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198章 自取其辱

第198章 自取其辱

        阮连走时,给喜多多讲过,虽然他修行失败,可在普通的蛇面前,他还是王者,他与喜多多之间有血契,喜多多算是他的主人,所有的蟒蛇也会臣服于喜多多。

        喜多多从腰间抽出小木棍,照着阮连教给她的方法,在空中虚画几笔,两条蟒蛇便爬向喜乐农庄的耕地。

        自此后,喜家的耕地和屋舍再没有鼠害。

        那个要抱走小黑熊的伙计,脸色煞白,驯虎不成反被食的场景,他亲眼看过。

        “回来,你们回来。”李琼枝急得大喊,却也不敢靠近。

        她亲自驯兽,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可她不甘心,边往远处退,边朝梦雪喊道:“令狐夫人,既然这些宠物都喜欢你,不如你就将它们全部买下。”

        梦雪轻声答道:“野物存活于世,自有它的道理,你为一己私利,强行夺取它们的自由,这本就不对。它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在我眼里,它们只是我的玩伴,我为何要送你银钱。”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躲在远处的人不由大声叫好。

        喜多多闷笑,梦雪确实心思纯良,可毕竟跟令狐炽夫妻百年,话中尽显令狐炽式无赖。

        “令狐夫人,你这样说法,岂不是要明抢么?”李琼枝反击。

        “明抢?李小姐,你放众多猛兽于人群聚集处,本就存心不良,且你过于自信,才致使野兽难以挟制。令狐夫人一心向善,连野兽都倾服,才免了一场惨祸,也为你免了一场官司。你不但不感恩,倒反咬一口,像你这种歹毒愚蠢的东西,活在世上何用?”

        潘辰突然骑着马冲进场内,毫不客气骂了李琼枝一通。

        李琼枝恼羞成怒:“死叫花子,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撒野?”

        “我是个什么东西。立马让你见识一下。”潘辰冷哼,对随后骑马跟来的丫环道:“泥鳅,我看李小姐是心火过旺。以致头脑发昏,给她泄泻火,冷静冷静。”

        泥鳅抱拳:“奴婢遵命。”

        说完,泥鳅撒马朝李琼枝冲去。

        李琼枝惊得大叫:“你想干什么?明抢不成。要当众杀人害命不成?”

        泥鳅却不搭话,离李琼枝不足一丈远时。勒缰绳放慢速度,围着李琼枝边转圈,便向李琼枝丢东西。

        人群离得远,看不清她丢的是什么。只觉明晃晃一闪一闪,比那太阳光还刺眼。

        李琼枝惊悚不能动,站在原地只是啊啊大叫。

        一圈转完。泥鳅将身体悬垂于马侧,一手着地。再转一圈,而后回到潘辰身后。

        “啊——”

        李琼枝最后一声惨叫,昏倒在地。

        眼尖的人这才看清,李琼枝那一头密发,全数不见,青色的头皮,此时正好枕在散落在她身边的黑发上。

        看着伙计们将李琼枝抬上马车仓皇而走,喜多多摇头,李琼枝根本就是自取其辱,蠢货。

        “行了,你们也散了吧。”令狐炽朝众猛兽挥挥手。

        好戏演完,他还要和妻儿回喜家庄过自己的小日子呢。

        这回猛兽们可没有那么听话,只是围着不动,小黑熊吭叽吭叽直往崔引娥怀里钻。

        梦雪笑道:“要是有缘,咱们还会再见面,我要回家了,你们也该回家了。”

        静默片刻,黑豹第一个离开,接着是两只花豹。

        “吼——”

        雄狮对天一声吼,也转身离开,母狮随后。

        “吼——”

        白虎用大脑袋蹭蹭梦雪,转身离开。

        三只小花豹却还在原地互相扑打玩耍,一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潘辰早已下了马,此时跑过来看豹子玩耍,兴奋道:“小豹子我来养。”

        喜多多笑道:“小林儿,你已是了不得了,再养三只豹子,走路岂不要横着了?”

        “哼,我替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你竟然骂我是乌龟,看我饶得过你。”潘辰佯怒,拉开架势要跟喜多多比划。

        喜多多不接她的招,自顾拜托令狐炽,回到喜福山后,有空帮她看一下树林里种的药材。

        林夫子问崔引娥:“你真要养小黑熊?咱不是养不起,不过,它此时看着可爱,长大后却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生长。”

        崔引娥耷拉下脸:“娘,可我舍不得它呀。”

        令狐炎提议:“引娥,要不我将小黑熊带回山上养着,你要想它了,就去看它。”

        林保怡也劝:“六妹,就按令狐炎说的办吧,你要是身边跟着一只黑熊,谁还敢跟你玩。”

        其实他想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养一只大笨熊,将来怎么找婆家,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这话不能说,否则六妹会跟他翻脸。

        崔引娥想了想,答应:“也只有这样了。”

        野兽的事解决,几人往喜乐农庄走。

        泥鳅和潘辰将三只小豹子抱上马背,先一步打马回了农庄。

        林夫子一家逗小黑熊玩,不一会儿就落在了后面。

        喜多多和令狐一家边走边聊,喜多多问令狐炎:“你要留在喜福山,不回来上课了?”

