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 > 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591章 距离

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 第591章 距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本。 ()

    许绒晓还以为,在这个时候,既然自己都已经是这样的一个姿态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只要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这个少年一定是很努力的在自己的面前去诋毁欧梓谦的。

    可是。

    在这个时候,许绒晓还是发现了,就算是很多的东西,还有很多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似乎自己都已经是想当然的了,但是,一些事情,还是不会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的。

    夏爵熙虽然在看着自己的时候,一直都是可以保持自己的笑容的,但是,这个少年在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笑容根本就没有到达眼底的,就好像是,还在担心一些什么一样。

    虽然。

    在这个时候,或许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不是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自己到底都在担心一些什么,可是,一些原本就是特别的难以去面对的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去面对了。

    “好了,你何必想这么多呢,之前所有的事情,我都是可以和你道歉的,就好像是我弟弟说的一样,之前就是我对不起你的,这一点,我自己一点点的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许绒晓,既然之前的一切都是我做错了,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就算是真的有什么情绪,也应该是对着我来的不是吗,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虽然是很冷静的,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很可怕的啊。”

    “你想想看,你现在虽然表面上已经接受我了,但是,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在怀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这对于你自己来说是不公平的,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我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去面对了,可是,我还是不知道最后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到底是什么的,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了啊。”

    说话的时候,欧梓谦的目光一直都在许绒晓的身上的,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很真挚的。

    可是。

    在许绒晓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瞪了这个家伙一眼。

    夏爵熙这个家伙,真的是一点分寸都没有的啊。

    之前还差一点以为,以为这个家伙是真的在祝福自己和许绒晓之间的,可是,现在看来,很多的一切都是自己把所有的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

    这个少年,怎么可能就这样的放过自己了啊。

    “我知道了,你松开我。”

    似乎是因为欧梓谦说的话,就算是在这个时候,在一开始的时候,许绒晓的情绪看起来还是有一些激动的,但是,没有用上多久的时间,许绒晓就还是让自己的情绪,一点点的冷静了下来的。

    甚至,在面对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的时候,都还是可以保持一抹笑容的。

    这抹笑容,看起来还是很优雅的。

    然而。

    在这个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让自己去欣赏许绒晓的笑容的。

    有的人,或许会觉得许绒晓此刻的笑容看起来很优雅的样子。

    可是,欧梓谦看着许绒晓的时候,却是怎么都愿意让自己放开的,觉得这个家伙应该还是不知道要怎么来面对自己的,觉得,就算是此刻的许绒晓是在自己的身边的。

    可是,实际上,在这个时候,在两个人之间多少还是有了一些些的隔阂的,又或许,在这个时候,这些隔阂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自己愿意让自己去面对的,每一次,都是自己在勉强自己的而已的啊。

    之前就是这样的,在这个时候,似乎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的,一直都是如此的。

    欧梓谦虽然内心还是千百个不愿意的,但是,在面对许绒晓的时候,还是让自己轻轻地放开了自己的手。

    或许吧。

    在这个时候,只要许绒晓的心里是可以好受一些的,那么,实际上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那都已经是不重要的了,在这个时候,只要自己是真的可以理解自己的,别人,都算得上是什么呢?

    “我们两个吃好了,我们回去玩可以吗?”

    三个大人之间的气氛看起来还是很紧张的样子,许安安和许平平,在这个时候,两个孩子就这样的对视了一眼,都知道的,他们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了。

    所以。

    与其留在这里,在大人们看着他们的时候,都会觉得是格外的尴尬,还不如干脆让自己看起来自觉一点,在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就这样的,自觉地离开的。

    “去吧。”

    虽然说许绒晓自己,在这个时候,还是真的很在乎两个孩子的感受的,可是,在这个时候,许绒晓真的没有办法让自己就这样,让两个孩子留在这里了。

    曾经失败的婚姻,就算是到了现在,对于许绒晓来说,在自己的心中还是一道伤疤的。

    许绒晓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夏爵熙在面对自己的婚姻的时候,样子看起来比起自己还是要认真很多的,可是,在这个时候,许绒晓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的。

