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九十七章 忽然想起你3(6000)

第九十七章 忽然想起你3(6000)

        大雪纷飞的夜晚,章陌游荡在街道,脸上已经湿润,分不清是化了的雪还是流下的泪。

        前面有不怕冷的小情侣,她听到那个女孩儿说,“亲爱的,我们这样走下去是不是就到白头了啊?”那个男孩儿说,“是啊。”

        章陌笑了笑,真傻,雪化了,白头就不是白头了。

        有雪花落在章陌头顶,肩头,甚至是穿过衣领,落到她衣服里,她的脖子光溜溜的,她不喜欢围围巾洽。

        邢烈追上她,“阿陌……”

        章陌没有回头,“邢大哥,我想一个人走走。”

        邢烈听出了她的鼻音,他不敢跟太紧,同样不放心让她一个人。

        她想走,他就远远的陪着她走钤。

        从未觉得郊区这段路是如此之长,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

        路上没有车辆,没有行人,只有路灯下的雪花。

        下了这么长时间的雪,终于把世界全部变成了白色。

        即便在黑色的夜幕下,它也是白的那么耀眼。

        邢烈不忍心看她这样,走路的话,就算是走到明天早上,也走不出去。

        就担心她,等不到明天早上就倒下了。

        邢烈给出租车公司打了一通电话,二十分钟左右,就陆陆续续有车辆流动于此。

        他们的速度极慢,好像是为了配合章陌的步伐。

        没过多久,章陌随手拦了一辆,报了地址,就闭上了眼睛。

        “小姐,到了。”司机出声提醒章陌。

        章陌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双瞳无神的望着车外,死水一般。

        司机的内线通了,告诉他,只有客人没下车,就开车兜着转。

        司机乐的轻松,打表计费,也不是他出钱。

        大概在城里转了一个小时,章陌说,“师傅,别转了。”

        司机松了一口气,“小姐,你终于说话了啊。”

        她也不是哑巴啊,“嗯,把我送回去吧。”

        她也想通了,这段感情是她先放弃的,即便现在陌尘有了新的女人,她也没资格过问。

        况且格忻芷也不差,至少没有前科,光是这一点她就赢了。

        她知道在郊区那种地方是打不到车的,她能坐车回来,肯定是邢烈的杰作。

        按照他们今时今日的财力势力,办成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麻烦了,师傅。”章陌下车。

        司机急急叫住她,“小姐,你还没给钱呢!”

        章陌看了看车后,“你后面那辆车里的人会给你钱。”

        那辆车里坐着邢烈。

        从车里下来她才感觉到冷意,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她现在急需要泡一个热水澡。

        公寓楼下有一个被白雪装扮了的身影,身姿卓然,挺拔跟旁边的路灯一样,站着一动不动。

        身后的车已经穿上了一件白色的外套,彻底融入了这一片洁白的世界。

        那熟悉的背影是如此的熟悉,章陌看着看着眼眶就湿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用陪着格忻芷吗?

        章陌太想走上去拥抱他了,但是她不可以,不可以那样做。

        他已经不属于她了。

        当做没有看见他,装作若无其事的从她身边走过,实则心里已经波涛翻滚了。

        “陌儿……”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让章陌不由自主的想沉沦。

        陌儿,陌儿,他说以后只有他能这样叫她。

        可是她现在好像知道他是不是也这样亲昵的叫过别人。

        “你怎么在这儿?”章陌搞不明白了,她的声音怎么这么冰冷呢?

        她怎么能这样对陌尘说话呢?

        她不想的啊,怎么说出来的话就变了味道了?

        “怎么哭了?”陌尘成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若是以前,章陌肯定就笑了,但是现在她笑不出。

        “我没哭。”

        “还逞强,嗓子都哑了。”陌尘移动脚步,向她走去。

        抖抖了身上的雪花,将大衣拉开,“冷吗?我给你暖暖。”

        章陌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两行清泪瞬间落下。

        “你怎么那么坏!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陌儿,对不起。”

        章陌以为他在因为格忻芷的事情道歉,一把将他推开,“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你没有哪里对不起我的,她很好,你们俩很般配!”

        陌尘没注意听她的话,忍了这么久,他今天终于鼓足勇气来见她。

        为了见她一面,他已经在雪地里等了整整六个小时了。

        在公司开完会,没有吃饭,开车来到她住的地方,从傍晚等到黑夜。

        “陌儿,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什么都不想听!”章陌捂住耳朵,“咱们俩已经分手了,你想怎么样都是你的事情,不用和我说。我不听!”

        陌尘想不明白,他做什么了?

        “你在说什么?”

