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兵王 > 30.第30章 再见方亭韵

30.第30章 再见方亭韵

        叶青无奈地走出招聘会现场,别的公司他都没尝试。因为,人家问他的那些问题,他都没法回答啊。

        没带学位证和毕业证,没有联系方式,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指望谁能给你一份工作?

        现在看来,最关键的是先找个地方租住进去。一直住桥洞也不是个事,最起码得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才能想别的事。

        叶青在深川市转了十几天,对这边也算稍微有些认识了。这边租房并不便宜,而且,房源多数在中介手中,通过中介租房还得多花费一大笔钱。

        叶青的钱不宽裕,他不想浪费这笔钱,就专门在街头找那种小广告。私人贴上去的租房启示,往往比中介方便得多。

        当然,私人这种租房启示,骗子也不少。可是,叶青还会怕骗子吗?该是骗子怕他才对呢!

        叶青转了几圈,真的看到了一个招租启示,是找合租者。这启示并不完整,下面备注被撕掉了一些,只能看到地址,价钱倒是挺合理的。

        叶青将招租启示撕下来,按照那个地址找了过去。

        另一边,方亭韵刚下班回家,便在门口看到了几个相貌猥琐的男子,正在房门口敲门。

        方亭韵诧异,家里住的都是女孩子,很少有男人过来,更别说这么猥琐的男子了。这几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对不起,让一让。”方亭韵过去用钥匙开门,几个猥琐男子的眼神立刻更热切了许多。

        “美女,你在这里住啊。”一男子兴奋地道。

        “怎么了?”方亭韵皱眉,这几个男子的眼神仿佛要把她剥光了一般,让她很是厌恶。

        “你们是不是找人合租呢?”男子一脸兴奋,道:“我就是来合租的,你看我怎么样?”

        “啊?”方亭韵顿时愣了,惊愕地看着这男子,道:“你……你是来合租的?”

        “我也是,我也是!”另一男子接道。

        “我是第一个来的。”

        “这玩意,得看投缘不投缘,你第一个来有什么用?美女,你好像很面熟啊,咱俩是不是在哪见过?”

        “少拉关系,照我说,谁出的钱高,谁住!”

        “钱有个屁用,你看你长那孙子样,整个一个大王八,有什么用?美女,我是健身教练,体力很好的!”

        几个男子争先恐后,光听说话都知道这几人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了。尤其最后那个健身教练,说体力好,就差说自己持久力强了。

        方亭韵几欲崩溃,道:“我们是招合租,但只招女孩子啊。你们……你们是女孩子嘛?”

        “招女孩子?”几个男子一愣,其中一人拿出招聘启事,道:“这上面没写啊!”

        “怎么没写!”方亭韵夺过招聘启事,看了一眼,面色顿时一变。

        招聘启事被撕掉了一部分,而那一部分,正是最关键的备注部分。在备注里面,写的是只招女孩子,可就是这一部分被撕掉了!

        方亭韵几欲崩溃,到底是谁干这样的事啊,这不是坑人吗?

        “你这都不完整,我这上面写着的是只招女孩子,麻烦你们先回去吧!”方亭韵道。

        “那怎么行,我们既然都来了,你说让我们走就让我们走啊?”一男子不满地道。

        “对,既然这上面没写,那就是没有这个规矩,让我们进去!”

        “都到家门口了,不请人进屋喝杯茶吗?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方亭韵被几人围在中间,甚至都有人开始动手动脚了。方亭韵一声尖叫,此时房门突然打开,几个男子却要转头去看,两个扫帚没头没脑地打了过来,几个男子立时推开。

        “小方方,快点回来!”一个女孩将方亭韵拉进房间,立刻关上了房门。

        外面,几个男子还在敲门,颇有不死心的状态。

        方亭韵躲在门后,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旁边两女,正是娃娃脸的陈可爱,和那个美艳风情女子霍萍萍。

        “怎么会这样?”方亭韵郁闷地道。

        “哎呀,这还用说吗,肯定是有人手贱撕了咱们的招租启示呗!”霍萍萍愤然道。

        陈可爱嘟着小嘴,道:“这几个人都在门口站了俩小时了,一直都不肯走。我这一会还要上夜班呢,这样弄下去,可怎么办啊?”

        霍萍萍道:“我给你说,现在可千万别开门。这几个臭男人都跟发了疯似的,要开了门,立马就冲进来了!”

        “那咱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呆在家里啊?”陈可爱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道:“要不,咱们报警吧?”

