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11章 心事

第111章 心事

        阮连也许也感觉出了朱少群今晚的不同,出了屋子后没有离开,贴在窗跟下偷听朱少群和喜多多的谈话,他却不知道,朱少群化身为人时依然有着猪的特性,可以敏感得感知附近的气息,何况阮连自己没有刻意隐藏气息,蛇爬行虽没有声音,朱少群还是知道他在外面。

        听到朱少群如此说法,阮连心情复杂。

        要是朱少群真的离开,他便能完全拥有和喜多多在一起的时间,阮连如今越来越喜欢外表偶尔呆傻,实际聪慧无比的小姑娘,朱少群和喜多多亲昵的时候,他恨不得将朱少群扔开。

        可是,反过来说,要是朱少群真的走了,他又怕不能保得喜多多周全,毕竟蛇有很多不足,就比如视觉和听觉缺陷,要是喜多多离自己较远,遇到危险时自己便会感知不到。

        还有一个致命处,蛇是冷血动物,冬天要冬眠,这个他无论如何是躲不了的。

        朱少群离开后,喜多多心情低落,白天强颜欢笑,晚上每到子夜时分便习惯性醒来,身边却没了人陪她说话,她挣着眼睛发呆,或是趴在被窝里用手指在炕上写字,就好似每晚在朱少群手心上练字一样。鸡鸣时分,小姑娘沉沉入睡,双眼噙泪。

        这几日,阮连白天依旧做着暗卫的事,晚上也没有出去捕食,喜多多发呆时,他就在喜多多眼前爬来爬去,想要分喜多多的神,而喜多多对他却视而不见,即便有月光照进来,他那金黄色的鳞片很是显眼。

        喜多多含泪入睡后,阮连久久凝视着喜多多的脸,他很想为小姑娘拭泪,可他无手无足,夜间的身体更为冰凉。他不敢去碰喜多多的脸,怕吓着小姑娘。

        就这样,连着几天没进食,朱少群走后的第五天晚上。阮连在喜多多眼前爬行的时候,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后来静止不动。

        “阮连,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动了?”

        他的停止〖运〗动引起了小姑娘的注意,这是几天晚上以来喜多多第一次说话,这可惜他饿得实在没了力气,就连稍动一动给个回应都做不到。

        “阮连,你是不是病了?”

        小姑娘急了起来,起身捧起阮连。将他贴身放进被窝里,她记得猪哥哥那次生病时就是浑身冰凉,一动不动。

        被喜多多温热的身子暖了一会儿,阮连恢复了一点点力气,他想告诉喜多多自己没有生病。只是饿的,可是他讲不出话,也做不出任何表情,只能任由喜多多就这样暖着。

        “阮连,你是不是饿了?”喜多多将蛇捧起跟自己对视。

        她此时才想起,每晚小hua蛇都会外出捕食,而自从猪哥哥走后。每晚自己醒来,小hua蛇都一直在自己跟前爬来爬去,只是自己太过想念猪哥哥,没去注意而已。

        阮连冲着喜多多点点头,心中激动,小姑娘终于开始注意自己了。

        “我这就给你拿吃的。你等着啊。”喜多多将阮连放回被窝,自己下了炕,出屋去厨房找吃的。

        从厨房摸了两个馒头出来,喜多多将馒头掰成小块放进碗里,又拿了两个梨子。这梨子个头不大,不用切成小块,喜多多将梨子一起放进碗里,端着碗出了厨房。

        刚要进屋,hua芒种从屋里出来,小声问道:“多多,你饿了?”

        喜多多道:“我晚饭不太想吃,没吃多少,半夜饿醒了,芒种姑姑是不是被我给吵醒的?”

        “嗯,我听到有声音,就起来看看,你快进屋去吃吧。”hua芒种说完自己先回了屋。

        喜多多也进了屋子,此时已是黎明前最黑的时刻,她摸黑喂小hua蛇吃东西,hua婶子出嫁后,经吕氏劝说,hua芒种搬来喜多多家住,就住在喜四根原先住的屋子,吕氏住的主屋隔壁,刘长丰和顺平住进了hua芒种家。

        书悦自来到吕氏这里,就一直住在吕氏的对间,伺候起手脚不利索的吕氏也方便。

        喜多多坚持一个人住在东侧屋,这是她爹娘生前住的屋子,小姑娘不要任何人陪。

        其实,hua芒种今晚根本就没有睡,白天吕氏试探她的口气,愿不愿意嫁给喜三根,这也是喜四根几天前向吕氏提议的。喜四根送小hua猪回来那天就想过这回事,后来被喜多多和李琼枝的冲突打扰,一时给忘记了。

