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92章 因人制宜

第192章 因人制宜

        孙林两口子干别的不拿手,搭建棚屋却别具一格,简洁快速还结实,就连擅长建筑的合木大师,对两口子的手艺都称赞有加。

        喜多多便让两口子自己挑选人手,组建了一个朱少群称之为包工队的群体,制作了大量搭建棚屋所用的各种成品,各处包揽活计,名为“喜乐棚屋”。

        有需要房子,却不会用很长时间的人家,便可租用“喜乐棚屋”,用时迅速搭起,闲置时拆掉,腾出的土地可以再干点别的。

        喜福河边的沙地树林已成荫,除了一半的果树外,另一半的树木虽还不算粗壮,给孙林用作搭建棚屋,还是够用。

        别人要用木材,需到外地去买,孙林用喜家自己的,方便至极,不愁没有材料用。

        今年天旱,酒家饭店的客房,基本闲着成了储物室,大户人家的仓库,更是闲着没用,所以入秋以后,喜乐棚屋的生意也就比以往萧条了许多。

        偶尔有人家办个红白喜事之类,也就只是租用几天棚屋,而且数量不会带大,孙林和他的包工队,基本在家,这才有雪薇对他的召之即来。

        不过也好,倒方便了自家。

        喜乐福园这块地,原本是喜多多买来种谷子的,后改变计划,靠近路边建了客:  栈。

        在客栈和后面大片耕地之间,还建了几排房子做仓库,做储存粮食用。

        喜乐福园建好以后,喜多多在周围又买了大块荒地。建起了住房,三年前,喜多多正式从喜家庄搬进去住,并将周围的地变成了耕地,建起了农庄。

        来往的客人,根据喜多多的产业全带“喜乐”两字的习惯,便叫她的农庄为“喜乐庄”。

        如今,开好的荒地才由生地成为熟地,就遭逢天旱,还好。有朱少群从各处收集的荞麦种子应急。不仅荞麦长势喜人,还意外多了这一份收益。

        小孩子说睡就睡着了,傅泰及抱着傅沃琳还没拍哄几下,傅沃琳已睡得很沉。近处人群嬉闹的声音都吵不醒她。花芒种起身。准备回傅府。

        喜多多留她:“姑姑,马车路上颠簸,不如等沃琳睡醒再走。”

        花芒种道:“无碍。马车颠簸小孩子反倒会睡得更沉。本来,今天有一批草皮我要亲自过目,沃琳闹着要看荞麦花,你姑父也难得能在家连着呆几天,我便陪着他父女出来疯玩。趁着沃琳睡着,我还是去看看那批草皮。”

        傅泰及埋怨:“本来我替你看那草皮是顺路的事,偏你不放心,难不成我还会骗你不成。”

        花芒种嗔道:“今年天旱,草皮比往年要细弱,我要亲自看看,能否因材制宜,编制出新的花样,那就是怕你骗我。”

        “哎哟,要走赶紧走,”喜多多轰赶两人:“在我一个待嫁晚辈跟前,你俩卿卿我我,真是为老不尊。”

        “整日将待嫁女挂在嘴上,如此不知羞的女儿家,谁敢要。”傅泰及回击。

        “哈,如今只有我挑人的份,哪轮得到人挑我?”喜多多撇嘴。

        两人边斗嘴,边往大路那边走,傅府的马车停在喜乐农庄,来时带的下人,听从命令自行在地边玩耍。

        不过下人们不敢走远,时刻注意着主子这边,见主子往路边走来,下人们已在路边等候。

        到了路边,福春从傅泰及手里接过傅沃琳,花芒种吩咐福春:“你先跟大小姐回府,我与二爷去看今日新到的草皮。”

        傅泰及在和花芒种成亲前,将所有买卖过花芒种的作坊,收为己有。

        作坊原有的人员,不管是东家还是其他什么人,只要是接触或听说过花芒种的,傅泰及或使手段发卖往域外,或送给了即将前往边关,正征集民夫的袁浩。

        对于张老板一家,傅泰及交代袁浩,一定要特别关照。

        想及当初袁浩替喜四根处理画悦的手段,张老板一家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那些作坊,傅泰及全部送给了花芒种,花芒种如今是大晋国最大的草皮编织作坊主。

        当年买卖花芒种的人,只为从花芒种处得到熏制草皮的秘方,并未在官府为花芒种换身契,所以花芒种被卖身为奴的事,官府没有记录。

        至于经办买回花芒种的傅泰及自己的人,都是傅泰及的死忠,傅泰及不怕他们会反水。

        福春道:“夫人,刚刚大舅老爷来过,想要用喜家庄的院子。”

        花芒种道:“你告诉他,若是他的儿子姓了花,莫说借,我将院子送给他,若是他还不肯,我那院子就是空着,他也别想沾手。”

        傅泰及劝花芒种:“只是一个小院而已,何苦跟自己的亲大哥闹得如此僵。”

        花芒种叹道:“花家有三个儿子,后代却没有一个姓花,我若不逼他,花家就真无后了。他也有三个儿子,只要有一个姓了花,我还会亏待了他?”

