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一百二十章 忽然想起你25(4000)

第一百二十章 忽然想起你25(4000)

        看到牧天放和乘风两个人开始醉了,陌尘就让包厢里的女人全部出去。

        “陌总,既然事情都谈妥了,我们就先走了。”牧天放这个时候心心念念的不是合同,而是乘风,他喝醉了。

        “可以,牧总裁,接下来,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陌尘伸出手。

        牧天放与之相握,“合作愉快。”

        乘风醉倒在沙发上,牧天放没有叫他,而是把他扶起来,“乘风,我们回去了。”

        风驰几人看的目瞪口呆,寒宇揉了揉眼睛,牧天放这是什么情况,对一个男人如此体贴温柔,刚才坐他身边的女人可没得到过这种待遇偿。

        “牧总裁,需要给你叫辆车吗?”陌尘好心。

        “不用了。”将乘风扶起来,他一大半的重量靠在他的身上,“司机跟着来了,我们先走了。”

        他们走后,寒宇有些后知后觉,甚至不确定的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他们俩刚才那姿态,可不像总裁与员工。

        陌尘摸出电话,“跟上。”

        邢烈闻了闻身上,一会儿回去怎么办呀?身上全是廉价的香水味,洗个澡再回去,更显得欲盖弥彰,没做什么都可能被误会成做了什么。

        唉,陌尘害人匪浅啊!

        “我要回去了,你们呢?”

        三个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你敢回去?”

        “我为什么不敢?”身上有味道又怎么样?章陌又不在家。

        满满的敬佩感油然而生,“收留我们一晚吧!”

        “怎么可能呢!”顾姨让他们选女人作陪的,怎么还会收留他们,让他们逃过一劫。

        为了家庭和谐,他们三人决定不要脸,全部跟着陌尘,死皮赖脸的到了海边公寓,然后哄家里的领导打电话,说晚上在陌尘这儿,不回去了。

        “你们分房睡呀!”风驰那个缺心眼的,一到公寓就哪壶不开提哪壶。

        陌尘以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和章陌还没有同房,在其他两个人面前还能有点尊严,“有一间是给孩子准备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寒宇刚坐下,然后弹起来,“房都没同哪来的孩子?现在准备会不会早了点啊?”

        “……”一室静谧。

        “我再去打个电话。”邢烈离阳台近,去了阳台。

        “我去下洗手间。”风驰转身,走几步就有一个卫生间。

        “我……”

        “你回来。”

        “啊……老大,轻点,别打脸!”

        风驰和邢烈耳里不断传来寒宇的哀嚎,惨不忍听,说的声音和放水的声音都放大了。

        风驰承认自己有时候是缺根筋,但是他真的不像寒宇那么缺脑子,活该挨揍,欲求不满的男人惹不起。

        各自收拾好了后,陌尘睡了章陌的房间,“你们三个自行安排。”

        “我是伤残人士,我睡床。”寒宇霸占了大床,理由相当充分,找不到反驳的话。

        “你睡沙发,我睡地上。”邢烈身体比较壮,也有地暖,睡地上没事。

        “沙发那么大,三个我们都能睡下,睡地上干什么?”

        电影首映前一天,查理斯带着章陌和乘风出席了一场活动。

        中场,章陌被问到最近关于她的负面报道会不会影响电影的票房,她说,“就算大家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查理斯。”

        一颗球踢到了查理斯脚边,他只能接住,“好作品是不会被质疑的,大家拭目以待。”

        章陌现在已经知道了查理斯和陌尘的关系,不管是谁问到了电影的事情,她都往查理斯哪儿推,她就说为什么事情那么巧合,偏偏她一个不入流的三流小明星就成了大电影的女主角,不说取景的地方,就是台词和他们一起说过的话都一模一样,她怎么能不怀疑。

        她知道实情纯属巧合,那晚夜里她睡不着,就到酒店的花园坐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听见查理斯在大厅里打电话,她都走过了,突然听到他气急败坏的声音,“陌尘,你个恶毒的资本家!”