        “不用装傻充愣,我都知道了,我没办法祝福你们,也不会阻止你们。”章陌说完跑进了公寓。

        陌尘追过去,电梯门已经合上了。

        电梯数字上显示,她要去八楼,陌尘迈开腿冲进楼梯间。

        一口气冲到八楼,章陌刚好掏出钥匙开门。

        “陌儿,你听我解释。”

        为什么解释权都归男人所有呢?因为他们总说,“你听我解释。”

        章陌以前不信,但是现在信了,陌尘正在说这句话。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些疯言疯语,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些都不是真的!”

        面对他斩钉截铁的语气,章陌冷冷一笑,“不是真的她会住在郊区?”

        忽而,陌尘就笑了,“原来你去找我了。”

        章陌皱眉,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陌尘见她稍有动容,厚着面皮上去,抱住她,“那是顾姨擅自做主将她安排进郊区住着的,我不知道。”

        他说是顾姨章陌还是相信的,毕竟顾姨喜欢的是格忻芷。

        “松开!”虽然贪恋他的怀抱他的温度,但是章陌态度依然强硬。

        “乖,先开门。”陌尘舔了一下她的耳朵,章陌又被调戏了!

        “回你家去。”章陌不开。

        “有你的地方不就是我的家。”陌尘看到她手上的钥匙,握住她的手,把门打开。

        “谁让你开门的,出去!”章陌将他挡在门外。

        陌尘想要进去哪能是她能挡得住的,轻轻一推她就靠边了。

        “我在雪地里等了你几个小时,滴水未进,现在你去给我煮点吃的。”他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并且吩咐章陌给他煮东西。

        章陌没动,凭什么他想吃她就得给他做!

        陌尘没有在说话,靠着沙发好像睡着了,章陌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认命的去了厨房。

        冰箱里除了面条什么都没有,她只能给他下一碗面条吃。

        还觉得有些亏待他,但是一想到郊区的格忻芷,她就觉得这样的招待简直太好了。

        面煮好了把陌尘叫醒,“起来吃面了。”

        陌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直到看到身后的章陌才笑了笑,“这么快?”

        陌尘现在对任何面条都无感,都是因为章陌刚出狱那会儿在小面馆里打工,他去蹲点,每天都要吃两碗。

        不过,她现在给他煮的,他还是很给面子的吃的一口不剩。

        “手艺进步了,是不是一个人经常煮面吃?”

        章陌撇了撇嘴,顺带白了他一眼,“吃完了就回去吧。”

        回房拿了睡衣,章陌去了卫生间。

        现在住的公寓很小,一室一厅一卫,不过一个人也合适。

        陌尘在屋子里四处走来走去,这间公寓好像就显得很小了似的。

        听到不断从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陌尘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

        打开洗手间的门。

        章陌闭着眼睛泡在浴缸里,白皙的身体在泡沫下若隐若现,陌尘咽了咽口水。

        章陌惊觉,大呼,“你干什么你!”

        “我也需要冲个澡,不然会感冒的。”既然都进来了,他索性就脱完,进了淋浴房。

        章陌转过头不看!

        但是墙上的砖太亮了,她想不看都难。

        身材比例极好,洗澡水顺着令人血脉喷张的肌理线条而下,淌过他的胸膛,人鱼线……

        看着看着章陌的脸就红了,心跳也在加速。

        捧起浴缸的水洗了把脸,提醒自己清醒点,不要被男***惑。

        重新闭上眼睛,平复乱了的心跳。

        陌尘腰间系上她的浴巾,从淋浴房出来,打量着她的脸。

        瘦了。

        “小迷糊。”怎么在浴缸里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往下滑。

        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你干嘛!流氓!”

        “谁流氓了?你在浴缸里睡着了,我不抱你起来感冒了怎么办?”

        “谁让你用我的浴巾的。”粉色的浴巾松松垮垮的系在他腰间,不伦不类的,却该死的迷人。

        刚把她放在床上,章陌就拉过被子把自己捂住。

        陌尘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吹风在哪里?”

        “你赶紧走吧,我自己会吹。”

        “我问你在哪里!”声音不止大了一倍。

        章陌被他吓了一跳,随即拿过枕头朝他扔过去,“你凶什么凶!”

        陌尘叹了口气,他哄了她这么久了,还不消气,张口闭口就是让他走。

        心里难免有点火气。

        “我就是问问你,我不凶了。”又回到床边,耐心的哄她。

        章陌推开他,“走开。”

        是谁说过,情人之间,吻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

        陌尘吻住章陌喋喋不休的小嘴。

        她口腔里的味道让他着迷,让他上瘾,让他欲罢不能。

        章陌推他推不动,打他打不走,他强势的在她口腔里游走,扫荡。

        想着他是不是也这样吻过格忻芷,眼泪一下就来了。

        陌尘感觉到了,松开了她,抵着她的额头,“别哭。”

        越说章陌哭的越厉害,梨花带雨,我见犹怜,陌尘心软得一塌糊涂,“陌儿,你好好和我说,你在闹什么情绪?”

