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068章 难堪

第068章 难堪

        沈茹梅出门就快步去接吕氏三人,并伸手亲自扶吕氏下车。

        吕氏责怪:“哎哟,你这才刚出月子,怎么就跑出来了,小心着风。”

        又埋怨喜四根:“外面风这么大,你也不知道拦着你媳妇,回头落下毛病咋办。”

        喜四根但笑不语,伸手将喜多多抱下车。

        沈茹梅解释:“是我自己要出来,大嫂莫怪四爷。大嫂,三哥,多多,一路辛苦了,茶点已经准备好,赶紧进去休息,暖和暖和。”

        身后跟随出来的下人,在琴悦的示意下,很是有眼色的给吕氏三人见礼。

        当初沈茹梅嫁给喜四根时,考虑到喜四根家人口简单,又只是平民,怕沈茹梅的陪嫁太多,与喜家的家境相比,过于悬殊,沈从如没有给女儿陪嫁太多下人,贺氏本本就有怨言,这次女儿一下子生了一双孩儿,贺氏趁机又送了女儿双倍的仆妇。

        喜三根回应了沈茹梅几句客套话,就要动手拿车上的满月礼,他还没动手,已有下人很是知机的先一步拿了下来。

        沈茹梅拉过喜多多,夸道:“哎哟,咱多多长得好看,穿什么衣服都衬人,穿上这一身,显得咱多多越发娇俏。”

        而喜多多只是干笑几声,称呼了一句:“四婶”,便没了话。

        沈茹梅也不以为意,牵起喜多多的小手往家走,边走边道:“多多,上回平安礼你没来,没见过你二妹和三弟,走,咱这就去看他们,小小的很是可爱呢。”

        喜四根总在她面前夸赞喜多多的聪慧,她自己也感觉得到,喜多多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般傻,可这孩子既然对她像对外人一样戒备,想要跟这孩子拉近距离,一时半会儿也是急不来的,她不能跟一个孩子计较,做为大人,她得自己主动些。

        初一那天,喜四根回到家,和妻子摊开来谈论了关于过继喜瑞雪的事,沈茹梅很是惭愧。

        她没想到,自己对吕氏一番算计,吕氏竟是心知肚明,而且并没有怪罪自己,反而夸自己聪慧,不让丈夫与自己犯拧,教导丈夫,夫妻间切记猜忌与隐瞒。

        跟母亲说起此事,母亲不以为然,道是一个村妇而已,哪有这般见识,说不准是喜四根瞎编的而已,只为给他大嫂脸上贴金。

        跟尹娘说起,尹娘倒是劝她,不管姑爷说的话是真是假,目的都是为了家和,让她千万不要辜负了姑爷的一番心思。

        尹娘又讲,以她跟吕氏朝夕相处那几天的境况来看,姑爷这话应是真的,吕氏确实一心只为了几个小的好,且并不像一般的村妇短见。

        沈茹梅闲时,也仔细思考过,觉得自己对喜家人确实过于表面情,长此以往,必会伤了丈夫的心,这不是她想要的。所以,沈茹梅决定,尽力真心对待吕氏,还有失怙的喜多多。

        这才有沈茹梅会不顾刚出月子,如此郑重亲自出来迎接吕氏。

        进了院子,吕氏径自往喜四根两口子住的小院去,急着要去看喜瑞雪和喜瑞年,尹娘刚好从小院出来,满脸歉意道:“大太太,真是不巧,二小姐和三少爷昨晚闹了一夜,夫人带着二小姐和三少爷刚刚睡下。”

        吕氏愣怔止步止步,很快反应过来道:“那算了,带孩子是很辛苦的事,莫要吵着师母。我还想着看过孩子,要给师母行礼呢,看来得暂时失礼了。”

        贺氏是沈茹梅的母亲,虽不比吕氏年纪大多少,却也是长辈,而且她又是官夫人,于情于理,吕氏都应向贺氏行礼问候。

        沈茹梅神色一凝,张嘴欲言,尹娘朝她摇头,沈茹梅虽不知就里,却也作罢。

        喜四根这时道:“大嫂,三哥,你们先和多多进去歇息,我去迎一迎岳父,县上虽远,岳父的马车却比牛车要快得多,官道也好走些,想来也快到了。”

        吕氏点头催他:“快去吧。”

        看了一眼沈茹梅,喜四根没有说话,径直朝门外走去,笔勤牵着马已等候在门外。

        沈茹梅的心咯噔一下,总觉得喜四根那一眼别含深意,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下意识再次看向尹娘,尹娘依旧朝她摇摇头,示意她此时什么都不要问,只一心招待好吕氏几人就行。

        喜四根那一眼,吕氏即使眼神再不好,如此近的距离,还是被她看到了,心中暗叫不好。

        就在吕氏想着要怎样化解这小两口即将爆发的矛盾时,感觉衣角被人扯住,低头看,是喜多多,一手紧抱小花猪,另一只手紧紧攥着她的衣角,大眼中隐现不安。

        这敏感的孩子,自从沈茹梅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她就紧张地注意着身边每个人,喜四根那一眼,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本地风俗,孩子满月那天,娘家人要接自家闺女和外孙回家,闺女和外孙在娘家住满一个月后,婆家人去接,娘家人也会亲自送回来。一般接送闺女的活,都是由闺女的兄弟出马。

        这是娘家人在向闺女的婆家发出告诫,我家闺女不是无人管的孤女,你要欺负我家闺女,最好掂量一下后果,由兄弟出马,这种告诫更有震慑力。

        这个风俗是从何时开始,已经无从考证,却是世世代代沿袭了下来。

        沈从如今天来,除自己乘坐一辆马车外,另外还有一辆大些的空马车,就是为接沈茹梅和外孙外孙女回娘家。他没有儿子,这接闺女的事,就只有他亲自操持。

        喜四根在通往县上的路口等候,看见沈从如的马车过来,他快马迎上去,翻身下马行礼。

        “上来吧,陪我老头子坐一坐。”沈从如从内里掀开帘子。

        喜四根再次行礼道:“学生呆在这旷野中,满身寒气,若冻着老师,学生担待不起。”

        沈从如大笑:“年轻人嫌车里闷,却还要找托词,说什么身上有寒气,你不上来算了,我老头子一个人坐着还宽松些。”

        喜四根笑着大方承认:“学生的心思,怎能瞒过老师。”

        c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2332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