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84章 孩子间的意气

第184章 孩子间的意气

        怕弄脏了灯笼,三个孩子都小心将灯笼放在桌子上,这才用手指捏起面豆送进嘴里。

        三个孩子正吃的高兴,李琼枝不知打哪儿出来,冷不丁跑到桌前,惊奇道:“哇,这灯笼真好看,在哪里买的。”

        林韵雅快速将灯笼抓到手里,道:“这不是买的,是别人送我的礼物。”

        林保怡动作也不慢,只是他人小胳膊短,只将小鸡灯笼抢到了手,他自己的小马到了李琼枝手里。

        “五哥的小马。”崔引娥急得叫了出来。

        林韵雅伸手去李琼枝手里抢,李琼枝却捏着不给,结果一来二去,小马灯笼给捏得变了形,崔引娥大哭。

        “哼,有什么可稀罕的。”李琼枝愤愤然扔掉坏了的灯笼,嘴里嘟囔着往店门外走。

        其实,李琼枝并没想着将灯笼据为己有,只是觉着灯笼好看,想要仔细看一看而已。

        但她没想到,那三人竟像防贼一样,要收走灯笼,下意识地,她便伸手去抢,只是想留住灯笼,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林韵雅追上去要扯李琼枝:“喂,你弄坏了别人的东西,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想走。”

        “李小姐,天色还早,赏花灯等天色暗下来,那才好看  。”福兰从偏院与大厅的连接门出来,快步走向李琼枝,笑意盈盈,暗里长吁一口气。

        李店主外出办事,拜托福夏派人伺候李琼枝。实际上是要人看着李琼枝不要乱跑。

        福夏喜福宝的一等大丫环,是后院和偏院的总管,所有丫环婆子都归她管。

        本来,福夏指派了跟李琼枝年纪差不多一个小丫头跟着,可李琼枝发起大小姐脾气来,小丫头根本应付不来,不得已,又换了福兰跟着李琼枝。

        今天客人多,店里人手有点紧张,有客人女眷问福兰小厨房在哪里。福兰不敢离开李琼枝。只是帮忙找了个小丫头一路,就一错眼间,便不见了李琼枝。

        偏院到处没看到李琼枝的影子,守着偏院小门的婆子。守着偏院通往女客专院门的婆子。都说没看到李琼枝。

        要不是听到大厅闹出的动静。福兰就准备禀报福夏,多派些人手找。

        她没想到,一个喝斥起小丫头满嘴都是规矩的人。会跑到前厅大多是男客的地方去。

        眼见着要被林韵雅扯住,后面又来个福兰,李琼枝撒腿就跑,刚刚才没跑几步,便撞到一个人身上。

        顾不上抬头看是撞了谁,李琼枝只想急着绕开。

        可不管她往哪边绕,被她撞的那人似乎是故意跟她作对,左冲右突,她就是绕不开。

        气极之下,李琼枝抬头就要喝斥,可当她看清挡她路的人时,立时双眼大睁,十分惊恐。

        站在她面前的人,身体高大,皮肤黝黑,脸色阴沉,一双虎眼紧盯着她,寒气逼人。

        朱少群赶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他出声询问:“阮连,多多也来了吗?”

        为给李琼枝留脸面,福兰的话说得委婉,听话听音,朱少群已料到怎么回事。

        他身高脚长,比两个小姑娘早几步跑出来。

        看阮连神色,明显会对李琼枝不利,朱少群虽不喜李琼枝,却也不想李琼枝出事,最起码不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

        若不是李琼枝将小花猪带回,他也不会遇到喜多多,说不定早变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由此来说,李琼枝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虽然后来他差点被李琼枝烤了乳猪。

        林韵雅虽也只有八岁,却是在县城长大,算是地头蛇,受家境影响,她自小独立,且为人泼辣,看刚才她追赶李琼枝的气势,跟人打架是常有的事。

        所以,林韵雅一个人在外面横冲直撞,一般不会出问题。

        李琼枝不比林韵雅,李琼枝生下来就由一堆人伺候着,没受过什么苦,诺大个县城,她一个才八岁的小女孩,身边没有人陪着,很有可能会出事。

        “多多和姑小姐进了偏院。”阮连应说着话神色也变得平静,只是依然挡着李琼枝的路。

        “哇,喜妹妹来了,我去找喜妹妹玩。”林韵雅一声欢呼,扭身跑回店里。

        “李小姐,李老爷讲过,他会陪您一道赏花灯,您且等等。”福兰说着话,已到了李琼枝身边,笑着伸手去扶李琼枝,同时还忘不了向阮连见礼。

        阮连向福兰点点头,随在福兰身后,跟着一同往店里走。

        他原本已和喜多多一块到了偏院门口,突然听到喜福宝门口的吵闹声,以他的耳力,即刻分辨出李琼枝的声音,便快速往喜福宝大门而来。

        出于对李琼枝的厌恶,若不是朱少群及时出声,阮连绝对会对付李琼枝。

        到了店门口,朱少群和阮连并排往店里走,朱少群问阮连:“多多不是讲不来玩吗,怎么改变了主意?”

