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一百五七 废黜

第一百五七 废黜

        一缕微风拂过,微微撩起穆芷苓掩住口鼻的薄纱。

        而高淑妃则是含笑而视,眸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一番后,又回归到穆芷苓身上。

        她笑得一脸温和淡然,倒是与前些日子的那一股子狂傲的劲儿截然不同。

        这样的高淑妃,穆芷苓倒是第一次看到。

        俗话说得好,吃一堑长一智,这高淑妃前些日子便是因为自己的张扬的性子,这才招皇后算计。如今解了禁足后,性子收敛了不少,人似乎也变了许多。

        看上去竟是十分面善

        可这宫中的人,谁又说得准,谁又看得清。

        许是看着温和的人,背地里不知道对你动了多少心思,而那些冷言冷语对你恶言相向的人,指不定正是忠言逆耳。

        在这样一个处处充满算计的地方,还是小心谨慎如履薄冰为好。

        此刻正是晌午,阳光有些微毒辣,虽说坐在檐廊下,可五月的京都,依旧是燥热无比,有的人的额前都沁出了点点汗渍。

        “快些坐下吧,别热着了。”

        高淑妃温婉一笑,穆芷苓随后坐下。

        “这阳春三月,酷暑五月,这样的天气也当真是炎热。本宫想着各位夫人们在如此热的天气来陪本宫说说话,有些过意不去。听说西北的冰山之上,有百年玄冰,不易碎,更是纯净无比。本宫特意差人去取了一些,用层层楠木箱装了运过来,放在地窖之中。随后又命令御膳房做了一些碎冰,希望能依次去去暑气。”高淑妃话音刚落,便有宫女走近。在每个人桌前放了碎冰。

        却在这时,突然听见隔壁院子有奇怪的声音,高淑妃身旁的宫婢前去探听情况,那宫婢回来禀报,说是隔壁院子里,太子正在做冰雕,这不一会儿的功夫。就雕出了一条蛇形的样子。

        那宫婢知道有些话当说。有些话不当说。

        可在场的都是些有品阶的诰命夫人或是官家小姐,有些话即便是不明说,却也能猜得到的。

        就比如说这宫婢说的蛇形。

        想必太子雕刻的是一条巨龙罢。又怎会是一条蟒蛇。

        在场的人除了高淑妃,脸色皆是变了又变。

        太子这个时候雕刻冰龙,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就是司马昭之心了。

        那宫婢犹豫了半晌。突地又道:“太子妃在一旁替太子加油打气,那场面好生和谐。”

        罗氏一听潘娇娇也在隔壁。也顾不得别的了,神色随即慌张了起来。要知道那潘娇娇成了太子妃后,回娘家的次数越发的少,而罗氏也没有机会进宫来。这数月竟是连一面都没有见着。如今能有机会看见,她怎能不激动。

        “娘娘,既然隔壁院子里有冰雕。那岂不是比这碎冰解暑些?”罗夫人急不可耐地想要快些过去,一来是想要弄清楚太子在隔壁院内到底做了些什么。若是当真做了些不得了的事,那她也好劝劝娇儿,避免太子犯下大错,二来她实在是太过想念潘娇娇了。

        罗氏就只有潘娇娇一个独女,更是成了气候的,她便更为宝贝着了。

        高淑妃瞧见罗氏慌张的模样,笑着道:“既然罗夫人想去,那我们便去隔壁院子欣赏一番太子的杰作。”

        穆芷苓跟在最后,目光落在高淑妃身上。

        此番太子所为,正中高淑妃的下怀。

        太子一位,本就是眼中钉肉中刺,这皇宫之中,皇子嫔妃众多,哪一个皇子不想成为未来的储君,哪一个皇妃不想成为未来的国母。

        只要除去太子,那便能多了一些机会。

        因而这事很快就传到明德帝耳中,只是明德帝听到的消息却是太子在院中雕了一条冰龙,只是那龙在受不得热气,在院中慢慢融化了。

        这话被明德帝听了那还了得,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明德帝就赶了过来。

        高淑妃等人恰好赶至太子所在的院子里,还未靠近,就瞧见明德帝阴沉着脸。

        众人皆墩身行礼。

        明德帝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高淑妃,道:“你们来着里作甚?”

