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八十九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16(6000+)

第八十九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16(6000+)

        第二天下午,陌尘亲自开车去剧组接章陌,邢烈想跟着,但是被陌尘一个眼神给留在了公司。

        他没有通知章陌,在剧组外面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他坐在车里,有些好笑,什么时候开始,净做这些毛头小子才会做的事情了?

        但丝毫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相当的期待,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在恋爱啊!

        章陌知道他要来,所以早早的出来,一来是不想让他就等,二来就怕到时候传个闲言碎语,影响不好,在这条路上地皮子都还没踩热乎呢洽!

        赫曼也说过,最好不要谈恋爱,既然她谈了,低调一点总是没错的。

        “曼姐,我就先回去了啊?”章陌背着包,拿着手机,四处张望。

        “好的,你先走。”赫曼是知道今天陌尘要来接她的,昨晚章陌说了,沉浸在热恋中的女人总是很甜蜜。

        “他在哪里?现在出来的人还不多,赶紧,一会儿被看到了不是太好。”赫曼不认识陌尘的车,便以为他还没有来钤。

        “我知道。”章陌已经看到陌尘的车了。

        陌尘在车里看着她们俩的动作,这是在做什么?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

        所以章陌上车的时候他就问她,“你和你的经纪人怎么偷偷摸摸的?”

        章陌在系安全带,难道要告诉他是怕人看见,可是他的眼神分明是在告诉她,注意说话,“没有呀,我当时不是在找你的车么?”

        “哼……”陌尘哼了一声,启动了车子,谁会相信她说的胡话。

        “去哪里啊?”明天早上还得回剧组,不想去太远的地方,她现在就好好睡一觉,这几天都好累。

        “本来是想带你回郊区的,但是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我们就去公寓吧。”一上车就看出了她脸上的倦意了,顾姨一早就准备好了饭菜,让他们回郊区,但是看她现在这样子,就只好辜负顾姨的一番好意了。

        “嗯。”章陌闭上眼睛,是想睡觉,突然又睁开眼睛,“哦,对了,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空调对着她吹,会受凉,陌尘把排扇关了一些,看了她一眼。

        “前几天我见到陶沙沙了。”章陌在想,要不要告诉他,和她聊天的那个孩子是陶沙沙和牧游鸣的孩子。

        “嗯。”反应一般。

        “那……没事了,我就和你说一声,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昨晚睡得迟,现在坐在车上超级想睡觉,那些事还是不说了,不然就睡不成了。

        “那你睡。”陌尘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中途,陌尘电话响了两次,都是风驰打的,第一次没有接到。

        “先生,慕什凯约我们吃饭,你说去不去?”已经连续好多天接到他的电话了,俗话说得好,强龙难压地头蛇,他们也不好做的太过分,毕竟这是在儒城,最起码的风度还是要拿出来的,免得传出去,外界的影响不好。

        慕什凯约他,看来过不了多久就该其他人约了,“最近一次约你是什么时候?”

        “一个小时前,约晚餐。”风驰揉了揉眼睛,文件看多了,眼睛累。

        “那你就去吧。”章陌应该是很困,睡得很沉,他说话她都没动静。

        风驰看完了手上最后一份文件,“你露面儿吗?”

        “陌陌今天回来了,只有半天假,我陪陪她。”言外之意就是,慕什凯算什么,能有章陌重要?

        “好的,”眼神刚好看到办公室外面路过的寒宇,叫上这小子,他酒量好,带去挡酒,“那我叫上寒宇。”

        “你们俩看着办吧,好了,不说了,陌陌在睡觉,一会儿醒了。”陌尘结束了通话。

        风驰看着手机,扬唇笑了笑,爱情的魔力还真的挺大的。

        “寒宇!”风驰打开办公室的门,叫住了去茶水间的寒宇。

        “火急火燎的,什么事?”寒宇听他急切的语气,还以为是什么棘手的事情。

        风驰过去搭着他的肩膀,“没有,就是告诉你眼上一起吃饭。”

        这种事寒宇自然是不可能拒绝的,平常风驰可是不会轻易请吃饭的。

        寒宇高高兴兴的答应了,“行啊!”