    总之,这样的一个感觉,看起来真的是糟糕极了。

    “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了,所以,有一些话,我现在是想对你们两个人说的,你们两个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眼看着在这个时候,夏爵熙这个家伙还要主动的去说一些什么的时候,欧梓谦就知道了,在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就这样的沉默下去了。

    如果说,在这个时候,自己让自己就这样的沉默下去,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好的结果的,甚至,还会让事情更加的糟糕起来的。

    所以。

    在这个时候,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让自己主动一些。

    许绒晓看着欧梓谦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想要说的是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许绒晓知道的是,自己和这个男人,已经是属于同样的一个阵营的了。

    所以。

    就算是之前的自己,一直都还是在选择逃避的,可是,这一次的自己,是一定要让自己去面对一些东西和一些事情的,这对于自己来说,或许也是一个责任的。

    看着身边的男人的时候,虽然自己的姿态看起来还是有一些陌生的,可是,欧梓谦知道自己的心情。

    看着许绒晓的时候,认真的说道:“我知道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并且,大部分的责任都是在我的身上的,但是,在你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后悔了。”

    “那个时候,我并不想要让你就那样的离开的,只是,在我找你的过程中遇到了车祸,并且自己也失去了记忆,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我们才分开了这么长的时间的。”

    “我的脾气不怎么好,我霸道,我自私,有的时候,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根本就没有考虑你的,所以,就算是我再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是很冲动,甚至在面对你的时候,态度也不怎么好。”

    之前看起来还是有一些强势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居然开始反思了。

    “所以,我们之前,我们两个人之间所有的那些不愉快,那都是属于我的问题的,是我自己真的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之间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的。”

    “但是,那都是我们之间的之前,之前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看清楚很多的东西和很多的事情,我还没有弄清楚,你对于我来说到底是多么的重要,所以,你现在,可以真心的接受我吗?”

    虽然。

    欧梓谦在这个时候,也是清楚的,为什么许绒晓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虽然说这些只是给夏爵熙看的,可是,这对于自己来说难道就不是一个机会吗?

    起码。

    在这个时候,对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个反应,那就是因为在这个时候,对方是真的很在乎很在乎自己的,如果不是因为真的在乎,又怎么会是这样的感觉呢?

    毫不犹豫的给了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一个大大的笑容。

    然后,许绒晓看着欧梓谦的时候,问了一句:“所以,以后我说的话你都听我的,我想做什么你都让我去做,是这个意思吗?”

    “是。”

    欧梓谦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在面对许绒晓的时候,有这样的一个态度,那么,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之间就真的可以开始一个幸福美好的生活了,可是,在这个时候,事实证明,有的人自己还是想多了。

    就算是在这个时候,许绒晓在看着欧梓谦的时候,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都还是很温和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如果说这个家伙的心情,是真的温和的,那么才是比较奇怪的呢。

    叹息了一声,然后无奈的说道:“我问你一些事情,你可以告诉我吗?”

    说话的时候,注意力一直都还是在对方的身上的。

    似乎一直都是很在乎这些的。

    可是,却没有想过别人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许绒晓看了欧梓谦一眼,然后说道:“你先去刷碗吧。”

    在这个时候,这样的一句话,许绒晓自己说的还是很冷静的,欧梓谦这才想起来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许绒晓看着自己的样子,是那样的冷静。

    似乎,从一开始的时候,从自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答应了那个女人自己在这里是要刷碗的,许绒晓似乎也是因为这个留下自己去吃饭的啊。

    虽然说,欧梓谦还没有怎么做过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是认命的走进了厨房,并且关上了门。

    欧梓谦知道的,在这个时候,许绒晓对自己说那样的话,并不仅仅是希望自己可以刷碗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的,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自己还有一些别的心思的。

    比如说……

    在这个时候,欧梓谦还是希望这个家伙真的可以让自己得到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的,真的可以去面对一些自己比较愿意去面对的东西,还有一些事情的。

    看着许绒晓的时候,虽然自己的心情已经是不怎么平静的了,还是让自己努力的看起来心情好一些,让自己努力的去找到一些属于自己的成绩的。

    “夏爵熙,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就算是做的很近,可是,在这个时候,实际上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

    身边已经没有别人了,许绒晓才开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