        阮连低声道:“今早先是董家四爷回了村,后董三爷一家也回了村里,一时哭天恸地,闹得动静很大,恰巧傅家派人给姑小姐送节礼,并邀姑小姐来县城玩,大太太怕大小姐心烦,便让大小姐随姑小姐一块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朱少群点头,只是不知,董晓今天回来,是凑巧跟董敏撞到了一块,还是俩人根本就是一路回来的。

        “你给多多说了要去应征的事吗?”朱少群问阮连。

        “嗯,说了。”阮连应道,然后没了下文。

        朱少群也没强求他说出多多的反应,嘱咐他:“那你要注意安全,刀枪不长眼。”

        “这个我知道。你不是长给多多讲,吃一堑长一智么,我也记下了,不是每回都有千年蛇精等着我去附魂。”阮连道。

        “知道就好,哼,你死不死我不在乎,我是怕多多伤心。”朱少群发泄怨气。

        阮连没再吭声,和朱少群分开,去了偏院。

        两个小姑娘见面,少不了叽叽喳喳玩一通。朱少群没有急着去后院看喜多多。而是吩咐伙计煮些馄饨送去偏院,他继续当收银员。

        天色渐暗,街上的人多起来,吃客慢慢变少。偏院的住客。也都已早早吃过晚饭。陆续出了偏院门,上街观看花灯。

        这个时候,店里自己的人。才有空轮流吃顿安生饭。

        这也就只是片刻的清闲,等大量的赏灯人群涌上街头,又有的忙了。

        朱少群跟胡冥雷轮流吃完饭,想着趁这个时候去看看喜多多,林夫人急匆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两人同样神色焦虑。

        “朱先生,有没有看见我家韵雅?”林夫人问朱少群。

        朱少群道:“哦,林小姐先前跟我家大小姐在客院玩耍,不知现在走了没有。”

        “就韵雅一个人来的吗?”林夫人身后的妇人搭话。

        “还有一对双生子。”朱少群答道。

        “呼——,谢天谢地。”林夫人长舒一口气,和那妇人一块去了偏院,步子匆忙。

        朱少群心生疑惑,这是怎么了,难道林韵雅出来没跟家里人打招呼,大人以为丢了孩子?

        正自想着,就听偏院突起喧哗,朱少群耳力好,听得出林韵雅和两个孩子的声音,还有后院婢子们的声音,林夫人和她同来妇人的声音也掺杂其中,闹哄哄地一时搞不清怎么回事。

        朱少群急匆匆跑向偏院。

        大厅通往偏院的门口,原本有两个守门的婆子,以防有居心叵测的人从大厅进入偏院,这会儿却只剩下一个,就这一个,还全神往院里张望,连朱少群经过都没注意到。

        “热闹好看吗?”朱少群驻足问道。

        “热闹有什么好看的,我是怕我家大小姐吃亏。”婆子随口答道。

        说完话才意识到是朱少群问她,婆子立时吓得不敢再吭声。

        喧哗声只是片刻,此时喧哗声已毕,朱少群能听到喜多多的声音,是送林夫人到偏院门口,并预祝林夫人今晚能赚很多银钱。

        看来是没事了,朱少群对那婆子道:“看在你一心为主子的份上,今晚这事就饶了你,再有下次疏忽差事,便没有这么好的事了。”

        婆子诺诺点头,不敢多话。

        朱少群进了偏院,喜多多已回房间,阮连和刑细珠一左一右,站在房间门口不远处。

        要刑细珠进去禀报,刑细珠很快出来,说是大小姐请朱先生进去。

        朱少群进去后,就见喜多多正缝着一件蓝色长袍,看样式,应是阮连喜欢的那种。

        “你不出去玩?”朱少群摸摸喜多多的头。

        喜多多摇头:“不去,阮连哥哥过几天就走了,我得赶着给他缝制衣服。”

        “他是去打仗,穿长袍不太方便。”朱少群说着,坐到喜多多身旁。

        喜多多嬉笑:“我知道,打仗赢了就可以穿。”

        笑容有点勉强,亲人离开,总是不舍。

        朱少群转移话题:“刚才伤到你没有?”

        喜多多摇头:“刚才只是林姐姐和李琼枝打架,我离得很远。”

        那一串小灯笼,是花芒种做给喜多多玩的,朱少群回喜福宝时,喜多多将小灯笼做为礼物,要朱少群转交给林韵雅和其他几个她交的朋友。

        花芒种得知后,给她又编了几串,这次编的更小,只有半个鸡蛋大,越发玲珑可爱。

        周氏给花芒种送节礼时,花芒种和喜多多正在小灯笼上画图案,吕氏要喜多多跟着花芒种来县城,图案还没画完,喜多多便连灯笼一块带了来。

        林韵雅找她玩,她将画好的小灯笼给了林怡宝和崔引娥各一串。

        要送给林韵雅的那串小灯笼刚画完,林夫人找了来,说是今晚街上人多,林韵雅的爹爹已拜托衙役在热闹地段占了一个摊位,要林韵雅和她一块去守摊卖醪糟圆子。

        跟林夫人一块来的妇人,正是林韵雅的女学老师,是来寻找孩子的。

        喜多多送林家母女出门,快到偏院门口时,在门口张望等待自家爹爹的李琼枝,看见林韵雅和两个小的手里的新灯笼眼馋,拣看起来最好欺负的崔引娥,伸手要看新灯笼。

        林韵雅本身就对李琼枝一肚子气,这下二话不说,揪住李琼枝就打。

        有林夫人在,门口有守门婆子,有看护李琼枝的福兰,院里还有来往伺候的婢子,两个孩子很快被拉开。

        李琼枝哭着跑回自己的客房,林夫人说是明天来向李店主道歉,匆匆告辞。

        朱少群纳闷,李店主到底是出去办什么事,将女儿一个人丢在店里,这个时候还没回来,要是有他在的话,李琼枝也不至于有这个遭遇。

        虽说这是因李琼枝蛮横而咎由自取,可要是她的爹爹在跟前,她被打是很有可能避免的。(未完待续……)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3664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