        风驰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跟着笑,“那我回去把最后的工作完成。”

        下了班到了酒店,寒宇才算明白,他又被风驰那小子坑了,他就是说嘛,铁公鸡请吃饭除非天下红雨。

        “你拉我来陪酒的?”语气森森的。

        风驰拍了拍他的胳膊,笑道,“说得那么难听,就算是来应付客户,也不至于用陪酒吧,最多,也就算是挡酒咯。”

        寒宇气结,“你小子给我等着……慕总,你好你好。”

        风驰看着他变脸,装,就会装。

        “韩助,你们可真是大忙人啊,大集团就是比我们这些小公司的事情多。”

        虽然话里的挖苦意味不明显,但是大家又不都是傻子,谁会听不出来,可那又怎么样?他们就是大集团啊!

        我就摆谱怎么样啊?你有本事你也摆摆。

        “慕总,可别这么谦虚。”寒宇和他握手,虚假寒暄,大家都会。

        “风助,站着干嘛,赶紧坐吧。”慕什凯带着一个助理,一共只有四个人。

        “来,两位特助试试这儿特色菜,服务员,菜单。”他完全可以按照以前自己的习惯叫餐,但是听说这两位特别挑,就让服务员在一边候着,等他们点菜。

        风池和寒宇是完全知道七年前发生的事情的,对慕什凯、章瑾瑜等人可谓是了如指掌,要不是陌尘说不急,人只有在越高的地方摔下来才会越疼,他们早就手撕了他们了,哪儿还能像现在这么闲情逸致的一桌吃东西。

        点就点呗,什么贵点什么,点了一桌,“慕总,你看我们点了这么多了,你看你还吃点什么?”

        慕什凯看了一下他们点的东西,居然全是他不喜欢吃的,“没有没有,你点的真的挺好的。”

        心里恨得那个牙痒痒啊,表面还要装作无所谓,找话题,“陌总,最近不在儒城露面儿啊?”

        终于问到点子上了,早就想问了吧,“现在大多数时间都在陪他的女朋友。”

        慕什凯一惊,“陌先生有女朋友了?”

        “有什么问题吗?”风驰用一种你很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没问题,只是很奇怪,陌先生这么年轻就有女朋友了。”

        “哈哈哈……说起来他们还好了很久了呢,有六七年了吧。”寒宇笑着说,就像是无心说出来的,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慕总,章小姐你追到手了吧,抱得美人归的感觉如何?”

        慕什凯没想到他们会知道这事,“这种八卦两位特助也听?”

        说起章瑾瑜,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联系了,不知道她在做什,他倒是一有时间就逗逗文清,好像也就忘了她了?

        也不知道文清在干嘛,刚才给她发了信息没有回复,一定是看见了,故意不回他的。

        等着,等他应付完这里,看他不好好收拾她。

        “慕总,你这样子莫不是在想章小姐?”

        风驰故意这么说的,他就是要膈应慕什凯,不为什么,他高兴!

        慕什凯吸了一口烟,“风助,你可真会开玩笑,饭桌上怎么会想女人啊?”

        风驰的酒量没有寒宇好,但是没想到慕什凯带来的助理酒量好,几个来回下来,寒宇已经被灌醉了。

        不禁打量了一下他助理的肚子,那不是肚子,那是酒缸吧,“好了,慕总,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寒宇醉了,就不陪你了,下次有机会咱们再聚。”

        扶起寒宇,死沉死沉的,“慕总,我们先走了。”

        慕什凯没喝多少,清醒得很,“风助,我给你叫代驾吧。”

        “不用。”谁要你的代驾,风池给邢烈打了电话,就是要折腾他,谁叫他不来的。

        邢烈接到电话心里是十分不愿意的,但是风驰说,“你要是不来,我俩就住酒店,明天什么时候能来上班也不知道,公司里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

        公司需要他们过目的事情很多,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忙得过来,“等着!”

        一路狂飙过去,“吱!”就连刹车都带着火气,更别说人了,“上车!”

        “师傅,麻烦了。”风驰把寒宇塞进车里,动作一点也不温柔?

