,这还用问,肯定不是自己人了!”另一男子盯着叶青,狞笑道:“他妈的,老子干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上门呢。哥几个,废了他,明天就又多个摊子了!”

        有两人朝叶青走来,其中一个直接伸手便去抓叶青,看样子是把叶青当成囊中之物了。

        叶青任他手伸过来,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同时一拳击出,正打在这人嘴上。

        这人往后退了好几步,吐出几口鲜血,其中夹杂了七八颗牙齿。叶青这一拳,将他挡门的几颗牙全部打掉了!

        其他五人一愣,而这人捂着嘴连连后退,支吾着:“打死他……打死他……”

        “弄死他!”一男子大喝,顺手甩出鞭子,朝叶青抽来。

        叶青不闪不避,鞭子快到面前,伸手便抓住了鞭子尾部。叶青用力一抽,那男子鞭子立刻脱手。

        叶青抓住鞭子,用力一挥,立时抽到其中一人脸上。

        这鞭子是牛筋的,韧性极强,而且很长,威力很是恐怖。叶青这一鞭子抽上去,那人整个右脸皮开肉绽,他抱着脸蹲在地上哀嚎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站都站不稳。

        另外四人吓了一跳,叶青这力道恐怖不说,关键这准头也很惊人啊!

        叶青则没有丝毫停顿,又是一鞭子出去。被叶青瞄准那人面色大变,匆忙弯腰想要躲闪。但是,他速度还是慢了,转身的时候被叶青一鞭子抽到脑部,顿时扑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一人怒吼,他们何曾遇见过这么强悍的人物啊。

        “这是林大哥的场子,你知道得罪林大哥是什么下场吗?”又一人嚷嚷道。

        叶青皱眉,又是林大哥。看来,这个林大哥还真是作恶多端啊!

        叶青才不理会什么林大哥,又是一鞭子出去。这一次这人总算是避过了,但是,叶青急速抽手,鞭子又回卷,一下子便抽到了他的后背,这人衣服都被抽破,后背皮开肉绽。

        剩下两人哪敢恋战,转身便往正屋跑去。

        叶青丢掉鞭子,这玩意他用的还是不顺手。

        跑进正屋,一把砍刀迎头砍来。

        叶青往前急冲一步,用身体将出手的人撞飞,那砍刀也未能落在他身上。

        叶青则同时进一步,抓住第二人的脖子,一声大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这人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一时间都忘了抡砍刀。

        叶青抬脚顶在他的胸口,这人全身瘫软爬在地上。叶青却还没放过他,抬脚一个鞭腿踹在他后脑,这人扑倒在地,一动不动。

        屋内还有三个人,看到这情况,三人身体都有些酥了。

        “大哥,您到底要干什么,跟我们说一下,我们……我们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们向您道歉,您饶了我们吧……”一男子颤声道。

        叶青没有理他,只看着这正屋。

        正屋地上躺着五个人,其中三个人还是完整的,另外两个人则都没了一手一脚,变成了残疾人。而地上,还有断手断脚,鲜血不断,看样子这两人是刚被砍断手脚。而那三个人,则是排队等着被砍呢!

        想着弟弟叶军也曾经是这其中的一员,叶青双目赤红。猛然转头看向那三人,三人皆是一哆嗦,一个胆小的直接吓尿了。

        “饶了你们?”叶青冷眼看着三人,沉声道:“好!”

        三人大喜,匆忙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不用谢我!”叶青冷声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谁能挡住我一拳,就可以走了!”

        三人互视,其中一个身体最为强壮的汉子走了出来,道:“我来!”

        叶青不废话,大步过去,重重一拳打向汉子的胸口。

        汉子双臂交叉放在胸口,想用两只手臂挡这一拳。可是,当他的手臂碰到叶青的拳头时,一道摧枯拉朽的力量疯狂传来,他双臂不由自主地被打散。而叶青的力道并没有被消耗多少,这一拳依然打在他的胸口。

        汉子胸口顿时陷进去一部分,肋骨被叶青打断大半,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浑身不断抽搐。

        剩下两人都吓呆了,这汉子是他们当中最有力气的一人。可是,他双手加起来都没能挡住叶青一拳,这……这叶青还算是人吗?

