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五十七章 算计

第五十七章 算计

        穆芷苓离开后,胡嬷嬷便急急赶回了长房。

        穆宗胜并不在,高氏在卧房静和身旁的穆芷姝说着话,手上正绣着针线活,见胡嬷嬷前来,放下放下绣布,问道:“事情办得怎样了?”

        胡嬷嬷顿时垂头,怯怯地不敢抬起。

        高氏眼尖地瞧出了端倪,起身问道:“可是出了什么岔子?”

        胡嬷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颤巍巍地说道:“夫人,眼看着三爷都快到了聚星屋……没想到……半道遇见五小姐,她硬是差人将三爷送了回去……”

        高氏脸即刻阴沉下来。

        “夫人……”胡嬷嬷抬头瞥见高氏眼中的不满,有些惶恐,本想将穆芷苓要将她赶出国公府的事说与高氏听,可话刚到嘴边又咽下。

        穆芷姝闻言,倏地起身,道:“又是那个穆芷苓!娘亲,这一次定不能放过她!”

        高氏一手扶额,揉了揉有些胀疼的太阳穴,将穆芷姝拉着坐下,略带指责地道:“姝儿,你爹爹怎么嘱咐你的,不管你心中有多少怨恨,都不要冲动。你学学你大姐,你这样若是让你爹爹看见了,又得不高兴了。”

        穆芷姝这才愤愤地坐下,嘴里嘟囔着:“我当然知道,可这不是在娘亲你身边嘛,又不是在穆芷苓跟前。”

        高氏不顾穆芷姝满腹牢骚,扭头示意胡嬷嬷起身,胡嬷嬷却依跪着,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些。

        高氏脸上浮现一丝不悦,声音也愈发冰冷,道:“你好歹也在我身边服侍了十余年了,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今日莫不是被一个不足十二岁的小女娃吓破了胆?她让你将三爷抬回去你抬回去便是,她又能想到什么?”

        胡嬷嬷刚到国公府几日,对地形不熟也是常理之中。

        胡嬷嬷猛地摇头,道:“可是五小姐她要将老奴赶出应国公府,她还让老奴跪在石板上不要起来,夫人,我……”

        胡嬷嬷委屈极了。

        来京都之前,她是长房的掌事嬷嬷,又深得高氏信任若,没有大爷大夫人的同意,谁又能将她赶走?

        可五小姐当时的语气,绝非是闹着玩的。

        高氏冷哼一声,道:“我长房的人,何时轮到别人来管了?你先下去吧,剩下的事我自会处理。”

        胡嬷嬷推下,穆芷姝神情突然严肃,抓着高氏的衣袖道:“娘亲,穆芷苓决不能小看!就算她才十二岁又怎样?您忘了五年前,她诬陷女儿将她推下水了?那时她还未到七岁!几岁便有了那样的心思,可想她现在!”

        高氏不以为然道:“她并不知我们的事,再说当年之事也可能只是偶然,她一个小孩子不可能有那般心思。”

        穆芷姝狠狠道:“不管她当时有没有那心思,我也定不会放过她。若不是她,我也不会在净光寺待了半年。娘亲,明日我定要她好看,饶是她有再多心思,也于事无补。”

        “你说这话是何意?”高氏不解道。

        穆芷姝嘴角轻扬,略厚而饱满的红唇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附在高氏耳边轻声道:“今日我让六妹演了一场好戏,让她装作被穆芷苓那条大狗咬了。为了让此事逼真些,还特意用银簪在腿上刺了两个红点。”

        穆芷姝笑得得意,高氏却紧握她纤细的手,有些担忧道:“姝儿,你忘了你爹爹祝嘱咐你的了?”

        穆芷姝神色一僵,顷刻间又恢复正常,饶有深意地道:“此事至始至终都只是六妹的事,与我何干?更何况明日要为难穆芷苓的是六妹,又不是我。”

        况且事实摆在眼前,她穆芷苓就算心思再多,也总不能颠倒黑白。

        高氏凝眸,半晌叹息道:“也罢,只要不让你父亲知道便好,你也知道你父亲的性子。”

        说一不二,不允许有人拂了他的意。

        犹记得五年前她写信给江氏被穆宗胜得知的场景,她一日她差些被他掐死。

        饶是过了五年,每每想到这些,她还是有些后怕。

        还好穆芷姝到了镇州他并没罚她。

        提及穆宗胜,穆芷姝这才发觉穆宗胜并不在,问道:“娘亲,父亲他人呢?”

        高氏隔着指了指西厢亮灯处,道:“你爹爹在那儿,说是见一个什么重要的人,可到底是谁,他却不说,你可千万别去搅了他的事。忙了一天了,快些回去歇息吧。”

        穆芷姝应声离开。

        路过亮灯处,驻足半晌离去。

        而屋内,穆宗胜正与一位身着月白锦衣的男子下棋。

        那位男子正是郑黎。

        穆宗胜皱着眉头举棋不定,终是释然,抚须道:“黎世子当真是青出于蓝,此等棋艺,老夫甘拜下风。”

        郑黎礼节性地起身作揖,道:“是穆大人疼惜晚辈,处处想让,只怕这局棋我很难取胜。”

        穆宗胜起身拍了拍他的肩,道:“你父亲与我是故友,你叫我世伯便可。今日是伯父照顾不周,让郑世侄久等了。”

        郑黎含笑着摇头,道:“既是做晚辈的,即便是等上一晚上,也是应该的。”说罢从袖口处取出一封还未拆封的信,交到穆宗胜手中:“家父让侄儿将此物交给您,并让侄儿转达他对您的思念。”

        穆宗胜急急忙忙将信拆封,看了一遍,有些失望,忽地望向郑黎,道:“你父亲可有叫你带什么给我?”

        郑黎摇头,道:“家父说,西蜀本属蛮荒之地,稀有之物,比不得上京的。”

        穆宗胜眉头紧皱,眸中有些怅然,却极力隐忍着。

        他要的当然不是那些稀奇之物。

        他要的可是……

        郑黎匆匆告别穆宗胜,绕着应国公府走了半圈却又停下,抬头看向高高的院墙。

        脚尖用力,倏地飞身而起,轻盈地落在院墙之内。

        就在他转身之际,听见不远处的房内哐当一声,他想也不想便径直冲了过去。

        进了才发现是撞门的声音。

        准确说还夹杂着开门的声音。

        正欲转身离开,却听见身后那人道:“是谁?”

        郑黎顿了顿,加快了步子,却听闻:“黎哥哥?”

        i9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44121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