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76章 人多热闹

第176章 人多热闹

        今年喜家的年夜饭吃得热闹,除吕氏、喜四根、喜多多,还多了花芒种、朱少群、阮连、袁浩、令狐炽和梦雪,加上林桂花等几个教官,十几个人分男女坐了两桌。

        吕氏下令,今晚的年夜饭,不分主仆,都要上桌。

        除放假回家过年的几人外,留下来的一众下人:吴初一家、孙林夫妇、刘长丰夫妇、刑细珠、书悦、雪薇、高明瓦,还有花芒种的丫鬟婆子,分男女也凑了两桌。

        喜多多按照朱少群所说,天国年夜饭吃饺子的习惯,命人包了各式馅料的元宝,做为今晚的主食,再配以六个热炒,六个凉拌,满满当当每桌上了十二个菜,称之为六六大顺。

        不用问,这名字肯定是朱少群给起的。

        饭后,吴莉端上了几样点心,重点推介切成小块的切糕。

        吕氏年纪和辈分最大,先送了一块切糕入口,细品慢尝,而后夸道:“甜而不腻,软糯中夹杂爽脆,口感很是新奇,你们都尝尝。”

        其他人纷纷应和,梦雪吃得太急,委屈道:“好吃是好吃,就是黏牙。”

        令狐炽将茶递到梦雪嘴边,道:“才刚吃完饭,等下再吃点心。”

        梦雪噘嘴:“可这点心真得很好吃。”

        茶水还没咽下去,就又夹起一块点心送进嘴里。

        令狐炽无奈,哄着她去院子里玩耍。

        喜多多和吴莉,还有书悦、雪薇,高明瓦等几个年纪小的,也都跟着出去玩耍。

        出去时,喜多多没忘了拉着喜三根和阮连:“三叔。阮连哥哥,一块出去玩,看看朱先生教我的新玩法。”

        朱少群自发跟了出去:“我也跟着出去看看,这个玩法虽新鲜却也有危险。”

        院里没有挂灯笼,而是在院墙上插了一圈提前晒干的柏树枝,此时噼噼啪啪正烧得旺,火光将院内照得通亮。在柏树枝燃烧后散发出的香味里玩耍。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白天闲暇时,朱少群陪着喜多多,四处搜刮墙上的白硝。再将没烧透的木炭磨成细粉,两者分开存放,为晚上这一时的快乐做准备。

        袁浩趁机告辞:“大嫂,趁着大年夜。我几个今晚想要过过酒瘾,平时为教习学生。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这便先回去了。”

        吕氏放行:“好,男人自有男人的乐趣,我就不强留你了。”

        喜多多却拉着袁浩的手不放:“袁浩舅舅。你先别忙着回去,白天朱先生教我一个新玩法,这玩法夜里玩才好看。你看了再走,要不了多长时间。”

        “哦?什么新玩法要夜里玩才好看。”喜多多一脸想要显摆的神情。令得袁浩好奇站住。

        他急着告辞,是因怕吕氏再次唠叨他的婚事,没有入军立功之前,他还不想考虑此事,现在就是多耽误一会儿,也没多大事,吕氏总不能追着他唠叨吧。

        成功拉来一个看客,喜多多小脸得意,吩咐吴莉拿出白硝和炭粉,自己亲自动手,用瓷勺各取一点白硝和炭粉放在地上,用小木棍搅拌,而后用混合粉末洒出一个“福”字。

        “袁浩舅舅,你来点火。”喜多多从吴莉手里拿过一根燃着的香,递给袁浩,指着地上的福字道。

        “这能起火?”袁浩疑惑,不过还是依言将香头凑近福字。

        “嗤——”

        香头才一挨着粉末,瞬间的白光过后,袁浩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地上撒有粉末的地方,就只剩下了一个福字的印子。

        “我也要玩。”梦雪立时来了兴趣,依葫芦画瓢,在地上撒了个梦字,点燃。

        “嗤——。”

        瞬间白光过后,看着只剩下印子的梦字。

        “哇,好神奇。”其他几人也来了兴致,纷纷效仿。

        就连几个成年人也兴致勃勃加入了进来,在地上撒出大大小小不同的图案或文字,此一处,彼一处,不停有嗤嗤声想起,白光过后,满地的印子。

        梦雪好奇,用手去摸印子,立时叫嚷起来:“啊——,烫。”

        令狐炽赶紧拿起她的手吹,埋怨:“火烧过的地方,能不烫么。”

        玩了一会儿,梦雪又想起了屋里的点心,令狐炽拗不过梦雪,陪着她进屋。

        花芒种问令狐炽:“令狐郎中,你一人看护梦雪不是很方便,不如梦雪就住在我家,我俩也好做个伴。”

        令狐炽点头:“也好,那就麻烦芒种姑娘了。”

        心里却在流泪,梦雪明明是自己的妻子,却不能跟自己一起住,这种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白天兴奋了一天的梦雪,此时已经有点困顿,不停地打哈欠,只是舍不得好吃的点心,硬撑着睁开眼皮,还想要往嘴里塞点心。

