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66章 简易小栈

第166章 简易小栈

        朱少群大喜:“能弄到这些已经不错了,你先找间空客房好好睡一觉,等歇过劲了,我来向你交接掌柜之事。”

        一提起掌柜的,胡冥雷又紧张了起来。

        朱少群拍拍胡冥雷的肩膀,道:“大小姐已升福夏为一等大丫环,手底下统管二十几个丫环婆子,你觉得是小伙计娶福夏有望,还是掌柜的娶福夏机会大些?”

        “自是掌柜的。”胡冥雷来了精神。

        “明白就好。”朱少群道:“等你上得了手,喜福宝总店掌柜就有你来做,我有自己的事。”

        安抚好胡冥雷,趁院里没人的时候,朱少群将车收进了他的空间,掀开油布,车上全是做吃食的配料或辅助材料,看得朱少群那个兴奋呀。

        从车上扒拉出一包白土,朱少群打算炒面豆。

        他往面盆里舀了两瓢白面,放进盐,五香粉,芝麻,打了三个鸡蛋,加少量水,使劲将面和成劲足的硬面。

        面和好放着,他找出细筛子,过滤掉白土里的粗颗粒。

        白土又叫观音土,胡冥雷收集白土时,按朱少群的嘱咐,要当地人将白土制成了细粉。

        等面饧好后,朱少群把面团擀成一筷子厚的面片,切条,然后再切成小方块``。

        炒锅架在灶上,先将白土倒进锅里炒热,而后再将小面块倒进锅里,跟白土一起翻炒,等面块变色,香味四溢。面豆便炒好可出锅了。

        吸了两下鼻子,朱少群忍住口水不要流出来,用细筛子将面豆里的白土过滤干净,面豆倒进盆里等着晾凉。

        他空间里的煤球已烧完,就自己用转头和泥巴盘了一个土灶,这段时间,他也学会了驾驭柴火,整个炒面豆的过程,他都是自己烧的火。

        “嗯,好香啊。猪哥哥。你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朱少群刚忙活完坐下歇息,喜多多吸着鼻子进了空间,循着香味,直奔晾着面豆的面盆。

        二十天后。

        “多多。怎么样。出来走走收获不小吧。”马车上。朱少群问喜多多。

        “嗯,是不小,长了许多见识呢。”喜多多再一次往嘴巴里丢了一颗面豆。

        “那你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朱少群想要给喜多多来个经验总结。

        喜多多歪头想想,道:“最大的收获就是,每天都能吃上猪哥哥亲自做的美食。”

        说完,喜多多就笑着跳下了车。

        朱少群宠溺地笑笑,随后也跟着下了车。

        可不,这二十天,没事他就在空间用胡冥雷带回来的材料做吃食,喜多多乐得是整日合不住嘴,她最喜欢的零嘴,还是面豆和小米锅巴。

        朱少群将喜福宝总店交给胡冥雷后,自己陪着喜多多巡视了其他分店,这次没有像接手喜福宝时急匆匆赶时间,而是一路游玩,碰到自己感兴趣的物事,甚至会驻留一两天。

        分店巡视完,已过了半月时间,此时一行六人正返回喜福宝总店,特意多走了一段路程,拐弯去看广禅寺附近那块荒地。

        从县里的喜福宝总店出来,准备巡视分店前,因挂念吕氏,喜多多回了一趟喜家庄,见吕氏安好,书悦将家里管得井井有条,喜三根也看起乐呵呵地没什么事,她才放心外出。

        朱少群从金家别院拿的书,也誊抄完毕,上次回喜家庄,他去金家别院又换了几本来。

        六个人刚好分两辆马车,喜多多、雪薇、刑细珠一辆,刑细珠驾车。朱少群、阮连、高明瓦一辆,高明瓦驾车。

        阮连做护卫尽职尽责,一般不会坐马车,而是跟随在喜多多马车左右。

        而喜多多却时不时以请教朱先生为名,跑到朱少群车上,阮连干脆接手高明瓦驾车,以方便朱少群和喜多多说话。

        高明瓦总不好跟雪薇同坐车内,他就接手刑细珠驾车,要刑细珠坐进车内暖和。

        如今小雪节气已过,天气变得寒冷。

        荒地已大变样,原先满地的野草被清除,原本打算盖客栈,因天气寒冷无法动工,便暂时停工,不过,靠近路边还是搭了简易屋子,便于来往广禅寺的香客歇脚。

        孙林两口子离老远就看见有两辆马车过来,虽不知是谁家的车子,孙林家的还是站在路边迎接,孙林赶紧烧热水。

        近处的香客,都已知道这里新添的小栈,内里卖有小点心,还免费提供热茶,来往的香客一般都会进寺前在此歇歇脚,喝杯茶,补充些体力。

        等看清车上跳下来的是自家大小姐,孙林家的赶紧叫孙林出来,两口子要给喜多多行礼。

        还没容二人行礼,喜多多已径自进屋,边道:“天怪冷的,礼就免了,你二人也赶紧进来暖和吧。”