        那真是一张欠揍的脸,邢烈看了一眼马上移开目光,再看下去估计得想揍他,“坐稳。”

        风驰靠在后座,心想他那句话当白说,市区是有车速限制的,你开的再快,跑不了多远就会被交警拦下。

        陌尘牵着章陌的手在沙滩上散步,晚上的海风实在凉爽,沙滩上有不少人,但是没多少人注意他们,两个人都穿着普通的休闲装。

        “陌陌,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陌尘牵着她的手,眼睛看着远处的灯塔,

        “哪样?”章陌看着沙滩上的人群,他们好像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明知故问。”该打,小手被陌尘捏了一下。

        章陌笑了笑,回答他,“喜欢,只是……”

        陌尘听前面两个就够了,“喜欢我们就这样生活好了。”

        愿望很美好,很吸引人,很难让章陌不心动,说出拒绝他的话,“好啊,不过呢,我还是要努力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话的意思是,你养我?”陌尘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有何不可?”你养我,这是一句很美的情话,章陌愿意对陌尘说,并以之为诺。

        “是,怎么样都可以。”被自己的女人养,那感觉一定很幸福,他现在就感受到了。

        走了几步,陌尘问,“陌陌,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记得。”那晚她醉了,他的眼睛很亮,闪闪发光。

        海水冲刷着沙滩,陌尘又说,“你离开的那天早上,在沙滩上写了什么字?”

        章陌一愣,“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回答我。”陌尘搂着他的肩膀,把玩着她精巧的下巴,那个动作怎么也有些轻浮,偏偏被他做的优雅。

        章陌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意思,不自然的说,“我的名字。”

        将手放下,“陌陌,我带你去那个地方看看好不好?”

        容不得章陌拒绝,带着他往前走,越走就越靠近玻璃房,“你看,当年我们一起坐过的石头。”

        “陌陌,这是属我们的记忆。”章陌被他拉到石头边坐下,“你十六岁时的愿望是什么呢?”

        他说那是当年那块石头她就信,陌尘不会哄她开心而说谎,“希望有一人出现,给我片刻温暖。”

        话落,陌尘胸膛的温度自后背传来,他说,“这个温度可以吗?”

        章陌看着海面,心里在想,海面以下是不是正在酝酿一场风暴,“刚刚好。”

        “我们去玻璃房看看吧。”这不是询问,是陈述,说完他就拉着她的手去玻璃房了。

        也没有隔多远,十几米的距离,“这是?”

        “你的名字。”玻璃房的门沿上,赫然写着“陌陌”。

        “喜欢吗?”陌尘把门打开,牵着她的手进去。

        沙滩上眼尖的人已经发出惊叹,“哇!快看,有人进去了。”

        有人跟着看过去,“是谁啊?”

        “不知道。”

        “那两个人我刚才见过,他们牵着手从我身边经过,那女的还不小心踢到我儿子的小皮球了。”

        那个女的还跟她儿子道歉了,声音软软的,很好听。

        “原来他们刚才离我们那么近。”

        守玻璃房的大爷,打了个盹,醒来就听到他们此起彼伏的议论,心想,会不会被扣工资啊?

        陌尘把玻璃房的灯打开,海面霎时出现了一面晶莹剔透的白色,是那么纯洁白,沙滩上的人看着就痴迷了。

        原以为白天透明的玻璃房就已经美丽得够让人震撼的了,没想到晚上的玻璃房竟美得这般动人心魄。

        原来,这不是海市蜃楼,这都是真实存在的。

        那座玻璃房是有女主人的!

        要是能看到那个女人的正面就好了!

        大家拿出手机,拍小视频,拍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微博,一时间,网上炸开了锅,有不少的人闻讯赶来。

        “喜欢这个秋千吗?”陌尘摸着白色的秋千架,她说过想荡秋千的,“来坐坐。”

        脚下踩的是透明玻璃,还好海面平静,不然章陌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吓得腿软。

        “要我推你吗?”

        “我自己来。”

        章陌轻轻地荡,陌尘从吧台取了酒杯,擦了一下,到了点酒,看着她。

        章陌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可以吹风吗?”

        “嗯。”陌尘把房顶摇开,“四面的玻璃打开,你可能会害怕,就开这一个。”

        章陌仰起小脸,长发泄了一背,“真美!你还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

        太厉害了,能把玻璃房做到这种程度,财力物力一定花了不少,他一定不会是小公司的老板,“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陌尘就喜欢她这一副霸道又理所当然的模样,“你想知道什么?”

