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一一一章 痛苦

第一一一章 痛苦

        轻轻拭去眼角的湿润,周太后才一手搭在身旁一嬷嬷的手上,朝院内走去。

        每走一步,心都忍不住颤抖。

        十年前大周灭亡,她去了金佛寺吃斋念佛了整整五年,而后便传出他受伤的消息。

        从金佛寺出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

        哪怕是远远的一见。

        她想离开皇宫,疯狂的想,却半点没有办法。

        谁都以为明德帝厚待她和纪桓,可谁知,她仅仅是有了这至高的封号而已。

        她终年被锁在这皇宫之中,哪儿都不能去。

        走至偏殿外,宫婢替她抬了抬裙角,她抬步走了进去。

        无声无息的靠近。

        看着穆老夫人从怀中掏出丝绢替他轻柔地擦拭着嘴角,周太后隐去脸上的落寞之色,走至穆老夫人跟前,轻笑着道:“襄纭,你我姐妹二人十年未见了。”

        穆老夫人适才正专心注视着穆老爷子的脸,又因周太后行路是在是悄无声息,她竟是没有发现周太后的靠近,这才急忙站起身,而后又墩身行礼道:“臣妇拜见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周太后却一把拉起她的手将她扶起,道:“你这是作甚,你我之间何必如此见外?莫不是十年不见,你忘了表姐。”

        穆老夫人摇头,惨白着脸道:“太后娘娘,礼不可废。”

        说话间,手竟是挣脱了周太后的束缚,身子也往后退了一步。

        周太后面容一凝,忽地苦笑道:“只怕是表妹忘了我还是你的表姐,也是。十年不见,谁还记得起呢?”

        周太后的生母,和穆老夫人的生母是一对双生姐妹,周太后的母亲嫁给了前朝的周丞相,大周灭亡后,周家满门殉国,而大周的皇室。也仅留周太后和纪桓两人。

        周太后神色落寞的自嘲着。面色也不知觉地冷冰了起来。

        倒是穆老夫人的母亲嫁给了一个将军,而后穆老夫人又嫁给穆老爷子。在当年看来,周太后一家满门华贵。如今的周太后,即便是亡国之后,那份与生俱来的高贵也不曾消失。

        可十年不见,那些骄傲的棱角。却也被磨得只剩一二了。

        周太后的目光移至穆老爷子身上,穆老爷子浑身一颤。瞪大双眼,大到眼珠都差些要掉下来。

        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周太后不着痕迹地挪开视线。

        倒是穆老夫人察觉到穆老太爷的不对劲,不顾身子的虚弱,快步走至他跟前。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

        神色焦急万分。

        “太后娘娘……”穆老夫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从她一开始刻意的生疏的动作,还有现在焦急的神色。无不在暗示着周太后,她想离开。

        周太后的脸色骤然冰冷。而后拂袖朝里屋走去,道:“来人,送客。”

        穆老夫扶着穆老爷子离开。

        今时不同往日,当年她周太后之间的一切都已经过去。

        如今她若是再刻意和周太后往来,若是被人说三道四,那可怎么好。

        明德帝虽依然尊她为太后,让她享受太后之尊,可却将她囚禁在这深宫之中,这意图还不明显?

        无非就是怕后周的势力东山再起。

        可是为何明德帝还会允许周太后和桓王这样的人的存在。

        难道不应该是将前朝的遗孤杀之而后快吗?

        不论明德帝存着怎样的心思,她们穆家都应该远离周太后和桓王。

        毕竟这一趟浑水不是他们穆家所能掺进去的。

        适才停在福安宫时,周太后站在院门口,她竟然差点没有将周太后的模样认出。

        她的面容,和十年前也相差太多了。

        仿若苍老了二十岁。

        穆老夫人和穆老爷子重新坐上轿撵,她微微侧身看着穆老爷子,关心得问道:“老爷身子可是不适?”

        穆老太爷抬头,顿了一下又猛地摇头。

        穆老夫人眯了眯眼,手指放在膝盖处,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膝盖骨。

        刚才的气氛太过诡异,还有周太后为何无关让她和穆老爷子前去。

        待穆氏夫妇走后,高氏从屏风后走出,大步走向门外,探出头远远望着。

        神情凄苦。

        桓王见状,死死攥着拳头,指关节因大力而发出咔擦的声音。

        从她记事起,他便知道,母后心中一直住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

        那个人之所以成为一品大将军,也是因了母后在父皇耳边的枕旁风。

        后来那个人毁了他的天下,灭了他大周皇室满门,让他承受亡国之痛。

        可是母后却仍是对他念念不忘。

        这些年,他一直待在母后身边。

        母后终日郁郁寡欢,最喜的便是执笔随意而画。

        一张张皱了的宣纸,他拾起来……

        看到的都是同一个人。

        背负着亡国之恨,母后她竟是没有一丝的感觉。

        原来他和父皇在母后心中竟是这般的存在……

        纪桓疯一般地朝着殿内的嬷嬷宫女一阵大吼,用力将桌子掀翻,周太后猛地回神,转过身对纪桓道:“你这是作甚?”

        “母后,你可曾对得起父皇,父皇在你的心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你将他当做什么了?你当我当做什么了?父皇他可是一国之君啊,而你曾经是一国之母。”

        纪桓双目猩红,狠狠地等着周太后,怒吼道:“可你的做法却是让父皇蒙羞,父皇死不瞑目令人发耻!如果不是你,整个大周就不会灭亡,母后,你这样让儿子如何再将你尊为母后呢?”

        周太后身子一顿,愣在原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纪桓的话。

        纪桓痛心疾首地看着周太后。

        周太后咬着头,眼眶红红的,良久才道:“桓儿,母后在你眼中便是这样的吗?”

        纪桓摇着头,怒极反笑,道:“那您还要怎样,要我当做一无所知是吗?我这些年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切都是我的想象,而事实上,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对吗?儿子不止一次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情愿它是假的。”

        语毕,拂袖扬长而去。

        独留周太后愣在原地。

        桓儿,若是你知道真相,你会不会少恨母后一点。母后对不起你的父皇,却从未对不起你。(未完待续)R655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64209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