        没有哪个姑娘家不幻想自己能找门好亲事,hua芒种也是一样。

        虽说hua芒种还是黄hua闺女,但她觉得自己是个老姑娘了,没有资格太过挑剔,她想着,能找个老实勤快会过日子的男人就行,只要相貌不丑,年纪比自己不要大的太多,就连给人家做续弦的可能性她都设想过,就是没有考虑过喜三根。

        喜三根这个人,勤快能干,有手艺,没有什么坏毛病,相貌虽算不上俊朗,却也算中等,年龄只比hua芒种大六岁,成过亲而没有孩子,这样的人很符合hua芒种的条件。

        可就是有一点,也是过日子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人人皆知的,喜三根只喜欢自己的二嫂,就连娶的媳妇,也是选的和二嫂相貌相似的女子。

        所以,尽管每天hua芒种和喜三根相处,她都从来没有考虑过喜三根,白天吕氏提起后,hua芒种才仔细想过,觉得喜三根确实符合她的条件,心也跟着乱了。

        胡莺莺的失踪,村里人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人知道真相,就连董翠兰问起,吕氏都只是叹气没有回答,喜多多更是一声不吭。hua芒种也问过喜多多,喜多多倒是没有隐瞒她,hua芒种越发对喜多多怜惜。

        阮连吃饱后,从喜多多的被窝里爬了出去,他的体温低,怕冻着喜多多。

        自此以后,喜多多的屋里总也不断零食,尤其是晚上睡觉前,她都会在屋里备点吃的,说是怕半夜饿,自己又懒得去厨房找吃的,其实是备给阮连吃的。

        阮连没有忘记朱少群的交代,喜多多渐渐开朗后,他还是恢复了晚上出去捕食的习惯,只有没有捕到猎物时,才会吃喜多多给他备的吃的,他一个大男人要全靠小姑娘养活的话,心里还是不自在。

        自从吕氏试探过hua芒种后,hua芒种和喜三根相处起来就有些不自在,喜三根却没有什么异样,这令得hua芒种心里更加乱,原本开朗泼辣的她,也变得心事重重。

        她的这个变化吕氏自然看在眼里,暗地里问喜三根:“我跟你说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芒种可是个好姑娘,看模样她对你也动了心,你给个明话,也好让人家姑娘不要干等,芒种眼看着就满二十了,耽搁不起。”

        喜三根摇摇头,低头接着雕刻一个妆奁匣子,他如今依然和董敏合伙,只是不愿出远门,董敏要是有需要,会将活计送过来,喜三根在家里干活。

        县上的农具铺子开张没多久,董敏就将铺子交给董三武,他自己又干起了老本行,上门给人家做木工活,说是见天价在铺子里呆着,闷得慌。

        “哎哟,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是不愿意,还是没想好?”吕氏急了。

        喜三根依然摇头。

        吕氏火了:“你到底想怎样,你讲句话呀,讲句话又不会死人。”

        喜三根这次连头都不摇了,低着头手下没停止干活。

        吕氏叹口气,道:“算了,从小你就主意大得很,只要是你想干的事,不管对错,从来都不听劝,我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最后你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唉,就是撞了南墙都不回头,你现在已不是小孩子,我更加管不得你,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喜三根抬头看向吕氏,脸上有悔恨,更多的是难过,最后还是没有说话,依然摇了摇头。

        吕氏无奈道:“唉,我这就给芒种讲清楚,你没有那个意思,也省得耽搁了人家好姑娘。”

        喜三根点头,继而又摇摇头,吕氏气得转身就走,嘴里气嘟嘟道:“你现在已不是小时候了,我再猜也猜不出你的心事,你爱怎样就怎样,我老糊涂了,管不了你了,往后再也管不了你了。”

        由于吕氏自己耳背,即使是嘟囔,声音也不小,加上心中有气,说出的话更是跟吵架一样,一个没走稳,吕氏踉跄了几下,喜三根赶紧起身去扶,却被吕氏甩开。

        吕氏一出院门,喜三根颓然坐下,盯着妆奁匣子发起呆,而后长叹一口气,也起身出了院子,径自往村外走去。

        心中有事的喜三根,没有注意到,从身后的大槐树阴影里走出两个人,其中一个娇小的人儿,远远的缀在他身后,另一个则站在原地,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村子。

        直到喜三根进入喜家坟场,那娇小的人儿才止步,默默盯视着喜家坟场的方向。

        此刻是正中午时分,太阳是一天中最烈的时候,那人儿似乎忘记了找个避阳的地方,就只呆呆的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脸上的汗水直流,她没有去擦,汗水流进眼睛,她也只是下意识的挤挤眼睛,单薄的夏衣已被汗湿贴在身上,将少女才刚发育的娇俏身材凸显无疑。

        站了片刻,少女会心一笑,转身而去,相比于来时的蹑手蹑脚,此时她的脚步轻盈无比,面部神情愉悦,似乎有了什么高兴的事一般。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2333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