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一百二三章 心病

第一百二三章 心病

        穆芷苓看着眼前不卑不吭回答着自己的男子。

        虽长相平平,一双眼却是炯炯有神。

        他站得笔直,淡漠地没有一丝表情。

        穆芷苓微微侧眸,随着视线侧头,看向身后的男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愣住,随即道:“十三。”

        “十三?”

        这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正经的名字。

        他淡淡地看向穆芷苓,却是从容不迫地说道:“我无名无姓,在我们这一群杀手中排十三,而他排十五。穆五小姐若是没有任何吩咐,那告辞。”

        他刚转过身,穆芷苓便叫住他,道:“我想着你们这样终日不休息终归是对身子不好,便想着应国公府附近替你们寻了一处住处,你们明日便住过去吧。”

        十三面无表情,道:“是。”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穆芷苓微微愣神。

        听娘亲说她那位故人是一个专门训练杀手之人,可无论前世今生,她压根没有听说过此人。

        虽说今世她终日在深闺之中,可是前世她那纨绔的性子,又怎甘于寂寞,受困于这深宅之中呢。

        为何前世她依然没有听说过此人呢。

        娘亲又如何与他相识?

        正当她发愣间,传来消息,说郑王府的小郡主病了,病得很严重。

        郑皇后派了宫中所有的御医都不见效,听闻张太医医书卓绝。如今虽上了年纪,却宝刀未老,因而郑王府派了人前来,请张太医前去探望小郡主的病情。

        穆芷苓听后。心都吊到了嗓子眼。

        上一世的郑若兮是个出了名的病秧子,到了七岁瘦如干柴,甚至还没有寻常孩子一半的重量。

        明明名贵的中药养着,可身子却一日比一日消瘦。

        到了十岁,竟是连走路都不能。走上几步也需要人搀扶着才能走得完全。

        五年亲穆芷苓便担心过这些,本以为这一世沈王妃的身子若是调养好了,小若兮的身子便能渐渐好起来。却不料……

        沈王妃的身子和若兮小郡主的身子皆是每况日下。而且上一次见小若兮分明就和寻常的孩子不太一样……

        可是到底哪儿不一样,她又说不上。

        张太医回来后,穆芷苓吩咐月眉去张太医处打听情况。不一会儿月眉回了海棠苑。

        月眉微微叹息,道:“小姐,张太医说了,小郡主的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若是要彻底根治,只怕很难。也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月眉顿了顿,指了指自己的脑门,道:“张太医还说,小郡主这里有问题。即便是身子医好了,也……”

        穆芷苓的心随着月眉这句话,猛地沉了下来。

        若兮到底怎么了。

        她必须去亲眼瞧瞧郑若兮的情况。

        却在这时。院门外响起穆曦的声音:“五姐,五姐!”

        糯糯软软的声音令穆芷苓瞬间回过神来。

        穆芷苓正欲起身时。又听见萧玉宁说话,道:“曦哥儿你小心些,地面滑。”

        穆曦抬头,眨着晶亮的双眼,小嘴唇砸吧着道:“曦哥儿长大了,不怕滑。”

        萧玉宁将他从地上抱起,穆曦看清萧玉宁的脸后,挣扎着从萧玉宁怀中下来,瞪着萧玉宁,道:“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萧玉宁脸上的笑容一僵,道:“三娘怕曦哥儿滑到,来,等我们进了你五姐的院子里,三娘再放你下来好不好?”

        萧玉宁轻声哄道。

        穆曦有一瞬间的犹豫,突地别过头去,冷哼一声道:“才不要,三娘是坏人,三娘好坏,曦哥儿不要和三娘在一起。”

        萧玉宁身子一顿,不急不缓地问道:“谁说三娘是坏人的?”

        曦哥儿年纪这么小,根本没有判别是非好坏的能力,如此看来,必定是有人给他灌输这样的思想。

        不用想也知道那人到底是谁。

        穆曦小手推着萧玉宁的肩,嘟着嘴道:“娘亲这样说的,姐姐也是这样说的,姐姐还说五姐姐也是坏人,但是五姐姐不是,三娘是!”

        萧玉宁脸瞬间垮下来,依旧将穆曦放在地上,正欲说什么时,穆芷苓走了出来。

        穆曦见穆芷苓前来,朝穆芷苓扑过去,走了一步就差些摔在地上,穆芷苓急忙蹲下身,将穆曦抱在怀中。

        “五姐姐!”穆曦伸出肉呼呼的双手,环住穆芷苓的脖子,道:“许久都不曾见五姐姐了,小曦好想五姐姐……贝壳呢?”