        陌尘两个字让她停了下来,她当时就笑了,为什么那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最后知道了都是因为听到人家打电话呢?

        七年前是,七年后还是。

        “陌陌?”查理斯看到她明显吓了一跳。

        “查理斯,你怎么在这儿?”装傻,这是最好的方式。

        “呃,”查理斯笑了笑,“我在哪儿坐了一会儿,你呢?”

        他现在就想知道章陌到底有没有听到他打电话。

        “哦,我在这儿打了个电话。”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先回房间了。”

        “嗯,好的,晚安。”

        回到房间,章陌向往常一样和陌尘通话,刚才听到的事情她装作不知道。

        她已经认清楚现实了,凭她自己的努力,没有合适的脸色,机会,同样只能在一些跑龙套的角色中混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陌尘是一阵东风,人人都想借助这股风力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现在,她只需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飞到天上,何乐而不为?

        她也相信这并不是陌尘所为,故意找了查理斯选了最适合她的角色,以这样的方式来帮助她,他知道她不想这样。

        查理斯肯定怀疑她听到了,不然也不会处处维护她了,有一些问题不用她说他都会主动帮她。

        对此,她权当什么都不知道,乐的轻松。

        “陌陌,明天就上映了,你会感到紧张吗?”

        章陌对问话的人笑了笑,“会的吧,第一次拍电影,说实话,我在圈内还是个新人,很高兴这次能有这样的机会。”

        “问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你最想感谢谁呢?”

        章陌嗯了一声,笑了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故作神秘的回答让人听了无限遐想,“真的是很期待呢!”

        晚上,章陌在赫曼家里,两个人都睡不着,曾皓然早就入睡了,她们坐在阳台上。

        “陌陌,紧张了?”

        “有点。”

        赫曼拍了拍她的手,“我也紧张。”

        章陌靠着她的肩膀,“曼姐,谢谢你。”

        这么久以来,赫曼一直陪在她身边,不是姐妹胜似姐妹,“谢什么,要说谢谢啊,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啊,我哪有今天啊。”

        相辅相成,一路相伴才能走得远,“要是没有遇见你啊,我今天说不定还在公司里打杂呢。”

        “曼姐这么有能力,一定不是打杂的命。”

        无声的坐了一会儿,两颗脑袋靠在一起,心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夜里气温低,赫曼说,“回屋吧。”

        章陌却是毫无睡意,明天是关键,成败与否在此一举。

        赫曼睡着以后,她起床给陌尘打了一个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他可能已经睡了,“喂……”

        听声音,应该是睡了,“把你吵醒了?”

        “那倒没有,我刚好梦到你,你就给我打电话了,心有灵犀呀。”

        “你是不是又在我床上。”刚才他吸气的声音,明显就是在她床上才会有的。

        陌尘点了一支烟,“这么希望我在你床上?”

        不正经的声音灼烧了章陌的耳朵,“瞎说什么呢!”

        “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睡不着了?”

        “嗯。”

        “紧张了?”一猜就是。

        “我没有。”嘴硬。

        “我给你买几亿票房怎么样?”

        “不怎么样!”

        章陌拒绝,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的,“你不许偷偷帮忙。”

        陌尘不用想都知道她的答案,“可是你不是担心得睡不着么?”

        “那我也不要你帮忙。”她已经借了一股风了。

        “不用担心,更不用紧张,我的陌儿一直很棒。”

        一语成谶,章陌的确很棒,三十亿票房什么概念可能外行并不知道,但是圈内的人一定清楚。

        一夜之间,陌陌这个名字家喻户晓,以前所有的被人认为的不堪全部被这些光彩掩盖,他们记住的只有章陌的现在,一个出色的演员。

        赫曼知道这个数字的时候,差点没吓晕,章陌红了!