        花芒种哄梦雪:“咱们包些点心回去,你随时都可吃到,不过这会儿得休息了,若是累得厉害,你要想起前事,得花费更多的时间。”

        “我要早点想起前事。”梦雪摇摇头,将已夹起的切糕放回盘子。

        吩咐吴初家的每样点心包了几块,花芒种领着梦雪告辞回家,令狐炽也跟着告辞。

        朱少群和阮连对看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里读出戏谑,今晚往后,每日夜里,花芒种家都会有人免费护卫。

        两人得考虑一下,今晚要不要去花芒种家附近抓只白狐玩一玩呢。

        眼余光看见吕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袁浩也赶紧告辞,喜三根紧随其后溜之大吉。

        受花芒种亲事的刺激,吕氏这些天见两人就问:“你准备何时娶妻生子?”

        所以,这阵子两人尽量躲着吕氏,可今天是大年夜,躲无可躲,此时好容易有机会溜走,还不赶紧。

        吕氏受不住熬年,嘱咐喜多多不要玩得太晚,明早天不亮还要起来送祖宗,她也睡下了。

        书悦晚间要伺候吕氏,便也早早回了自己房间。

        喜多多要其他人也各自去休息,想要熬夜,点心什么的自管取用就是,今晚大年夜,喜多多准许吴莉跟爹娘团聚,她的屋里就只有雪薇伺候。

        院里安静下来,喜多多和雪薇进厨房,清点明早送祖宗要用的东西,喜多多问雪薇:“过了年你也有十五岁了,可有想过自己的亲事?”

        雪薇摇头道:“哪个女儿家没有想过自己的亲事,可奴婢是官卖出身,配了自由身的男儿,只能为妾,配了奴才,虽可为妻,他的前程却会受奴婢拖累,奴婢如今只想好好当差,亲事全由大小姐做主。”

        不是官卖出身的奴才,将来有可能会被主子放了自由身,或是为自己赎身,可要是这个奴才娶了官卖出身的婢子,这一辈子,他就只能是奴才。

        喜多多沉吟:“如此说来,不管我将将你配给谁,你都会接受?”

        雪薇给喜多多跪下,道:“奴婢的事,全凭大小姐做主。”

        第二天一早的送祖宗仪式过程,跟朱少群还是小花猪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今年人多,仪式比以往更加热闹一些。

        朱少群和阮连做为外人,不能参加仪式,却可以旁观。

        家里有了下人,仪式前的准备,就不用主子亲自动手,喜多多在旁指挥,喜三根偶尔指正一下,一切准备完毕,吕氏才出场。

        喜三根是喜家最年长的男丁,也是仪式上喜家唯一的男丁,仪式自然以他为主。

        先烧起柏树枝,为祖宗照亮回家的路。

        接着就是烧香磕头,要祖宗走的放心,并祈祷祖宗能保佑一家老小和泰安康。

        第一个拜送祖宗的事喜三根,接过吴初递来已燃着的三支香,喜三根静默片刻,而后对天四鞠躬,将香插进香炉,跪下磕了四个头,起身退后。

        整个过程中,喜三根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吕氏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被朱少群那敏感的耳朵捕捉到。

        喜多多是在场的喜家唯二的后人,第二个要拜送祖宗的,就轮到她了,她的话一如既往的简单:“爹、娘,多多会过得很好。”

        最后轮到吕氏这个辛苦拉扯大喜家后人,虽劳苦功高,却只是喜家媳妇的外姓人。

        吕氏今日的头脑清醒,说话不像以往那样颠三倒四,双手举着香,嘀哩啰嘟,将喜家一年的变化,说了个详细清楚,这才将快燃完的香插进香炉。

        接下来的仪式,便是年幼的孩子选吉物。

        喜瑞雪和喜瑞年没有回来,年幼的孩子如今还是只有喜多多一个。

        喜多多转了一圈,最后掀开一个盖碗,是一个小小的木雕,喜三根立时张嘴大乐。

        毋庸置疑,这木雕是喜三根的精心杰作,是一副喜庆庄稼丰收的景象。

        吕氏喜道:“祖宗显灵,大吉大利,今年定是一个丰收年。”

        这跟祖宗有什么关系,朱少群腹诽。

        很明显,喜三根是算好了喜多多会掀那个盖碗,或是其中的另外三个碗。

        朱少群曾给喜多多讲过十二生肖的故事,喜多多觉着有趣,家里人口增多,添置碗筷厨具的时候,她特意定制了四套十二生肖碗,就是在碗底刻上十二生肖的图案。

        雪薇向她请示用什么样的盖碗时,她就让雪薇用生肖碗。

        以喜多多对小花猪的情结,她最有可能会掀开的盖碗,就是碗底刻有猪的,以朱少群的目力,喜多多在她掀开的盖碗前蹲下的时候,他就看清了碗底的一只猪。(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3268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