        “报警?你是想把房东老太婆也弄来吗?”霍萍萍瞪眼,道:“要是真来了警察,咱们这也就出名了,以后想往外租都难了。还有那房东老太婆,你不知道她什么人啊,真要来了警察,她又要过来臭骂一顿了!”

        “那怎么办,难不成就这样一直窝在家里不出去吗?”陈可爱很是郁闷。

        “哎,要是我上大学那会,好好学跆拳道就好了!”霍萍萍仰头叹息:“要是我学成了,现在早给他们一顿暴打,还用让他们给堵家里了?”

        而在同一时间,叶青也来到了楼道口,按照地址找到了这房门口。

        看到房门口五六个男子,叶青不由一奇。他走了过去,看了看门牌号,又看了看手里的地址,确定是这个地方。伸手想去敲门,却被那健美教练伸手拦住。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教练瞪眼,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知不知道什么叫规矩?知不知道什么叫排队?”

        “你们……你们也是来租房的?”叶青诧异,这么多人租房,干嘛都在外面站着?

        “别废话了,赶紧滚吧!”另一人不满地道:“人家只招女孩子,你没戏!”

        “只招女孩子?”叶青看了看招租启示,道:“上面没写啊。”

        “你没看到下面掉了一片,就在那上面写着的。你赶紧滚吧,别在这里废话了!”

        叶青挠了挠头,转身却要离开,突然却停步,转头看向几人,皱眉道:“既然人家只招女孩子,你们在这里干嘛?”

        众人互视一眼,那健美教练挺着膀子走了过来,道:“小子,你哪来这么多废话?都说了,这里只招女孩子,赶紧滚开。”

        “既然只招女孩子,那你们为什么不走呢?”叶青还是这个问题。

        “你他妈哪来这么多事?我们乐意在这里,你能把我们怎么样?”教练比叶青高半个头,气势汹汹地看着叶青,道:“怎么的?你不服啊?”

        “要走大家一起走吧。”叶青轻声道,他看得出来,这几人完全就是赖在这里的。虽然不知道屋内什么情况,但既然被他碰见了,他还是想帮一帮屋里的人。

        “你他妈管得了我们?赶紧走,别在这里废话,信不信我揍你!”又一人怒道。

        叶青更加确定这几人有问题,微微眯眼,轻声道:“咱们一起走!”

        “走你大爷!”一个汉子抬脚便朝叶青踹去。

        叶青一拳打在他的脚底,这汉子立时退后好几步,那条腿哆嗦着站不住了。

        “哎哟妈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汉子不断嚷嚷。

        其他几人愣了一下,那健美教练先是怒吼:“找事是不是?我他妈弄死你!”

        教练肌肉块子就是大,双拳跟沙包似的,朝叶青胸口打去。

        叶青不闪不避,双手齐出,抓住教练粗壮的双臂。

        教练力气何其大,但是,被叶青这么抓住,双手顿时好像卡在了石缝里面一般,再无法动弹分毫。

        叶青冷眼看着教练,突然往前一步,用肩膀撞在教练胸口,教练顿时被撞飞出去,撞在了后面的墙上,痛呼连天。

        其他几人顿时愣住了,健身教练都这么不经打,他们上去不还是找死吗?

        屋内,陈可爱奇道:“咦,你们听听,外面好像打起来了?”

        方亭韵和霍萍萍同时靠近门口,外面乒里乓啷的,声音没持续多久,只听到一声威严的“滚”,之后便没了动静。过了足足半分钟,一个声音方才再次响起。

        “外面的人已经走了,你们不用担心了。”

        方亭韵面色一变,这声音好熟悉啊!

        方亭韵匆忙伸手开门,陈可爱面色一变,急道:“你干什么?人家骗你的,你真信啊,故意引你开门的!”

        “让开!”方亭韵难得地大喊了一句,陈可爱吓得一个哆嗦,立马缩手退在一边,诧异地看着方亭韵。

        方亭韵推门走出去,走廊里已没有人了。

        方亭韵不甘心,匆忙跑下楼梯,远远地只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正缓步往外走去。

        方亭韵心里一跳,什么都顾不上,大喊一声:“叶青!”

        叶青听到声音,转头刚好和方亭韵对视一眼。

        看着这张每天都会在梦中出现的面容,顷刻间,方亭韵眼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如玉的面颊淌了出来。

        (本书读者群已经建立,群号:310323423,欢迎各位朋友进群聊天。另外,推荐朋友新书《冒牌大少》,直接搜索《冒牌大少》即可。)

        叶青无奈地走出招聘会现场,别的公司他都没尝试。因为,人家问他的那些问题,他都没法回答啊。

        没带学位证和毕业证,没有联系方式,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你指望谁能给你一份工作?