        令狐炎道:“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我也需要在山上静休一段时间,你若是有空,也可回喜家庄住一段时间,灵枝也可就近吸些灵气。”

        他所说的灵枝,就是喜多多缠在腰间的小木棍,正是用他幼年的灵树树干。

        令狐炎跟喜多多结了血契后,他那本已快枯死的灵树根,渐聚灵气而转活,从树根处发出新芽,五年过去,新芽已长成小树。

        喜多多的灵枝本是灵树幼年树干,随与树根脱离,经令狐炽淬炼之后,也可跟灵树一样,吸取喜福山周围的灵气。使用起来,如同喜多多身上的一部分般,能跟随她的意识行事。

        喜多多摇头:“现在回去,伯娘不会答应,只有秋收后,我借口回去给爹娘上坟禀报今年的收成,伯娘才肯让我回喜家庄一趟。”

        五年前。喜三根娶了董婧。被吕氏趁机逼迫搬离喜家庄,喜多多却一拖再拖,直到三年前才搬离喜家庄。

        自那后。吕氏不准喜多多再回喜家庄,唯恐喜多多中了那风水先生的话,在喜家庄出事。

        只有一种情况下例外,就是喜多多给喜二根和张兰上坟时。吕氏才会松口让她回喜家庄。

        但一年只有三次机会:春耕前、清明时、秋收后。

        “要不,你将灵枝给我带回去。”令狐炽提议:“此次我也需在山上呆一段时间,可顺便淬炼灵枝,将木马的灵气注入灵枝,此后灵枝就不止是一件武器。也是疗伤灵药。”

        “还可臭死讨厌的人。”梦雪插话。

        味由心生的事,梦雪听令狐炽讲过,一说将木马的灵气注入灵枝。她想起了这一茬。

        令狐炽好笑:“呵呵,对。臭死讨厌的人。”

        重生前的梦雪,讲话从不带粗鲁的字眼,重生后的梦雪,讲话脆爽,失了以往的温雅,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若是将木马的灵气注入灵枝,那木马岂不成了死物?”喜多多心有不舍。

        令狐炽道:“那木马的原材料是千年树根,被人强行砍去树干后,因年事已高灵气难继,本早就应是死物,却因他灵气一时难散,想死却死不了,抽去他的灵气,反倒帮了他的忙。”

        喜多多疑惑:“那你为何不早些抽取他的灵气?”

        “你伯娘曾讲过,养什么宠物是要讲缘分的,其他事物也是如此,”令狐炽解释:“这大约就是你和木马的缘分,木马的灵气注入你的灵枝,他虽成了死物,可他的灵气依然跟随你。”

        “我懂了。”喜多多释然,将灵枝给了令狐炽。

        回到家,喜多多先去向吕氏报平安。

        虽然她知道早有人给吕氏禀报过事情经过,不过她还得亲自见过吕氏,吕氏才会安心。

        喜多多才一进吕氏的小院,不容她开口,就遭吕氏埋怨:“你这孩子,可真要吓死我了。”

        “伯娘,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眼前么,您还担心什么。”喜多多嬉笑。

        “亏你笑得出来,”吕氏嗔道,“你怎就敢到那老虎狮子跟前去,那些可都是没有人性的野兽,发起狂来可怎生得了。”

        “有令狐郎中在,我怎会有事,令狐郎中和令狐炎都是天生驯兽师。”喜多多辩解,“伯娘,您是没看见,今天令狐郎中和令狐炎的风头,可是让师母给抢尽了。”

        吕氏嗔道:“这风头有何可看的,我宁肯你离的远些。”

        喜多多还要安慰,喜瑞堂抱着一只小豹子跑进来,身后是潘辰的声音:“肥豆子,你快点将大猫还给我,否则我将你变成豆腐渣。”

        喜瑞堂一溜烟躲到吕氏身后,嘴里央求着:“辰姐姐,俗话讲,‘好事成双’,你就将这多余的一只给我吧。”

        “哈,小小年纪歪理成堆,‘好事成双’也是你这样用的?快点将大猫还我。”说着话,潘辰已进了屋子,转到吕氏身后扯喜瑞堂。

        吕氏疑惑:“什么大猫,小林儿你何时养了猫?”

        “娘,就是那三只小豹子。”喜瑞堂转到吕氏面前,举起小豹子给吕氏看。

        一听说是豹子,初时将吕氏吓了一跳,等看清喜瑞堂手里的小东西,吕氏舒了一口气,小小的一只,可不就跟大猫一样。

        吕氏呵斥:“你胆子可真够大的,连豹子也敢养,它此时看似一只猫,长大后却是一只野兽,发起狂来伤了人可怎办?”

        “娘,我自小养它,会有感情的。”喜瑞堂辩道。

        “是呀伯娘,动物都是有灵性的,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会听话的。”潘辰替喜瑞堂说话。

        喜多多赞同潘辰的看法:“伯娘,小林儿讲得对,您还记得不,我小时候差点被人卖掉,是我的小花猪回去报的信。小花猪还常逗我开心,若不是有小花猪,我现在还不知会怎样。”

        “唉——”吕氏语气软下来:“猪怎能跟豹子比,豹子可是野兽,是吃肉的。”

        潘辰道:“家猪不也是野猪驯化来的么?道理都是相同的。”

        “对呀对呀,娘,姐姐说得对。”喜瑞堂赶紧附和。

        吕氏摆手:“好了,好了,我一张嘴讲不过三张嘴,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别伤了人就行。”

        喜瑞堂却不罢休,娇缠:“娘,你就让辰姐姐送我一只大猫吧。”

        潘辰撇嘴:“嘁,给你就给你,自己的事,竟要搬伯娘出来,堂堂男子汉,你丢不丢人。”

        喜瑞堂喜笑颜开:“谢辰姐姐,我这就让人给它做个窝。”

        “不行,豹子不能养在家里。”吕氏突然道。

        “为何,娘,不养在家里,那要养在哪里?”喜瑞堂不解。

        吕氏道:“野兽走掉也就走掉了,这没走掉的,李家宠记是可以要回去的。”(未完待续)i580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4159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