        叶青看向两人:“该你们了!”

        “大哥,不……不要玩了,我们哪能挡住您一拳呢?”其中一人颤声道:“大哥,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不知道做了什么啊……”

        “机会我给你们了,能挡住我一拳,就可以走。挡不住……”叶青眼睛突然一寒,沉沉吐出两个字:“就死!”

        两人一个哆嗦,他们毫不怀疑叶青这话的真假。院子里几个人被叶青打得那样,刚才那汉子伤的模样都是见证。毫无疑问,叶青出手是不会留情的,纵然说要杀他们,也没人怀疑叶青这话的真假!

        “大哥,不要玩了,我们真的不行啊!”

        叶青不愿意废话,大步过去,双拳齐出,打向两人。

        两人被如此逼着,只能硬着头皮去挡。其中一人双手交叉,像那汉子一样去抵挡。而另一人则转身,想用后背来挡这一拳。

        双手交叉那人,自然步了汉子的后尘,肋骨大半折断。

        而那用后背抵挡的,比这双手交叉的还惨。叶青一拳将他脊椎骨都打断了,这人躺在地上,身体已没了知觉。就算救活,也将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了。

        看着地面上躺的那几个残疾人,他们多是十七八岁刚出头的年轻人,或者是上了年纪没了力气的老人。年轻人第一次出门,什么都不懂,结果被他们骗了。而老人没了反抗能力,而且年纪大了还能得到同情,所以正是他们出击的对象。

        都是完完整整的人,为了生活出来奔波,为了家人出来打工。结果,却被他们活生生造成残疾,与家人永远分离,终日乞讨,吃不了饱饭,还要受他们的虐待。

        叶青不是一个心狠的人,但是,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对好人,他会很好。但是,对坏人,他却比坏人还要恶!

        叶青没有任何的犹豫,将这几个人全部断了手脚,彻底废了他们。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个人颤声道:“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你为什么要废了我们?”

        “他们呢?他们得罪你们了吗?”叶青指着那些残疾人乞丐,沉声道:“你们废了他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呢?”

        “你……你到底是谁?是警察吗?”

        “我庆幸我不是警察,因为,警察被规矩限制。而我,不用!”叶青静静看着那几个男子,道:“你们不是喜欢把人弄成残废出去乞讨吗?现在我就让你们体验体验他们的感受,你们也可以出去乞讨了!”

        “你这个疯子,你已经彻底废了我们,你毁了我一辈子啊!”一个男子大声痛哭:“你会遭报应的!”

        “如果有报应,我等着!”叶青冷眼扫过几人,道:“不过,你们的报应已经到了。这,就是你们的报应!”

        叶青说完,直接转身进里屋,将所有的残疾人全部弄了出来。

        这些残疾人看到那几个男子受伤的情况,一个个双目赤红,甚至有人发狂一般扑到这些人身上,乱踢乱打他们。而那些断了双手的,也扑了上去,张开嘴用力咬这些人,发泄着心中的仇恨。

        他们受到的欺压实在太多了,只恨不得杀了这几人。可是,那只是幻想而已。今日,竟然有人帮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这些残疾人面上尽是报仇之后的畅快。

        好不容易等这些人镇静下来,那几人已没了人样,全身都是伤痕累累,已是奄奄一息了。

        叶青把所有残疾人集中到一起,将叶军的照片拿出来,沉声道:“谁见过这个人?”

        众人看了看照片,皆是摇头。

        叶青心中失望,看来叶军不是跟他们一批的啊。

        叶青也没有在这里逗留,走出院子之后打了电话报警,而他自己则离开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708/22841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