        章陌哪里说的出口,“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还不知道?”

        “你说的要是格忻芷的话我是真的不知道,都是顾姨安排的。”这话他已经说过两遍了。

        他说话通常讲一遍,但是面对章陌,他觉得说再多遍都不会不耐烦。

        “我今天去郊区了。”哭算怎么回事啊?章陌摸了摸脸。

        “找我的?”陌尘的声音愈发勾人。

        “嗯……”章陌应得小声极了。

        陌尘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她去找他,结果在郊区看到了格忻芷,心里不痛快了。

        “明明是我们的秘密基地的,现在都不是了!”陌尘亲了亲他的嘴唇,“不是了就不让它存在了,免得膈应你。”

        “就为了这事儿不高兴这么久?”女人的心思真的猜不透。

        “这是小事吗?”

        “可你不是说咱俩分手了吗?”陌尘拿她的话堵她。

        章陌一把将他推开,“是啊,我都忘了,赶紧给我滚!”

        前一秒的温情全然不在。

        陌尘笑了笑,“今晚可以滚。”

        等了这么久,他要让她彻底属于他!

        拉过章陌将他安置身下,俯下脑袋蜷缩的亲吻她。

        章陌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就被他的吻撩拨得不知方向。

        “嗯……”

        在情事上,女人的嘤咛就是催情剂,这对任何一个男人都管用。

        陌尘的双手带着魔力,在章陌身体上游走过得地方都引起一阵战栗。

        刚才将章陌抱出来,她身上空无一物,这大大方便了他现在的动作。

        “瘦了。”他的声音沙哑极了,惑人到了极致。

        手掌丈量着她的胸前,还捏了捏。

        章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陌儿……”他倾身压在她身上,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感觉到手心里的小樱桃一下就坚挺了起来,坏笑道,“真敏感。”

        “……”章陌羞都要羞死了,这人坏起来怎么能那么坏?

        刚才居然问她,“他能不能像孩子一样吮吸。”

        陌尘一寸一寸的亲吻,爱抚她的身体,似乎今晚势在必得。

        章陌在他的柔情攻势下很快就举了白旗投降。

        “嗯……”当陌尘的嘴唇吻到她的小腹,她忍不住发出了小猫儿一样的呜咽。

        “陌儿……”陌尘将腰间的浴巾撤掉,完全与他她的身体重叠。

        看着已然完全动情的章陌,“宝贝儿……”

        大手摩挲着她的腰窝,曲腿将章陌的膝盖打开,“吻我。”

        章陌站在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陌尘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有经历过,心里害怕,紧紧搂着陌尘的脖子,用力的吻他,缓解自己的紧张。

        陌尘感受到了她的热情,禁锢住她的腰身,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腿,然后钻了进去,像个探索家,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神秘地带被人侵袭,章陌夹紧自己的腿,同时也困住了陌尘的手。

        腿部被他的火热抵着,章陌心跳的毫无节奏可言。

        “宝贝儿,放松点,嗯?”陌尘诱哄着她,用亲吻缓解她的不安与紧张。

        章陌渐渐放松自己,陌尘终于探索到自己渴求依旧的神秘源泉。

        不停的在外面温柔的的抚摸,刺激着章陌,“陌儿,你是爱我的,不然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章陌闭上眼睛把脑袋扭到一边,不想和他说话,平时那么正经的人,现在就跟流氓似的。

        “嗯哼……”太坏了,简直太坏了,居然玩上瘾了。

        “再等一下,不然一会儿痛。”他也很难受,额头上布了一层薄汗。

        外面大雪纷扬,卧室里旖旎一片,两个人都感觉到了热意。

        感觉差不多的时候,陌尘扣住章陌的双手,拉至头顶,亲吻她的嘴唇,让她感受他即将爱抚她的宝贝。

        章陌被他的火热刺激的脑袋一片浆糊,嘴里不停发出让身上的人听了受不了的声音。

        “宝贝儿……爱死你了。”

        陌尘也想再等一会儿,担心伤到她,但是实在忍不下去了,“吻我就不会疼。”

        章陌要现在还不知知道他想做什么,就真的是白活了,为了少受点罪,听话的吻住他。

        突然,她感觉到小腹一股热流往外涌,脑袋立马清醒了。

        推了推还忘情的亲吻她的陌尘。

        陌尘以为她是害怕,吻得更加细致。

        脖子是她的敏感带之一,只要一吻这个地方,她就会投降。

        “陌尘……让开。”

        陌尘听到,双眼受伤的看着她,这个时候她还是叫他让开。

        章陌已经清醒了,眼神清澈,自然看到了他眼里的情绪。

        摸了摸他的脖子,“下次吧,今晚不行了。”

        “为什么?”只要她说不行,陌尘是绝对不会勉强她的。

        “我来大姨妈了。”

        陌尘咻的把脑袋从她颈窝处抬起来,“你说什么?”