        傅泰及道:“你二嫂要她的儿子改姓花,你却又不愿。”

        花芒种冷哼:“她的儿子,正经的一样不会,歪的邪的倒学了个全乎,花家不要这样的不肖子。”

        “好了好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此事你自己做主就是。”傅泰及打住话头。

        向喜多多道过别,傅泰及和花芒种赶往草皮存货地,福春抱着傅沃琳回傅府。

        花芒种成亲时,福春做为陪嫁,跟随花芒种入了傅府,后嫁给年龄够当她祖父的祁管家。

        成亲前,花芒种自己去了大哥花清明家报喜,她大嫂说,花清明既然入赘,就已不是花家人,不管花芒种是嫁给贵人。还是跟了叫花子,都与她家无关。

        伤心之下,这几年,花芒种跟花清明没有来往。

        花清明的妻子原本被郎中诊为不会生育,谁知,花芒种出嫁后这几年,花清明的妻子却连着生了三个儿子。

        人穷志短,家里一下子添了三张嘴,花清明的妻子默许花清明跟花芒种来往,可花芒种也有个条件。就是要花清明的儿子改姓花。否则依旧保持断交。

        对于花芒种的亲哥哥,傅泰及没有好感,花清明也自觉对花芒种有愧,只要傅泰及在场。他都不会露面。

        今天也是。他有事找花芒种。却要福春转告。

        花芒种去京城投奔二哥花谷雨时,她二嫂说花谷雨外出收货,那以后。花芒种就再没见过花谷雨,直至后来她成亲,花谷雨也没出现过。

        她二嫂倒是来过几趟,说是花谷雨已几年没有回过家,也没有给家里寄过信,并主动提出儿子改姓花。

        花芒种当时冷笑:“你的儿子姓什么随你,不过,若是你打着儿子姓花,要从我这里得什么好处,想都别想。”

        花小满亲自来找过花芒种,说是他要改回花姓,花芒种连话都懒得讲,直接让管家将花小满轰出府去。

        花小满姑姑的夫姓本身就姓花,花小满过继给姑姑后,根本不用改姓,如今他跑来大张旗鼓说自己要改回花姓,其中用意,再迟钝的人也看得出来。

        其实,傅泰及暗里派人找过花谷雨,但他一直不忍心告诉花芒种,花谷雨收货途中被劫,已不在人世。

        喜多多先后跟着袁浩、林桂花、阮连、林夫子学过功夫,自己又是个不怕苦的,也才十三岁的她,同时对付七八个普通男人,根本不在话下。

        仗着自己有一身功夫,喜多多如今依旧不喜欢有人跟着,不过会告知下人她的大致去向,以免有事找不到她。

        吕氏却不放心,嘱咐下人,不能让大小姐单独外出。

        所以,无论喜多多去哪里,身边虽没人,她却可以随时吩咐人做事,因周围有人。

        和花芒种分开后,喜多多准备回家,刚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有人叫:“喜姐姐。”

        喜多多回头,是崔引娥叫她,身后还跟着嘴里正嚼地起劲的林韵雅。

        “引娥,你两个怎地没上学,不怕林夫子惩罚?”喜多多问。

        “上学,上学,”林韵雅紧赶着嚼了几下,将嘴里的东西咽下,道:“今日上点心课,我两个动作快,早做完早出来了。”

        “哪里是这样?”崔引娥噘嘴道:“是姐姐太贪吃,点心还没开始做,姐姐就将馅料吃了一半,我跟姐姐一组,被吴莉姐姐一块赶了出来。”

        喜乐甜品总掌柜是吴莉,总店在凡镇,本县几个繁华的镇开有分店,喜乐福园也设有甜品店。

        荞麦花开,喜乐福园住客量猛增,吴莉亲自来试卖她新制的荞麦点心,顺便被喜多多抓差,充当私塾女学生的点心师傅。

        喜多多抚额:“林韵雅,哪里就缺了你的点心吃了,非得将上课用的馅料吃掉。”

        林韵雅憨笑:“我就是闻着那馅料香,一时没忍住。”

        喜多多皱眉:“从甜品店到此处,少说也有两里路,一口馅料也不至于你嚼这么久,你是不是还吃了别的?”

        “没有别的,馅料里有没煮透的肉筋,难嚼,这才嚼了这么久。”林韵雅直摇头。

        “真没有别的?那你的手怎握成了拳头,是准备跟我打架么?”喜多多却不放过她。

        崔引娥往身后看了一样,忽地低声叫道:“呀,潘姐姐来了。”

        “啊?在哪里?”林韵雅惊叫着,立时快速窝到喜多多身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崔引娥大笑。

        在同龄人当中,喜多多身材已算是高挑的,林韵雅比喜多多还要高一头,此时林韵雅弯腰曲腿躲在喜多多身后,怎么看怎么滑稽。

        “林姐姐,以咱两个体型的悬殊,你躲在我身后有用吗?我就是挡得了你,潘姐姐要动了真格的话,你躲得了吗?”喜多多很是无奈道。

        林韵雅这才知道自己被崔引娥耍了。

        瞪了一眼崔引娥,林韵雅慢腾腾展开握成拳头的手,几条只有她小手指长的小鱼躺在她手掌上,是已烤好的磨牙鱼。

        喜多多拿走林韵雅手里的磨牙鱼,交代崔引娥:“你回去告诉林夫子,从今日起,林姐姐连着三日,每餐一碗骨头蔬菜粥,记着,骨头上的肉一定要剃干净。”

        “嗯,我记住了,我回去便告诉娘亲。”崔引娥强忍着笑,认真答道。

        “不要啊多多,”林韵雅惨叫:“我会饿死的。”

        喜多多没有同情她:“饿死总比泄死好,点心馅料虽说提前炒过,怕点心包好经过再煮后失了鲜味,馅料也只是炒了个半熟,你自己讲,已几次了,你因贪吃而上吐下泻,不给你清几日肠胃,你总也不长记性。”

        林韵雅低声求喜多多:“骨头可不可以不要剃太干净,不留肉,留点筋条也行。”

        喜多多拉下脸:“那就换清粥好了。”(未完待续……)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3960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