        穆曦摇晃着头,左顾右盼。

        穆芷苓轻柔地笑了一声,这小家伙,原来是想贝壳了。

        她蹲下身,摸着穆曦粉嫩的脸颊,问道:“小曦想见贝壳?”

        穆曦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穆芷苓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萧玉宁,握住穆曦的小手,道:“那告诉五姐,你真的讨厌三娘吗?”

        穆曦看着萧玉宁,想了想,小脑袋左右摇晃着,可下一瞬却又道:“可是娘亲和姐姐讨厌三娘!所以曦儿也不喜欢!”

        “那小曦讨厌五姐吗?”

        穆曦摇头。

        “但是小曦的娘亲和姐姐很讨厌三姐姐,对吗?”

        穆曦突然低下头去,糯糯道:“可是我喜欢五姐姐。”

        穆芷苓将他抱起,道:“所以小曦也会喜欢三娘的对吗?”

        穆曦犹豫了一下,穆芷苓却继续道:“小曦喜欢谁,难不成还要经过你娘亲的同意?”

        穆曦偷偷看了一眼萧玉宁,见她一脸笑意……

        好吧,这个三娘看起来也挺好的,应该不像娘亲说得那般,是个坏女人。

        萧玉宁蹲下身去,朝穆曦伸手,穆曦看了看穆芷苓。忽地朝前走了一小步。

        萧玉宁将穆曦抱在怀中,和穆芷苓一道朝着院内走去。

        穆曦看到院中的贝壳时,挣脱萧玉宁的怀抱,便朝着贝壳跑去。穆芷苓拉着他的手,道:“外面冷,五姐让贝壳去屋子里陪你可好?”

        穆曦视线落在贝壳身上,压根没有听穆芷苓所说。

        穆芷苓命翠柳将贝壳带进房中。萧玉宁将穆曦放下。

        穆曦踏着小碎步朝贝壳跑过去。贝壳懒洋洋地躺在地上,对他爱搭不理。

        穆芷苓看着穆曦对着贝壳活蹦乱跳的模样,轻叹一声。

        若是若兮也能像穆曦这般。活蹦乱跳就好了。

        这样想着,也径直说了出来。

        萧玉宁倒是有些惊讶,道:“想不到苓儿如此关心郑王府的小公主。”

        月眉在一旁替两人沏茶,穆芷苓轻抿了一口茶。道:“苓儿只是觉得有些诧异,那若兮小郡主小小年。怎么会得这种怪病,听张太医说怕是治不好了。”

        萧玉宁眼中闪过一抹光亮,道:“也不是不可能,这种病只要方法得当。若想治愈也不算难。”

        穆芷苓迅速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萧玉宁。

        萧玉宁却一脸从容地说:“娘亲曾经接触过这样孩子,这种孩子也被称为自闭症儿童。因为终日将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心里扭曲……自闭症往往都是因为经历过什么大事件而受到精神创伤。也可能是从小的一种环境造就的。那日在皇宫之中,我听沈王妃说,那孩子来京都之前都好好的,可一到京都后就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所以我敢肯定,那孩子一定是到了京都瞧见了什么让她震惊的场面。”

        穆芷苓若有所思地喃喃,道:“上一次我也瞧见了她的反常之处。”

        “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所以若是想要彻底治好若兮那丫头,必须找出让她突然变成这般的原因。”

        可是让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孩子性情大变的原因到底是为何?

        母女两人望着窗外,皆是皱着眉。

        ……

        而郑王府这边,此刻已经忙作一团。

        沈王妃怀抱着大哭不止的郑若兮,虽是焦急万分无奈。

        “兮儿,兮儿……”沈王妃拢了拢抱着郑若兮的双手,心痛不已。

        “母亲……”

        郑黎从院门外匆匆赶来,瞧着沈王妃怀中郑若兮,惊愕道:“娘亲,这是怎么回事?”