        不相信她的话,自己伸手去摸了摸,液体和刚才的的确不一样。

        暴躁的说了一句粗话,双手狠狠地掐住章陌的腰,“你要把我弄疯了!”

        这都是第几次了!

        第几次了!

        他真的要疯了!

        章陌也感觉到了他的难受,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脸,“起来,我去一下卫生间。”

        陌尘能怎么办,自然是让她了。

        章陌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满身的青紫,不由失笑,这人属狗的吗?

        出去见陌尘半靠在床头,一脸委屈的看着她。

        上床,搂着他,“去洗洗澡。”

        听说这种时候冲冷水澡最见效。

        “小坏蛋。”陌尘握住她的一个绵软,不停撩拨。

        “别这样。”她也会难受的。

        “不这样你怎么知道我的感受。”一手捏住,还凑上去隔着单薄的睡裙轻咬了一口。

        “嘶……你怎么这么坏!”

        陌尘指腹拨弄着那个凸起的小点,“宝贝儿,你真的好敏感。”

        他对章陌上下其手,絮絮叨叨说了好多听了让人面红耳赤的话。

        结果就是,央求着章陌帮她。

        “陌儿,帮帮我。”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胸口传来。

        “自己去洗澡。”被他一撩拨,她也不好受,怎么还会帮他。

        “陌儿……”

        最后章陌还是妥协了,但是他得寸进尺,“用这里。”

        亲吻着章陌的唇,声音不大不小,足够章陌听清楚!

        “你想得美!”

        陌尘也只是说说,他也不忍心那样,“宝贝儿,像上次一样,我真的好难受。”

        章陌答应了。

        “上次是右手。”他提醒章陌用错手了。

        “陌尘,你可不可以别说话了!”再听下去她会因为突发心脏病去世的。

        章陌的脸越来越烫,越来越红,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在她耳边喘息,温热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窝。

        陌尘突然松开玩弄她绵软的,凑上去用力咬了一口,章陌吃痛,但是被陌尘弄得那个声音又不全是被咬痛的那样,“啊……”

        “宝贝儿,真棒!”

        用干净的手把他推开,“把床单换了。”

        两人折腾够了,时间也凌晨三点了,章陌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陌尘亲了亲她的脸,退开的时候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笑了笑,“晚安。”

        把床头的闹钟关了,明天就都别上班了,好好休息。

        太久没有抱着她睡觉了,现在抱着她,陌尘很快就睡着了。

        刚睡着没多久就被床头的电话震醒,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前几次的好事被电话打断,这次他特地将两人的手机都关了机。

        换床单的时候才打开。

        是章陌的手机,来电显示是一组陌生号码。

        他接通了,“章陌,我喜欢你,从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一直喜欢你到现在,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上学的时候章陌就那么两三个朋友,不用想这个就是简斯墨了。

        上一次见过一面,他一眼看出了他对章的情意。

        只是身边熟睡的这个小迷糊似乎不知道呢!

        “陌儿,电话。”

        “不接,挂了吧。”

        “好吧。”

        陌尘把电话挂了,他就是故意的,深更半夜,一个男人问一个睡着了的女人接不接电话,这是对电话那头的人的最好的答案。

        简斯墨手中的电话从耳边滑落,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陌尘从章陌的后背紧紧拥着她,嘴角带着笑容,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树上的积雪厚厚的一层,小棵一点的树丫都被压断了。

        有不少的环卫工人带着口罩在这清冷的早晨清扫道路两旁的积雪。

        手被冻得通红,雪后的温度极低,很冷。

        就连床上的章陌也在寻找热源,钻进陌尘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

        “宝贝儿,冷了?”陌尘醒了一会儿了,但是不想起床。

        美人在怀,哪有早起的道理。

        陌尘想这要是在古代,他铁定是一个昏君。---题外话---

        呜呜呜。。。。我这么纯洁滴宝宝,为了弥补昨天的过失,写出了这让心跳加速的情节,乃们要好好原谅人家哦。羞羞脸……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269/162038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