        高淑妃微微抬眸,道:“臣妾听闻太子在这院子里进行冰雕,便想着过来看看。恰好大伙儿都觉得燥热,想着这有冰雕的地方能凉快些。”

        明德帝怒意渐甚,道:“若是觉着热,就在屋里待着莫要出来。只是冰雕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高淑妃微微低头,只得轻声道:“臣妾知错,臣妾告退。”

        随后高淑妃也失了赏花的雅兴,在承德宫摆下酒宴,待用过午膳之后,下午的眼光没有那么毒辣,这才带着众人前去赏花。

        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郑皇后的身影。

        穆芷苓寻思着,这高淑妃若是有什么事,郑皇后如此好面子的一个人,怎会不来。

        中间寻了一个机会,拉着一个宫婢问了情况,这才知晓高淑妃腹中胎儿滑落后,郑皇后一直心生愧疚,在大朝会之中,终是下定决心,去寺庙为高淑妃祈福半月。

        如今刚去几日,还要好几日才能回来。

        走至牡丹花从,穆芷苓愣愣地看着这些牡丹花,这算是她人生之中第一次静静地瞧着这些牡丹花的娇艳。

        却在这时,脸上的薄纱被人猛地一扯,薄纱就这样被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攥在手中。

        穆芷霜朝穆芷苓嘲讽一笑,道:“五姐姐对自己一点都不好,这么热的天,带着这白纱,难道是见不得人啊。我不怕你把病传染给我,来我们一起走吧。”

        穆芷霜第一次来皇宫,却是没有想着好好欣赏一番这宫中的美景,这会儿只想着不让穆芷苓舒服。

        适才她不小心听到穆芷萱喃喃自语,仿佛是在担心穆芷苓害怕花粉一事,这才想起。

        想到这里。穆芷霜一阵心神激荡。

        这个时候是除去穆芷苓的大好时机,即便是穆芷苓当真因为此事当场就没命了,那也不能怪她,毕竟这是她的无心之失。

        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要跟着来参加什么赏花宴,要怪就只能怪她被她穆芷霜记恨着,要怪就只能怪她要抢她二姐姐的夫君。

        那穆芷苓算一个什么样的货色,如今她就要她尝尝自己的厉害。

        穆芷霜笑得越发得意。

        想到穆芷苓即刻就会浑身都是红疹子的模样。心头一阵爽快。

        穆芷萱在一旁皱着眉头。心头却是甚是高兴。

        没想到这个穆芷霜如此记恨穆芷苓,这话她刚说不久,这穆芷霜就采取行动了。

        如此一来。她穆芷苓若是晕倒在这高淑妃的院子里,只怕三房和高淑妃的梁子就当真是结下了。

        这高淑妃这一次的目的,只怕也是为了向穆芷苓萧玉宁示好。

        虽说前阵子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是很清楚。可若是当真和穆家结下怨恨,那高淑妃定然是不愿意的。

        想到前世高淑妃的儿子十六皇子当上了皇帝。穆芷萱便知道那高淑妃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这皇宫之中四处不乏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

        可她高淑妃不是,前世她从嫁入皇宫那一刻开始,便受到明德帝的宠爱。一直到明德帝重病而亡。

        最后太子被害,五皇子被贬至封地,这皇宫之中也不乏有成年的皇子可以作为储君。然而明德帝却唯独选了高淑妃之子,宋璎熙。

        高家更是由于高淑妃的缘故。富可敌国,连那傻子高仲也封了一个侯爷。

        一想到高仲,穆芷萱就忍不住皱紧眉头。

        今儿个一看道江氏那一副看她不顺眼的嘴脸,穆芷萱便知道,她定是不满自己毁了婚约,让他儿子难看。

        可是不带她多想,目光再次看向穆芷苓,却瞧见她仿若没事人一般,朝着穆芷霜笑笑。

        那穆芷霜也觉着有些不可思议,她不是惧怕花粉的吗?

