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77章 血契正式缔结

第177章 血契正式缔结

        “恭喜大小姐,这真是新年开门红,一年都会顺顺当当。”朱少群顺势说着吉利话。

        其他人自不会落后,纷纷来凑趣,就连阮连都红着脸憋了几句吉祥话。

        “哈哈哈哈。”吕氏大乐,笑道:“费心准备了半天,就大小姐一人得了吉物,干脆你们也各挑一个,无论盖碗下是什么吉物,都算是送给你们的礼物。”

        “谢大太太,谢三爷,谢大小姐。”下人们磕了头,各自兴奋的跑过去挑选。

        尤其是几个年纪小的,叽叽喳喳,评论着哪个盖碗底上的图案好看,猜测下面会是什么吉物。

        喜多多见朱少群一脸看乐子的神情,阮连神态有一丝的落寞,两人都站着不动,她凑到跟前小声问:“猪哥哥,阮连哥哥,你两个怎么不去挑选。”

        朱少群笑道:“这是喜家的吉物,自是应喜家人得,我两个是外人,只凑个热闹就行。”

        阮连没说话,却也应和着朱少群的话点头。

        喜多多不乐意:“于多多来讲,猪哥哥和阮连哥哥虽不姓喜,却不是外人。”

        新年第一天,朱少群不忍喜多多不高兴,哄道:“好好好,猪哥哥不是外人,猪哥哥挑个吉物就是,要是挑到的是好吃的,猪哥哥就送给多多吃。”

        朱少群还记得,他第一次挑到的就是几个野柿子。

        “阮连哥哥,你也去挑。”朱少群走向盖碗,阮连却没有动,喜多多催他。

        阮连道:“朱先生从头到脚的行头,都是多多亲手所制。而我身上所穿衣物,却是来自裁缝师傅,我别无他求,新年吉物,多多为我挑选可好?”

        朱少群手里端着一小碟切糕,内心正在自嘲,吃货就是吃货。随便掀开一个盖碗。都是吃的,恰巧阮连的话飘进他的耳朵,朱少群由自嘲变为好笑。

        呃。这家伙是在吃醋?

        “阮连哥哥,是多多的不对。”喜多多向阮连道歉。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忽略了阮连,很多时候。她根本就没在意阮连都在干什么。

        知错就改,喜多多去为阮连挑选吉物。四个刻着蛇图案的盖碗,没有一个被掀开,喜多多将这四个盖碗下的吉物,通通拿来送给阮连。

        一支小剑、一个小锁、一把小斧、一个小香囊。四样小小的物件,摆在阮连的大手掌上。

        喜多多边拨弄着小巧可爱的玩具,边问:“阮连哥哥。你喜欢什么样式的衣服,过了年店铺开门。多多便为你选布料裁衣,亲手为你缝制衣服。”

        “我无所求,一切随多多心意就好。”阮连说着话,也拨弄自己手掌上的玩具。

        “嘶——。”喜多多忽地叫痛。

        “怎地啦?”阮连抓起喜多多吃痛的手,一滴鲜血从喜多多手指尖渗出。

        顺手拿起小香囊,摁在喜多多冒出血珠的地方,阮连挨个看手掌上的玩具,自责:“是小剑扎伤了多多,怪我不小心,只看小东西精致好玩,却没想到它竟如此锋利。”

        这小香囊里装的香料,是从放在喜多多炕脚的大香囊里掏出的,本是刻了木马的废料,有镇痛安神的功效,很快喜多多的手便没了痛感。

        “阮连哥哥,这香囊弄脏了,喜多多再给你做一个。”喜多多说着要拿走小香囊。

        阮连动作快,瞬间小香囊就没入他的袖袋,他边查看喜多多的手指,边道:“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会自己处理这香囊。”

        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血契正式缔结完成,从此后,这四样东西,他都会不离不弃。

        对于即将到来的别离,他心中很是不舍,可既然这是天意,自己便不能违逆。

        天亮后,喜三根先给吕氏请安,喜多多再给两位长辈拜年,遣开身边伺候的下人,三人说起自家的体己话。

        从吕氏屋里出来时,喜多多兴奋地对雪薇道:“雪薇,将原来准备好的赏钱,全部翻番。”

        雪薇讶然:“大小姐,是有了什么好事么?”

