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之口袋魔兽 > 第49章 暴露

第49章 暴露

        不过虽然是送上门的生意,但在没看见伤患之前,泉也没完全的把握就能治好。

        但泉并不太想去斗兽场,那个连名字都充满血腥味道的地方让泉非常排斥。

        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看到那些残忍的事情,伤害一个生命真的会带来快乐吗?

        每次听到有人兴奋的讨论那些血腥的场面,他都要花费很大的控制力才能让自己不说出“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试试被人伤害甚至杀掉的感觉?”之类的话。

        可当他提出让对方把受伤的魔兽送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很为难。

        还是凯瑟琳给他解释:“嗜血狂蟒全身都是剧毒,平时它要是没受伤还好,可它现在受伤了,血液从身体里流出来,不仅会腐蚀碰到的物体,还会在四周形成毒雾,根本没人赶靠近,跟别说移动它了。”

        所以泉之后自己去斗兽场了。

        斗兽场那边,紧张自己的大招牌要是没有了会有多大的损失,伍德子爵也等在了那里,似乎是打算看看这位六阶魔兽医生要怎么治疗他的嗜血狂蟒。

        泉实在是讨厌这个地方,他们现在所在的是斗兽场的观众区域,中间下面就是斗兽场的比赛台,即使站在这么远的距离,泉都能闻到风中传来的铁锈味道。

        那比赛台上正闪动着防护罩,据斗兽场的人说,防护罩里是个巨大的笼子,平时魔兽比斗都是在那里面进行的。

        而那条嗜血狂蟒此时就在笼子里,因为受伤它的毒血留了一地,谁也不敢靠近,更没人敢把它送回原来的休息区,只能让它留在场上。

        经过一晚上的发酵,紫色的毒雾笼罩住笼子,好在笼子外有防护罩隔离,才没有让毒雾扩散。

        但也因为这样谁也不知道里面真正的情况如何,只能从断断续续响起的哀嚎声判断里面的魔兽还活着。

        现在心情不怎么好的泉自然也不会对这里的主人多客气,直截了当的表示自己的老师在治疗的似乎不接受任何人的围观,不然他们就不治疗。

        伍德子爵是个有些消瘦的年轻人,他的五官长得不错,看起来也有几分英俊,但一双阴霾的眼睛拉低了那份帅气,无端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此时他就用那双充满狠戾的眼睛看着他们,“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

        同他一样,他身边的人也对他们露出了恶意。

        伊莱克斯直接上前一步,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他的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武器。

        强者的威势扑面而来,压得伍德子爵一干人等脸色惨白的退了一步。

        “你!”伍德子爵脸色一变,完全没想到这个佣兵打扮的家伙竟然敢对他这个贵族动手。

        而且,仅仅靠气势就能逼得他们所有人后退,这个佣兵看起来也很不简单。

        泉打断了他的话,毫不客气的道:“子爵阁下,我的老师的时间很宝贵,如果你不想治疗的话我们就回去了。”

        惊疑不定的伍德子爵脸色变来变去,最后还是咬着牙带人离开了,这笔账之后他会好好算一算的。

        驯兽师公会这边,配泉来的依然是凯瑟琳,见他把对方气走了,凯瑟琳有些担心:“这样没关系吗?伍德子爵的心眼是出了名的的小,你要小心他的报复。”

        “没关系,”泉并不认为自己有说错什么,这次的治疗确实不适合其他人观看,因为除了沙奈朵他还有借助其他的小精灵帮忙,怎么可能让外人在场。

        自从上次发生了凯瑟琳的事情后,他就打定主意,不到必要绝对不许有其他人围观了,就是看了的事后也要补上一个催眠才行。

        “凯瑟琳小姐,这里就交给我们吧,等下我们会打开防护罩,到时候毒雾会扩散出来,所以请你也去外面等候吧。”

        凯瑟琳也没打算留下来,她把笼子的钥匙交给他,“我会帮你看好门,不让其他人进来的。”

        庆幸的是这是个不太大的斗兽场,而且没有包厢之类的特别席位,所以只要守好出入口,也不用担心有人闯进来。

        “麻烦了。”

        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泉看向伊莱克斯,后者也看着他,黑色的眼睛里除了他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示弱。

        最后还是泉败下阵来。

        “好吧,你留下。”他把从驯兽师公会带来的解毒剂取了出来,其中一份递给伊莱克斯:“如果不舒服的话,就把它喝了。”

        解毒剂是专门为了嗜血狂蟒的毒性配置的,拜伍德子爵的这条嗜血狂蟒所赐,驯兽师公会里储备了不少这种解毒剂,泉这次就带了不少。

        泉走到防护罩前,这才想起来他好像不会使用这个。

        毕竟他的魔法还没入门,魔法阵什么的对他来说太深奥了。

        他尴尬的问伊莱克斯:“你会关闭这个防护罩的魔法阵吗?”