        她不仅替自己感到高兴,更为章陌感到开心,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

        乘风和章陌一起出席发布会,记者竟然想从他们身上找出绯闻来,他们不想炒作,他们倒是觉得没意思。

        “乘风,和陌陌搭戏你看起来似乎很轻松,是因为深入了解过吗?”这个记者真不会问话。

        “那倒没有。”

        “两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腼腆呢,靠近一点吧,我们拍个照。”

        他们心中坦然,他们想怎么拍都行,拍出来的效果倒有些金童玉女的感觉了。

        章陌现在出行,配了三个保镖,她悄悄地对赫曼说,“曼姐,排场是不是有些大了?”

        “你这算什么呀?”人家随随便随便出个门身边也跟着五六个,他们这儿充其量也就是多了三个助理。

        “我觉得挺招摇的。”不习惯。

        “陌总来儒城那次,前前后后跟了二十个,那你看了还不得以为是总统出行?”报纸她当时看了,那个排场才叫大。

        “……”章陌无语,他不是一向低调的吗?

        邢烈快陌尘一步,以哥哥的身份替章陌办了一场庆功宴,参加的当然还是他们几个人。

        只是身份转变了,不再是陌尘是老大,而是邢烈。

        “邢大哥。”章陌给了他一个拥抱,邢烈给她的一直是属于哥哥的宠爱,保护着他。

        邢烈没有像以前一样推开她,而是摸了摸她的头,“嗯。”

        风驰和寒宇在一旁看着邢烈如此大胆的行为心中为他点赞,勇气可嘉,谁不知道陌尘把章陌视为私物,他还敢这样做。

        “好了,感谢大家今天抽空来给我妹妹庆功,都别站着了,坐下吧。”排场倒是挺足的。

        “……”全场一片寂静,看了看陌尘,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表情,一时拿不定主意。

        “坐吧。”章陌没有坐在陌尘旁边,而是就坐在了邢烈旁边。

        “邢烈,搞什么?”风驰悄悄的问了一句,他这是抢了陌尘的风头啊!

        “没什么呀,给我妹妹庆祝。”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看清了邢烈的想法,就是想给章陌一点属于家庭兄妹之间的温暖,让她知道她其实并不孤单,她有朋友,有哥哥,有恋人。

        “来,我们一起敬我们的大明星一杯。”寒宇端起酒杯,向章陌敬酒。

        陌尘并没有给章陌使眼色,让她不要喝酒,今天这个气氛,可以让她喝,不过就算他阻止,应该也阻止不了,“干杯。”

        邢烈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告诉陌尘,章陌还有他,还有一个哥哥,不能让他欺负了去,只是陌尘又怎么会欺负章陌呢?

        嗨到半夜,回去的时候章陌上了陌尘的车,章陌晕乎乎的,“去哪里?”

        “回家了。”陌尘让她躺在他的腿上。

        章陌圈住他的腰,笑了笑,想起刚才桌上邢烈对陌尘说的来,“陌尘,我可告诉你啊,我就这一个妹妹,你不能欺负他,不然我饶不了你。”

        这话要是放在平时,他肯定也是不好说的只是现在多了个身份,借着酒意才说了出来。

        陌尘敬了他一杯酒,“邢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她。”

        “噗……”

        在场的几位女士口中的酒水直接喷了出来,可见受到的惊吓不小,包括邢烈在内的三个男人同样被吓得没回过神来。

        “咳咳咳……”邢烈强装镇定,“你知道就好。”

        寒宇和风驰在想,邢烈这个地位现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人家可是陌尘的舅子啊!想想就感觉天翻地覆了。

        “邢大哥,我们敬你一杯。”后腿的讨好邢烈。

        “……”

        桌上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大家都是最真实的模样,酒不醉人人自醉,真好。

        “陌尘,我做到了。”章陌喃喃自语。

        “我看见了。”做的很好,一定下了很多功夫,不然怎么可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

        她在这个过程中吃过的苦受过的伤他都知道,他想帮她,但是不经历那些,她怎么能真正成长?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爬起来,咬牙坚持,心里为她加油打气,还好,收获不小。

        ---题外话---八月来了,不要踌躇不前了。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269/17640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