        “自然有好事,”喜多多乐道:“伯娘和三叔今年给我的压岁钱,比往年翻了倍,我今日的吉物又是庆丰收,两者全是好事,我今日高兴,便给你们发足赏银,要娶妻,要嫁人,要生子,做任何事都可充裕些。”

        “大小姐,你这——。”雪薇没想到喜多多会说这样的话,她羞得一时不知该怎么接口。

        愣了一下,赶紧领着吴莉一块,回喜多多的屋子,将所有的荷包打开,再塞了一倍的银钱进去。

        准备完毕,两人将赏钱分两个托盘端进吕氏的屋子,下人们早就在院里按序站好,就等着喊到自己的名字,也好进去磕头领赏钱。

        雪薇虽是一等大丫环,统管大小事务,可书悦在主子的眼里的地位,不是她能比的,雪薇将单子递给书悦:“书悦姐姐,这是今日的赏钱单子。”

        书悦接过单子,呈给吕氏,吕氏将单子过目一遍,夸喜多多:“这样就对了,咱家又不是出不起赏钱,大过年的,就该让大伙乐呵乐呵,劲头也大些。”

        喜多多嬉笑:“伯娘说得对,俗话说,老将上马一个顶俩,往后还得伯娘多多教导多多。”

        吕氏笑骂:“小时候看你不吭不哈的,越大越发调皮了。”

        依喜多多的意识,今天的赏钱发放顺序,不按各人的位置高低,是按年龄从大到小发放。

        吴初年纪最大,第一个发赏钱,他的女儿吴莉,年纪最小,最后一个得赏钱。

        本来刑细珠的孩子豆豆最小,还不满周岁,不过喜多多守诺,没有为豆豆签身契,豆豆得的不是赏钱,而是压岁钱,吕氏一早就给了刑细珠代为保管。

        发放顺序是按年龄大小,赏钱多少,却还是按位置高低。

        书悦和雪薇赏钱最高,每人四两。

        吴初次之,三两。

        吴莉的赏钱最少,她虽是喜多多身边的丫环,却没有定等次,只得了五百文钱。

        其他人得的赏钱或多或少,最少也有一两。

        喜三根还另外有赏,没有喜多多给的多,却也有看头。

        领完赏钱,下人们再次给主子磕头,一般的庄户人家,一年忙到头,都很少见到整块的银子,他们这过年的赏钱,就有好几两,怎能会不高兴。

        赏钱发完,喜多多宣布了一件喜事,将雪薇配给高明瓦,等开春土地解冻,给下人另起的院子盖好,就给两人办喜事。

        雪薇叩谢主子的恩赐,脸上看不出悲喜,书悦却脸色大变,最高兴的莫过于高明瓦。

        得了赏钱,各人去忙个人的事。

        一会儿吃过早饭,村民们就会互相走动拜年,得早点准备好点心之类待客的东西。

        还得准备些小荷包,里面装上几文至几十文的小钱,有小孩子上门的,要给零花钱。

        雪灾时,喜家不仅收留无家可归的村民,灾后还资助他们重新搭建房屋,所以,今年来喜家拜年的村民,应该比往年多,自家不能因准备不充分,被人挑了礼数。

        吃完早饭,喜多多领着雪薇和吴莉,去给相熟的人家拜年。

        董梁家是必去的,两家原本关系就最好,没有了董老太太搅合,来往起来更方便。

        夫子家也不能落下,夫子可是喜四根的恩师,没有恩师的推荐,喜四根也没有今日。

        本地有个风俗,有去世亲人的那家人,当年过年的时候,初五之前都不能去别人家。

        亲人才死没满一年,阴魂在家徘徊不愿离去,家里阴气较重,活着的人自身也沾染阴气。

        初一早上送祖宗时,若是新逝亲人的阴魂狠厉,就是柏树枝的火都无法将阴魂送走,那家人要是去别人家,有可能会将阴魂也带去别人家,谁也不乐意。

        不过,初五之前,别人倒是可以去那家,自身没有阴气,不怕被阴魂跟随。

        说是这么说,一般人还有有所忌讳,初五之前,能不去那家还是不去。

        初五又称破五,初五这天起往后,阳气大盛,阴魂无处藏身,自动回归阴间。

        所以过了初五,便破了这个禁忌了。

        当年喜二根和张兰去世后,过年时,还没有过初五,董梁一家人照样来喜家,根本就没当这是一回事。

        吕氏自身也不信这些,吃过早饭,就催着喜多多去董梁家拜年。

        谁知到了董梁家门口,喜多多却被董大武挡住:“多多,我家人知道你和你伯娘的心意,不过,今日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四武待你如亲妹,我祖母对你的怨念却太深。”

        喜多多愣住,董大武苦笑:“四武死了,小武还不知道此事,也没回来过年,我娘这两天以泪洗面,根本没有心思应对任何人。”

        喜多多耷拉下小脸:“大武哥哥,你多劝慰董大伯娘,多多就不叨扰了。”

        扭头走了几步,喜多多又回头:“自从豆豆来到我家,我伯娘犯迷糊的时候少了,你没事也让你和二武哥哥的孩子,在董大伯娘眼皮子底下玩,兴许董大伯娘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给忧伤过度的人找些事干,让他闲不下心思来忧伤,这是令狐炽教她的。

        当年她就是因为有了小花猪,才从爹娘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的。

        离开董家,喜多多朝夫子家走去。(未完待续)i580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3209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