        沈王妃只顾着摇头叹气,良久才说道:“我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今儿一早天还未亮,我就听养娘说兮儿闹腾。本以为没什么,可当我赶到这里的时候,她便一直哭闹不止,她以前从不是这样的。已经来了许多太医,都那她没有办法。不过都开了一些宁神静心的方子,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沈王妃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

        这些年她心底的苦,压根没有地方说起。

        积攒了太多,如今一说起来,只觉得心底越发委屈。

        郑黎瞧了瞧窝在沈王妃怀中的郑若兮。

        郑若兮哭得太厉害,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靠近。

        他也察觉到了若兮的反常,在西南时,她虽然身子弱了些,却终日黏着他,而且小小年纪整天叨个不停。

        可是这一次回京后,他明显察觉到她的疏离。

        沈王妃抬起手,宽大的衣袖往下,露出白皙的手,只是手腕上方一大块淤青。

        “母亲……您这是?”

        沈王妃目光闪躲着,急忙用衣袖盖住那一大片青紫,颤抖着嗓音,道:“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撞在牀沿,不碍事的。黎儿你今儿个赶了一整天的路,早点去歇息吧。我让丫鬟替你烧好洗沐的水……”

        沈王妃正准备站起身,郑黎却开口说道:“母亲,这是父亲……”

        沈王妃猛地摇头,道:“不是!你快些去歇息,别吵着兮儿!”

        郑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怀中的郑若兮,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他一直犹豫很久的事情,到底应不应该做……

        如果他那样做了,是否就可以保护娘亲和妹妹不受伤害。

        郑黎抬步向外走去,抬头便迎上一张冷峻阴沉的脸。

        父子两人相顾无言,擦肩而过。

        沈王妃瞧见郑诺,吓得身子往后一缩。

        郑诺面无表情地向母女两人靠近,不由分说地就伸手打算从沈王妃怀中接过郑若兮。

        本是哭到抽噎的郑若兮回过头看到郑诺那一瞬——

        “啊——”

        尖叫声震耳欲聋,划破宁静的暗空,回荡在郑王府的上空。

        沈王妃将郑若兮抱紧了些,手焦急地拍着她的后背,怯怯地偷看着郑诺。

        郑诺的脸色愈发平静。

        可他越是这样,沈王妃便越是害怕。

        她知道,郑诺生气时,定是面无表情的时刻,若是他笑起来,那便是他真的动怒的时候。

        她抱着女儿往后退了几步。

        郑诺却转身,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沈王妃盯着他远去的背影出了神。

        这样一个冷情无情甚至绝情的男人,她当年到底为何会喜欢上。

        若是当年他没有跌落悬崖,若是当年她没有发现他满身血迹躺在草地里,她若是不救他,一切都不会错了。

        是她错了,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以为时间会让他忘了一切,她以为她的付出,可以抚平他心中的伤口。

        可是夫妻十数年,他给过她的,不过仅仅是一个安身之所,仅此而已。

        她知道,他的心中一直住着另外一个人,一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

        待郑诺走远后,怀中的郑若兮渐渐止住了哭声,小脑袋深深埋在他的怀中,小小的身板狠狠地抽搐。

        带动着她的心也跟着狠狠颤抖。

        当丫鬟将熬好的药送来后,沈王妃松开抱住郑若兮的手,见她放至牀上,郑若兮却猛地抓住她的手,喃喃道:“娘亲,兮儿怕,兮儿怕……”

        “兮儿不怕,娘亲在这里,兮儿乖乖听话,喝了这药就不会怕了。”

        沈王妃一边轻哄着,一边将郑若兮搂在怀中。

        察觉郑若兮终是没了动静,沈王妃将她半楼在怀中,瞧见郑若兮紧闭着双眼,皱着眉竟然睡过去了。

        一旁的丫鬟轻声问道:“王妃,这药还需要吗?”

        沈王妃摆摆手,道:“你放在桌上便出去吧,这药本就是起静心安神的作用,既然现在郡主睡着了,不用也无妨。”

        那丫鬟将药放好了离开,沈王妃抱着郑若兮,过分纤细的手指,来回摩挲着她尖瘦的下巴,而后又到紧闭着的双眸,神情凄苦而哀伤。

        她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坐了整整一下午。

        深冬的白昼本就极短,仿佛一眨眼便过去。

        日暮时分,沈王妃终是将郑若兮轻轻放在床上准备离开。

        却在这时有丫鬟进来,递给沈王妃一张信纸。

        沈王妃看了那信,双手交叠在胸前,一旁的丫鬟茫然地瞧着沈王妃复杂的神色。(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8219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