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五十六章 怒意

第五十六章 怒意

        萧玉宁抬步出门。

        穆芷苓瞧见萧玉宁,飞快地朝她走去,道:“娘亲!爹爹喝多了。”

        她侧过头,示意几人将穆宗泽抬入房中。

        萧玉宁上下打量着穆宗泽,不禁蹙眉。

        穆宗泽从未喝成这样。

        记得多年前,他误会她和别人时,一晚上将一大坛二十年的陈酿喝完是,次日清晨嘴里依旧喋喋不休的。怎的今日才两个时辰就醉成这样了?

        几位小厮将穆宗泽送至榻上,正想着赶紧离开,却被穆芷苓叫住:“你们几个,我怎么看着如此面生?可是刚来的新人?”

        那几人相顾一视不敢说话,只是垂头站在穆芷苓跟前。

        好半晌为首的那人才说:“奴才在国公府有些时日了,只是我们这般粗俗平庸的面孔,小姐您不记得也属正常。”

        穆芷苓挑眉,道:“既然来应国公府有些时日了,那为何也是不记得路,我爹爹醉酒,你们理应将他抬回静轩阁,怎的去了吴姨娘的聚星屋?”

        萧玉宁本欲进门探一探穆宗泽的情况,却在听到穆芷苓说出这样的话后,猛地一惊,她回头惑道:“苓儿,你说什么?”

        穆芷苓走到萧玉宁跟前,抱着她的手臂,道:“娘亲,刚才我睡不着,便想着去找萱姐姐,不想竟碰到这几人,他们要将爹爹送往吴姨娘的房中。”

        穆芷苓深知萧玉宁若是得知真相,定会勃然大怒。连她都差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更何况是作为妻子的萧玉宁,她如何能忍受自己的丈夫被抬入别的女人的房间,而那个女人还是四爷的姨娘!

        可此事她必须得说,如今看来,只能和长房撕破脸了。

        萧玉宁双手握住穆芷苓的肩头,哑着嗓子,道:“苓儿,你说的可是真事?”

        声音犹如被碾碎一般。

        适才她听穆芷苓说完,第一反应是震惊,紧接着便是不相信。可想到苓儿不会骗她时,这一切的质疑变成了愤怒。

        穆芷苓见萧玉宁眼底的愠怒,心底也是不好受,仰头道:“娘亲莫要生气,爹爹回来了不是吗?”

        萧玉宁眉间的愁色这才消了一些,可心底的愤怒却丝毫未有消减,指着那几位小厮道:“你们明日去赵掌事处领三个月的工钱,以后不准踏入国公府一步。”

        几人表情微僵,为首那人想说什么,却听穆芷苓突然冷着嗓子道:“你想说你们是长房的人,所以即便是离开国公府也需得征得大老爷的同意是吗?”

        几人垂下头,算是默认。

        他们跟着大爷大夫人多年,明着是长房的下人,实则更像是护卫一般的存在,若没大爷和大夫人的同意,谁又能将他们赶走。

        “那你们大可前去汇报,就说我要将你们赶出府,看看这应国公府现在是谁在做主!”

        萧玉宁气势咄咄逼人。

        她现在正是满肚子的气没处消,刚好眼前这群炮灰看着甚是碍眼。

        且如今她也不必再顾及着长房。

        表面上和她情同姐妹,可背地里却全想着算计她。

        十年前高氏救下她收留她,所以萧玉宁心中一直对她甚是敬重,即便是穆芷苓曾跟她说要提防着高氏,她也未曾真的怨恨过她。

        可如今才发现,高氏竟是一朵白莲花!

        这若是在她那个年代,见到高氏这样的人,早一脚将她踹开。

        要知道她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欺骗。

        这些年她为了丈夫,为了子女,隐忍了如此之多,想不到如今要打她丈夫的主意,她又如何能咽下这口恶气。

        待那几人离去后,穆芷苓幽幽叹了一声,道:“娘亲,你打算如何做?”

        穆芷苓瞧着萧玉宁怒不可遏的模样,也猜到了几分。

        此事已然触碰到娘亲的底线了。

        萧玉宁颤颤地抬起手,伸手将穆芷苓揽在怀中,掷地有声地道:“我此生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欺骗。”

        穆芷苓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萧玉宁。

        既然注定不能安宁度日,那便闹得满府风云。

        她和娘亲不同长房的人,明明心底恨极了,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惺惺作态。

        若是那样做,又和长房的人有什么区别。

        萧玉宁走进房中,亲自为穆宗泽将衣带解开,穆芷苓则是悄然告退。

        折腾一天,已是觉着累极。

        回到海棠苑时,翠柳低声泣道:“小姐,您去哪儿了,奴婢找遍了整个院子都没有找着您,奴婢要看着它,便想着让锦巧去外面找找,怎知锦巧也不在。”

        见翠柳紧张的模样,穆芷苓目光不免柔和下来,柔声道:“我这不回来了吗?况且我从小在应国公府长大,还能丢了不成?”

        翠柳这才释然般应了一声,随着穆芷苓进了房间。

        伺候穆芷苓就寝,翠柳正欲离去,却听着穆芷苓道:“你刚才可是说锦巧不在?”

        翠柳回国身,道:“不在好一会儿了,也不知她去了哪儿,平日里她可不是这样的。”

        穆芷苓眯了眯眼,示意翠柳先下去。

        躺在床上,心底烦躁得很。

        穆芷霜当然没有那个头脑,也没那个胆量。这一切只怕全是穆芷姝的主意。

        先是穆宗胜算计爹爹,让四叔憎恨爹爹,紧接着又是穆芷姝唆使穆芷霜找自己闹事。

        长房一家,到底对三房有怎样的恨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穆宗胜和爹爹,本是同胞兄弟不是吗。

        到底为何要这般憎恨爹爹,才能让整个穆家都给他陪葬。

        记得前世的穆宗胜,高居丞相之位,而爹爹也位列武官之首,两人皆是朝廷的顶梁柱,又同为兄弟,那时的穆家,可谓是权倾朝野。

        穆家‘兄弟齐心,卫国抗金’已成了脍炙人口的民谣。

        她以为穆宗胜当时仅仅是想独获圣上荣宠,所以想拔掉爹爹这个眼中钉。

        可今时今日,爹爹又碍着他何事了?文官武官素不相干,他又有何理由要陷害爹爹?

        还有今日黎哥哥前来又所谓何事?

        太多事情想要弄清楚,却发现越想越头疼,到最后竟是觉得浑身乏力。

        可不论如何,这一次她绝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再发生。

        i9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42750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