        现在看来,最关键的是先找个地方租住进去。一直住桥洞也不是个事,最起码得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才能想别的事。

        叶青在深川市转了十几天,对这边也算稍微有些认识了。这边租房并不便宜,而且,房源多数在中介手中,通过中介租房还得多花费一大笔钱。

        叶青的钱不宽裕,他不想浪费这笔钱,就专门在街头找那种小广告。私人贴上去的租房启示,往往比中介方便得多。

        当然,私人这种租房启示,骗子也不少。可是,叶青还会怕骗子吗?该是骗子怕他才对呢!

        叶青转了几圈,真的看到了一个招租启示,是找合租者。这启示并不完整,下面备注被撕掉了一些,只能看到地址,价钱倒是挺合理的。

        叶青将招租启示撕下来,按照那个地址找了过去。

        另一边,方亭韵刚下班回家,便在门口看到了几个相貌猥琐的男子,正在房门口敲门。

        方亭韵诧异,家里住的都是女孩子,很少有男人过来,更别说这么猥琐的男子了。这几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对不起,让一让。”方亭韵过去用钥匙开门,几个猥琐男子的眼神立刻更热切了许多。

        “美女,你在这里住啊。”一男子兴奋地道。

        “怎么了?”方亭韵皱眉,这几个男子的眼神仿佛要把她剥光了一般,让她很是厌恶。

        “你们是不是找人合租呢?”男子一脸兴奋,道:“我就是来合租的,你看我怎么样?”

        “啊?”方亭韵顿时愣了,惊愕地看着这男子,道:“你……你是来合租的?”

        “我也是,我也是!”另一男子接道。

        “我是第一个来的。”

        “这玩意,得看投缘不投缘,你第一个来有什么用?美女,你好像很面熟啊,咱俩是不是在哪见过?”

        “少拉关系,照我说,谁出的钱高,谁住!”

        “钱有个屁用,你看你长那孙子样,整个一个大王八,有什么用?美女,我是健身教练,体力很好的!”

        几个男子争先恐后,光听说话都知道这几人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了。尤其最后那个健身教练,说体力好,就差说自己持久力强了。

        方亭韵几欲崩溃,道:“我们是招合租,但只招女孩子啊。你们……你们是女孩子嘛?”

        “招女孩子?”几个男子一愣,其中一人拿出招聘启事,道:“这上面没写啊!”

        “怎么没写!”方亭韵夺过招聘启事,看了一眼,面色顿时一变。

        招聘启事被撕掉了一部分,而那一部分,正是最关键的备注部分。在备注里面,写的是只招女孩子,可就是这一部分被撕掉了!

        方亭韵几欲崩溃,到底是谁干这样的事啊,这不是坑人吗?

        “你这都不完整,我这上面写着的是只招女孩子,麻烦你们先回去吧!”方亭韵道。

        “那怎么行,我们既然都来了,你说让我们走就让我们走啊?”一男子不满地道。

        “对,既然这上面没写,那就是没有这个规矩,让我们进去!”

        “都到家门口了,不请人进屋喝杯茶吗?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方亭韵被几人围在中间,甚至都有人开始动手动脚了。方亭韵一声尖叫,此时房门突然打开,几个男子却要转头去看,两个扫帚没头没脑地打了过来,几个男子立时推开。

        “小方方,快点回来!”一个女孩将方亭韵拉进房间,立刻关上了房门。

        外面,几个男子还在敲门,颇有不死心的状态。

        方亭韵躲在门后,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旁边两女,正是娃娃脸的陈可爱,和那个美艳风情女子霍萍萍。

        “怎么会这样?”方亭韵郁闷地道。

        “哎呀,这还用说吗,肯定是有人手贱撕了咱们的招租启示呗!”霍萍萍愤然道。

        陈可爱嘟着小嘴,道:“这几个人都在门口站了俩小时了,一直都不肯走。我这一会还要上夜班呢,这样弄下去,可怎么办啊?”

        霍萍萍道:“我给你说,现在可千万别开门。这几个臭男人都跟发了疯似的,要开了门,立马就冲进来了!”

        “那咱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呆在家里啊?”陈可爱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道:“要不,咱们报警吧?”