        怎的这会儿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萧玉宁原本担心地不行,瞧见穆芷苓镇定自若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高淑妃早就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随后轻笑一声,打破了这僵直的气氛,道:“哎呀,这穆家的几位姑娘感情是真的好,原本以为是传言,都说这姐妹之间,怎么的也得有个磕磕碰碰,却没想到你们能这般。且穆家的姑娘个个都是才色出众的,看着倒是让本宫也有些羡慕了呢,穆老太君你也是好福气。”

        穆老夫人微微躬身,谦和道:“娘娘过奖了,娘娘福泽无疆,更是备受皇恩,如今膝下更是育有皇子,娘娘的福气,那岂是老身所能比的。”

        高淑妃只是淡淡一笑,随后气氛瞬间便和缓了过来。

        赏花宴结束后,高淑妃命宫婢将事先准备好的物品带上来。

        她笑着瞧着穆芷苓和穆芷萱,道:“前些日子的大朝会上,本宫瞧见了穆家两位姑娘惊人的表现,心中当真是喜欢得不得了。本想着找两位姑娘亲自寒暄一番,可又苦于没有机会。今儿个好不容易又机会,本宫想着将这两盒从雪山之巅取精华制成的霜露送给两位姑娘。这霜露能让容颜长驻,对你们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更是管用。”

        穆芷苓手僵在空中,高淑妃的纤纤玉手就已经搭了过来。

        微凉却又光滑细腻的手在穆芷苓手指上轻轻摩挲,高淑妃美眸含笑,瞧着穆芷苓,温和一笑。

        从皇宫之中往回走,穆芷萱的目光闪烁,时不时看向穆芷苓,却是瞧见她像一个没事人一般。

        穆芷萱皱着眉头,很是不解。

        不应该才是,穆芷苓不是惧怕花粉吗,六年前她便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差些丢了性命,从此对穆芷姝恨之入骨。

        而那穆芷姝也因此被穆老夫人罚去净光寺修养身心半年,如此一来这么多年这穆家才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

        可为何脸穆芷苓也变了?

        之前她并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她身子痊愈的消息。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难道说那穆芷苓其实是故意隐忍着,恐怕这会儿已经不行了?她仅仅不想将自己的病情暴露在高淑妃面前?

        穆芷萱眉头一直皱着,现在焦急或是自个儿在这里瞎想也不是事儿,只能等到回府后才能知道那穆芷苓到底是否真的病倒了。

        若是没有,那又当如何是好?

        穆芷苓回府后,便躺在床上,不愿意见任何人。

        她知道自己若是当真没有事,那要害她的人只怕不会罢休,这会儿还不如装作生病了,以免惹来更多的麻烦。

        况且她也有些乏了。

        躺在床上,突然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浑身都是鲜血的郑黎。

        穆芷苓猛地从床上坐起,不断的穿着粗气,扶着胸口。

        那样一个血淋淋的身子,像极了前世的哥哥。

        只是哥哥死在了大雪天,那一场雪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而哥哥的尸体也在大雪纷飞里,挂在城墙上,整整一个月。

        想到这些令人心惊胆战的场景,穆芷苓便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喘不过气来。

        而如今有的东西,当真要再次重演吗?

        她不要这样。

        心底空落落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穆芷萱得知穆芷苓回来后便一直躺在床上,安心了许多。

        次日,宫中突然传来消息,说太子忤逆皇上,这一回再一次被禁足。

        而皇上这一次龙颜大怒,和前一次完全不一样。

        甚至有了废黜的冲动。

        据说在朝堂之上,皇上亲口问了朝臣,若是新立储君,谁是最好的人选。

        这样一句在明德帝看来云淡风轻的话,却在朝堂上下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臣们更是蠢蠢欲动,甚至有些胆大的,还举荐了五皇子作为新一任储君。

        当然还是有忠于太子的保守党。

        潘丞相便是其中之一。

        而与此同时太子得到的消息确实,皇上已经命人在十日之后废黜他,并且新立储君。

        这个消息令宋璎恪瞬间慌了神失了分寸。

        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消息,问了太子宫里的所有人,不是摇头不知道,就是说此事千真万确。

        太子绝望而又愤怒的样子,吓坏了潘娇娇。

        她赶到之时,宋璎恪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人劝了。

        而傍晚时分,一人偷偷潜入太子寝宫。

        “参见太子,末将乃是丞相奉丞相之命前来替太子送信。”(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8219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