        两口子应着声进来,孙林接着烧水,孙林家的擦了本就干净的凳子,请喜多多和随后进来的朱少群和阮连坐,她自己恭敬站着,听候吩咐。

        高明瓦去帮孙林泡茶,雪薇挑拣了几样点心,在旁边的小泥炉上热了一下,摆上桌。

        每天一早喜福宝会派人送点心来,还会送来一天的饭菜,到了饭时,两口子热着吃就是。

        热茶上桌,喜多多让其他几个人吃点心,她自己只喝茶,问孙林:“刘长丰还没回来?”

        孙林道:“刘管事已回来,昨天大太太派人将他叫回了喜家庄。”

        刘奇中暑后调养了一段时间,身体基本恢复,却也大不如前,以往很少生病的他,那次中暑后动不动就伤风感冒,而且好起来很慢。

        喜多多在和喜四根的通信中提到了这一点,沈茹梅回信,要刘奇回京城去修养,农庄的事就由他的二儿子刘长庆接手。喜多多便让刘长丰送他的爹娘和妹妹回京城。

        沈从如病退,京城的宅子和京郊的耕地却没卖,留有人看守。

        沈茹梅名义上是要刘奇在京城修养,实则将他闲置了。

        喜多多起身,将所有的棚子看了一遍,对孙林道:“虽说这棚子搭得够结实,可天气越发的寒冷,这里又是荒郊野外,只你两人不安全,今日你二人就随我回去,等天气暖和了,客栈动工,你二人再来。”

        孙林道:“大小姐,我两个在这里没事的,相比于以往流浪街头,风餐露宿的日子,现在有固定的地方睡,还不用怕饿肚子,这日子已是赛过神仙,我两个很知足了,大小姐就让我两个留下吧。”

        雪薇斥道:“在主子面前,说什么我呀我呀的,大小姐是担心你两个的安全,让你两个暂回喜家庄,又不是要夺了你两个的差事。”

        孙林家的赶紧拉着孙林跪下,道:“大小姐,奴婢两人不是这个意思,奴婢两人只是很喜欢现在做的事,不舍离开。”

        至于称呼上的事,她没有辩解,错了就是错了,越辩越糟。

        大冬天的,在这荒郊野外,日子虽然苦了点,也枯燥了些,总比呆在主子眼皮底下,整日里战战兢兢的强。

        喜多多摆手,指着身边的凳子,对雪薇道:“你也坐下吃点心吧,别吓着他俩。”

        雪薇噤声,坐下吃起点心。

        “你两个起来吧,天冷,小心膝盖痛。”喜多多又对孙林两口子道。

        待两人起来,喜多多问:“你两个当真舍不得离开这里?”

        “是。”孙林应道,没再说下去。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强让你二人回去了,”喜多多道:“我会让人给你二人再送棉被与衣物来,不过,你两个没有经书悦量身,衣服可能不一定合身。”

        “谢大小姐,谢大小姐,”孙林家的赶紧行礼:“不碍的,衣服不合身,奴婢自己改一下就行,奴婢的针线手艺也还过得去,不会给大小姐丢脸。”

        喜多多点头:“嗯,也好,那就过年的时候你两个再回去。”

        董大武今年春天已出师,自己在相邻的镇上开了个裁缝铺子,听说喜多多家添了不少下人,偷偷找到刘长丰,求刘长丰转告喜多多,喜家下人的衣服就由他来做。

        喜多多答应地很干脆,除了书悦自己的衣服,她要书悦量了其他下人的尺寸,交由刘长丰送给董大武,喜福宝内除了朱少群外,其他人的衣服也都交给董大武做。

        衣服做好后,刘长丰再去拉回来,各人试过,不合适的又送回董大武的铺子里改。

        本来,只要董大武上门来量尺寸,衣服做好后自己送过来,可以亲眼看到谁的衣服怎么个不合适法,而后一次搞定,省时又省力。

        可是,为避免董老太太知道后闹腾,也只能用这种舍近求远来回折腾的办法,而且白白多花费银钱。

        董大武也明白喜多多的苦心,工钱便少算了一些,做工也更加精细,喜多多倒也不亏。

        又歇息了一会儿,几人准备要离开回喜福宝时,听见外面有人讲话:“夫人,这里有人家,不如进去寻碗热水喝,歇息一会儿。”

        又一人道:“几个月没出来,这里竟然住了人家,也好,还真是走不动了。”

        孙林家的赶紧迎出去,片刻后,跟着她进来一位夫人和一个婆子。

        两人进来先将屋内打量一番,而后才看向屋里的其他人,因喜多多年纪最小,两人最后才注意到她,那位夫人明显一愣。(未完待续……)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25135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