        “报警?你是想把房东老太婆也弄来吗?”霍萍萍瞪眼,道:“要是真来了警察,咱们这也就出名了,以后想往外租都难了。还有那房东老太婆,你不知道她什么人啊,真要来了警察,她又要过来臭骂一顿了!”

        “那怎么办,难不成就这样一直窝在家里不出去吗?”陈可爱很是郁闷。

        “哎,要是我上大学那会,好好学跆拳道就好了!”霍萍萍仰头叹息:“要是我学成了,现在早给他们一顿暴打,还用让他们给堵家里了?”

        而在同一时间,叶青也来到了楼道口,按照地址找到了这房门口。

        看到房门口五六个男子,叶青不由一奇。他走了过去,看了看门牌号,又看了看手里的地址,确定是这个地方。伸手想去敲门,却被那健美教练伸手拦住。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教练瞪眼,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知不知道什么叫规矩?知不知道什么叫排队?”

        “你们……你们也是来租房的?”叶青诧异,这么多人租房,干嘛都在外面站着?

        “别废话了,赶紧滚吧!”另一人不满地道:“人家只招女孩子,你没戏!”

        “只招女孩子?”叶青看了看招租启示,道:“上面没写啊。”

        “你没看到下面掉了一片,就在那上面写着的。你赶紧滚吧,别在这里废话了!”

        叶青挠了挠头,转身却要离开,突然却停步,转头看向几人,皱眉道:“既然人家只招女孩子,你们在这里干嘛?”

        众人互视一眼,那健美教练挺着膀子走了过来,道:“小子,你哪来这么多废话?都说了,这里只招女孩子,赶紧滚开。”

        “既然只招女孩子,那你们为什么不走呢?”叶青还是这个问题。

        “你他妈哪来这么多事?我们乐意在这里,你能把我们怎么样?”教练比叶青高半个头,气势汹汹地看着叶青,道:“怎么的?你不服啊?”

        “要走大家一起走吧。”叶青轻声道,他看得出来,这几人完全就是赖在这里的。虽然不知道屋内什么情况,但既然被他碰见了,他还是想帮一帮屋里的人。

        “你他妈管得了我们?赶紧走,别在这里废话,信不信我揍你!”又一人怒道。

        叶青更加确定这几人有问题,微微眯眼,轻声道:“咱们一起走!”

        “走你大爷!”一个汉子抬脚便朝叶青踹去。

        叶青一拳打在他的脚底,这汉子立时退后好几步,那条腿哆嗦着站不住了。

        “哎哟妈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汉子不断嚷嚷。

        其他几人愣了一下,那健美教练先是怒吼:“找事是不是?我他妈弄死你!”

        教练肌肉块子就是大,双拳跟沙包似的,朝叶青胸口打去。

        叶青不闪不避,双手齐出,抓住教练粗壮的双臂。

        教练力气何其大,但是,被叶青这么抓住,双手顿时好像卡在了石缝里面一般,再无法动弹分毫。

        叶青冷眼看着教练,突然往前一步,用肩膀撞在教练胸口,教练顿时被撞飞出去,撞在了后面的墙上,痛呼连天。

        其他几人顿时愣住了,健身教练都这么不经打,他们上去不还是找死吗?

        屋内,陈可爱奇道:“咦,你们听听,外面好像打起来了?”

        方亭韵和霍萍萍同时靠近门口,外面乒里乓啷的,声音没持续多久,只听到一声威严的“滚”,之后便没了动静。过了足足半分钟,一个声音方才再次响起。

        “外面的人已经走了,你们不用担心了。”

        方亭韵面色一变,这声音好熟悉啊!

        方亭韵匆忙伸手开门,陈可爱面色一变,急道:“你干什么?人家骗你的,你真信啊,故意引你开门的!”

        “让开!”方亭韵难得地大喊了一句,陈可爱吓得一个哆嗦,立马缩手退在一边,诧异地看着方亭韵。

        方亭韵推门走出去,走廊里已没有人了。

        方亭韵不甘心,匆忙跑下楼梯,远远地只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正缓步往外走去。

        方亭韵心里一跳,什么都顾不上,大喊一声:“叶青!”

        叶青听到声音,转头刚好和方亭韵对视一眼。

        看着这张每天都会在梦中出现的面容,顷刻间,方亭韵眼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如玉的面颊淌了出来。

        (本书读者群已经建立,群号:310323423,欢迎各位朋友进群聊天。另外,推荐朋友新书《冒牌大少》,直接搜索《冒牌大少》即可。)

  http://www.biqugex.com/book_3708/22841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