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四十一章 长房

第四十一章 长房

        穆芷苓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低吼。

        伴随着的还有穆芷霜惊恐地呼声。

        “啊——”

        她全然没有料到穆芷苓的大狗会朝她扑过来,这么多年这个大东西除了长得十分巨大外,像极了一个慵懒的猫。

        而此刻这条大狗,正在她的身上啃咬。

        贝壳听闻穆芷苓的声音,在穆芷霜身上狠狠啃咬了一番,抬起头,嘴里却含着一大块布料。

        贝壳起身,放开穆芷霜。

        穆芷苓急忙走过去查看穆芷霜的伤势,并未瞧见半丝血迹,只是大片肌肤光裸在外,衣衫褴褛的样子好不滑稽。

        穆芷霜声泪俱下,身子蜷缩在地板上哆嗦着。

        穆芷苓伸手想将她扶起,手刚触及她残破的衣服便被穆芷霜推开,“不用你假惺惺!”

        声音沙哑地可怕。

        好半晌穆芷霜才颤颤坐起身,双手抱胸,狠狠瞪着穆芷苓道:“我一定会将此事告诉祖母!你们给我等着瞧。”

        穆曦愣愣地站在原地,还未反应过来适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摇晃着小脑袋,看了看穆芷苓,又看了看穆芷霜。

        穆芷霜此时顾不得其他,转身飞快地往回走。

        她衣衫不整的模样,真真是……

        好在这是在应国公府内,这若是在外面,那还不得丢人丢大方了。

        穆芷萱却快步上前,拉住穆芷霜的手臂,冷声道:“等等,六妹是要这般模样去祖母跟前告状吗?啧啧……你觉得祖母会怎么看你?更何况我分明看到你自个儿想要去逗弄一只畜生,它跟你嬉戏才不小心撕破了你的衣服,难道不是吗?”

        穆芷萱邪邪一笑,握住穆芷霜的手臂越发用力。

        穆芷霜眼眶泛红,死死咬住双唇。

        忍住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拽开穆芷霜的手,委屈地朝院外走去。

        穆芷苓愣愣地看着两人出了神。

        贝壳用头轻轻蹭着她的衣服。

        若说前世穆芷霜蛮横霸道,处处欺负穆芷萱,那这一世的穆芷萱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穆芷霜素来都是有头无脑,心思单纯,喜欢和讨厌都摆在脸上,也就嘴巴恶毒了些,算不得太坏。

        如今穆芷姝不在,她根本横不起来。

        可穆芷萱不同。

        她聪明机灵,又伶牙俐齿,话到她的嘴里,黑的都能说成白的了。

        就像刚才那般。

        待穆芷霜离去,穆芷萱转过身来,穆芷苓低喃:“萱姐姐何故如此讨厌六妹,她左右不过也才十一不到岁。”

        穆芷萱讷然,道:“我们又比她大多少?凭什么她就能恣意妄为?更何况刚才的事情若是让祖母知道,只怕又会惹出多少事儿来。真不知三妹你的脾气何时这般好,我记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穆芷萱自顾自地埋怨,却在这时,老太太的一个丫鬟前来,说长房回来了,老太太让所有人都去大门处迎接。

        穆芷苓和穆芷萱听闻后,脸色皆是变了又变。

        这么快便回来了?

        记得上一世长房归来是在清晨,那时天还未亮透。

        穆家众人提着灯笼在门口候着,那排场似乎比穆宗泽回来时还要壮观。

        当时穆芷苓还在被褥之中睡得正沉。

        此次大爷官升至礼部尚书,升任为京官,故而长房一家要迁至京都。

        穆芷苓不由想到了远在军营中的爹爹。

        这些年爹爹为了照顾妻儿,本想推卸三军统帅一职,明德帝却不准许。

        当然,爹爹急着交出兵权,也是因怕应了功高震主四字。

        这些年他除了在军营,穆宅和朝廷之中来回游走,便深居简出,极少与百官打交道。

        表面看着虽是安分守己,可穆芷苓却隐隐觉着似乎有些不妥。

        这样想着也快步走到了穆宅大门。

        穆芷苓一眼便瞧见了坐在穆老太爷身边的穆老夫人。

        她一脸欣慰,嘴角染上淡淡笑意。

        穆芷苓的眉头却越发紧皱。

        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穆老夫人枯黄的脸,一丝惊惶在心中一闪而过。

        这几年她越发憔悴了。

        凹陷眼窝,花白的头发,还有松弛的皮肤,无不昭示着她的苍老和虚弱。

        记得五年前她等待爹爹的时候,一站都能站大半天。

        而今却是和穆老太爷一道坐着,连说话也是要大喘气。

        记得前世穆老夫人直到她出嫁时,不论是说话还是行事皆是风风火火,怎的如今竟是变成这般模样了?

        到底是何缘故?

        这五年穆府一直宁静和睦,穆老夫人也不至于愁白了头。

        看她这样,像极了中毒……

        穆芷苓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瞠目结舌。

        难道是长房……

        可若是这样的话,那又是谁做的?长房这样做的理由又是为何?

        难道是因五年前穆芷姝被穆老夫人罚去净光寺一事?

        这些年她一直小心谨慎,还是疏忽了是吗?

        穆芷苓心底堵得慌,却听闻门外传来一道声音:“父亲安好,母亲安好。”

        穆宗胜下了马,走进大门,朝着穆老太爷和穆老夫人行礼。

        穆老太爷动了动眼皮示意,穆老夫人激动起身地道:“回来好啊,回来好啊……”

        其余应国公府的一干人等皆向穆宗胜福身行礼。

        穆宗耀上前,一手放在穆宗胜的肩上,眼底露出欣喜之色,道:“欢迎大哥回来。小弟今夜要和大哥不醉不归!”

        穆宗胜拍了拍穆宗耀的肩膀,道:“多年不见,老四越发沉稳了。”

        老夫人冷哼一声,忍不住出声:“沉稳?他若是有你一半的沉稳,也不至于今日这幅模样了!”穆老夫人说着,手指拐杖,佝偻着身子,目光向门外探去,道:“碧落她们呢?怎不见她们娘仨儿的身影?”

        穆宗胜走到穆老夫人身边,扶住她的身子,道:“她们在后面呢,儿子骑马走在前面,就先回来了。”

        穆宗胜上下打量着穆老夫人,声音有些哽咽,道:“母亲,儿子不孝,这么多年都未能在您身边尽孝。”

        穆老夫人拍了拍他的手,道:“这么多年的每半年你都记着给我寄一封家书,就足够了。”

        穆芷苓听后,不由惊愕。

        穆宗胜竟然每半年有给穆老夫人寄家书,这些她前世闻所未闻。

        ==

        推荐一本好友冬至的柚子的书,《槿园春》这周上架,已经肥了,可以开宰了。

        简介如下:她,世家娇女,却识人不清。

        被渣男利用、小妾毒死。

        害家族没落、亲人惨死。

        重生一次又如何?她已无脸面见至亲!

        于是,筱暖穿越而来,替她斗渣男恶女、守护至亲。

        而男银这种生物,筱暖是有多远躲多远。

        只是为何?一个个的都要黏上来涅?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38687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