        “我……”算了,以后再问,“来推我一下。”

        陌尘最后喝了一口酒,“好。”

        “对了,我和你说,上次那个大爷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进来。”语气有些小郁闷。

        这事他听寒宇说了,笑道,“这不是进来了?”

        “对呀,我会和那个大爷说了,进来了一定要告诉他。”谁说她进不来。

        “现在不行,你看外面围了多少人了?”

        章陌看过去,果真是很多人,好像还在拍照,阵势有些大。

        “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不会,别担心。”他看了一眼沙发,还好够大,两个人睡没问题,“只是今晚我们可能要在这里睡沙发了。”

        “什么?”在这里睡觉,她怕明天早上醒来就睡在海里了,涨潮会很恐怖。

        “你看还出的去吗?当然了,你如果不怕新闻出什么新星陌陌夜会神秘男子这一类的报道,也是可以出去的。”

        “你故意的!”

        陌尘轻啄了一下她的嘴唇,只笑不语。

        他就是故意的,回去她肯定不会让他接近她,所以这里是一个好选择。

        照理说时间越晚,人就应该越少,难道真的是儒城太热,大家都夜晚出行吗?人是越来越多。

        “怎么办呀。”这儿多人,她也不会意思睡呀,明天早上有怎么出去?

        “一会儿他们就走了。”陌尘把她带沙发边坐下,倒了一杯酒喂到她嘴边,“喝一口。”

        章陌好像很口渴,完全把红酒当白开水喝了,“让你品,没让你灌。”

        章陌已经在车上睡过一觉了,但是时间越往后她就越困,陌尘将她搂在怀里,“困了?”

        “嗯。”

        “那你睡。”陌尘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清清爽爽。

        章陌睡得沉,后半夜下雨了,陌尘将玻璃盖上,沙滩上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

        脱掉了章陌的鞋子,陌尘将她横躺在沙发上,自己也跟着躺下去。

        手臂搂着章陌的腰,收紧,“你干嘛?”

        “这样才不会冷,乖,睡吧。”

        章陌倒是很想睡,可是背后贴着个大火炉她也没办法好好睡,“你松开我一点。”

        陌尘不但没松开,反而还更加靠近她,“沙发就这么大点,再挤就掉下去了。”

        迷迷糊糊中,章陌还真就再次进入了梦乡,再到醒来时,是被冷醒的。

        凌晨的气温不高,尽管陌尘依然拥着她,但是两个人的身体都还是冰凉的。

        “怎么醒了?”章陌最受不了的就是陌尘刚睡醒时的声音,太诱人了。

        “嗯。”翻了个身,抱着陌尘的腰。

        “冷了?”

        “你不冷呀?”身上是比她身上要暖和一些,“我们回去吧。”

        “不看看日出?”海面已经隐隐有些光线了,过不了多少时间日出就会升起来。

        “一会儿会有很多人,到时候又不好出去。”那样的话,还不如回去再阳台上看呢。

        “那回去吧。”

        “你倒是把我松开呀。”说回去的人死死的把她抱住算怎么回事?

        “陌陌……”

        章陌无声叹了口气,心里说你要做什么就做吧,别这样叫我,耳朵会受不了的,“嗯?”

        “我想吻你。”

        就知道是这样,“你干嘛问我?”

        “不问你怎么知道你愿不愿意?”又将她拥紧了一分。

        “……”她才不会认为他说的是真话。

        “嗯?”他的鼻息在她脸上,痒痒的。

        “陌尘,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笑话?”

        “什么?”

        “男友回家迫不及待的想吻女友,他就问,亲爱的,我如果吻你,你会怎么样?他女朋友说反抗,他又问,如果我抱你呢?他女朋友说反抗,他还想继续说,却被女朋友打断了,你知道她女朋友说什么了吗?”

        “你说。”

        “她女朋友说,你要干嘛就干嘛啦,女人的力气毕竟是有限的嘛!”声音学的惟妙惟肖,像极了当时说这话的人的语气神态。

        陌尘摸着她的脖子,“哈哈哈……你是在告诉我,应该直接一点么?”