        伊莱克斯以行动告诉了他答案,他上前在地面上观察了片刻,抬头对他说:“退后。”

        “你等一下。”泉知道他是担心自己被里面的嗜血狂蟒伤到,果断的退后了一段距离,然后取下了腰间的两个精灵球。

        “出来吧,幸福蛋、君主蛇!”

        白光过后,一粉一绿两个小精灵出现在他的面前,泉朝伊莱克斯看了去,维持着半蹲姿势的伊莱克斯看到两个突然出现的“魔兽”,却一点也不惊慌,表情依旧冷冷淡淡看不出什么异样,似乎并不意外它的出现。

        他只是对泉问道:“好了吗?”

        泉对他的反应有些奇怪,但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把解毒剂分给身边的三只小精灵,叮嘱它们等下要喝下去,就对伊莱克斯点头,“好了,伊莱克斯,麻烦你了。”

        只见伊莱克斯在魔法阵上拨弄了几下,防护罩很快就消失了,淡紫色的毒雾飘了出来。

        看到毒气飘出,大家立刻就喝下了解毒剂。

        “君主蛇,用叶暴风把这些毒气吹散,注意朝天空吹,别让毒雾留在斗兽场里。”

        叶暴风吹过,整个斗兽场里的毒雾都往天上飞去,很快就消散不见,露出了里面的真面目。

        巨大的笼子上,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凝固后的痕迹,连底下的图了土壤都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是带着血腥的黑褐色。

        而在笼子里,一条近十米长,腰围比人还粗的蟒蛇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连盘曲的力气都没有,它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痕,但大部分都只是擦身,唯一让它如此虚弱的原因就是插在靠近它的心脏处,那把断在它身体里的剑身。

        泉虽然是知道嗜血狂蟒受了伤,却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情况。

        可即使如此虚弱,这头魔兽看着他们的眼神,依旧狂乱的没有一丝理智。

        只看那双眼睛,泉就知道这只魔兽是不可能沟通的。

        “沙奈朵,用催眠术让它安静下来,幸福蛋我们进去。”

        沙奈朵对上嗜血狂蟒的眼睛,催眠一发动,本来还有些动静的嗜血狂蟒立刻就像是死了一样僵直不动了。

        泉打开门走了进去,伊莱克斯自然不会放人他独自靠近一头凶恶的斗兽,即使他身边有一堆保护者也不行。

        一群人鱼贯而入,泉直奔嗜血狂蟒背上的断剑处,沙奈朵和幸福蛋紧随其后,一人两宠围着那个伤口仔细研究了一番,最后决定让沙奈朵用幻象术让断剑在不伤害内部器官的情况下拔·出来,再由沙奈朵动手缝合伤口,泉从旁辅助给它打下手递工具——别看幸福蛋的手很短,但其实它们可是非常灵活的,而且它也会幻象术。

        断剑被幻象术取出来后,嗜血狂蟒并没有醒过来,只是全身抽搐了好几下,伤口处又有毒血冒出来,这些血液的毒性非常强,一落到地面就腐蚀了地面,泉根本不敢用手去碰,好在驯兽师公会提供的各种工具都有极好的抗腐蚀性,泉给幸福蛋带上了可以隔离毒液的手套,自己也套了一副。

        幸福蛋对着嗜血狂蟒使用了治愈波动,让它恢复了不少生机,又快速的拿着公会提供的不会被腐蚀的针线,快速的缝合着它的伤口,泉就在一边帮他递剪刀擦汗。

        专注的他完全没注意到伊莱克斯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被催眠后睡着的嗜血狂蟒。

        等幸福蛋终于处理完了伤口并上药包扎好,一人一宠围着这条有君主蛇三倍大的大蟒蛇转了几圈,处理了剩下几处比较严重的伤口,这次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了。

        然后收拾好东西出了笼子的泉在召回幸福蛋和君主蛇后,略带的歉意的看着伊莱克斯。

        果断的吩咐沙奈朵催眠了他,让他忘记幸福蛋和君主蛇的存在。

        在催眠的作用下,伊莱克斯先是露出疑惑的表情,之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自认为已经没有问题的泉带着他们去找伍德子爵拿这次治疗的费用和奖金,完全没有注意到跟在身后的伊莱克斯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抬手撤掉了眼睛上的魔法。

        虽然不被信任这件事让他很心疼,但主人有防备意识也是好事。

        只是什么时候他才能得到泉的信任呢,明明卡特那些人都知道他身边的那些魔兽的存在啊。

        不过……他看了眼身边同样穿着斗篷的沙奈朵,拜刚才那个催眠所赐,他才知道这个原来也是魔兽。

        这样一来,心底被取代的酸涩感倒是消退了不少。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7890/16162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