        “……我可没那样说。”笑的真爽朗,他就应该多笑笑。

        “没关系,我理解……就依你的。”

        小雨落在海水里无声,日出却一点一点爬上来了,今天注定又是一个艳阳天。

        陌尘放开了章陌,“满意吗?”

        章陌,“……”

        “不说话就是不满意了,那我……”

        章陌捂住他的嘴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或者是其他的,“满意满意,我非常满意!”

        “有意见记得提出来,我会再接再厉的。”那模样是只要章陌不满意他的吻技,他会带着她好好练习的样子。

        “赶紧走吧。”再也不想听他这样说话了。

        路过大爷的门卫室时,章陌特意停了一下,敲响了窗户,“大爷……”

        老年人醒的早,更何况这位大爷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扣工钱,“什么事?”

        “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我进去了。”章陌指了指玻璃房,又撩了撩自己的头发。

        老大爷没说话,看着章陌,章陌以为他不信,还准备把拍的玻璃房内的图片拿出来给他看。

        她也知道这样很幼稚,但是她就是要告诉这个大爷,只有她才能进的去。

        “姑娘,是我老眼昏花,我之前说错话了,你别和我一个老人家计较,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混生活不容易啊!”

        他在说什么?

        章陌一脸莫名其妙,“大爷……你在说什么?”

        老大爷本来还想继续认错忏悔的,但是章陌居然没有听懂,他的话锋就变了,“我胡说八道呢!我当时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一般女人,老了老了,眼力还是那么好。”

        他当时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可章陌现在还能和他争辩什么?

        现在的行为已经很幼稚了。

        “呵呵……”章陌干笑道,“大爷,我先回去了。”拉着陌尘的手,往公寓方向走去。

        老大爷看着陌尘的背影,见陌尘的时候本来就少,他还戴着墨镜,现在清清楚楚的看到,才知道这小伙子长得又多俊俏。

        也是他不会用整相机,不然非得把他们俩拍下来。

        俊男美女,多般配的一对!

        “怎么一脸不高兴?”

        “我哪有?”

        “你看,还说没有,脸上就写着你很郁闷呢!”捏了捏章陌的脸蛋,可能用了点劲,一下就红了。

        “那个大爷先前可不是那样说我的,你看他现在变得多快,还拍马屁。”

        “他肯定以为你会记恨他之前说的话,借机炒了他,这份工作很适合他,轻松又高薪。”

        “说得我好像很记仇似的。”

        “你不记仇?”陌尘故作惊讶,“那你干嘛报复我之前吻你?还咬我?”

        他的反问章陌无言以对,只会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

        “站到前面去。”章陌指了指前面的沙滩。

        “干嘛?”陌尘走过去站定。

        “背我回去呀。”章陌跳到他的背上。

        “多吃一点,你看你多轻。”背上感觉没重量似的。

        “你前些时候还让我少吃点,说什么长成小肥猪,现在又让我多吃一点,你怎么那么难伺候。”不服他说的话,章陌勒住他的脖子。

        “再勒下去我断气儿了。”他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了,明明是她自己说的,他只是顺着她的话说而已,怎么又错了?

        “你们剧组吃的好不好?”在家里他们的饮食倒也营养,就是不知道剧组的怎么样了?估计也不好。

        “还行吧?大家都吃盒饭。”

        陌尘拍了一下她的大腿,“带你吃山珍海味,奇珍异味你说还行,你在剧组吃盒饭也说还行,到底什么是不行的?”

        章陌没告诉他,比起监狱的伙食,那些食物真的已经很好吃了,“没饭吃就不行!”

        “那你岂不是很好养了?”

        “对呀,知足吧你。”章陌把脑袋放在他肩膀上,“你看,日出好美。”

        “嗯。”

        从海平面升起来的日出,好像沾染着雨水的湿气,水雾水雾亮闪闪的。

        陌尘的脚印在沙滩上排成了一天线,而这条线一直排到了公寓门口才勉强看不见。

        但是陌尘鞋底带着的细沙,却一直踩到了他们住的那层楼。---题外话---

        晚安。。。。么么哒。。。大家有没有看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269/15548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